第一百零九课

 

思考题

1.随眠中哪些是自相烦恼?哪些是总相烦恼?请简要说明三时中如何具足所断?

2.有部承许三时实有的教证和理证是什么?

3.哪四种宗派承许三时实有?以比喻说明他们之间的不同观点。

4.根据《自释》分析这四种观点的合理性和非理性。

 

下面讲《俱舍论》当中的第五随眠品,前面讲了什么是无记法。讲无记法的时候,佛陀是在什么情况下宣说十四种无记法的道理,前面已经讲了。今天讲第四个问题。

 

丙四(观待时间之具理)分三:一、真实宣说;二、旁述分析三时之理;三、断与离之差别。

丁一、真实宣说:

观待时间之具理,前面所讲的九十八种随眠烦恼,在不同根基的众生相续中,在未来、过去、现在三个时间当中如何存在?当然,这里有些是具有所断的方式存在,有些是具有所行的方式存在。大乘和小乘有些不同的观点,像大乘只承认得绳的名言,却不承认得绳的体相;所断方面,《现观庄严论》当中讲四种加行的时候,讲了四种分别念,也就是说,本来四种分别念是所断,但是这种所断,圣者应该具足,与这里讲的方式基本上相同。《现观庄严论》里面也说,该断除的所断分别念,即能取所取的分别念,他们认为在圣者相续当中,或者补特伽罗相续当中已经具足,本来它是所断,但这种所断也可以具足。大乘《现观庄严论》当中也有这样的道理,这个科判中的内容与这个道理基本上相同。

 

过去现在贪嗔慢,已生未断则具彼,

未来意之彼等者,其余五识具自时,

未生之法具三时,剩余随眠悉皆具。

“过去现在贪嗔慢,已生未断则具彼”。这里说在三个时间当中,过去和现在相续中的贪心、嗔心、慢心,这三种随眠烦恼已经产生并且没有断除之前,以所断的方式于三时存在,比如过去我的相续中生起过贪心、嗔恨心、慢心,现在生起过贪心、嗔心和慢心,这些已经产生并且以后还会存在,以后以什么方式存在呢?以所断方式存在,并不是以所得的方式存在。

前面讲到有些戒律在一个人的相续中,有些得过、有些没有得过,也是现在都具足,怎么样具足呢?它是所得,以将来要获得的方式来具足。这里的说法是以所断方式来具足,过去和现在的贪、嗔、慢,已生者未断除的,于三时具足。

“未来意之彼等者”,意思是说,未来意识中出现的慢心、嗔恨心、贪心,以所断的方式于三时具足。“其余五识具自时”,除意识以外的其他眼耳鼻舌身五根识,只是于自时具足。因此这里讲到两种情况,一是未来意识中出现的贪、嗔、慢,以过去、现在、未来三种时间来存在,二是未来其余五根识中出现的贪、嗔,只在自时具足,五根识跟意识不同,因为意识的对境是法处,可以缘未来、过去、现在的法。

这是讲未来、过去、现在三个时间当中,有关贪心、嗔心、慢心,在意识群体当中具足,在根识群体中不一定具足。这是所断的方式来具足的。

“未生之法具三时”,大家都知道,小乘宗承认有一个未生之法,从来都不会产生的像兔角、石女儿等,这些法本来是未生法,属于宗派假立的法,未来五根识中的未生法在三时当中都可以具足。

“剩余随眠悉皆具”。其余的这些随眠也是三时具足。

若问:这些随眠自境所作的对境,在那一补特伽罗相续中是如何具足三时的呢?贪嗔等随眠自己所作的对境,在补特伽罗相续中如何具足?大家都知道,比如对敌人生嗔恨心,敌人是我的对境,嗔恨心是我相续中的随眠烦恼,那么,敌人作为我的对境以所断的方式怎么具足呢?已经生起嗔恨心了就一直存在,乃至我的嗔恨心断除之前,敌人一直都会具足。比如用刀子砍身体而令身体受伤,这是用刀造成的,只有舍弃刀的时候,伤痕的来源才会断除。所以在这里,嗔恨心作为我的随眠烦恼,对对境起作用的时候,什么时候我的嗔恨心断,则作为所断的对境也会断除。

这里用伤痕和刀来比喻,这个稍微有点难懂。意思就是说,我们相续中的随眠烦恼,什么时候有境的烦恼断除了,有境的对境也已经断了,乃至没有断除有境之前,烦恼的对境是不能断除的。

一般来说,烦恼有自相烦恼与总相烦恼两种。其中贪嗔慢为自相烦恼,因为它们是由美丑、高低对境而产生的,比如依靠美丽的对境产生贪心、丑恶的对境产生嗔恨心;依靠高低等,像前面讲的一样,会在自相续中产生七种慢或者九种慢,因此叫做自相烦恼。这里的自相烦恼与《三戒论》里讲的自相烦恼有点不相同,《三戒论》中所说的自相烦恼,自己的本体丝毫也未损害,完全没有用空性智慧来摄持,真正在相续中生起了贪心或者嗔心等,这叫做自相烦恼。这里则是用所缘对境观察的,意思就是说,贪心、慢心、嗔心三种烦恼的对境已经固定了,因为贪心只对悦意对境才生起,对不可爱的对境根本不可能产生,有一种固定性,这叫做自相烦恼,它不是缘所有有漏对境的。而且,它们不会在一切时分中产生。

无明、疑、见是总相烦恼,原因是它们缘有漏蕴而在一切时分中产生。无明在未来、过去、现在三个时间中都可以产生,对于所有有漏法缺少了知的这部分都属于无明;对有漏法产生犹豫不定的一种心所,就是疑;邪见是对合情合理的有漏法产生不合情理的想法,或者认为佛陀所说不正确。这些都属于邪见,认为蕴界处当中所说的道理都是不合理的,一旦产生这种邪见,烦恼就会产生。因此,这些叫做总相烦恼。

这里总的概括了所有的烦恼——总相烦恼和自相烦恼。因明当中的自相和总相,与这里的自相和总相有点差别。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里面说:无论遇到哪一个名词,都应该灵活运用。否则,始终觉得这一个名词只有这一层意思,不管在哪里遇到,一概以这一种方式去解释,可能不合理。现在聪明的人在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名字,比如在喇荣叫做多杰才让,到色达就叫才让扎西,到北京的时候,叫做敦珠班玛……有时候引用一个名词,总相和别相也好,或者无生、空性、离戏等等,中观当中的有关法义也好,或者无明、疑惑等,不同的宗派有不同的解释方法,在每一个宗派当中,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解释。

所以,根据时间、地点、行相、所缘等各种方式,有不同的解释方法,如果通达这一点,以后遇到一些无法理解的地方,自己就会知道:虽然接受不了这种解释方法,但在不同的环境和时间,应该有不同的解释方法。这样的话,不容易产生邪见。不然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总相烦恼就是这样的,我找出一个毛病了,在那个当中不是这样说的,肯定是这边错了,这个蒋扬洛德旺波是个笨蛋……”这样不太好!

其中过去与现在出现的贪、嗔、慢,无论在六识任何群体中出现,缘三时五类所断的任何对境而产生这些烦恼,乃至未断除之间,对境的实法对于那一补特伽罗来说都是具足的。贪心、嗔心和慢心,在六识当中任何时间内都可以出现,它的范围比较广——缘三时、五类所断、任何对境,都可以产生。比如对怨敌来讲,刀子作为伤口的来源,也就是说对对境产生嗔恨心,何时断除嗔恨之有境,则所断对境也已经不存在,在这之前,三时当中会以所断的方式具足。如同用绳子将牛拴在桩子上一般,前面讲得绳的时候也是用这种比喻,其中所得相当于牦牛,得绳像绳子一般,补特伽罗就像柱子;现在在这里的理解方式稍微有点不相同,贪心、嗔心、慢心作为随眠烦恼,相当于绳子一样,补特伽罗相当于桩子一样,所断的对境相当于牦牛,在未来、过去、现在三个时间当中具足。这里绳子相当于具足随眠烦恼,比如牦牛上用绳子拴着行李,什么时候绳子断了,牦牛背上的行李自然而然会落到地上,同样,什么时候依靠对治法将自相续中的随眠烦恼断除,所断的对境也会完全离开补特伽罗,否则,所断对你来说一直都是存在的。

所谓的具足,也是指补特伽罗以缘那些对境的方式而具足所断,而并不是指具足得绳。前面已经提过几次了,这里的具足与得绳是有差别的,此处讲到的是具足所断,并不是具足所得或者说具足得绳。

上述已经讲了过去和现在,意识群体中出现的未来贪等三种,缘过去、未来与现在出现的一切对境的方式而具足。比如明天的贪心,可以缘今天——过去,可以缘明天——现在,也可以缘后天——未来;而且,现在出现的一切对境,在未来、过去和现在都会出现,原因是意的对境中存在三时的法。原因是什么呢?意识跟其他识有点不同,意识的范围比较广,可以缘未来、过去、现在。从道理上想,比如已经产生的过去和现在的分别念,五根识当中只说过去和现在,没有说未来,因为五根识群体中的贪心、嗔心、慢心不好缘未来。比如我现在的眼识见明天的色法是很困难的,从这个角度来讲,过去的已经看过了,现在的正在看。这里跟前面的有点点不相同,因为在这里,意识群体当中可以缘三时,前面五根识群体只能缘现在和过去、不能缘未来,原因是这样的。比如我看见柱子,对柱子生起嗔恨心或者贪心,这是在我的眼识群体当中出现的,过去的对境已经在眼识群体中出现过了,现在的对境也可以在眼识群体当中出现,但是未来的对境,可以在意识群体当中出现,却很难在根识群体当中出现。

可能是这个原因来讲的。《自释》当中不是很明显,其他讲义当中也没有,只有我自己分析,如果花的时间长一点,慢慢研究的话,大概的道理还是能在自己心里面辨别出来的。

意识以外的五根识群体中出现的未来或将生的贪、嗔,只具足未来自时的实法。这里从有境的时间方面来说未来、过去、现在,有时候从对境的角度说未来、过去、现在,所以是非常模糊的。意思是说,除意识以外,未来五根识群体中出现的贪心和嗔心,只具足未来自时的实法。这里没有说慢心,一般在根识当中是没有慢心的,但前面六识群体当中,慢心也讲了,这个可能有点难懂,是什么原因,你们再看一下。一般来讲,贪心和嗔心在根识群体当中是有的,根识群体当中的慢心——它的对境在根识当中起作用会有困难。因此,一般来讲,贪心和嗔心可以在意识群体中出现,也可以在根识群体当中出现。

只是缘未来自时的实法,这是因为这些识不缘过去与未来。比如明天眼识群体中所产生的贪心和嗔心,只缘当时的时间。这也是有部宗的一种说法,他认为未来根识群体当中的随眠,只缘自时,不缘过去和未来。五根识中,不生的一切有法,即三时的一切对境对于那一补特伽罗来说是具足的。

剩余的无明、疑、见三时对境,那一补特伽罗也是具足的,因为它们是总相烦恼之故。

 

丁二(旁述分析三时之理)分二:一、对境三时成立实体;二、辩答。

戊一、对境三时成立实体:

有关三时方面,前面几品当中已经提到过,有部宗认为未来、过去、现在三时是实有的,这种说法,按照经部宗的推理不一定承认。但是,有部宗有这样的特殊观点。

 

三时实有佛说故,二具对境有果故,

言说三时存在故,许说一切有部名。

彼等四种称事相,阶段以及他转移。

未来、过去、现在三个时间是实有的,为什么呢?佛陀所说的缘故。这里有教证和理证,第一个,三个时间肯定实有,佛陀所说的缘故;第二个,也有理证,二缘具、有对境、有业果的缘故。有部宗承许三个时间都存在的缘故,称他们为一切有部,因为他们说三时和五事都是存在的。对于成立三时实有,有部宗当中也有四种观点,哪四种呢?事法转移、法相转移、阶段转移和其他转移。

如果有人说:三时现在到底有无实体?如果有,则会出现常有的过失;如果说没有,则与所说的具足相违。你们有部宗到底说的是什么呢?如果承认实有,那与外道相同了;如果说没有实体,则与前面所说的三时实有自相矛盾。

有部宗对此回答:所有时间都存在实体,但无有常恒的过患,因为它具足有为法的法相生等之故。有为法的法相——生、住、灭等全部存在,所以,虽然承认时间实有,但不会出现常有的过失。

那么,过去、未来、现在实体存在的原因是什么呢?有原因。第一个原因,佛经中云:“比丘当知,若过去色非有,多闻圣弟子众不应于过去色勤修厌离,以过去色是有,故多闻圣弟子众应于过去色勤修厌离,若未来色非有,多闻圣弟子众不应于未来色勤断欣求,以未来色是有,故应多闻圣弟子众于未来色勤断欣求。”诸比丘应该知道,过去的色法应该存在,如果过去的色法不存在,佛教弟子不应该依靠过去色法修厌离心,因为过去的色法存在的缘故,佛教弟子应该依靠过去色修厌离心。如果未来色不存在,佛教弟子众不应该对未来的色法精勤断除欣求心,因为未来的色法存在的缘故,佛教弟子众于未来色勤断欣求。那天我们讲到月称的公案,说对未来不要想得很多,如果对未来设想得特别多,与月称的父亲无有差别……这种想法,就是对未来有很多世间的追求之心,如果未来的色法不存在,这种心不应该有。这里虽然说的是法,实际是指与未来的法相应的时间肯定存在,有部宗是这样认为的。

还有教证里面说9:过去、未来色无常,况现在色。佛陀在经中说:过去和未来的法都是无常的,何况说现在的法?从这个教证中可以看出佛经的密意,未来过去的法应该以无常方式存在一种实体。

有部宗依靠这些教证,认为:一切法在三时当中是实有的。颂词中说:“三时实有佛说故。”

这一点通过理证也可成立:由于识是依靠对境与根二者而产生的,因而意根于三时之法中产生意识。再者,缘过去、未来之意识,现在即有对境的缘故,有些意识产生的时候,可以缘过去、未来的对境,也可以缘现在的对境。所以,有部宗认为:未来、过去、现在如果不存在,它所产生的意识已经无因了,会有这个过失。颂词中说“二具”,就是指具足根和对境。

还有一个“有果”,又因为已造业不会虚耗,所以现在存在过去业的异熟果,以前造过的业一直都不会虚耗,由此可以说明过去的时间是存在的,否则,过去的业会随着时间而流逝了,实际并非如此,过去所造的,现在还是存在的;现在所造的,未来还是存在的。所以,现在存在过去业的异熟果,可以说明三时是存在的。而因果同时存在,生灭同时,这是谁也不会承认的,既然如此,三时肯定是存在的。

正由于说所有三时与五事都实有存在,因而才承许为说一切有部。心法、心所法、色法、不相应行法、无为法,有部宗承认这五种事是实有存在的。《自释》10当中也有一些分析,有些认为三时具足,这叫做一切有部;有些认为只有现在,过去当中没有产生未来果的业,有些认为没有未来,过去当中有产生未来果的业,这些都叫做分别说部。

一般来讲,三时成实的观点,经部宗是不承认的。为什么叫有部宗呢?认为三时实有、五事实有,从有的角度来讲,叫做有部宗。他喜欢“有”,有什么呢?有未来、过去、现在三时,有五事,所以称之为有部宗,一切有部就是这样得名的。

关于三时实有成立的此等说法也有四种观点:事法转移、法相转移、阶段转移、其他转移。

有部当中有几位非常有名的论师,比较具有代表性的,第一个是法护尊者的观点,承认事法转移。他的观点是什么样呢?如苗芽未来变成现在、现在变成过去时,虽然实体并未转变为其他实体,但事物变成他法。他们是这样认为的,比如苗芽原本是未来的法,现在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法——未来的法转移到现在,现在到了明天的时候变成过去,在这个过程中,苗芽自己的本体没有转移到其他方面,只是事物转移到其他方面。现在辩证唯物法当中所讲的一样,本质不会改变,但现象会变化,与这个说法比较相同。比如金器毁坏后,作成耳环等装饰品或者佛像时,黄金的颜色和价值不会变,然而形状却已变成了其他形状。

《自释》里面还有一个比喻,如牛奶通过加工变成酸奶时,牛奶的颜色并没有变,但是味道等已经变了。所以,有些虽然在现象上有改变,但性质上不会有变化。现在很多学过物理、化学的人,可能对事物的判断也是这样的,本质上是不动的,但现象上还是运动的。有时候有部宗与现在的唯物论在某些地方有一点相同,当然在前世、后世等有些地方肯定不相同,但是他们在判断事物的过程中有一点相同。为什么唯识宗和中观宗一直破有部宗呢?意思就是这样的,他们一直认为存在实有的法,如果实有的法存在,不了知万法唯心或万法皆空的道理,恐怕在判断整个万法的过程中很难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第二种是法相转移派,这是妙音尊者的观点。在《俱舍论自释》当中经常出现妙音尊者,他也是声闻十八部中非常有名的一位论师。他说:当时虽然具足三时的法相,但从偏重于某一法相而安立为过去等。比如每一个法都具足未来、过去、现在三个时间的法相,不过为什么要安立为过去法呢?因为比较偏重于当时过去法的法相。为什么安立为现在法呢?虽然具足未来和过去法的法相,但是他当时偏重于现在法的法相。譬如一个男人特别贪恋一个女人时,并不是对其他女人远离了贪心,但由于对那一女人特别贪爱而说贪恋那一女人,并非舍弃了对其他女人的贪恋。同样,三个时间的法相,以当时那一法相为主,也即现在以现在的法相为主,由此安立现在的时间和现在的法;过去以过去的法相为主,由此安立过去的时间和过去的法;未来以未来的法相为主,由此安立未来的时间和未来的法。这是妙音尊者用女人比喻法相的偏重性。

第三个是世友尊者的观点:当时从作用未生、作用已生未灭、作用已灭的角度,分别安立为未来、现在和过去。平时讲《中论》、《入中论》以及《六十正理论》等论典的时候经常会有,作用已经灭完了,叫做过去法;现在正在起作用,还没有灭,就是现在法;作用还没有产生,将要产生,就是未来法。

例如,历算者的一个丸子,分别放在有一、一百、一千标志的骰点中时,分别安立为一、一百、一千等。虽然是一个丸子,但是这个丸子放在代表一百的位置时,就说明它是一百;放在一千的位置时,就代表一千,从丸子本身来讲不代表任何一个,只是在表示的过程中起了不同的作用而已。

第四个是觉天尊者的观点:当时从前中后三刹那的角度而安立为过去等。与作用基本上相同,它是从观待来安立的,比方说,一个女人观待自己的母亲她是女儿,观待她的女儿是母亲。同样的道理,从明天的角度来说,今天的时间是过去;从今天的角度来讲,今天的时间就是现在;从昨天的角度来讲,今天的时间则是未来。

在这里,《自释》当中有一句“第三约作用,立世最为善”。也就是说,世友尊者从作用角度安立的观点是最好的。从《自释》的观点来剖析,虽然上述四种观点全部是从承认三时实有的角度来讲,这些观点,经部宗以上并不承认,但仅从起作用的角度来讲,世亲论师认为第三个世友尊者的观点非常合理。原因是什么呢?世亲论师对其他三种观点一一进行了破斥。

第一个,法护论师的观点不合理,为什么呢?既然事物的本质没有变,只是现象变,这与数论外道无有差别,因为数论外道也说:本性实有,本性中出现各种各样的现象。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合理的,既然本质一点都没有改变,怎么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现象?现象跟本质是一体还是异体?这样观察的时候,这种说法肯定不合理。

第二个,妙音尊者的观点为什么不合理呢?按妙音尊者的观点,为什么称为现在法呢?因为偏重于现在的法相,那么现在的法具不具足过去和未来的法相?如果具足,现在的法上已经有了过去和未来,则现在法应该成为过去法和未来法,为什么?具有法相之故。任何一个法只要具足它的法相,就应该承认是那一法,比如具有人的法相,就应该承认是人;如果不具有法相,就不能称为人。同样,现在的法具不具足未来的法相和过去的法相?如果说具足,只不过是偏重……不管偏不偏重,既然已经具足了法相,就已经成了未来法和过去法。所以,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

第三种世友尊者承许三时实有存在这一点是不合理的,但从作用方面来分析,对于三个时间的安立方法是最好的。中观当中也是这样承认的。

世亲论师又破了第四种观点,这种说法也是不合理的,为什么呢?现在、未来、过去如果是观待而安立,比如过去是昨天的法,本来它是过去的法,但如果观待而安立,昨天的法也具足三时,也即过去的法已经具足现在和未来了,有这个过失。为什么说今天的法就是现在法?他们回答,观待明天和昨天安立为今天的法,就像母亲和女儿的比喻一样。但观待昨天中午十二点钟,昨天上午变成过去,昨天下午则变成未来法,而那一时间本身就是现在……虽然说昨天中午十二点是过去的法,但是在这一法中已经具足三时,所以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

世亲论师自宗认为第三种观点比较合理,《自释》当中是这样讲的。但《俱舍论大疏》里面说:虽然世亲论师说第三个观点比较合理,但真正从三时承认为实有的角度来讲,第三个观点跟其他三种观点没有什么差别。《俱舍论大疏》对世亲论师的观点也不太承认,但不管怎么样,世亲论师的观点是谁都没办法破的,因为世亲论师并没有承认三时实有,而是从作用方面来分析的。这种观点可能与大乘的有些说法比较接近,因此世亲论师自己也说:第三约作用,立世最为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