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课

 

思考题

1.所有随眠中,哪些是不善业的根本?哪些是无记法的根本?哪些不是二者?

2.怀疑和傲慢为什么不作为无记法的根本?这种说法合理吗?

3.有关无记法的根本,有哪些不同说法?为什么如此安立?

4.十四种无记法是指什么?为什么称为无记法?

5.询问有几种回答方式?请一一说明。

6.以十四无记法为由,有人说佛陀不是遍知,这种说法对吗?为什么?

7.《俱舍论》是如何抉择人无我的?请依据本节课的颂词来说明。

 

下面讲《俱舍论》当中的第五随眠品,前面已经讲了观待本体这一科判中的第一个——真实分类,现在讲观待本体中的根本之差别。

 

丁二、根本之差别:

欲界所有贪嗔痴,即是不善之根本,

无记根本有三种,彼为爱与无明慧,

二意趋高故余非。西方论师许四种,

即爱见慢以及痴,由三禅定无明生。

欲界所有不善业的根本因是什么呢?就是贪心、嗔心、痴心。这与《中观宝鬘论》里面所讲的一样,所有不善业的根本就是贪嗔痴,凡是贪嗔痴所引发的决定是不善业。无记之根本也有三种,哪三种呢?爱、无明、慧。当然,这里的“慧”是具有染污性的智慧,并不是我们经常讲的无我智慧、空性智慧,这种抉择法无我、人无我的中观智慧肯定不包括在里面。其他的傲慢、疑惑为什么不是无记法的根本呢?因为怀疑是三心二意的,不稳固的;傲慢则是趋向于高高在上、傲气十足的一种心态,所以,不能安立在无记法的根本当中。

西方论师承许无记法的根本有四种,哪四种呢?爱、见、傲慢和愚痴。一般随眠当中经常提到见,本来见分正见和邪见……正见分多少,邪见又分多少,见是一个总的名称,但在这里主要是从邪见方面来讲的。爱、见、傲慢和愚痴,是西方论师所承许的四种无记法根本。所谓的西方论师,一般是指除克什米尔以外,印度西方和印度中央的这些论师。现在有些人说:西方论师应该是日本等地方的。有些翻译当中见过这样的,因为“纽五”就是“日吽”,可以引申为日本的意思。但是,根据现在的地理位置来观察,这种说法不一定非常合理,因为当时声闻十八部主要遍布于印度和克什米尔,还有萨霍或者说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那一带,应该是西方论师……印度中央和印度西方的这些论师,共同承许无记法的根本有四种,理由是什么呢?主要是上二界天人对其禅定产生爱、见、慢三种随眠,并且这三种随眠都是从无明中产生的。西方论师的理由,就是颂词后面的这一句话。

若问:这些随眠中多少是不善业的根本、多少是无记法的根本、多少不是这两者呢?

欲界中存在的五类所断中的贪、嗔、痴是不善业的根本,也就是说,五类所断当中详细分析,当然也有除贪嗔痴以外的其他不善业,但在这里五类所断主要以贪嗔痴为一切不善业的根本。因为这三种自之本体即为不善,而且也是其他不善业的根本。原因是贪嗔痴自己的本身就像所谓的毒药一样,其本体就是不善业,由它们所引发或者作为因而出现的随眠也是不善业。这个观点,不仅小乘,大乘当中也是这样承认的,菩萨乘认为,凡是有自相的贪嗔痴必须要舍弃,不是善业的缘故;密宗当中,讲《三戒论》的时候也说过,自相烦恼实际是由贪嗔痴引发的,一定要去除。因此在这个观点上,小乘、大乘、密宗没有任何不同观点。

无记法的根本有三种,即对上两界的禅定与无量宫等的一切爱,如色界和无色界天人对禅定有一种爱的执著。这里的爱,并不是现在世间所谓的爱、爱情,不是这方面的意思。前面讲了,上界的心比较寂静,对禅定有内观的爱,经常住于内观当中。

有些道友平时不愿意跟很多人一起散乱,喜欢自己打坐、自己修,说明以前是天人,现在来到人间了,跟谁都不想接触:哎哟,不要跟我接触,最好是看不到任何人,不然的话那个人真讨厌。但是,天人好像不是这样的!她可能是附加了一些其他的烦恼。喜欢禅定,这是以前的一种同行等流果或者习气还存在。有些喜欢自己的无量宫殿——不管房子好不好看,都觉得:“我的房子可好了!”打电话的时候,也是一直描述自己的房屋如何如何……你们有些人打电话就是赞叹自己的房屋,在其他大城市里面不一定认可的,我们这里比较赞叹知足少欲的功德,这也是别人比较羡慕的。不然,你说自己的房子多么庄严……可能还是跟别人住的房子没办法比的。

不管怎样,对自己的无量宫殿和禅定有一种爱。还有三界的一切有覆无明,前面讲到的三界当中的有覆无明包括在无明当中,也是所有无记法的因,可以说无记法的因是有覆无明。还有三界有覆与无覆的一切智慧,以及相应的一切无记智慧,因为它们既是无记法也是根本的缘故。这里的智慧,大家应该清楚,是无记法的染污性智慧。

除此之外的随眠虽有无记法,但不能作为无记法之根本,虽然还有疑心等其他随眠,但是不能作为根本因。其中怀疑是三心二意而执著,因此不稳固,根本必须要稳固。这实际也是小乘的一种说法,有些地方用智慧观察的时候,不一定特别相合,但也没必要必须相合,因为现在有很多观察的方法,比如中观、唯识的观察方法,分析心和心所时也有这方面的观察,用这些方法来看的话不一定合理。其实无记法的根本当中有一个疑惑的成分,也不一定有很大矛盾,但这就是有部宗的一种说法,我们只要理解他们的说法就可以。

因此,在辩论《俱舍论》的时候,别人问:“你自己是不是站在有部宗的观点?”“我自己是大乘观点,但我可以用有部宗的观点来解释。”所以,辩论的时候,第一个法师要发太过的时候,首先会问对方:“你今天是不是要承认《俱舍论》所有的内容完整无缺?”可以这样回答:“从某种密意方面来讲是完整的,但我自己不一定站在有部宗的观点。”“既然你自己不站在有部宗的观点,那你持什么观点?”下面开始驳斥对方……所以,我们有时候应该清楚。

但有部宗的原由是什么呢?疑惑不能成为无记法的根本,因为它是不稳固的,如果是根本,一定要稳固,不然不可能产生后面的果,原因是这样的。

我慢是以贡高的心态趋向高处,而根本要居于低处。要作为无记法的根本,一定要居于低处,或者带有一种深层的意义,是一种比较平和的心态。

嗔必定是不善业,这一点没有疑虑。嗔恨心本来是不善业,肯定不能作为无记法的因,再加上上二界没有嗔恨心,所以嗔心作为无记法的根本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只有这三种随眠作为无记法的根本。

下面讲西方论师的观点。西方论师认为:无记法的根本有四种,是哪些呢?

一、上二界的爱。上二界对无量宫殿或者禅定有一种爱的执著,它带有一种染污性,这种爱是无记法的根本。

二、上二界的一切见,以及欲界的坏聚见和边执见,也可以作为无记法的因。

上二界天人相续中会产生邪见。它是这样的,最初的禅定应该是很清净,但有时会生邪见。比如天人依靠世间神通观察的时候,发现二十劫以内并没有转生天界的因。因为世间有漏神通是有局限性的,实际他转生天界是依靠二十劫以前的一个因,但是他没有见到。当时他会产生一种邪见:佛陀所说依靠清净等持力转生天界是一种妄语,这种说法不合理。因为我用神通观察到二十劫当中没有造过转生天界的因。生起这种邪见的时候,原来清净的禅定已经变成染污性禅定了,当时所生的法就叫做有覆无记法。

还有坏聚见、边执见的话,天人在他的相续中认为:我和我所存在。或者认为我是常有的或者断灭的,这些都可以产生。一般来讲,上二界天人相续中不会产生欲界人类那样的邪见,也不会产生人类那样严重的见取见或者戒禁取见,但是天人的有漏神通有一种局限性,就像《幻网经》5中所讲的一样,依靠这种有局限性的神通,将非道错认为是正道,也有可能出现这种现象。

当然前面讲了,坏聚见和边执见具有善法成分的缘故,没有安立在不善业当中,如果是邪见,毫无疑问属于不善业,但是坏聚见也有好的成分,释迦牟尼佛在佛经中也说6:宁可有山王大的我见,也有解脱的办法,但对空产生执著永远都无法解脱。龙猛菩萨在《中论》当中的有些教证,麦彭仁波切在破格鲁派个别论师的观点时经常引用,宁可存在像山王大的萨迦耶见。为什么?现在很多人也是因为有萨迦耶见,整天求法,灌顶的时候也是“我要、我要……要苹果、要苹果”,灌顶的时候不去求一些加持品,就是为了求苹果还有前面放的一些吃的……这就是有了坏聚见的“功德”。如果没有坏聚见,根本不会求这个灌顶、不会求这个苹果。

三、上二界的慢也是无记法的根本。为什么呢?上界首先是清净的禅定,后来他认为“我是如何如何,我的禅定如何安住等等”,产生一种傲慢,这时他的禅定就变成了染污性,这种染污性的禅定实际是一种有覆无记法。

四、前面讲的一切痴,比如生邪见是一种愚痴的行为、生傲慢也是一种愚痴的行为,所以,所有的愚痴也称为有覆无记法的因。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是对禅定爱重,认为禅定还是以内观为主;还有见重、慢重,这些都是由无明中产生的。

西方论师的说法并不是没有理由,他们主要是针对根本因和行相的角度来讲的。

 

丁三、询问无记法之旁述:

一向分辨与反诘,以及放置而授记,

诸如死生与殊胜,及我与蕴一异等。

所谓的不思善也不思恶,称之为无记法。那么,只要提到无记就全部是这种吗?不一定。无记法有几种,有些不回答也叫做无记法,比如问一个问题,然后以种种原因而不作答,这也叫做无记法。佛经当中说十四种无记法,并不是从不善不恶的角度来讲,而是从没有回答的角度来称为无记法。

回答的方式有多少种?有一向、分辨、反诘,以及放置或未授记四种回答方式。下面用四种比喻来宣说。

若问:佛经中宣说了无记法之见,我与世间是常是无常、是二非二;世间有无边、是二非二;善逝圆寂后出现不出现、是二非二;身体是生命或命为身体以外之他法,即身与命是一体异体,此十四种是佛未授记之见。

《入中论》当中也有,其他佛经中也有,佛陀没有授记的十四种无记法,外道问:我和世间常有还是不常有呢?佛陀并没有说常有或不常有,也没有说常有非常有二者,或者除此二者以外。这是外道对佛陀提的问题。

当然,平时佛陀在佛经中经常说万法无常、如来藏常有等,但是外道在佛陀面前询问的时候,佛陀没有回答。因为这个原因,外道里的有些教徒认为:佛陀不是遍知。为什么呢?外道问这十四个问题的时候,佛陀没有回答,所以说佛陀不是遍知。但实际上,如果不是一切智智,会马上回答的,如果是一切智智,会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不回答对众生有利。如果回答,比如说世间常有,顺世外道根本不会接受;若说世间无常,胜论外道也不会接受。所以,首先不回答,让他们自己逐渐在佛陀各种不同的法要中去了知,比如第一转法轮中说世间存在,第二转法轮说不存在,第三转法轮说不可思议的如来藏本体存在,依靠这种方式逐渐将这些外道引入佛教,这就是佛陀一切智智的特点。我们在讲佛的十种不共智力7时,其中有一个就是知处非处智力,还有了解种种意乐根器的智力……佛陀没有直接回答的原因就在这里,这是比较关键的问题。

既不是善法也不是不善才称为无记法吗?所置的提问没有直接作答也称为无记法。那么,对于询问有多少种答复呢?有四种,即一向、辨答、反诘、置答。

一向之询问:诸如,众生有生死吗?一向之作答:所有生的有情都不能脱离死亡。这时不用任何考虑,直接回答就可以,因为小乘自宗的观点,不用说一般凡夫众,甚至具足圆满功德的佛陀的色身也是灭亡性的,属于苦谛所摄,只要生肯定会死,因此一向回答就可以了,不必多说什么。比如问我们这些人:一天当中要不要吃饭?一向回答就可以,肯定要吃,只不过有些人一天吃两顿,有些吃一顿而已。

辨答之询问:诸如,众生死后生还是不生?这种情况要分辨作答,怎么分辨呢?辨答:具有烦恼的众生会转生在轮回当中,无有烦恼的众生不生,比如阿罗汉已经断尽了烦恼,不会再次投生。这种情况相当于因明当中的有些推论方法,可以分开回答。

反诘之询问:诸如,此人殊胜不殊胜?这个问题需要考虑考虑,要看是从哪个角度来问的。反问:你是观待什么而提问的?如果观待梵天等天人,则是下劣,若观待牦牛等恶趣众生,则殊胜。

置答之询问:诸如人我与蕴是一体还是他体?置答:既不是一体也不是他体,因为人我本来就不成立,比如石女儿本不成立,当然也就不存在回答他是白色或者一体、异体等概念了。如果你说人我与五蕴一体,那么就像《中论》8当中讲的一样,会出现人我有生灭之性等很多的过失;如果说人我与五蕴异体,但是除身体以外根本找不到一个所谓的我。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不回答。

不过有些法师也是这样,下面有人提出问题的时候,他答不上来,他就说自己现在特别忙……这在因明当中是一种过失。那天听他们说起一个故事:有一个道友的母亲问一个和尚:“人人都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到底是什么?”他说:“阿弥陀佛是我们平时说话用的一种问候语。”她又问:“那金刚萨埵是什么?”那个和尚说:“金刚萨埵?好像没有这个人,没有这个事情。”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置答?因为他没有回答……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金刚萨埵。有些人提出问题的时候,如果自己不懂,可以说“这个我不懂”,不然别人可以看出来他肯定不懂。但是说一些其他语言,《量理宝藏论》最后的“观他利比量品”中有,比如辩论的时候,别人给你发太过,你就说:“哎,不行了,我头痛,不行了,我有事情要出去了……这件事情是不能告诉你的。”有些可以告诉的,不能用置答方式来回答,不然,这在因明当中也是一种太过。

但是,像佛陀一样了知众生的一切根基,有众生问他时,因为怕众生生邪见,所以就不回答。比如前面讲到的问题,从胜义角度来讲,确实五蕴和我一体、异体,无论从哪方面观察也不合理,从另一方面来讲,说一体、异体对众生都不一定有利,因此,佛陀上面所讲到的十四种无记法,就是佛陀以超越的智慧抉择才这样回答的,应该对佛陀的不共功德生起无比的信心。

你们不要认为《俱舍论》很好懂,这里面抉择人无我的有些推理还是特别尖锐的,所谓我和五蕴一体、异体的这种概念,跟石女的儿子是不是白色的概念没有差别,可是世间的众生谁知道这个道理?在三界轮回中,谁去想过这个道理?真正用智慧来观察的时候,不要说中观当中,像《俱舍论》当中也是用一体、异体的方式来观察,所谓的我和五蕴之间的关系就像石女的儿子是不是长得很白一样,我们经常说:“我的帽子、我的痛苦、我的困难、我的烦恼……”但实际上,不要说大乘当中,小乘《俱舍论》当中,所谓的我也跟石女的儿子没有任何差别,既然石女的儿子不存在——“石女的儿子长得特别漂亮,他的头发像根登琼佩所说的一样,像天龙长鸣的影子一样,他的脸就像克什米尔的苹果一样……”,说这些也是没有意义的。根登琼佩说他认识一个康巴女人,长得特别好,她的脸像克什米尔的苹果一样。原来我们去印度的时候,很想问问那边的人:克什米尔的苹果到底什么样……。我们这里的苹果带有一种黄色和红色,这样的脸可能不好看。有些人说石女儿子的脸色像克什米尔的苹果,恐怕不能成立,同样的道理,根本没有我,根本没有我和五蕴一体、异体的概念,这一点在《俱舍论》当中抉择得特别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