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课

 

思考题

1.请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一下见道和修道的差别。本品主要是从哪个角度来宣说的?

2.第一品和第六品所讲四谛的次第有什么不同?出现这种不同的原因是什么?

3.什么是诸行皆苦?请从教证、理证,以及比喻和意义对应几个方面说明这一道理。

 

第六品 分别圣道

 

下面讲《第六分别圣道品》,在原文当中是说圣补特伽罗,这里用“道”,因为主要是讲圣者现前证悟之道。

 

第六分别道与补特伽罗品分四:一、所缘境圣谛;二、现证真谛之次第;三、现证真谛之补特伽罗;四、宣说现证之道。

甲一(所缘境圣谛)分五:一、连接文;二、道自本体;三、真实四谛;四、建立诸行皆苦;五、旁述二谛。

乙一、连接文:

依见谛修断烦恼,是故称为遍知名。

《俱舍论》当中,每一品都有一个上下连接文,也就是前一品有些颂词中没有详细说明的道理,在这一品中进行广说。在这里,第五品和第六品的连接文就是:依靠见道和修道断除烦恼,从这一角度称为遍知。

那么,见道和修道到底是指什么呢?接下来会作宣讲。还有见道和修道所证悟的境界是指什么呢?这里已经宣讲了四谛。四谛是谁证悟的呢?下面讲证悟者补特伽罗,也就是圣者四果。这一品宣讲的次第是怎么样的?所以,大家需要了解每一品当中科判的次第,这一品当中到底在讲什么呢?这一品当中主要讲道和圣者补特伽罗。道就是圣者现前证悟的道。

既然说“断即获得遍知名”,那么,依靠什么对治、断除什么所断,才获得遍知名称呢?依靠见谛与修道而断除烦恼,才称为获得遍知的名称。

这是上一品与这一品之间的连接文。上一品的问题讲完以后,接下来说道自本体。麦彭仁波切的科判中,讲到能缘道的智慧和所缘境四谛,因为能缘的智慧可以说是见道、修道的智慧,它所缘的对境是什么呢?就是苦集灭道四谛。所以,从能缘、所缘的角度分析也没什么不可以。

本品当中对资粮道、加行道讲得不是特别广,无学道讲得也不广,因为第七品、第八品主要是讲无学道的功德,所以这里面没有广讲;资粮道和加行道属于凡夫的境界,因此,这里也没有广说。这里主要讲的就是见道和修道。

 

乙二、道自本体:

修道二种有无漏,所谓见道唯无漏。

修道指的是什么呢?是指获得见道后的第二刹那直到无学道之间,整个过程具有次第性,时间比较长。而见道,小乘和大乘都承许为一刹那性,时间是很短的。这样的见道和修道,从有漏、无漏方面如何来分呢?颂词中说,修道有有漏和无漏两个部分,见道唯一是无漏法。

从大乘角度来讲,见道是指一地菩萨,从二地菩萨到十地之间,包括在修道当中,修道所证悟的整个境界应该是无漏法,没有有漏法。但这里的观点并不相同,小乘认为修道有有漏和无漏两种,为什么呢?大家都知道,渐次者和离贪者,在《俱舍论》中是比较重要的两种人物,离贪者没有依靠出世间道而是依靠世间道断除三界中除有顶以外的烦恼部分;渐次者则首先证悟见道,再断除修断的烦恼。从渐次者的角度来讲,修道完全是无漏法,而离贪者存在世间的有漏法。一般大乘没有这种说法,这只是小乘不共的一种说法。

既然说“依见谛修断烦恼”,那么修道的本体是有漏法还是无漏法呢?

修道既是有漏法又是无漏法,因为世间修道是增长有漏四禅四无色的漏法,这种境界以后还可以增上,因此,世间道并不具足完全断掉三有烦恼之根本的智慧对治,是一种有漏的修道。而出世间修道由于串习的是见道之义,因此不会增上有漏法,这是指渐次者的修道,全部是无漏法。

所谓的见道唯一是无漏法,这是由于它是三界尤其是有顶见断的对治法,并且同时断除上、中、下九品见断的缘故。世间的有漏法不具备这种能力。

这是从有漏、无漏方面对见道和修道作了分析。如果从相续方面来分,按照小乘自宗的观点,修道在圣者和凡夫相续中都可以具足,而见道只在圣者相续中具足;从断除烦恼方面来讲,见道以了知所缘的方式断除见断,因为是在现量见到苦集灭道四谛的本体后才断除的,而修道则是通过修行对治的方式来断除修断烦恼;从时间来讲,见道在一生中就可以圆满,而修道可以在多世中圆满;从所缘对境来分,见道的所缘是苦集灭道四谛,修道的所缘对境比较广;从现前身份来讲,《俱舍论》本颂中也讲过,一般现前见道者应该是欲界众生,而现前修道者,不仅是欲界,三界众生都可以。

因此,见道和修道在很多方面都有差别,颂词中只讲到了有漏、无漏方面的差别,其实从所缘、相续、时间等很多方面都可以分析。

见道的所缘对境是指四谛,而修道的所缘对境也可以是四谛,也可以不是四谛。渐次者所修的内容或对境,就是见道中所见苦集灭道的本体再继续串习。这与大乘说法基本上相同。但离贪者有所不同,他所需要修持的,可以具足世间和出世间的两种法。

 

乙三、真实四谛:

一切真谛说四种,苦集如是灭与道。

彼等自体亦复然,彼之次第依现证。

前面已经提到,见道时必须证悟四谛,那么,所证悟四谛的次第到底是不是如第一品所介绍的那样呢?还是本品中有不同解释方法呢?

在真实宣说四谛的时候,次第必须是这样的:首先了知痛苦;其次知道痛苦的根源,就是业和烦恼——集谛;断除业和烦恼后现前灭谛;灭谛通过什么方式来获得呢?通过修持道谛的方式来获得。所以,苦集灭道的次第,应该是依靠现证的次第来宣讲,但从四谛的本体来讲都是一样的,颂词中说“亦复然”。

在很多论典当中,像四正念、四正断等,有些以因果次第来分,因在前面,果在后面;有些以现证次第来分,也就是将容易证悟的放在最前面,不容易怔悟的放在后面;有些以生起次第来分,先在相续中生起哪一个就放在前面,生起和现证有点相同。

苦集灭道主要以现证的次第来讲,下面用病人的比喻来说明特别容易理解。比如我今天生病了,上吐下泻,感觉很痛苦,这就是苦谛;这时需要找到生病的根源——饮食不当、四大不调等,这就是集谛;找到根源之后,我希望自己能在很快时间中,身体恢复健康,这相当于灭谛;要想身体健康——获得灭谛,必须针对疾病的根源——集谛,认真服药——修持道谛。这个次第与《宝性论》所讲到的四谛次第完全相同。

关于现证很容易了知,因为众生一直沉溺在轮回的苦海当中,自然而然会觉得现在的轮回非常痛苦,这个痛苦的根源是什么呢?就是业和烦恼。灭除业和烦恼后,就可以消除痛苦,获得灭谛。业和烦恼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可以灭除呢?灭掉业和烦恼的方法必须依靠道谛。大乘中,弥勒菩萨的《现观庄严论》,以及《宝性论》当中,对这个次第讲得都非常明确,小乘《俱舍论》也同样是按这个次第来宣讲的。

若问:那么,“依见谛修断烦恼”中的“谛”是指什么呢?即是指所见所修的四谛。

见道所见到的是四谛,所修的就是对于见道所证悟的四谛境界再继续修持下去。都有哪些呢?也就是本论第一品中所说“无漏道谛”中的道、“抉择灭”中的灭、“苦集世间”中的苦、集。经中也宣说了此四谛。

若问:这里的次第也是依照第一品所说的那样吗?

不是。第一品当中讲的次第,首先是道谛,然后是灭谛。接着讲现在的器世界和有情世界,有些是苦因,有些是苦果,全部是苦谛、集谛所摄。因此,第一品当中先宣讲道谛,然后宣讲灭谛,之后再讲苦谛和集谛,宣讲的方式也并非直接讲到四谛的次第,而是从介绍方式来讲。这也不是没有根据的,佛经中也有这种宣说方法。

第六品中的次第并非如此。那是怎样的呢?应当按苦谛、集谛、灭谛、道谛的顺序来讲。如是次第宣说的原因何在呢?此处是依照现证真谛的顺序而宣说的。

不论哪一部佛经,讲到现证次第的时候,不可能是道谛在前面,首先一定是苦谛,也就是见道的时候首先证悟苦谛——一切万法为什么皆苦,其后是集谛、再后是灭谛、最后是道谛。就像观察场地而纵马驰骋一样,首先如果没有证悟苦谛的本体,就无法了知痛苦的来源——集谛;消除痛苦后,就会现前灭谛。而将痛苦如何灭掉的方法,必须依靠道谛,即依靠道谛灭除集谛,集谛灭除后,苦谛也灭除了。所以,先讲灭谛、不讲道谛的原因即是如此,首先需要了知灭谛并且生起希求得到之心,之后就会去找获得灭谛的办法——道谛。

比如想要让疾病好转,必须要先吃药,但是不可能没有目的地吃药……很多人为什么吃药呢?就是为了身体更好一点,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才需要吃药。同样的道理,有人可能会想:所谓的现证次第,必须依靠道谛才能现前灭谛,是不是将灭谛放在后面更好呢?我以前学习《俱舍论》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怀疑:为什么是苦集灭道呢?“道”不是应该放在第三位上吗?应该放在灭的前面。但其实从最终的目的来讲,首先生起想要康复的目的,之后才会想要吃药。现在很多人认为:世间是痛苦的,了知痛苦以后就会想要断除它,断除痛苦以后可以现前灭谛无为法,那么,想要现前灭谛无为法,必须依靠道谛,所以,将道谛放在后面宣说。资粮道与加行道时的所有谛,均是按照如是次第证悟而生起的,犹如发现患病而追知病因,再着手治病一样。现证之方便就像寻找药一样。

有关这方面,你们可以看一下《宝性论》,其中所讲的次第比较容易了知。

下面讲到四谛的定义。

为什么叫做圣谛呢?从苦至道之间,此等真谛的本来面目,唯一是圣者所见的,而不是凡夫的颠倒所见,所以称为圣谛。为什么呢?比如世间本来是苦的,众生反而执为乐,对于苦谛有四种执著——常乐我净,根本没有通达其真正本体,因此凡夫的颠倒所见不能称为圣谛。

那么,苦和集怎么会是圣者证悟的境界呢?实际上,苦和集的本来面目,只有圣者才能通达,其他凡夫人根本无法了知。因此,佛经中也说:凡夫人认为是苦的,圣者认为是乐;凡夫认为是乐的,圣者认为是苦。比如凡夫世间人对于修行学道、精进苦行,都认为是非常痛苦的,而真正的修行者、瑜伽士却不认为这是一种苦;凡夫世间人认为:各种各样的妙欲享受是非常快乐的,圣者却认为这是在造业,根本没有兴趣。在这方面,世间人和出世间修行者的观点截然不同,原因就在这里,圣者已经如理如实地通达了苦集灭道的本体,而凡夫人完全不能通达。所谓的四谛是圣者所了达的境界,因此,可以称为圣谛。

下面是建立诸行皆苦。也就是通过佛经教证的方式说明苦的本体。所谓的行,有相应行和不相应行,其中包括心和心所,以及相应和不相应心心所的一切法,这些全部是苦的。释迦牟尼佛在四法印中说诸行皆苦的原因是什么呢?实际上,凡是众生都有感受,真正要寻找它的根源的时候,全部是痛苦,没有一个是快乐的。我们讲《百业经》和《贤愚经》的时候,对于“诸行皆苦”里的“行”,很多人觉得不容易明白,有些人解释为“行为”,有些人解释为“行动”,还有人说是“一切法”——法应该是在“诸法无常”里面讲的。这里的诸行,学习《俱舍论》就知道,行当中有相应行和不相应行,一切心心所以及与心心所相应不相应的法,实际全部是苦因,表面看来好像在享受快乐,实际上,所有感受的真正根源就是痛苦。

前段时间很多人学习《中观四百论》,法师们对四颠倒讲得特别好,很多人听完以后感觉还是很不错:原来我真的认为身体是快乐的,现在通过圣天论师的加持,我完全通达了……。我讲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通达了诸行皆苦的境界,更何况你们这次讲呢?……你们这次讲的时候,我了解了一下情况,第八品之前还可以,基本上都能滑冰一样滑过,但是到了第八品以后就开始头痛了……所以,遇到《中观四百论》头也痛,遇到《俱舍论》头也痛,干脆把这个头都“砍”了,不然天天都是头痛,很麻烦的……这就是诸行皆苦。如果头实在痛的话,慢慢慢慢地看,应该是可以懂的。第一次看的时候可能有点难,但是佛法方面的很多问题,只要不断地去串习,也不是特别难。没有精进、没有信心,也没有一点智慧的人,恐怕有点难。但有时候不是靠智慧,精进很重要,有了智慧不一定通达,但是精进的人,今天不懂就去问很多人,一直思维……再过几天,原来不懂的道理已经懂了,而且,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下了很大的功夫,很长时间都不会在自己的记忆当中消失。可是原来很聪明的那个人,自认为很好懂,没有什么问题。过了两天的时候,可能已经全部忘光了。因此,精进还是很重要的。

 

乙四、建立诸行皆苦:

悦意以及不悦意,与除彼外之等舍,

一切有漏皆为苦,如应具有三苦故。

世间上所有悦意、不悦意,以及除悦意和不悦意以外的等舍当中,所有的感受都可以包括,而这些感受全部是痛苦的本体。只不过在不同的情况中,具有不同痛苦的成份。只要是有漏的感受,就没有不是痛苦的。比如吃毒品、喝酒的时候认为自己很快乐,但是后面的苦果是无穷的。原来斯德班钦说:“我在十几岁时曾得过一种很严重的病,这种病的来源,与我父亲有关系,在传记里面说不方便。”所以,世间上不论是吃毒品还是喝酒,表面上看来现在是快乐的因,但是后面决定会成为痛苦的因。

华智仁波切在《大圆满前行》里面,将吃糌粑和喝茶叶作为行苦的比喻。感受有些可以包括在行苦里面,有些可以包括在苦苦里面,有些可以包括在变苦当中,整个三界当中,所有的感受都是痛苦的。

若问:不是说受的一部分并非为苦吗?受当中,有些是苦受,有些是等舍受,还有一些应该是乐的感受,不一定所有的感受都是痛苦,应该有快乐的部分。那为什么说一切有漏皆苦呢?佛经和《俱舍论》当中,都说一切有漏法皆苦。《白莲花论》中也讲到很多诸行皆苦的道理,这是释迦牟尼佛因地时通过千辛万苦才得到的真谛,为什么呢?

悦意的乐受、不悦意的苦受及此二者以外的舍受,还有与此等相应的心与心所、不相应的增上缘与所缘缘,这一切无不成为三种受的所依与助伴。作为增上缘的眼根、耳根等,所缘缘外境——柱子、瓶子等,有些包括在不相应行中,有些包括在相应行当中,全部是从受的角度得名为悦意等。

听说昨天在炉霍县灯光球场有表演节目,整个街上人来人往的。我们倒没有去看,作为出家人看这些节目干什么……肯定没有去看。但是有些出家人也偷偷去了,他们说:“这个灯光球场特别好……今天过得特别快乐。”实际上,灯光球场只是所缘缘,他认为这是快乐的因。但只是从受的角度来讲,把所缘缘、增上缘等随着受而如此称呼而已。

随着感受而认为所缘缘特别好,人们也这样取名,认为已经见到了快乐的因,比如说:“五一劳动节应该好好劳动,这是多么的快乐!”昨天慈诚罗珠堪布问一个喇嘛:“为什么五一劳动节的时候,所有的劳动都是免费的?你到那边去洗车,不用交钱,因为所有的劳动都是免费的!开玩笑……”我们认为这些都是快乐的,实际并非如此,一切有漏的法,真正去寻找它的根源,全部是痛苦的。有关这方面的道理,在《中观四百论》以及佛经中有比较广的宣说。

实际上,一切有漏法如其所应无余是苦。为什么呢?因为如应具有苦苦、变苦、行苦此三苦的本体之故。

“如应具有”,大家应该清楚,有些苦是我们不一定能发现的,但是真正追究它的苦因或者来源的时候就会知道,有些是苦苦,有些是变苦,有些是行苦,一切有漏法都是三苦的本体。

麦彭仁波切在《智者入门》当中也说:三界当中,三苦不包含的感受是没有的。有些论师认为,三种苦都有的是欲界,色界有行苦和变苦,无色界有行苦。不苦不乐的舍受可以包括在行苦当中。悦意是变苦,现在觉得很快乐,过一会可能就会变成痛苦,比如今天身体很好,明天就会生病;刚刚还是大太阳,天气很好,过一会儿就乌云密布,这些就是变苦。不悦意就是苦苦,行苦遍于苦苦、变苦与其余一切法当中。

《俱舍论自释》中也说:有些苦,凡夫人不一定会发现,但是圣者完全能够了知,比如手掌上有一根睫毛的时候,根本没有感觉到它是痛苦的来源,但是睫毛掉进眼睛里的时候,就会特别痛苦,这时才知道它就是苦因。世亲论师说:凡夫人认为的快乐,圣者认为是痛苦的。比如凡夫人对于无间地狱的怖畏,还不如圣者对于有顶的怖畏。凡夫人会贪执有顶,但圣者对于世间有顶当中的禅乐都不会贪执,因为圣者已经了知苦的真相,他们知道:上至有顶下至无间地狱以上全部感受都是痛苦的。可是凡夫人认为:某某事情肯定是很快乐的。但《中观四百论》中说:所谓的快乐一会儿就会变,即使没有变,它的本质也是痛苦。所以,应该从这些道理中生起出离心,这个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