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课

 

思考题

1.什么是四圣种?四圣种说明了什么问题?宣说四圣种有何必要?

2.依照《俱舍论》第六品所说的道次第,以菩提心作为前提,写一篇“我的理想”的作文。

3.修持不净观与呼吸观的必要性是什么?

4.什么是九种想?分别对治哪一类的贪欲?

5.本论中所讲观白骨的三个阶段分别是怎么样的?如今南传佛教是怎样观修的?

 

《俱舍论》当中,现在讲的是第六品。第六品前面部分应该比较简单,后面讲什么样的补特伽罗相续中现证真谛,也就是声闻八果,一来果分多少、无来果分多少……他们相续中要断除几品烦恼等等,这些有点复杂。除此以外的内容,应该算是比较简单的。

 

彼等无贪圣种中,三者即是知足性,

前三示理末说业,对治产生贪爱故,

谋求我所我执物,暂时永久息灭故。

前面讲到道次第的时候说:在清净戒律的基础上闻思修行。讲到闻思修三种智慧的本体时也说:堪称为小乘法门的法器是怎样的呢?应该身心远离愦闹、散乱,要知足少欲。那么,知足少欲的本体是什么呢?现在单独讲知足少欲,这里讲到四种圣者的种性——“彼等无贪圣种中”,圣种是这里的专用名词。圣者有他的种性,凡夫人也有他的种性,从一般世间的眼光来看,比如“这个人的素质很好”、“这是智者”、“这是愚者”,同样,“彼等无贪”实际是圣者的种性,也即知足少欲。

佛经中专门讲到四种圣者种性,前三者是知足少欲的本性,也即对法衣不贪执、对食物不贪执、对住处不贪执,这三种不贪执或者这三种满足,就是知足少欲的本性,后面一个是喜欢闻思修行。颂词中说:前三种开示了行为上的道理,也即对法衣、饮食、住处不贪执,说明了作为一个修行人的三门威仪;“末说业”,最后一个圣种指的是喜欢闻思修行,这是修行人的事业。

为什么说四种呢?“对治产生贪爱故”,因为众生对我所执的饮食等物品的贪爱非常严重,暂时为了对治相续中的贪执,而宣说了前三种。而宣讲闻思修行的原因,是为了究竟断除众生相续中的我执。“暂时永久息灭故”,暂时断除对饮食、财物的贪执,这也是一种修行,但为了究竟息灭相续中的我和我所执,闻思修行则是非常重要的。这里已经讲到了四圣种的本体和必要的道理。

知足少欲的本体是什么呢?

前面知足和少欲是分开来讲的,但是按照有部宗的观点,此二者的本体,都是无贪的本性,因为是贪欲的对治之故;也是圣者种性,因为依靠它能生起无漏道之故。

佛陀考虑到依靠无贪和闻思修行才能在自相续生起无漏圣者之道,于经中宣说了四圣种:“以菲薄法衣为满足故为圣种,如是以粗粝斋食为满足、以简陋床榻为满足、喜欢闻思修行,称为圣种。”这是相当重要的。作为修行人,表面上看,这里讲到的是小乘道的基础,但实际上,无垢光尊者不管在《七宝藏》还是《四心滴》当中,都会经常引用本论有关道次第方面的教证。所以,我们应该明白,大小乘的修行人都要具备什么基础呢?就是知足少欲。

现在的世间人,对自己的住处不满足,需要很多非常好、非常豪华的房子;对自己的衣服也不满足,听说一个人有一百多件衣服;还有饮食,好像是第十三世噶玛巴,尼泊尔国王为了迎请他,准备了五百多样菜……现在人好像没有这样的,最多三十多种已经很了不起了……当时斯德班智达当翻译。现在看来,尼泊尔是世界上四个贫穷国家之一,特别穷,不要说五百多样,可能五十多样菜也摆不起,当时会不会这样也不知道。但是现在大城市里面的有些人,在吃、穿、住方面根本不满足。为什么佛陀在经中讲到对这三种要有满足感呢?人要是没有吃的、穿的和容身之处,肯定不行的,但是对自己的住处、食物和衣服要有一种满足感,再加上喜欢闻思修行。任何一个人在他相续中具足这四种功德,就说明这个人是圣者,是很了不起的大德,也可以说是现在人们心目中特别敬仰的活佛……如果一个人相续中具足这三种无贪、喜欢闻思修行,那么不需要其他人来认定,自己就可以认定自己为活佛。但如果不具足这些功德,尤其藏传佛教中的个别人,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牦牛转世还是天人转世,甚至自己前一年做过的很多事情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就开始给别人认定:“你前世是什么、后世是什么……”到处欺骗无数的众生,故意毁坏佛教的形象。当然,以前有些所谓的活佛也是很了不起的高僧大德,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但这里面也掺杂了一些不好的现象。因此,平时一定要好好观察。

一般来说,认定转世是很困难的,一定要具备《俱舍论》里面讲到的第四禅的境界,有了他心通和宿命通以后,才会知道别人的前世或者前世的前世。如果这些境界都不具足,依靠佛法来欺骗众生是不太合理的。如果真的是转世,是圣者种性,相续中应该具有三种无贪、喜欢闻思修行。但从现在的有些情况来看,恰恰相反,三种无贪是没有的,反而贪衣服、贪食物、贪住处,这三种贪爱特别强盛;不仅自己不喜欢闻思修行,反而对于重视闻思修行的人看不惯,开始说各种各样的语言……这样的人,小乘圣种的法相都不具足,大乘圣种的法相恐怕更困难。

按理来说,作为一个修行人,现在一方面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想要像古代的修行人一样,真正做到知足少欲、喜欢闻思修行,在即生中恐怕很难实现,但是大家对于最主要的原则和方向不要搞错。

我昨天布置了一篇“我的理想”的作文,也许你们很多人认为:只有小学生才写作文,我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大成就者了……堪布太过分了。可能有些人是这样想,这一点,我也在你们面前忏悔。但是,你们以前写过世间的文章,在世间法方面有过很长时间的串习,习气也比较重一点,可是真正在具足菩提心和道次第,或者具足出离心和道次第的前提下,自己有没有考虑一下“自己的理想”?当然,如果有比较远大的理想,一直在考虑生生世世的问题,这是非常好的;即使没有,即生中依靠什么样的方式度过自己的修行生活,到底是以自私自利的心希求名闻利养等世间八法,还是依靠世亲论师所说的道次第,尽量以菩提心摄持自己所有的善根、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修行人?如果觉得自己的烦恼深重,实在做不到,也要尽量忏悔,在菩提心的摄持下,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善事……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想一想有没有这样的理想?这方面,希望你们还是应该考虑。

当然,有一些道友特别听话,布置多少作业都会认真去完成,每天都去思维、辩论。但也有个别人,根本想也不想……有些可能是傲慢心,有些可能是其他原因。不管怎么样,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够在这方面思维一下,我觉得也是有必要的。因此,作为一个修行人,如果什么目的都没有,与疯狂之行没有差别了……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种目的,就是以菩提心来摄持,在知足少欲的前提下闻思修行。

我在《泰国游记》当中讲到知足少欲的时候,也引用了一些世间人的格言,讲到世间人是如何知足少欲的,内心特别向往这种知足少欲的行为,每次看到知足少欲的修行人,总是特别羡慕。当然,可以说我自己没有做到,这一点在僧众面前忏悔。虽然我没有做到,但你们不能无视这样的道次第,修行人的方向一定要知足少欲,修行人最喜欢的就是闻思修行,其他各种各样的事业不是修行人所希求的目标。因此,按照有部宗的观点,《俱舍论》已经讲到了四圣种,就是所谓的三种无贪和喜欢闻思修行。

闻思修行,对每个人来讲是很重要的。我们这里的有些人,因为以前被各种教育所束缚,一直没有打开自己的智慧,但是到了这里之后,对闻思修行方面很有兴趣,这就是圣种。对于不是一天、两天,而是长期喜欢闻思修行的这些人,我肯定把他们认定为“空行父”、“空行母”。

四种圣种当中,前三种是无贪,因为它们是知足少欲之自性。喜欢闻思修实际上也是指知足少欲,因为闻思是灭谛——通过闻思以后,自相续中的烦恼可以断除,因此属于灭谛。当然,这里面的灭谛、道谛,与四谛十六行相中的四谛稍微有点差别,它是从比较广泛的、灭除烦恼和依止所修之道方面来讲的。修行是道谛,热衷于闻思修行能背离有贪、欲贪之故。闻思修行,确实是断除轮回的根本。大家不要认为闻思修行没有什么了不起,不如做其他善法功德大,这种说法完全是不合理的。我们的上师如意宝在一辈子当中,所有的力量主要是让弟子们好好闻思修行,他老人家一生当中的事业就是这个,因此,我们对闻思修行千万不要放松。

四圣种到底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前三圣种宣说了修行解脱的威仪之理。修行人的威仪应该是知足少欲,对于饮食等物品尽量不要贪执,只用简单的生活用品来解决。最后一种已经说明了圣种的事业,修行人的事业是什么呢?种庄稼、放牧不是我们的事业,作为修行人,不管在家人还是出家人,一辈子当中闻思修行就是我们的事业。所以,我们还没有“下岗”,都是有事业、有工作的……很多人认为:我已经出家了,以后没有工资,整天跟家里要钱,我成了寄生虫,一直在吸他们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实际上,我们一直这样闻思修行,不管怎么样,把他们的钱拿来作为闻思修行之用,应该是有功德的……不用担心、不用伤心,他们应该供养我们,我们是供养的对境,也可以这样说吧,闻思修行应该是修行者的事业。

原因是已表明倘若遵照如是道理而行事则能迅速获得解脱。在无有三种贪执的威仪基础上,闻思修行,很快时间当中就会获得解脱。

宣说四圣种有何必要呢?是为了对治产生贪爱的根源而宣说了四圣种,贪求我所执的法衣等物品时,为了能暂时息灭这种欲望而宣说了前三圣种。这里讲得非常清楚,因为住处、床榻、饮食就是众生贪爱的根源,为了暂时息灭这种我所执,宣说了前面三种圣种。贪爱我执之身体时,因为众生对我执的五蕴身体特别执著,为了断除对自己的身体和自相续的我执,将这样的坏聚见、萨迦耶见斩草除根,而宣说了最后一圣种——闻思修行。

以前古代的很多高僧大德,像蒋扬洛德旺波尊者、麦彭仁波切,他们讲到闻思修行的功德的时候讲到:听闻佛法可以完全斩断轮回的根本,哪怕只是听闻一个偈颂的功德也是相当大。因此,具足上述四种条件就叫做圣众、圣者,也可以叫做大德。反过来说,如果谁具足这三种贪爱,《宝性论》里面称其为舍弃圣法者,这三种贪爱是毁坏自己的因。《经庄严论》中说:具有这种贪爱的人,是无有佛性者。虽然《经庄严论》中也说:不具足佛性的众生是不存在的,但有些众生是暂时远离佛道的。密宗虽然将贪欲直接转为道用,但是必须依靠这样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密宗的修行也不可能成功。因此,大家应该了知四种圣种。

《宝积经》当中,对四圣种的每一个功德都宣讲得特别广,以后有机会可以好好看看。我们很多修行人,可能闻思的时间比较长,以前闻思过的道理,现在运用在实际行动上的时候,一定要自己注意,不然自己很有可能与修道背道而驰。不过不像有些老板辛辛苦苦没赚到钱那样伤心,哪怕只是听一天的法,最后利益众生的事情也做不到,但是闻思的功德也不会消失。

这一点在《毗奈耶经》中讲过,克主杰在《三戒论释》中也讲得特别广,他说:以前听过佛法,后来造过五无间罪的人,最终也会因为听过佛法的功德而有解脱的机会。所以,听闻佛法、闻思修行,与世间人所做的事情是根本不相同的,他们的事业没有成功,以后就再没有什么希望了,但是出家修行,在一段时间当中很精进,即使最后没有成功,但精进修行的这些功德不会耗尽。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有些人在五六年甚至十几年当中长期地闻思修行,结果修得越来越差,最后临死的时候跟普通人一模一样,一点修行境界都没有,也是有点可惜!因此,最关键的是我们平时发菩提心,看自己现在所行持的善法,到底有没有以菩提心摄持?原来我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现在是不是不知足少欲了?现在是不是不喜欢闻思修行了……有没有这样?如果有这样,说明我们的修行不成功了。因此,在这方面大家应该注意。希望方便的时候,大家应该了解一下《宝积经》里面有关四圣种的内容。

 

丙三(真实趋入修法)分二:一、修寂止;二、修胜观。

具有这种道次第作为基础的修行人,可以开始真实修持,所修的内容分寂止和胜观两种。

 

丁一(修寂止)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戊一、略说:

入修行有不净观,忆念呼气吸气法,

贪欲强烈寻思大,如是诸众次第修。

修行寂止的方法有两种,一是修不净观,一是呼吸观。这是对哪些众生来讲的呢?对于贪欲大的众生来讲,修持不净观很重要。对于寻思分别念特别强烈的人来讲,修持呼吸法非常有用的。还有对嗔恨心比较大的众生来说,需要宣讲慈悲心,但在小乘当中对慈悲心提得比较少,尤其对于痴心应该如何对治,这里并没有讲,只是讲到了对治贪欲和寻思分别念的方法。

如是堪为法器者如何趋入修行呢?如果要趋入修行,首先必须通过修不净观与随念吸气呼气来调伏内心。

那么,何者修行这两种法门呢?贪欲强烈者要修不净观。有些众生,比如前世是飞禽等旁生,这一世从小的贪欲心就会特别强烈;如果是从天人转生而来,贪心不会很强烈,对整个世间的清净心会比较强烈。所以,根据众生的不同根基,所修持的方法也有所不同,如果是贪欲心特别强烈的人,应该观不净观;分别念特别猛烈的人,则需要修持呼吸法。

 

戊二(广说)分二:一、修不净观;二、修呼吸法。

己一、修不净观:

不净观的修法,在小乘当中是大家共称的一种观修方法。虽然《入中论》里面说,不净观也是一种假世俗、颠倒世俗,但这个是针对正世俗来讲的。从胜义谛实相来讲,不要说不净观,所有的分别念都是所知性的缘故,是一种障碍。但暂时来讲,不净观对于众生断除贪欲有相当大的力量。以前无垢光尊者等很多大圆满祖师,在一些修行窍诀当中也讲到了不净观的修法,像大乘《入菩萨行论》和《中观宝鬘论》当中,也讲过依靠尸陀林观修不净观。在麦彭仁波切的一个轮番修法当中,专门讲过小乘的这种修法——前面有顶礼句,后面也有回向,还有专门观想释迦牟尼佛的修法,益西彭措堪布翻译过……那里面对不净观的修法讲得很细致,语言也十分细微、尖锐。这种观修方法,非常简单,又是极为殊胜的。

 

对治诸贪观骨锁,广修乃至大海间,

略观称初业瑜伽,除足半头称熟修,

持心专注眉宇间,即是作意圆满修。

不净无贪性十地,所缘欲现人方生。

为了对治各种贪心而修骨锁观,首先将身体观为白骨,随后将自己的住处至外界的大海之间整个器世界,所有的法全部观为白骨,如此外散广修之后,渐渐收回,只观修自身为白骨,这就是初学者的瑜伽。随后如前一样观修,收回时将除足骨以外的部分全部观为白骨,逐渐观想除开半身直至半头骨之间以外为白骨,最终心专注于头骨一半,如此称为娴熟瑜伽。最后,一切如前,仅观想自己眉间处有一块是白骨,即为作意圆满瑜伽。如此一共分为三个阶段。不净观的本性是无贪;在十地中都可以观修;所缘是欲界的显色与形色;只有三洲中的人才可以修持白骨观。

若问:如何修持对治贪心的不净观呢?

有些众生认为形状特别好看,对它生起贪心;有些众生觉得颜色特别好,对它生起贪心;有些觉得触感特别柔和,对它生起贪心;有些认为,有人恭敬供养多么好,对它生起贪心。所以,为了对治形色、显色、所触与利养恭敬四种贪欲,而修持九种想——浮肿想、啖食想、红肿想、青肿想、黑肿想、虫啖想、焚焦想、离散想、不动想。不管男众、女众,都可以这样观想。所谓的形状、颜色等,没观察的时候,似乎都很好看一样,如果真正详细观察,有些鼻子大了、有些鼻子小了……其实一点都不好看。这里讲到的浮肿想、啖食想,主要是针对形色方面的对治;红肿想、青肿想、黑肿想,属于颜色方面的对治。比如在尸陀林里,过了十几天以后的尸体,有些变成红肿,有些变成黑色,有些变成青色,这样的身体实在没有什么可贪的;形状上也是,被虫吃掉、肿得特别严重……原来很喜欢、贪爱的身体,现在一看,实际一点也没有可以贪执的。虫啖想和焚焦想是对治所触方面的,已经被虫吃掉了,或者被焚焦完以后,所触肯定是没有的。离散想和不动想是对治恭敬利养方面的,以前你很喜欢别人的利养恭敬,但是变成“如如不动”的尸体之后,谁还会恭敬呢?

在我写的《泰国游记》里面,讲到小乘的九种想,方便的时候你们看一下。当时我们去老虎山,在那边的洞里也观修了很长时间的白骨观,那是个阴暗的山洞,从山洞出来的时候看其他人好像都是骨架一样,也许是殊胜圣地的一种加持。那边有很多修行人,十几年当中,每天都去观,一直这样……书里面写了一些经历。但是,他们的说法跟我们的说法有些不同,比如他们说食残想、血涂想等等,名词的提法不相同,其他的修法基本上相同。实际上,这些想就是为了对治显色、形色、所触和利养恭敬方面的贪执,因为我们所贪著的身体与骨架没什么差别。

之前也讲过,以前有个观过白骨的男人,后来看见王妃的时候,也认为她是一具骨架,最后就出家了。现在有些城市里面的人看了这个公案后,说很想出家。但有些人只是在我面前说好话而已,不是真的想出家……对于上述九种想,你们自己再分析一下,看一看麦彭仁波切的修法,还有《泰国游记》里面的有些道理也是南传佛教的修法,应该是很殊胜的。

对治总的一切贪欲则修骨锁想,因为白骨不具足显色、形色、所触以及恭敬供养四种贪执的根源。欲界众生除圣者以外,自相续中没有贪欲是不存在的,不管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只不过贪欲程度有所不同,有些贪欲特别强,实在没办法对治;有些基本上能控制。在年龄上也有差别,特别年轻的时候,贪欲特别旺盛;年纪大了以后,贪欲自然而然就减少了。所以,年轻时贪欲特别难以控制的人,有时候老了之后根本生不起贪心,就像真的成了离贪阿罗汉一样,但这是年龄的关系,并不是对治力很强。一般来说,对治贪欲,小乘的这些修法是非常殊胜的。

佛经中也说:修行人到尸陀林去观白骨相当重要。我以前讲《入菩萨行论》的时候也说过,你们方便的时候可以到尸陀林去看一下。但是很多人到尸陀林以后,看到秃鹫也觉得特别好看,看到那个地方都很舒服……我之前带几个人去,最后我都有点失望,他们好像看到白骨没什么感觉:这里很舒服,这个秃鹫特别好看,这个石头是哪里来的……这样没有多大意义,光是到那边去旅游,可能没什么可看的。但是,真正看看这些白骨、尸体,详详细细地看,我们自己的身体跟尸体没什么差别,自己所贪执的对境和眼前的白骨没什么差别。这个观想的力量相当大。

在修骨锁想时,首先对于自身的额头或者脚底等任意部位,依靠信解力而观想:出现伤口、腐坏溃烂而露出骨头,最后自己的整个身体变成骨架。再观想自己的住室至外界大海之间,整个大地全部遍满骨锁,如此外散而广修;接下来,大海和山河等整个大地逐步恢复如初,只将自己的身体观成一具骨架,收心而不舍弃观自身为骨架的念头,在这样的作意当中吃饭、做事等,行持日常的各种威仪,这就是初学之瑜伽。

在上述境界稍微稳固之后,如前一样,向外散观广修,当收回时,抛开足骨而观想身体其余部分为骨骼;如此依次抛开半身直至半头骨之间的骨骼,而观想其余部分的白骨,最终,将心专注于头骨一半,这叫做娴熟之瑜伽,这是第二个阶段。

此外,一切如前,收摄到最后心专注于双眉间仅一拇指许之骨。就像小乘承认无分微尘一样,所有的粗大之法都需要依靠无分微尘作为基础。在这里,观修纯熟以后,仅留一拇指许的白骨,作为以后生起身体的因……这就是作意圆满瑜伽。

所谓的不净观,本体是无贪的善法。其地是四禅正行、四未至定以及第一殊胜禅,加上欲界共十地。无色界不能观白骨,因为无色界离欲界太远,不能缘欲界的色修不净观;未至定也即将禅,第一禅分正禅和殊胜正禅、未至定三个,后三禅有三个正禅、三个未至定,再加上欲界,共有十地。所缘为欲界的显色与形色,色界的色法是特别透明的,所以,观色界的身体为白骨的现象是没有的;欲界当中,天人是不能修不净观的,除北俱卢洲以外,三洲中的人类方能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