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课

 

思考题

1.忆念呼吸法的本体是什么?修持此甚深之法的六种窍诀分别是什么?

2.说明呼吸法属于随身、有情所摄的原因。这种修法属于三生中的哪一种?为什么?属于有执受还是无执受?为什么?

3.本课讲到念住分为几类?分别是指什么?

4.四念住的本体、生因、次第、定数分别是什么?

5.如何以观自相、总相的方法而修四念住?

 

《俱舍论》第六品当中,现在讲修道的方法。对于贪欲强烈的众生来说,可以修持不净观;分别念特别重、整天胡思乱想,心一直不能专注的人,可以修数息观。这里所讲到的窍诀,都是世亲论师按照有部宗的观点来讲的。现在像缅甸、泰国、斯里兰卡等很多小乘国家,主要修持这种法门,这在第一转法轮共同乘当中来讲,是非常深奥的。

 

己二、修呼吸法:

忆念呼气吸气法,智慧五地缘于风,

依欲界身外道无,数等六因随身入。

有情等流无执受,此二下界意不知。

随念呼吸法的本体是智慧,因为虽然是一种忆念,但忆念得到的果实际是真正的智慧。前面讲到四念住的本体也是智慧,都是在果上取因名。呼吸在五地中存在,呼吸所缘的对境就是风,也可以说是气;所依的身体就是欲界的身体。这种修法在外道当中是没有的。“数等六因”,随念呼吸的修法,具有计数等六种窍诀。随着身体而出入。按照有部宗的观点,包括不净观在内,都是有情所摄,为什么呢?比如不净观,虽然对境骨架是从有情转为无情,但是在观想的时候,却把它作为我所,而且按照有部的观点,它是具有得绳的心,因此,属于有情所摄。有些注释中这样讲的。它是三种生中的等流生,不是长养生和异熟生。而有执受和无执受当中,呼吸属于无执受。

“此二下界意不知”,呼气和吸气这两种风,实际是以自地或上地之心来了知的,而以下界之心不能了知。

若问:忆念呼吸法的本体是什么呢?

随念向内吸气与向外呼气的自性是如所了知的智慧。如所了知的智慧,一般是指了知诸法实相的一种智慧。所谓的“忆念”是指依靠念因的力量而生起果智慧,所以是以因来取名的。依靠这种忆念的观修会产生什么果呢?可以令心安住,也是一种等持。这种等持具足了知诸法本体之智慧的成分。因此,忆念是因,智慧是果,这里是在果上安立因名的。

其地为五地,真正的呼吸是依靠这种等持之心来修持的,也即前三禅的三种未至定、殊胜禅与欲界。《自释》里面讲,因为前三禅的三种未至定,全部是舍受,除此以外全部是乐受,呼吸法与乐受不能相应;殊胜禅也是舍受,欲界也有舍受。因此,为什么说依靠这五种地呢?《俱舍论大疏》中说,主要是以舍受的原因而安立这五种地。

它的所缘境是风,或者说气,因为观想的时候,心一直专注于所缘的风。所依身是欲界天众、人类的身份,因为此等众生的分别念繁多之故,而色界以上经常内观,具有禅定之心,不用修这种呼吸法。欲界天人也需要修呼吸法。男众和女众当中,可能女众应该修这种法,不然整天打电话 :“我的心很乱,怎么办呢?”分别念特别多,一点都安静不下来。现在正在上课的时候,也是一直胡思乱想……怎么办呢?没有其他办法,问一问世亲论师,世亲论师告诉你:分别念众多,一定要观修呼吸法。

此法唯有内道佛教才有,而外道无有这种圣教,之所以没有是因为外道不能证悟此甚深之法。这样的甚深修法,只有佛教才有,外道是没有,原因有两个:一是外道虽然有各种各样相似的典籍,但其中根本没有这种出生智慧的修法;二是外道对于这种甚深法门不能通达,因为不能堪为法器。世亲论师在世的时候,佛教没有受到外道影响,完全是分开的,但现在可能不好说,有些外道将佛教里的一些修法加上自己的名称。

藏地著名的根登群佩也说过:以前印度外道的修法当中是没有佛教修法的,自从回教毁坏佛教以后,在外道的任何一个部落当中,基本上都有一些佛教的成分,就好像装满油的瓶子破碎之后,所有的地方都被沾上了油渍一样。同样,印度佛教被毁坏的时候,佛教里面的很多佛像和修法,全部落到了外道群体当中,所以,现在外道的圣像当中,有很多是依照佛教的佛像来造的,修法当中也掺杂了很多佛教的修法。

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的很多气功等外道修法,不说其他地方,就是我们耳闻目睹的个别气功师,在他们的修法当中,把佛教的一些修法引用到自己宗派当中的现象非常多。实际上,像这样的甚深修法,以前在外道教法中是根本没有的,这里也说,外道是无法证悟的,因为一方面没有因缘证悟,另一方面,在他们的教法中根本没有。但现在在他们的教法中已经有了,尤其像气功等修法当中,其实就是小乘和密法里面的呼吸法,只是没有按照佛教仪轨去修持的话,能否真正通达也不好说……当然,如果对个别众生有利益的话,也是可以的。

那么,此法到底如何甚深呢?具有计数等六因的窍诀。

其中第一、计数:无有所摄,身心自然安住,专注于呼吸,从一至十之间用心来计数。这个修法,首先需要将一切琐事全部舍弃,全身心地安住在呼吸上,或者鸽子上(当时现场有只鸽子,上师开玩笑)……经堂里有只鸽子在听《俱舍论》,原来世亲论师背九十九部论典的时候,也是有一只鸽子在屋顶上一直听,后来就变成了安慧论师……这只鸽子变成什么都不知道。

了知自己的呼吸,从一到十之间进行准确的计数。观修的时候,呼吸计数一定要准确,需要远离三种过失:第一种或多或少,计数过多,如数到十一、十二等,容易出现掉举;若计数过少,如八、九或者五、六等,容易出现昏沉,因而以十为定数。第二种,若将一执为二、将二执为一,则会变多、变少。比如本来已经呼吸两次,计数时却计为一次,或者本来呼吸一次,最后算为两次、三次,这就是变多、变少的过失。第三种,如果呼气、吸气的计数时间紊乱,有时在呼气时计数,有时在吸气时计数,这样势必会导致错乱。因此要断除这三种过失。玄奘法师将断除三种过失的计数,翻译为正数。

第二、随行:吸气时,观想气从鼻孔进入,到喉间,又到心间、脐间直到足底之间;呼气时,观想从鼻孔至一拇指或一寻之间外呼。有些修法里说,吸气时传到足底后再传到地下一寸或者一寻之间……今天我们专门讲气功,大家一定要记住。你们有些可能是气功根基的,听大圆满的时候不一定很专注,觉得一定要修气:颜色是什么样的?形状是什么样的?粗细是什么样的?我怎么样观想?……按照这里说的那样去观就可以了。这里面根本没有说颜色变成什么样的,形状是长方形还是四方形……这些没有必要,随着自己的呼吸观想,吸气时,观想气一直传到足底之间;呼气的时候,观想从鼻孔一直到一拇指许或一寻之间外呼。通过这种方式来观修,叫做随行修法。

第三、安止:心安住于鼻尖至足之间并观想利益与解脱。《自释》和这里都说“心安住”,好像与“气”没有很大关系一样,但一般来讲,气在整个身体里面时,心要么安住在鼻尖,要么安住在足尖,要么安住在从鼻尖到足指之间的任何一处,这样来观想。《自释》里面有个比喻:就像穿念珠的线一样,整个身体里面有白线一样的气,心专注于它,并观想利益和解脱。不管身体冷、热,或者利益、损害,在一切思维当中如此观修。

总而言之,观想气在整个身体里面。但是这种气应该按照窍诀去修,不要乱修,不然修错了又开始精神错乱……该吃的东西不吃、不该吃的牛粪却去吃,这样也没有必要。大家在观修气、明点、风的时候,务必要随着窍诀去修,否则很危险,因为我们没有以最基本的祈祷等作为修法的基础,只是自己随便去观,很危险。大家要修的话,像麦彭仁波切有关寂止的修法是非常殊胜的,祈祷也非常重要。

第四、观察:所观察的对境风是由八尘聚合的色法,能观察的有境智慧也无非是名基,由此可知,实际上就是观察五蕴。任何一个色法都具有八种微尘,所观的风,实际也是由八微组成的,这种物质就是所观想的对境;能观察的智慧是心心所,是心识。因此,所观察的风和气、能观察的心心所的分别智慧,除五蕴以外是没有的,而五蕴的本体实际也是空性的、无有成立的。通过修呼吸法,就能趣入五蕴的自性。这相当于是胜观中的一种观察方法。

第五、转移:缘风的心从暖位到胜法位之间随意转移。凡夫通过修呼吸法,缘风的心就可以转移到暖位,直至胜法位,趋入信进念定慧等五根、五力。

所以,前面为什么说外道没有这种修法呢?因为外道没有从资粮道到加行道,直到见道、修道的这种修法,所谓的呼吸法,也只是观一观颜色、形状……依靠自己的分别念东拼西凑出各种各样的胡言乱语,实际没有任何价值和实义。当然,现在人不喜欢真正的论典,更喜欢一些分别念,这是现在人最大的毛病。比如我花特别长时间、很辛苦翻译出来的高僧大德们的金刚语,大家都觉得无所谓,连看都不看,但以分别念写出来的文字,从早到晚不睡觉也要看,觉得很精彩……说明现在人对真正的智慧不是特别仰慕、不是特别有兴趣,而不是真正智慧的语言却很吸引人,一直在赞叹……我有时候都很失望的。前段时间发《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的法本,我没有感觉到大家很高兴、一晚上没睡觉……没有听说有这样的,但是发《旅途脚印》的时候,听说大家一直在看“脚印”……有什么可看的,这没什么可看的,应该重视圣者的语言。当然,圣者的金刚语读起来有点困难,但这是真正让自己受益的语言。现在人以分别念所造出来的文字,表面上看来可能精彩、易懂一点,但实际上没有多大的意义。

遍净:趋入见道与修道。原本修风的心已经转入到见道或修道的境界。《自释》里面说:有些论师认为,四念住到金刚喻定16之间的修法称为转移;遍净,则是指观风的心一直到尽智产生、无学果得到。对于这种说法,世亲论师并不赞同,而是赞同前一种说法,即趋入加行道的修法,叫做转移;趋入见道、修道的修法,叫做遍净。

因此,外道肯定没有这种修法,因为他们连资粮道都没有。为什么没有资粮道呢?因为真正的大乘资粮道一定要有菩提心,否则不可能进入大乘资粮道;而真正的小乘资粮道,一定要有出离心,否则也不可能进入。外道当中的确存在一些相似的名词,比如观修、念诵、风脉明点等等,但是所诠的内容和修法跟佛教有很大差别。前一段时间,我在《破除邪说论》里面也讲过,佛教当中的一些名词,外道当中也有,但外道不一定具足真正的修法。为什么呢?因为最主要的条件——发心是不正确的,他们的发心是什么呢?今生身体健康、发财。而佛教当中,不管小乘还是大乘,都不是为了即生的利益,如果是小乘,一定要超离三界轮回,这是他们的目的;如果是大乘,是以利益天边无际的众生为目的。外道有没有这种以出离心和菩提心所摄受的修法呢?是没有的。

关于外道和内道之间的差别,虽然阿底峡尊者说以皈依来区分,但以前俄巴活佛说:皈依只不过是众生所依的角度,除此之外,还有发心、行为、见解等很多方面的差别。

若问:呼气、吸气属于何者呢?

由于呼吸是身体的一部分,因此随着身体而出入,而不随无色界、凝酪与无心定而出入。呼吸的本体并不是真正的身体,但是它会随着身体的空隙而出入,没有身体则无有所依,比如无色界众生是没有呼吸的;住胎期间的凝酪等,在没有真正形成身体之前也没有呼吸;无心定时也没有呼吸。所以,需要依靠身体,当然也有心的一部分。

《自释》当中也讲了,从无色定、第四禅定等出定以及众生降生时,第一次是吸气,而入于无色定、第四禅定等或者众生死亡的时候,一般都是呼气。人马上死亡的时候,最后会长呼一口气,之后人就死了。

那么,呼吸是否为相续所摄呢?

由于是所谓的有情——具心,《大疏》的一个注释中说:具有得绳之心的缘故,叫做具心。因而是相续所摄。

它是有执受还是无执受呢?由于是不存有色根聚合之风,因此是有执受无执受中的无执受。风的本体无有根,所以属于无执受。

由于是由同类因所生,因而是三生中的等流生,而不是长养生与异熟生。原因是身体增长反而会使风减少,所以不是长养生。一般身体越来越胖的时候,气息会越来越短,说明身体对气并不具有长养的作用。又由于风中断以后仍旧会结生,为此也不是异熟生。如果是异熟生,那就不可能中间中断。因为可以随心所欲产生,是故为等流生,而且异熟生也不能随心所欲产生,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果必定会出现。

呼气、吸气两种风均是以自地或上地之心来了达的,比如第一禅或者第三禅的心可以了达欲界的风。既然以下地欲界之意尚且不能了知上界的这两种风,那么未现前之心与其他心就更不言而喻了,根本没有现前这方面的化心。

以上讲了小乘修持寂止的方法,大乘修寂止的方法在《入菩萨行论》、《经庄严论》等中都讲过。麦彭仁波切在《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中讲过九种住心方法,在《白莲花论》中也专门讲到寂止的修法,是依靠观想释迦牟尼佛来修寂止的,非常殊胜。

当然,这种修法在很多高僧大德的金刚语中,都可以找得到。像本论所讲的寂止修法,仅仅令心安住,能不能断除所有烦恼呢?不能断除,因为烦恼种子没有断绝,在因缘聚合的时候还是会产生烦恼,所以必须修持胜观,也即以空性智慧抉择和摄持。

 

丁二(修胜观)分三:一、资粮道;二、加行道;三、现证真谛之道。

戊一、资粮道:

即已成就寂止者,应当修持四念住,

以自总相遍观察,一切身受心与法。

已经修习寂止成就的人,一定要继续修持四念住。怎么样修呢?首先以自相、总相的方法普遍地观察身、受、心、法,此即四念住。就像本论第一品里面讲到五蕴的自相和总相一样,每一个法都有它的自相和总相,通过自相和总相如何成立。所谓的自相,大家都知道,身体也好,心也好,都有它自己的本体和自相;总相就是指身、受、心、法共同的特点,比如无常、痛苦、无我、不净,实际是身、受、心法的共同特点,通过观察了知其均为无常、痛苦、无我、不净,这就是总相的观察方法。

即便已经成就了寂止等持,但如果无有胜观的智慧,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断除一切烦恼。《佛子行》、《入菩萨行论》等论典当中,用很多偈颂专门宣说这个问题。因此,在资粮道通过两种途径已成就寂止者,为了生起胜观之智慧,理当修持四念住。

那么如何修持四念住呢?通过观察自相与总相,而悟入身色蕴、受蕴、心识蕴以及除此之外的一切法蕴17。这里面的四念住,是从五蕴——色蕴、受蕴、识蕴,以及除此以外的一切法蕴来观察。所谓的观察自相,也就是说观察身之阻碍性,因为身体不像心识一样,其本体具有阻碍的作用,以其他法可以刺穿;受则依靠自力而领受外境之差别,也即外境是什么样,受可以依靠自力去领受,如乐、苦等;心领受本体以及法的执相等,心是依靠自己的力量领受外境事物的本体。受和心二者,前者领受外境事物的差别,后者领受外境事物的本体,比如柱子,对它产生苦或乐等感受,属于受的体验;柱子是白色的还是红色的,是好的还是坏的,属于心的了别。总的来讲,比如每一个人都有不共的特点和相同于他人的特点,此二者可以分别通过自相和总相的方式来观察。

观察总相即是指观察身受心法共有的无常、苦、空与无我。以总相的方式来观察,身体有苦的部分、无常的部分、空的部分、无我的部分,这四个特点都在身体上具足,这是总相的方式;同样,受、心、法上,也可以具足无常、苦、空、无我。

所谓的自相还有另外一种观察方法,比如身体是无常的、受是苦的、心是空的、法是无我的,也即分别按次第观察。因为身体是无常的,我们什么时候死也不知道……在座的金刚道友,再过一百年的时候,每个人的身体都不一定留下来;所有的受都是痛苦的,今天天气很不错很快乐,昨天下雨也很快乐,这些其实都带有行苦的本性,没有什么快乐;心的本体就是空性,就像《宝积经》里面所讲的一样;法,不管是人我还是法我,我在法上根本不存在。这也是一种自相的观察方法。

 

自性闻等所生慧,其余相联与能缘,

次第即是依生起,对治颠倒故唯四。

彼为总观法念住,修无常苦空无我。

四念住的本性是什么呢?其本性就是闻所生慧等,也就是智慧的本体。四念住有自性念住、相联念住和能缘念住,共有三种念住。四念住是有次第的,如最后是法念住,为什么呢?这是按照它们产生的顺序而排列的。在证悟的时候,首先证悟身体无常,这个比较容易,而法非常细微。在讲五蕴的时候,也是首先讲色蕴,最后讲识蕴。所以按照生起的次第,最难懂的安立在后面。为什么安立为四个呢?为了对治常乐我净四种颠倒而安立为四。最终,修行人将缘总相法念住而修习,即将身、受、心、法,一起观想都是无常、苦、空、无我的。

一般来说,念住有三种,即自性念住、相联念住与能缘念住。

其中自性念住的本体是智慧,也即闻所生慧以及“等”字所包括的思所生慧和修所生慧,而不是俱生智慧,因为是加行生之故。四念住不是生来就存在的,而是通过忆念闻思修所产生。所以,闻思修行很重要,没有闻思修行,四念住不可能产生;四念住无有的话,资粮道和加行道也不可能产生。

除自性念住以外,与智慧相应的一切心及心所为相联念住。比如用智慧观察身体无常的过程中,与之相应的很多心和心所群体都存在,从心安住的角度来讲,等持是具足的;因为特别精进地观察,所以精进也存在;同时,还具有信心等与智慧相关联的很多善心所,这就叫做相联念住。

成为前两种念住之所缘境中的身等四种,实际均是以有境来取名,因而称为能缘念住。观想身体的时候,身体就是所缘,为什么叫身念住呢?从有境来讲,观想身体的心是有境能缘。同样,受、心、法都是一种所缘,但是从观想的有境心的角度,取名为能缘念住。

现在很多人在学习《入菩萨行论·智慧品》,其中抉择法无我的时候,寂天菩萨专门用四念住的方式抉择了法无我,没有其他修法。所以,四念住真的非常甚深,真正通达四念住的话,对于法无我已经证悟了、所知障全部断完了,已经成佛了……是啊!笑什么……没有那么简单!是吧?!四念住已经学完了,法无我已经证悟了,所知障还没有断……有没有这种情况?

四念住之次第是按照它们产生的顺序而排列的,因为前前对境粗大而先证悟之故。

身念住比较容易修,因为比较粗大、比较好懂,最后的法念住比较细微难懂。所以,为什么身念住在前、受念住在后呢?前前比较粗大易懂,后后比较细微难懂的缘故。

为什么定数为四呢?为了对治身净、受乐、心常、法执为我所的四种颠倒妄念,而宣说了四念住,因此数量不多不少。三十二种增益实际都可以包括在四颠倒当中,修习四念住可以断掉所有增益。如是修习的瑜伽行者将安住于缘总相法念住中,因为缘身体等这些总相,并作意无常、苦、空、无我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