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课

 

思考题

1.关于现证真谛的时候有多少刹那,有几种说法?什么叫做见现证、缘现证及事现证?

2.现证四谛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3.以比喻宣说忍无间道至解脱道的含义。

4.根据《自释》详细说明见谛为一刹那的合理与不合理性。

5.大小乘阿毗达磨对四向四果八者是否是圣者,有何不同说法?什么叫做预流向、一来向、不来向?于见道十五刹那时,他们之间有什么差别?

6.什么是离贪者、随信行者和随法行者?

 

分别道与补特伽罗这一品里面,五道当中的资粮道和加行道已经讲完了,下面讲现证真谛之道。大家应该知道,小乘有部宗的观点,《俱舍论》是最究竟的。现在世界上的一些国家,像泰国,宣讲佛法的主要内容就是《俱舍论》。以前我去泰国的时候,当时他们说泰语和巴利语,对《俱舍论》有很好的传承和讲闻。除此以外,大乘的《般若经》等的传承和讲闻,除三十几座大乘寺庙以外,几乎没有。所以,如果精通《俱舍论》,不管到哪个国家都会接受的。小乘的见修行果,都按照《毗奈耶经》和《阿毗达磨》所讲的去修持。

 

戊三、现证真谛之道:

现证真谛之道,主要指见道。小乘和大乘的见道,在方式、方法上基本相同,比如大乘是见四谛十六行相,《般若经》和中观当中都是这样承许的。但在具体现证的方法和含义上有一些差别,比如小乘见道是预流向,大乘见道是一地菩萨,在这方面有很大差别。那么,见谛以什么方式来理解呢?

 

世胜法生无漏忍,缘欲苦生法智同,

缘余苦生类忍智,其余三谛亦复然。

在世俗法当中,最殊胜的智慧就是胜法位,而胜法位是刹那性的,在获得胜法位以后,无间就会获得见道。获得见道时,首先在相续中生起无漏法忍,因为之前对欲界万法的本体不能忍受,现在已经现量见到无常、苦、空、无我的本质,从此以后可以忍受,所以叫做无漏法忍。继续缘它的本体,叫做无漏法智。首先是苦法忍,然后是苦法智,这是缘欲界苦谛的四种行相而产生的。

如果按照时间的次第——刹那来算,第一刹那缘苦谛生起法忍,第二刹那生起法智,但这里不是次第产生的,而是同时产生,只不过反体上有所不同。小乘是这样的,大乘也是这样。

以这种方式缘色界和无色界,同样生起类忍和类智。之后,对欲界集谛生起集法忍和集法智;缘上界生起集类忍和集类智……灭谛和道谛也是同样,颂词中说“其余三谛亦复然”。

意思是说,得见谛的时候,现量见到一切万法的本体,现量见到苦集灭道所摄的十六行相。十六行相通过什么方式来通达呢?缘四谛是现量见到的,现量见到的方式,是不是像因明里所讲的那样“取自相”,也就是真正的瑜伽士获得见谛的时候,是不是色声香味触等全部法现量见到呢?这里也需要观察,获得见谛的预流果者,所有色声香味触等法全部已经通达,恐怕有点困难。但意思就是说,对任何一个法,首先从定解方面来了知。

一般小乘声闻,见道最快也要两世。对无常、苦、空、无我等法理生起特别稳固明显的定解,这种定解称为见谛智慧。现量见到万法的本性以后,再不会对万法生起常有、我所、清净等邪见,这就称为现量见到。不然就像眼睛看到柱子一样的瑜伽现量也是很难的,因为有漏法那么庞大,按照小乘观点,预流果用眼睛看到所有色法,或者听到所有的声音、接触所有的身体……这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因此,这里什么叫做现量见到呢?意思就是依靠闻思修行真正对万法生起殊胜、稳固、清净的定解,就称为现量见到或者现量证悟。

对于现证真谛的基本意义,大乘、小乘有时候也有一些辩论。就像克主杰所说:对于无常、无我等法已经现量证悟,就叫做现证。不然,真正要现量见一切有法是空性等,从有法角度来讲是无数的,如对东方的瓶子证悟空性、西方的瓶子也证悟空性、美国人的本体证悟空性、澳洲人的本体也证悟空性,人的每一根头发都要证悟空性……这样讲有点困难。但是对整个有漏法生起一种定解,了知有漏法都是无常、苦、空、无我等,这时候不管看见黑人还是白人,不会生起贪执,也不会生起我所执,如此一来就称为现量见到。不然像因明所讲的所谓现量,用自己的眼睛见到对境,预流果见谛的时候也见到所有万法,恐怕在理论上说不过去,有点困难。所以,现量见到的意思应该是见到法的本体。

见的方式,《俱舍论》的角度是先见欲界苦谛,然后见上界苦谛;然后见欲界集谛,再见上界集谛……是这样来通达的。《大乘阿毗达磨》有关见谛的方式有点不同,但《自释》也好、《大乘阿毗达磨》也好、甲智论师的讲义也好,总的来讲,现证真谛的意思就是一种入定的智慧,在这种入定智慧面前,已经完全通达了十六行相,这种智慧的本体就称为现证真谛。

若问:从胜法位中生起什么呢?从胜法位中生起无漏法忍之智慧。那么,胜法位缘什么呢?它缘欲界的苦谛。在此之后,法忍如果仍旧缘欲界苦谛,则由于远离怀疑而了知,于是生起了法智之智慧。

在论述的过程中,好像法忍、法智是次第产生的,但实际不是次第的,因为见谛是刹那性的,十六个忍智全部在一刹那间,只不过是它的反体不相同而已。有些论师也说:法忍时已经见到了欲界苦谛的本体,法智时已经没什么需要了知的了,这样一来,法智就没什么用了,有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为什么不合理呢?法智的时候见道还未圆满,而法忍所知的本体也不舍弃,可以起到这个作用,虽然不是世间次第,但从行相不舍弃的角度来讲,可以叫做法智。因此,从无间道和解脱道的角度来讲,可以安立法忍、法智。《俱舍论》从表面上看,应该是次第产生的,为什么呢?欲界的法忍、法智首先生起来,色界无色界的类忍、类智再生起来,好像是次第产生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语言表达的时候不得不这样,实际上在对境上并不是次第产生的,对于这个问题一定要明白。

如同缘欲界的苦谛而生起法忍与法智那样,缘欲界苦谛以外的上界苦谛而生起类忍与类智,缘集谛等其余三谛各自生起四刹那的法忍与法智也是同样。加起来总共有十六刹那。刹那也是时间侧面来分的,并非苦法忍是第一刹那、苦法智是第二刹那……十六刹那已经变成一种相续,这样是不合理的,只是从所缘对境角度不同而分的。

 

现证真谛十六心,三种即称见缘事。

彼与胜法同一地,忍无间智解脱道,

彼前十五刹那间,见未见故称见道。

现证真谛从不同反体来分,总共有十六种心或者说十六种智慧,这十六刹那可以分为三个现证——见现证、缘现证、事现证。

对于十六种刹那,有部宗也是承许的,但他们的观点并不一致,有一部分论师认为见谛是一刹那,有的论师认为见谛是四刹那,还有承认为八刹那的,大众部承认为十二刹那。关于见谛是多少的问题,不管中观、《现观庄严论》,还是《俱舍论》里面都比较复杂。《自释》里面说:一刹那的说法不太合理。其中也专门作了驳斥,世亲论师站在经部观点来讲,见谛应该是十六刹那,这是比较合理的。这一点在《自释》中专门引用佛经建立了自宗。

讲完三种现证以后,再以世亲论师的观点描述一下,会比较好懂一点。我们经常说《现观庄严论》,有时候也说《现证庄严论》。般若法门从智慧方面来分,就是《现观庄严论》,空性方面来讲,就是《中观六论》。中观是从外境方面来讲的,有境方面就是弥勒菩萨所讲的《现观庄严论》。《定解宝灯论》当中也讲过。

现证真谛之道与加行道胜法位同属一个地,所获得的智慧当中,忍属于无间道,智是解脱道。十六刹那当中,前十五刹那由于是以前未见过,而现在已经见到了真谛,所以叫见道;第十六刹那,按照小乘观点属于修道。这一点在前面也讲了,跟大乘有点不同,大乘的十六刹那全部摄于见道当中,而小乘的前十五刹那摄于见道、第十六刹那摄于修道。

如此一来,就有现证圣谛心的十六刹那,如果归纳则有三种,即见现证、缘现证及事现证。

其中见现证是指现见无漏智慧四谛十六行相。这里面的见现证,是从智慧的角度来讲,因为已经见到了四谛不同的十六种行相——无常、无我等。

缘现证则指具有无漏相应智慧而缘圣谛。在见现证的过程中,有很多心和心所与智慧相应,也就是以智慧亲自见圣谛十六行相时,在智慧的群体中,有相应智慧的信心、禅定等心和心所,它们也缘真谛,这叫做缘现证。在见谛的过程中,它们虽然不起主要作用,但是苦集灭道已经全部缘了。打个比方,有时候上师带着弟子出去,实际上师是主要来弘法利生的,但弟子也已经跟着他一起参加过……别人不会说这个弟子来弘法利生,而是说这位上师来弘法利生了,但这位弟子也在……这叫做缘现证。

第三叫做事现证,是指何谛有何所作,也就是当知苦谛、断除集谛、现前灭谛及修持道谛。有些注疏中说:智慧现见真谛的过程中,除心和心所以外还有无漏戒、得绳等非相应行同时存在。比如无漏戒,虽然它不是亲自见真谛,也不是缘真谛——缘和见都没有,但它在了知苦谛、断除集谛或者现前灭谛、修持道谛的时候,起到一定的作用。

这样一来,像智慧,既是见现证,因为智慧已经现见真谛;缘现证也可以说,已经缘对境了;事现证也可以说,在了知苦谛、断除集谛等方面起了作用,所以,智慧可以有三个方面。还有的并不是见现证和缘现证,比如无漏戒,只是事现证;还有些是缘现证,像信心或者受,缘是缘了,但是没有见,同时也是事现证。

前面说了,关于见谛是多少刹那,有部自宗有不同的观点,有的论师认为是一刹那,也有认为是四刹那、八刹那、十二刹那、十六刹那的。四刹那的话,他们认为苦集灭道四谛在四刹那中证悟;八刹那的话,也即下界四刹那,上界也有四刹那,上下共有八刹那。满增论师说:承许十二刹那的是大众部。这是怎么安立的呢?有些《注疏》中并没有说它的具体方法。不管怎么样,世亲论师认为十六刹那才是合理的。个别论师承许一刹那,《大疏》里面说这是法护部的观点,但这种说法不合理。为什么不合理呢?在狮子贤的《般若八千颂注疏》中说:承许一刹那的话,安立四向和四果不合理,无法分析。《俱舍论自释》中引用三个教证,说明一刹那是不合理的,为什么不合理呢?首先与佛经相违,佛经中说:了知苦谛、断除集谛、现见灭谛、修持道谛。总的来讲,佛经中明明宣说了四谛,每一个又分四个行相,十六刹那才是合理的,如果不是这样则不合理。那为什么有些佛经里说一刹那呢?一方面是从事现证的角度来讲的,另一方面是从获得自在的角度来讲。世亲论师对“一刹那”是这样解释的。如果从见现证来说,承许一刹那不合理。所以,在这里一定要通达见现证和事现证,这样一来,对世亲论师的说法也很容易理解。

见谛是多少刹那,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尤其讲到大乘论典有关见谛是多少刹那的内容,很多论师的说法都不太一样……那时候萨迦派、格鲁派、宁玛巴真的“打架”有点厉害,比如《现观庄严论注疏》里面,讲到很多不同观点。但现在最主要的是从《俱舍论》的角度来看,虽然有部宗内部也有一刹那、四刹那、八或十二刹那等不同观点,但总的来讲,世亲论师应该是站在经部的观点,自宗承许十六刹那,这样既符合佛经也符合圣者所证的境界。不然全是一刹那,为什么有苦集灭道,每一个又有四种行相,这样的话,很多佛经论典根本没办法解释下去。而有些论典承许一刹那,主要是从事现证的角度来讲,只不过是事情的侧面不同,了知苦谛的同时断除集谛,断除集谛的同时现前灭谛,现前灭谛是在串习修行当中得到的,即修持道谛,因此,见谛时,从所做的事方面说为一刹那。世亲论师在《自释》里面也说:为什么说事现证是一刹那呢?因为在一刹那见四谛理。在这一刹那中现前真谛,没有次第,这样承认比较合理。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大家应该利用自己的智慧好好分析,哪一个合理,哪一个不合理……继续去观察。

若问:现证圣谛之道依于何地呢?依于静虑六地,因为与胜法位是同一地的缘故。那么,智与忍二者中何者为对治呢?八种忍是对治,也就是说,真正的见断是用法忍来断除的,就像杀人时真正的凶手,而到法智的时候,智慧已经生起了,原因是它们断绝所断之得绳而无有其他能障碍之道,如同将盗者赶出去一样。这个比喻在《自释》中也有。八种智不是对治,因为它们是从所断中解脱而受持离得之道,犹如关上门一样,关门如同护轮。就像小偷进入有些人家里偷录音机,抓到小偷之后,狠狠地打一顿,赶出门。为防止小偷再进屋,马上关门。真正打他是对治,关上门不是真正的对治,只不过是以后再不让他进来。此等均是依次对应的。

智与忍这两者是见道还是修道呢?前十五刹那是见道,因为它们是重新见到前所未见之真谛的正道故。第十六刹那是修道,这是有原因的,为什么呢?因为是已经现见真正继续修持之道。他们认为,第十五刹那时,见道已经圆满了,第十六刹那时,并没有重新见到前所未见之真谛,因此安立在修道当中。

这以上主要讲了资粮道、加行道和见道,无学道没有讲。修道是十六刹那以后的修行方式,下面讲补特伽罗的时候,也牵涉到一些修道的问题。

 

甲三(现证真谛之补特伽罗)分二:一、宣说分摄;二、结尾。

乙一(宣说分摄)分二:一、离贪者;二、渐次者。

丙一(离贪者)分二:一、向;二、果。

丁一、向:

什么叫离贪者?什么叫渐次者?《俱舍论》前前后后如果没有全部听一遍的话,恐怕不知道,因为前面经常提到离贪者和渐次者的名词。《俱舍论》有这种特点,首先会提到一些名词,很长时间之后才会做解释。比如第八品里讲的近加行、远加行,前面已经提过很多次,但是提到的时候,很多人可能不懂到底什么叫近加行、远加行,过段时间以后,才会解释所谓的近加行和远加行。所以,如果把《俱舍论》从头到尾全部听完的话,应该会比较清楚的。

这里讲到什么是离贪者、什么是渐次者,离贪者又分四向和四果。

 

钝根者为随信行,利根者则随法行。

若未以修断所断,及毁一至五所断,

即为第一预流向,灭九断前第二向,

欲界或上离贪者,则是第三不来向。

总的来讲,圣者有顿根和利根。预流向、预流果、一来向、一来果、无来向、无来果、阿罗汉向和阿罗汉果,叫做八圣果。按照小乘《俱舍论》的观点,这八果全部是圣者,而《大乘阿毗达磨》则认为,后面七个应该是圣者,但第一个预流向不是圣者,因为加行道胜法位的补特伽罗也可以获得。

这里说,这样的圣者补特伽罗实际有钝根和利根两种,钝根者是随信行,即随着别人的言词生起信心而行;利根者是随法行,即根据自己的智慧,观察经论所说的内容而生信心,不会随着他人的说法而行。《定解宝灯论》中也说到随信行者和随法行者两种。

首先讲四种向,第一个,什么叫预流向呢?见道前没有依靠世间道断除一品修断而住于第十五刹那时,叫做预流向。还有以前通过世间道,已经断除了自相续中欲界一至五品之间的烦恼,这叫预流向。

大家对于预流向是什么、预流果是什么,一来向是什么、一来果是什么……这些一定要清楚,不然过一段时间说预流向、预流果、一来向、一来果……到底他们有什么特点也不清楚。

在修断方面,欲界当中有九品,前面五品修断以下已经断除——断一品、两品、三品或者四品、五品,这些都属于预流向当中。

第二向是一来向,六品、七品、八品中的任何一品烦恼断除,都属于一来向。

第三向是无来向,欲界所有的九品烦恼全部断完,或者远离欲界至无色界无所有处之间的修断。

通常而言,圣者补特伽罗之本体是指具有无漏智慧之四蕴或五蕴的相续。定义:远远超胜不善恶业、减灭罪业、增上功德,因此称为圣者补特伽罗。其中所谓的离贪者,是指以世间修道息粗相——下界粗大、上界细微,而先如应远离除有顶以外自之所断八地的贪欲后修持见道。大家应该清楚,因为有顶的烦恼以世间道没办法断除,但依靠世间道可以断除有顶以外八地的烦恼,这是离贪者。中间二果——一来果、不来果才有离贪者,这里是从离贪的方式来讲,下面也有阐述,前后二果无有离贪者,然而此处从预流向开始的原因是就固定次第而言的。

钝根者狭隘、迟缓、不明而取对境;利根者则与之相反而取对境。在见道第十五刹那,他们分别获得随信行与随法行的名称。随信行:先前行道时信仰他人的词句进而跟随现证真谛。今天有人说:“背诵还是很有帮助。”他就说:“对对对,好好背诵《四百论》。”明天听人说“背诵不是很好,应该要闭关修行”,他又生起信心:“噢,对对对,闭关修行很好……”然后一直闭关,这叫做随信行者或钝根者。随法行:不仅仅是诚信于此,而且随从佛经等法义而现证真谛。《定解宝灯论》也讲过,我们原来是随信行,逐渐成为随法行是很重要的,对于其他人所说的话不一定马上生信心,应该看一看佛经、论典当中是怎么说的,这叫做利根者。

住于第十五刹那的随信行与随法行补特伽罗,以前依靠世间道修行如果一品修断也未断除,则是第一预流向。再者,住于第十五刹那中的这两种人,如果以前依世间道摧毁欲界一品至五品修断,也是初果,即预流向。这二者之二果——一来向,是指如应断灭欲界九品修断以下六、七、八品而住于第十五刹那者。如果是未断除欲界或断五品以下烦恼,就是第一个预流向了;第九品断了的话,就是无来向。所以,中间的一来向是断第六品、七品、八品的烦恼。大乘当中也经常遇到四向四果,原来刚开始一看到四向四果都要头痛,到底预流向、预流果是什么啊……很多人在闻思过程中可能也一直很头痛,但是道理真正通达以后,不管什么时候遇到:“噢,从离贪者的角度来讲,预流向就是未断除欲界烦恼或断除五品以下的烦恼……”随时都可以了知。

此外,住于第十五刹那的这两种圣者,如果以前无余断除了欲惑或者远离欲界至上界无所有处之间的贪欲,则是第三不来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