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课

 

思考题

1.哪种情况下会舍弃加行道?遍失和退失间的差别是什么?

2.四种加行道具有哪些功德?

3.以有部观点阐述关于佛陀、缘觉、声闻种性能否转移之理。

4.小乘最快几世当中现前真谛?说明无出离心摄持善根不能获得趋入解脱道之理。

 

《俱舍论》当中,现在讲第六品中有关加行道的内容,前面已经讲了暖、顶、忍、胜法位的智慧差别,下面是加行道中有关舍的几种情况。

 

圣者由弃前地舍,非圣异生由命终,

前二亦由遍失舍,依正禅必见真谛,

退失之时得前无,二失即是非得性。

圣者加行道的智慧,需要舍弃前地而舍。比如获得预流果的圣者,从第一禅前往二禅、三禅的时候,原来在第一禅具有的加行道的智慧需要舍弃,或者,圣者在获得见道时,加行道时的境界全部会舍弃。非圣者的凡夫异生在命终的时候会舍弃。有部宗认为,戒律也是有生之年受持,死亡之后便会舍弃,加行道的智慧也是这样。加行道暖、顶、忍、胜法位四个阶段当中,暖位和顶位有遍失的情况——生起烦恼而失去。也就是说,加行道的前两个阶段会有遍失的情况,后两阶段当中不会有遍失的情况。如果这些加行道是依靠静虑正禅而生,则此人在即生必定见谛。若是依靠未至定或者殊胜禅而生,则此人不一定在即生见谛。

加行道退失以后又重新获得时,是重新获得以前得过的还是未得过的呢?获得以前未得过的。比如中间已经退失,通过精进修持以后再次获得加行道,所得的加行道应该是前所未有的。遍失和退失二者,实际是非得的本性。

这些加行道以什么而舍呢?

所有圣者以前依靠何地而获得此等加行道,当离开那一地后投生上地时即舍弃。比如在一禅或者欲界获得加行道,在他离开此处投生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原来的加行道就会舍弃,而在那一地重新生起加行道。这也是有部宗的一种说法。一般大乘圣者获得见道时,有没有舍弃加行道呢?智慧和功德以增上的方式存在,所舍弃的是有关加行道的烦恼。所以,小乘和大乘在地道的安立方面还是有一些差别。

非圣者的凡夫死亡时舍弃同类,也即加行道。凡夫在加行道初两位的时候,也有造五无间罪或者生邪见的情况,这时便会舍弃加行道。在死亡的时候,也会舍弃。有些善根也是这样,比如智慧、信心等各方面非常不错,但在死后就已经舍弃了。华智仁波切在《大圆满前行》里面说:为什么很多活佛在小时候要从“嘎、喀、嘎、阿”开始念诵呢?一方面是胎障,一方面,前世的功德已经舍了。所以,不要认为“我很了不起”,前世的功德你一点都没有,其他的修证功德有没有呢?自己想一想。大乘也是这样,本来菩提心生起后,乃至菩提果之间也不会舍弃,但是度化众生的意愿很有可能会忘记。所以,小乘认为:得到加行道以后,原来资粮道的境界肯定会舍弃。而且,加行道也属于凡夫人,在死有的时候,原来所具有的加行道的境界都会舍弃。但这方面可能还需要加以分析。

前两种加行道——暖位和顶位,以造无间罪或者生邪见等烦恼而遍失也会舍弃。如果这些加行道依靠静虑正禅而生,则此人即生必定见谛,因为这属于利根者,而且对整个轮回生起极为强烈的厌离心之故。

如果得而退失,后来又再次得到,则只是新得前所未有的,而不是得到前面已舍的,原因是新得的加行道以前在轮回中未曾熟练修习过,是通过精勤修行而得到的。

这也是他们的说法。一般来讲,《大乘阿毗达磨》当中,对于加行道和资粮道是这样认为的:资粮道分下资粮道、中资粮道、大资粮道。在下一世不一定获得加行道的,是下资粮道;在下一世一定会获得加行道的,是中资粮道;即生中一定会获得加行道的,是大资粮道。在《大乘阿毗达磨注释》当中,加行道也分上、中、下,下一世不一定获得见道的是下加行道;下一世一定会获得见道的,叫做中加行道;即生当中一定会获得见道的,这是上加行道。

这里讲到,所获得的加行道,是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加行道,因为原来的加行道已经全部失毁了,通过再次精进地修持才获得的。

这里有两种失,分别称为遍失和退失。两种失的本体是什么呢?这两种失,均是指所获得的一法已经舍弃之后,不再具有。小乘认为:失也像水坝一样,有一种实法存在。比如退失烦恼、退失境界,实际上也获得了一种像得绳一般的实法。也就是生起非得,比如相续中本来有加行道、资粮道的四正念等功德,退失以后,“得”已经离开,“非得”在相续中生起来。总的来讲,所谓的“失”,不管遍失还是退失,都具足这种非得。

那么,这二者有什么差别呢?遍失是指以造罪而失,例如以邪见失毁善根;退失则也有以功德所导致的,比如以见道的功德使得从凡夫中退失。有部宗认为这是退失,但实际上,这不是真正的退失。什么叫退失呢?相续中生起某种烦恼或功德,而导致原有的功德或过患灭尽,这叫做退失。所以,退失的范围比较大,其他注疏中也说过:遍失肯定是退失,退失不一定是遍失。因为退失当中也有依靠烦恼而使自相续功德灭尽的情况,也有依靠功德而使自烦恼灭尽的情况。因此,退失就像总相一样,范围比较广;遍失就像自相一样,范围比较狭窄,两种“失”之间有这种差别。

 

获得顶位不断善,得忍不堕恶趣中。

获得顶位时,善根再不会中断,像生邪见等情况是不存在的;获得忍位的时候,不会再堕入恶趣。

那么,这些加行道各具有什么功德呢?

获得暖位以后即使出现遍失,也必定获得涅槃。获得顶位后虽然会有造无间罪与转生恶趣的情况,但善根不会中断。这也是小乘的说法。因为获得顶位以后,虽然会有造五无间罪等各种情形发生,但是总的善根不会再中断。因为这时虽然没有获得见道,而真正不断善根的对治智慧只有见道才能得到,但这时已经获得了压制邪见的对治,所以不会断善根。获得忍位以后再不会投生恶趣,不造无间。真正不投生恶趣是在修道,比如转生恶趣的身语之业是修断,这种修断在修道时才能断除,但是在获得忍位的时候,如同烤焦的种子无法生芽一样。《经庄严论》中有关这方面讲得很详细。因为忍位时已经远离了投生恶趣之业与烦恼。所谓的远离,实际并不是以断除种子的方式,只是压制了种子成熟的能力,真正的断除属于修道,只有在修道才可以断除转生恶趣的习气和种子。

 

己三、别说遣疑:

有学声闻种姓转,暖顶二者得成佛,

余三得忍亦可变,本师麟角喻者非,

依于第四之静虑,一座上得菩提故。

这里讲的与大乘所说不同。小乘认为:有些声闻根基者永远是声闻根基,只能获得阿罗汉,不可能成佛。因此,小乘有固定的种性和根基。有学的声闻种性是可以转移的,以前是声闻种性,现在发菩提心以后,在获得暖位、顶位时,可以转生成佛,这种情况是有的。获得中品忍以下的暖、顶、下品忍位三者也可以转变为独觉。但得中、大忍位以及麟角喻独觉和佛陀不能再改变,因为本师是利益众生的成佛利根者,必定不能改;麟角喻独觉也不能改,他们是固定种性的众生,依靠第四静虑,一座上获得菩提的缘故。所谓的独觉,他的资粮道之前已经经过了,从小加行道开始的所有四道,在一座上全部圆满。佛陀也是这样的。所以,佛陀是从加行道到无学道一次性圆满,这是极其利根者。

暖位顶位者从有学声闻种性中转移,能得以成佛,而获得忍位以后则无法成佛。他们认为:菩萨要转生恶趣度化众生,才能成佛。而获得忍位以后不再转生恶趣,这样一来就不能成佛。这就是小乘不共的说法。现在很多小乘国家提倡这种观点,一切众生当中,因为根基不同,有些是固定的声闻种性,有些是固定的佛种性。但大乘当中,根据《白莲华经》18的观点来讲,众生暂时可以获得声闻缘觉的果位,之后又发无上的菩提心,开始入大乘。这就是《妙法莲华经》等各种不同大乘经典的不共观点,《定解宝灯论》中也宣说过一部分。

在这里讲到,获得忍位以后无法成佛,为什么呢?因为得忍位以后不转生恶趣,而菩萨为利他要投生到恶趣。这就是小乘的说法。

按照大乘的说法,菩萨获得忍位以后,以业力不用转生恶趣,但以善巧方便力,不论忍位还是见道,都可以转生到恶趣去度化众生。但在这里小乘有不共的说法。《俱舍论》的有些讲义,仅仅从小乘角度来解释这些问题,这样的话,可能跟大乘的五道十地等道理相违,想遣除其中的怀疑有很大困难,所以我想,还是应该大乘、小乘结合起来讲。不然,小乘自宗的说法和大乘的不共说法无法表现出来。

按大乘的观点,转生恶趣的情况,有凡夫因为恶业而投生的,有佛和菩萨为了度化恶趣众生,以善巧方便而投生的。所以得到忍位以后,菩萨虽然不能以恶业而转生恶趣,但以善巧方便,可以转生恶趣,利益他众。但小乘认为:菩萨得到忍位以后,就不能转生恶趣而度化众生。

此外,获得中品忍以下的暖、顶、下品忍位三者也可以转为独觉,因为转成缘觉后不需要再投生恶趣之故。佛陀与麟角喻独觉住于暖位等,不能转成其他种性,原因是从暖位智到菩提无生智之间,依靠第四静虑而于一座上生起诸道。

小乘认为:释迦牟尼佛实际是离贪者,首先依靠世间道远离三界贪欲,后来到金刚座的时候,他是获得加行道暖位的凡夫,最后在一座上,将所有四道全部圆满。《自释》里面有比较明显的阐述。

独觉有两种,一个是部行独觉,在大众中修行;一种是麟角喻独觉,像麟角一样单独修行。颂词中提到了麟角喻独觉,部行独觉并没有说,不说的原因与声闻一样,在不同情况下,种性可以转变。《自释》当中讲得很清楚。

加行道依靠什么产生呢?前面也讲了,加行道的智慧叫做顺抉择分智慧。顺抉择分的因是什么呢?随解脱分善根的因是什么呢?这里有三种:顺抉择分、随解脱分、随福德分。随福德分未以出离心、菩提心摄持,就像现在大城市里面的有些老公公、老婆婆,只是为了自己——我要家里的媳妇生一个孩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或者,我要发财、健康无病:“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然后拿着香在寺院里面供……这叫做随福德分,不是解脱的因,也不是大乘断除轮回的因、利益众生的因。真正的随解脱分,按照小乘观点来讲,一定要有超离三界轮回的心,否则不会趋入解脱。所以,这个问题相当关键。

 

彼前乃随解脱分,速疾三世得解脱。

彼为闻思所生慧,三业人中方能引。

加行道之前是随解脱分善,最快可以在三世或者二世中获得解脱,按小乘说法即获得阿罗汉果。前面也讲了,加行道属于修所生慧,随解脱分实际是资粮道,是闻所生慧和思所生慧。随解脱分属于身语意三业,其中意业是最重要的。只有三洲的人中可以引发随解脱分善根。

华智仁波切在《前行》中也讲过:人身胜过天身,因为天人的身体没有别解脱的所依,没有闻法的殊胜因缘。所以,获得人身超过获得天人的身体,只有三洲的人可以生起随解脱分。如果随解脱分具足,顺抉择分的善根也可以产生;)如果顺抉择分的善根具足,见道也可以产生,乃至获得阿罗汉。

那么,顺抉择分最初即生生起,是不是在它之前需要经行其他道呢?总的来讲,加行道顺抉择分之前,已经有随解脱分善根。就像小乘所说,真正进入解脱道是从资粮道开始算的。比如进入佛门是从皈依开始,真正入道则是从资粮道开始,大乘也是如此。

若问:获得随解脱分以后经过多久才能解脱呢?按照小乘的观点来讲,获得阿罗汉果位需要多长时间?

迅速的要经过三生方得解脱,即第一世生起随解脱分,比如这一世真正在相续中生起出离心,开始修学,《大疏》说“就像种下种子一样”;第二世生起顺抉择分——加行道的智慧;第三世获得圣道,乃至获得阿罗汉果。最快的可以在第二世末尾获得解脱,也即这一世生起出离心,下一世在未死之前可以获得见道。

按照小乘观点来观察,都有在二世、三世当中获得解脱的法门,无上大圆满当中为什么不能即生成就呢?普贤如来在佛经中已经明显宣说了,可以即生成就。但有些人以分别念认为:不可能、不可能。如果密宗不可能即生成就的话,小乘在两世中获得见道也是不可能吧!因为断除自相续中的烦恼、不转生恶趣的因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出离心特别强烈、即生好好修持,下一世获得见道,乃至断除轮回三有的根本,获得阿罗汉果,这也是有教证的,依此可以类推。

最快的在第二世末尾得解脱,也就是第一世生起随解脱分,第二世依靠静虑正禅而生起顺抉择分,在那一生中现见真谛。去年讲的《前世今生论》当中,有些即生是旁生,下一世也获得了阿罗汉。《百业经》、《贤愚经》中也有一些公案可以说明:即生哪怕是旁生,但以即生发心的因缘,下一世也能获得阿罗汉果位。小乘经典中也有这样的教证。

随解脱分的本体是闻所生慧与思所生慧,而不是修所生慧,因为是散地。

一般来说,凡夫地还未入道的善根,叫做随福德分善根。资粮道的善根叫做随解脱分善根。按照小乘观点,资粮道必须以出离心来摄持,如果没有出离心,不可能进入资粮道。现在我们有时候说大圆满、极乐世界,说起来很容易,但真正按照次第修行,必须从资粮道开始、具足出离心,而大乘必须具足菩提心,如果菩提心不具足,不要说即生成就,连灌顶都得不到。格鲁派的有些论师讲到密宗的时候说:“菩提心必须具足,否则,密宗的所依已经没有了,灌顶的时候根本得不到密乘戒的本体。”因此,一切道的关要、核心,大家一定要掌握。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里面说:最重要的一定要抓住,就像人最要害的命根一样,这个一定要抓住。如果没有抓住,却口口声声说:“菩提心、发善良的心、一切都是善妙吉祥……”没有多大意义。表面上看来是佛教徒,实际上没有抓住重点。所以,按次第来修学,资粮道的出离心极其重要。

资粮道尚未生起修所生慧。当然,这也是主要而言的,资粮道时不可能一点修所生慧都没有,加行道时也不可能一点闻所生慧和思所生慧都没有,有应该是有,只不过这里是从主要角度来讲的。

彼之业主要是意业,由于是对轮回生起厌离而想解脱的发愿,由此引发的身语业也是随解脱分。这个问题很关键。前面讲了,是不是资粮道,主要从是否有出离心来看。满增论师在《俱舍论大疏》里面说:一定要具足希求从轮回中解脱和向往涅槃的心,在这个基础上布施、持戒等,所做的善事全部成为资粮道的善根、成为解脱的因,否则就不能成为解脱之因。

满增论师讲得非常清楚,远离轮回和向往涅槃的心一定要具足,在这种前提条件下,布施也好,持戒也好,做任何善事实际都是解脱的因;如果没有以这种心摄持,不会成为解脱之因。这个问题在《开启修心门扉》中也讲过。甲智论师在《俱舍论疏》里面说:表面上做的善事很大,若没有以出离心摄持,这种功德不会成为解脱的因;表面做的善事不是很大,如果有出离心摄持,也会成为解脱的因。很多事情也是这样,比如表面上造寺院,做各种各样的布施等善法,如果没有出离心,可能会有一点功德,但不会成为解脱的因。但哪怕只是路上有一块石头挡道,以出离心摄持,把它拿开,功德也是相当大,所作所为全部成为解脱的因。

因此,前辈大德们对心的善法非常重视的原因就在这里,看自己的相续有没有菩提心?有没有出离心?如果没有菩提心,大乘的法算不上;没有出离心,小乘也算不上。而佛教当中,除大乘、小乘以外,有没有其他的法呢?恐怕是没有吧!如果是真正的修行人,一定要想方设法地让自相续生起这两种心,这对每位修行人来讲,是不可缺少的一种责任。

如此说来,即是身语意三业,因此为求解脱而布施等善举也包括在其中。

那么,随解脱分善根是由什么引来的呢?最初只有三洲的人类中才能引生,因为他们的智慧敏锐并且厌离心强烈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