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即身成佛

 

有些人说:“显宗最利根者需经三大阿僧祇劫才能成就佛果,密宗宣说即身成就显然不应理,因两者观点相差悬殊。”

之所以产生这种疑惑实际上是没有了知如来的密意而造成的。释尊为了度化不同根基的众生而宣说了种种法门,粗略看去,似觉多有相违之处。比如有些经典说有我,有些经典又说没有补特伽罗之我,有说涅槃诸法为空性,有说如来藏成实不空等等,但只要真正具有正规传承,或经过长期闻思修的人,便可知彼等不但互不矛盾,且隐含有极大的密意。佛在《解脱经》中云:“所谓的无数大劫(阿僧祇劫)是指众生无量界、根、信解不同而说。”《金刚顶五种密经》云:“于显教修行,须经三大阿僧祇劫,然后证果”及“若依密教,则由加持威力故,于须臾顷,当证无量三昧耶,无量陀罗尼门”。一般的众生成佛需经三大无数劫,若特别利根者或具足善巧方便等则可极快成就。比如坐火车从成都到北京需两天两夜,但乘飞机只需两小时即可到达,我们便不能因极大多数人坐火车而否定有人坐飞机可快速到达的可能性。同样,因众生中不同因缘的聚合,有些钝根者需经长时修证,但也有些利根者仅凭自己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和通过修了义教法而疾速成佛。此有佛陀亲口宣说的许多教典来作证明。《普作续》云:“人天诸众异根基,有为天生利根者,有为修学之根基。”《等合续》中也云:“众生有本来的利根和其余根基。”显宗经论中对此也有明说。《解深密经》云:“有者自性利根众,有者钝根而安住。”《俱舍论》也云:“有者初为彼种性,有者后由炼根成。”此上根利智即是指信根或精进根之力具足,此理前已宣说。

显宗了义经典也明示利根者不一定需经三大阿僧祇劫,可见即生成就的捷径大道在显宗中也应承认,只是显宗没有广泛宣说即身成就之法。《大密方便经》中云:“证一地后,若欲成就者,七日便能成佛。”《楞严经》云:“不历僧祇获法身。”《摩诃止观》云:“利根者圆教下一生顿超十地。”达摩祖师在《破相论》中,将三大阿僧祇劫释为三大恒沙毒恶之心。《宗镜录》云:“一念成佛。”《法华经•法师品》云:“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华经•提婆达多品》中说8岁的龙女因献上宝珠,刹那间便已成佛,圆满相好,并立即前往南方无垢世界,坐上宝座,为众生说法。又《顿悟入道要门论》中云:“若悟道,现前身便解脱。”此外,释尊在世时有位老人,佛讲述他八万劫前,身为樵夫在山上砍柴时,遇到一老虎,当时惊慌中喊出一句“南无佛”,以此善因,而于现世出家,并证得罗汉果。无垢光尊者在《如意宝藏论》中指出以不净心见到佛像也是证菩提之因。《法华经》中云:“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又“或以欢喜心,歌呗颂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由此可见,以散乱心等念佛颂佛,也能得这样殊胜的加持,那么以一心一意来修持无上密法,为何不能迅速成就呢?

又有认为密宗之即身所成之佛是罗汉,只要稍为涉足密续,便可知此言大谬。旧译派的九乘佛法、新译派的六乘佛法中声缘罗汉都在最初的外三乘内,而且罗汉只证到人无我的空性,对法我尚有执著,对究竟的光明更是如聋如盲,而密乘最终所证的已是觉空无别的佛的境界。连大小乘的基道果也分不清楚,还为人讲经说法,可能是闭眼专修的原因。若追求自己的解脱,则专学一门,或可成功;要摄受弟子,则必须广闻多学,方能调化不同根基的众多有情。即使未皈依佛门的人,也不会误认为密宗只证得罗汉果位。大部分众生需经三大阿僧祇劫成佛,利根者短短时间内即可成佛,这些都是佛为不同根基的人而宣说的法,我们都应该承认。需要再三强调的是,当我们在遇到观点不同的佛经论典时,千万不要以一己之私见对自己不太理解的那一部分,遽然断定为非理。若立为非理或断定是邪道,那必须有真实的教证与理证。有人偏激地说学密是即身堕地狱,此言出自学佛人之口,实在令人痛心。即身成就,是佛亲口宣说,并已由众多高僧大德所亲证的事实,一个既然是相信因果的人,怎么能对此无上法要信口雌黄?若破了密乘戒,则即身堕地狱是无可挽回,但显宗中也同样如此,若犯了谤法、五无间罪等,除非发心改过,猛厉忏悔,否则临终直堕地狱!密宗即生成就,是佛的教言,净宗即生往生,也是佛的教言,对于一个佛教徒,怎么能对佛的教言作一取一舍呢?佛在《楞严经》中云:“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又陈那论师曾说:“邪道极无边,一一难破尽。”若凭自己感觉测度圣意,建立一家学说,难免在因果上自招过愆,也必将受到方家的取笑与历史的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