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心理学与佛法的慈悲之道

积极心理学与佛法的慈悲之道

Positive Psychology & the Buddhist Path of Compassion

作者:罗恩·拉纳

Lorne Ladner, Ph.D.

作者简介:

罗恩·拉纳博士是华盛顿郊区一家私人诊所的临床心理学家。他同时是密集金刚佛教中心的主任,并曾撰写过一些知名著作,如《遗失的慈悲艺术:结合佛法和心理学发现幸福之路》。(The Lost Art of Compassion: Discovering the Practice of Happiness in the Meeting of Buddhism and Psychology)

 

    西方心理学一贯偏向于病理心理学的研究。一百多年来,我们杰出的思想家和研究者都热衷于了解诸如歇斯底里、上瘾、精神病、强迫、抑郁、焦虑、冲动性愤怒、个性失调等心理,而对于正面情绪、人类优势及幸福心理学的探索研究,则少之又少。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前主席马丁·塞利格曼,曾撰文指出我们对积极心理学的忽视——“对病态心理学的全然关注,导致大多数研究陷入了消极模式”。

    忽视积极心理学的原因有很多。

其中之一,心理学传统的发展,始终伴随着对人类病理模型的研究。早在弗洛伊德时代,医生们便因帮助病人缓解症状而获取酬劳,研究经费也向研制药物和治疗病症倾斜。

此外,在科学界,作为“实体”科学,自然科学的学科得到更多尊重,这很容易让心理学家产生不安全感,而倾向于病理研究。例如,物理学家或者化学家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奖,但是心灵研究者却无缘于此。究其原因,在研究积极情绪时,心理学家们通常借助于自省和自我报告等方式;和其相比,那些能够被轻松量化测量的“实体科学”,似乎更具科学性。

    在西方的积极情绪研究中,对慈悲心的研究尤其容易被忽视。弗洛伊德曾建议精神分析学家,在精神分析治疗时应把自己当作外科医生,抛开一切个人情感甚至同情心。著名的海因茨·科胡特也告诫精神分析家,不应把同理心(他认为是一种理解他人心理活动内容的工具)和“如仁慈、悲心和同情等模糊不清的相关概念”相混淆。从那以后,精神治疗医师似乎就不愿被称为“具有慈悲心的人”。

研究者们也倾向于避开“慈悲”这一议题。最近,我参加了一次会议。在谈到佛教与心理学话题时,很多重要的研究人员指出,西方心理学至今没有对“悲心”的定义达成共识。心理学可以定义情绪情感,但极难测量或研究“悲心”。尽管对抑郁、焦虑、愤怒的心理测量或测试方法有很多,但还没有一种广为接纳的方法能可靠地测量“悲心”。

  从科学立场看,没有清晰的定义,无法量化或测量,这个事物就好像不存在。但我们都十分清楚,慈悲确实存在。它跟愤怒或焦虑一样真实,一样重要。

前些年,一些研究人员开始研究关于慈悲的积极心理学。由于佛教特别强调慈悲是幸福和安乐的源泉,故而大量研究是通过佛教与西方心理学间的对话进行的。尤为引人关注的是,很多顶尖研究者与一位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海外大德展开了持续对话,并对悲心进行了细致的研究。

理查德·戴维森在研究中发现,禅修似乎能减轻恐惧或愤怒等情绪。他对一位经验丰富的禅修者进行了脑电波测试,发现他的大脑中,与幸福和积极情绪相关联的区域,处于最活跃的状态。

由此可知,禅修能增强积极情绪。这些初步的研究证实了慈悲禅修与幸福感关系密切。

对佛教徒而言,这一点并不奇怪。几个世纪以来,最初是在印度,然后在西藏、蒙古、不丹和其他佛教国家,在著名的佛教大学中,佛教修行者一直在系统地研究积极心理学。也许这么多世纪以来,内在心灵科学领域最重要的发现就在于这点——增长内心的慈悲是获得幸福快乐最强有力的方法。

在西方,心理学经常忘记幸福源自内心。我们总认为,外界的财富、成功、名声、工作或者关系可以带来幸福。事实上,幸福主要取决于我们的情绪。即使我们跟某个可爱的人一起待在美妙的氛围里,但若伴随着极度焦虑或愤怒的心态,我们也不会感到幸福。相反,如果处于强烈的慈悲状态,即使外部环境极度糟糕,我们也会感到幸福。

    在临床实践中,我发现,人们对负面情绪的呈现方式更为熟悉。多数人能够区别烦恼、愤怒、激动和憎恨。也能够区别烦恼、闷闷不乐、不安和恐惧。我们还知道,负面情绪越强烈,给自己及身边的人造成的痛苦就越多。但人们大多不了解,积极情绪也有这样丰富的层次变化。我们缺少合适的语言来形容“悲心”的层次——从简单的关心,到撼人的强大同情心,以及温暖关怀的慈悲。

    我们都知道,憎恨、恐怖和贪婪的力量很强大,能产生恶劣影响。但我们的记忆中似乎搜索不到,积极情绪也曾有过同样强大的影响。在西方,因“悲心”常被视为“软弱”,人们往往借助愤怒或傲慢来彰显自己。但通过借鉴佛教的积极心理学,我们认识到悲心具有强大的力量。

不同的佛教派别,在培养积极情绪上有不同的方法。

四无量心(即四梵住)——对慈、悲、喜、舍的禅修,属于相对简单的修法。

大乘佛教有一些更为复杂的独特修法。例如,旨在生起菩提心的因果七支的次第修法:思维所有众生在过去的生生世世中都曾做过我的母亲;对众生如大海般的恩德生起感恩心;直至为报答众生而承担无限的责任;乃至为获佛果而依教奉行。

还有更深的修法,被称作“自他平等”,乃至“自他交换”。它包括一些广为人知的修法,如以他人的痛苦和果报来对治自我爱执,把自己的欢乐和善根回向给众生。

我着手撰写《遗失的慈悲艺术》,是为了给西方的普通大众提供一些佛教之外的方法。在心理学而言,最重要的是,要了解悲心和幸福之间的关系,然后在生活中付诸实践,真实地生起慈悲心。

    如果我们花费一定的时间来培养这些情感,很快便能体会到它们带来的幸福感。最近,我读了一篇研究报告。文中阐述了这样一个观点:为他人祈祷的人,比那些不为他人祈祷的人寿命要长。关键是,当我们修悲心时,我们也许无法直接而真实地利益他人,但我们自己必定是获益的。这一点,是我们幸福的来源。

当我们把时间每天投入到修心中时,我们会自然而然地利益他人。精神治疗医师的经历告诉我,与弗洛伊德的论点相反,简单的悲心流露可以治疗自身。通过对他人生起更为深厚广大的慈悲心,我们可以获得一种有意义的快乐生活。

唯有借助这样的情感,我们才能学会:如何从事一份有意义的事业,奉献自己,却又不至于心力交瘁。这种欢喜的慈悲心启示我们:关心他人的感受,其实是关怀自心的最高修法。

 

文章来源:http://www.buddhanet.net/compassion.htm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心

校对:越越 圆韧 圆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