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儿童慈爱

教会儿童慈爱

Loving-kindness for Children

作者:格里高利·克莱默

Gregory Kramer

 

作者简介:格里高利·克莱默与他的家人住在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他是一个长期进行内观禅修(insight meditation)的修行者,跟随过不同的亚洲老师练习禅修。从1980年起,他开始教授内观禅修,并且在麻省巴拉佛学研究中心(the Barre Centre For Buddhist Studies in Massachusetts)主持了大量由慈心基金(the Metta Foundation)发起的闭关静修活动。格里高利·克莱默还与人合作了一个北纽约州的饥馑援助计划,并创立了“用心收获” 项目(Harvest with Heart)。

作为慈心基金的主席,克莱默致力于在禅修研究和禅修练习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并从艺术和学术的角度来探讨禅修的意义。他探寻了通向正念训练的不同途径,还研究学习了名为“阿毗达摩”的佛教心理学。

联系方式:格里高利·克莱默,慈心基金

Email: greg@metta.org,网站: www.metta.org

 

导言

仁爱或慈悲可以由以下两种途径实现:一是通过密集、深入的禅修;二是日常生活中与他人或动物相处时(哪怕只是偶尔联想到他们),让自己时刻保持专注的状态。

通过高度集中注意力来系统地练习慈爱,这种方法已经被慈济瓦法师(Venerable Sujiva)通过佛教网站BuddhaNet 的慈悲禅修(Loving-kindness Meditation)和慈心禅(Metta Bhavana)等两个栏目介绍给了大家,并已在各种禅修中心进行推广。

为了让儿童学会对一切众生生起慈心,我们需要回顾一下和父母相处时所积累的经验。格里高利·克莱默(Gregory Kramer)是一位父亲,有三个儿子的他给我们展示了他的孩子在生活中是如何进行慈心练习的。他成功的关键在于把握了三个方面的要点:

1、父母本人应该了解慈心生起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并且习惯性地慈悲对待他们的孩子及其他一切众生。

2、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强迫儿童为自己和他人祈祷。

3、家长应该相信他们对孩子的直觉,并针对孩子的年龄和独特的个性来灵活调整方法。

下面是格里高利·克莱默自述他的慈心练习经验,希望他的分享能鼓励更多的父母分享他们家庭的慈爱禅修经验。

1、与儿童共同进行的慈爱练习

从我的第一个孩子能听懂我的话起,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和他一起练习慈爱禅修。同样地,我也同另外两个孩子这么做,到现在已有十六年了。我很高兴可以和大家分享我的经验。

慈爱是佛陀所传授的一种禅修练习,用来提升无我或利他心。通过唤醒我们内心对自己、周围人以及其他众生的善意,也就相应地唤醒了我们内心的慈爱,与此相应的是负面情绪会慢慢减少。因为仇恨与仁爱不可能共存。所以,用爱取代愤怒的念头,那么仇恨将会消失。

这样去关注外界,会对平衡禅修练习中的向内聚焦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慈爱会使我们的内心越来越调柔,也能遣除我们因敏感而对自己和他人产生的误解,从而引领我们超越自私的利己主义。因此,慈爱练习会使人们变得无私﹑快乐﹑开明。这是一个真正适用于任何人群的练习,不需要引入宗教概念,容易为普通人接受。

我总是让我的三个儿子自主选择要不要进行禅修练习,几乎每一晚他们都很乐意禅修。但他们中如果有人显得暴躁或心烦意乱时,我会问他:“你今晚想做慈爱练习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我会说:“好的,亲爱的。”然后亲亲他(即使只是亲他被毯子蒙住的头),并说声晚安就离开。由此,他们知道这是为他们而做的。他们不做这些也没有关系,不会伤害爸爸的感情。这样,慈爱练习就成为他们生活中生动有趣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无意义的仪式。

慈爱禅修给孩子们的生活带来了美好的感受。他们把禅修和自己的幸福安宁联系在一起,因此也希望把这种平和喜乐推广给别人。

这样的练习已经成为我们每晚生活的一部分,这种感觉很好,就像我躺着给他们讲故事一样。这是一段关乎注意力、慈爱、幻想、敞开心灵和亲情凝聚的特别时间。

每当处于一种争执般的紧张状态时,他们仍想让我陪他们进行慈爱练习。这告诉我,在孩子们心中,愉悦而有益健康的慈心禅修有着不可低估的价值。

虽然我们通过练习感觉到从心灵连结中受益良多,但我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当我儿子18岁以后,可能会有不想再继续练习的一天。

然而事实是,当大儿子16岁时,我在睡前时段一直很忙碌,他也就很少再坚持要我陪同他参与这项练习。但我高兴地发现他自己在继续做慈爱练习。

这项练习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禅修的内容通常是自己设计情节而不是单纯读书上的故事。“慈心禅修”和“在一起练习”的时间可以持续20或30分钟。但如果孩子们各自呆在各自的房间里,他们的练习时间可以延长至一个小时。不过即使是五分钟的练习也是非常值得的。

有趣的是,当我忙的时候,孩子们仍然想要一个“快速的慈爱练习”。当我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没有我的帮助,他们仍然做得很好。

2、爱的冥想

接下来说说我们进行慈爱练习的方法。我通常让孩子们闭上眼睛,开始放松,要他们注意自己的身体和躺着时的感觉。然后,我充满感情地读出以下语句,并让他们跟着一起思维、冥想:

向自己传递慈爱

真正地爱自己

希望自己开心

想:

我爱我自己

愿我远离愤怒

愿我远离悲伤

愿我远离伤痛

愿我远离困境

愿我可以从所有痛苦中解脱

愿我健康

愿我身体强健

愿我满怀慈爱

愿我快乐

愿我真正快乐

愿我得到宁静

我传递这种慈爱

我把慈爱传递给父母

愿父母可以从困苦中解脱

愿他们摆脱悲伤和痛苦

愿他们远离执著

从愤怒和恶意中解脱

愿他们从所有苦痛中解脱

愿父母健康幸福

愿他们真正健康快乐

愿他们获得宁静

我向我所有的兄弟传递慈爱

愿他们远离悲伤和愤怒

愿他们远离疾病

愿他们从所有痛苦中解脱

愿他们自由幸福

愿他们从痛苦挣扎中解脱

愿他们从困境中解脱

愿他们安康快乐

愿他们心境平和

我向我的老师和同学传递慈爱

愿他们远离悲伤和痛苦

愿他们远离愤怒和困难

愿他们快乐

愿他们从困境和悲伤中解脱

愿他们幸福安康

愿他们获得宁静

我向世界各地所有我不认识的人们传递慈爱

愿地球上的一切众生都远离痛苦

愿他们远离痛苦、悲伤和绝望

愿他们快乐,真正地快乐

愿他们获得宁静

愿宇宙中的万物众生都可以从痛苦中解脱

愿宇宙中任何地方的每一个众生都远离痛苦

愿他们安康快乐

愿他们获得宁静

愿十方三世一切众生获得快乐和宁静

愿上下左右远近高低所有种类的众生

无论人类还是非人类的生命

无论看得见还是看不见的生灵

所有的动物、鸟类和鱼类

所有的众生无一例外

愿他们都快乐

愿他们获得解脱

我敞开心扉接受众生回馈的慈爱

我让慈爱停驻在我的心中

愿我此次禅修的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

愿一切众生快乐安康

愿一切众生快乐安康

愿一切众生快乐安康

愿吉祥

愿吉祥

愿吉祥

冥想之后,吻每一个孩子并说一句“我爱你”。我会稍微躺一会儿,然后离开。

3、怎样做

这个练习与我和成年学生做的禅修有一点不同。为了把禅修和孩子们熟悉的事物建立直接的情感上的联系,我根据他们的年龄和心境进行了一些细微调整。随着他们的成长和社交圈子的扩大,禅修的范围也与他们的世界一起相应地扩大。

我们并非直接就开始禅修,往往先通过一段引导,设想好禅修的次第和心境。这样就在听故事与专注感受上创造了一个过渡。然后将那些感受转变成爱。另一个调整是,针对不同的个体、不同的群体、不同的地区,向他们所说的慈爱言语都会有所不同。

我们将慈爱用在自己身上,再扩大到那些我们非常爱的人身上(爸爸和妈妈)和更多我们爱的人身上(兄弟等等),然后扩大到那些我们喜欢的人身上(我们在学校里的朋友),或者至少是跟我们关系中立的人身上(老师、别的孩子),最后扩大到所有众生的身上。

对成年人来说,这个练习从自己开始,接着转向一个自己爱的对象,再转向一个关系中立的对象,然后转向那些令我们不舒服的对象,最后按空间顺序结束。对孩子来说,我们要慢慢将他们的世界扩大,不要操之过急。当他们准备好,我们再将慈爱延伸到他们有些憎恨的人身上。偶尔我会让低龄的小孩把让他感到不舒服的人添加进来,尽管我13岁的孩子很少对别人感到不舒服,我也经常让他这么做。

 

在扩大慈爱对象范围时,我试着在两种情况中取得平衡:

第一,不要让孩子把这当作一个智力测试(“那个城市在哪里?”);第二,不要让他们觉得没有任何限制以至引发思维和情绪的蔓延(“噢,我们在想一些我其实也并不理解的事情,我只是躺在这里。”),这一点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会变得更加复杂。

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当然有些小小的设计无关紧要,不必担心。例如,“我将慈爱传递到亚洲、非洲、澳大利亚,穿越所有的海洋,传递给所有海洋中的生命”。但要避免把这个练习变成地理课。在此处,扩张范围是无边界的。从我,到他们,到所有地球上的众生,所有宇宙中的众生,十方三世,无一例外。这能帮助心灵成长,让心变得柔软。它可以帮助孩子(或者我们)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来超越自我。

有些问题对成年人来说不是问题,但是对孩子来说却是问题。比如有一次,我最小的孩子想要把慈爱送达给“黄色安慰毯”。我对他说“黄色安慰毯”没有意识,是个无情物。这个回答他并不满意,也不接受。于是,我说,我们可以把慈爱送达给它。但是,当我们开始慈爱练习的时候,情景却成了这样:

我:“我把慈爱传递给爸爸和妈妈……”

我儿子:“……还有洋娃娃‘黄色安慰毯’。 ”

我:“好吧,还有洋娃娃‘黄色安慰毯’。 ”

4、扩大到悲心练习

当孩子长大,他的情感理解范围也随之扩大,于是我就慢慢地扩大了禅修的范围。悲心是慈爱的延伸,是我们超越自我后关怀他人的情感升华。通过指导,我最大的孩子能够把慈爱传递给一切众生,并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产生共鸣。这一切都以一种温和而不刻板的方式进行着。他可以感受到对众生的尊重和自己的渐渐成熟,尽管这种变化几乎微小到无迹可寻,但他以这样的方式在他的禅修练习中不断成长。

我希望:当我的儿子们到了青壮年时期,在面对这纷繁世界的时候,悲心能够持续增长,并以此平衡年轻气盛时可能有的傲慢和分别念。我特别希望他们能对那些比他们不幸的人——比如饥寒交迫﹑没有住所、生活在战乱地区,或者疾病缠身的那些人,对他们真正生起同情和悲心。在我们这个享有一定资源和特权的社会里,我们很多人都没有看到人类苦难的边缘地带,我希望他们能主动扩大悲心的范围,使他们的悲心随着经验的增加而自发成长。

我尽量不执著于过程或结果。如果我的孩子们不想继续练习下去,我希望能轻松面对而不是强求他们。但到现在为止,在过去的十六年里,他们一直都很重视慈爱禅修。

 

文章来源:http://www.buddhanet.net/metta_k.htm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乐仁、yueyue

校对: yueyue、圆韧、圆心、圆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