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骇人听闻的驴之死

 

我多年来以佛学、现代心理学、生理学进行研究和观察,发现所有的动物,不管体形大小,尽管在外表上和人类有着不同的形体外貌,虽然无法如人类般能自由地表达它们的思想,但它们贪生怕死、避苦趋乐方面都和人类一样,有着本质的相同,这种相同的本质,不管我们以“佛性”或什么样的名词来称呼它,在任何动物身上,和人类身上是绝对相同和平等的。

但可悲的是,很少有人相信这个真理。人们在荒谬和错误的断见与常见的思想影响下,拨无因果,往往只关心自己的快乐与痛苦,无视其他生命的痛痒。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甚至把快乐建立在其他动物的痛苦与死亡之上,且视为理所当然,毫无恻隐之心。

有一年秋天,在辽宁省某地区农村的一家饭店发生烤活驴的残忍的一幕。当天天气阴霾,秋雨淅沥,天地间一片肃杀,残酷的屠夫先将驴圈在铁栅栏里,然后他们残忍地用滚烫的开水往驴身上浇。可怜的驴被烫得浑身发抖,上蹿下跳,在铁栅栏里团团转,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声嘶力竭的悲鸣声,听起来让人汗毛直竖。渐渐地驴毛全部脱落了下来,被热水烫得脱尽毛的驴身通红,血管清晰可见。剧烈的痛苦已使它体力不支,濒临昏厥,此时驴的悲鸣声时断时续。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这些屠夫又搭起了一个铁架,把驴悬空吊起,下边备好了干柴,原来要用火烧驴身!丧心病狂的屠夫一边点火,一边说:“烧烤的驴肉最好吃,是人间第一美味。”熊熊的烈火燃了起来,围观的人们麻木地望着。驴的惨叫声与烤肉的“嘶嘶”声交织在一起。浓黑的油烟笼罩着铁架的四周,他们不停地添着干柴,大火越来越旺,驴就这样无助地在烈火中烧死了。干柴已化为灰烬,烧焦的驴粘在铁架上……

听说以前的暴君在惩罚人时,将人倒悬,下面先熏烟,被惩罚的人痛苦地说:“给我一次生命,我愿意被砍掉手脚。”但暴君依然生起火,犯人在惨叫声中活活地被烧死。这种行为我们认为是很残暴的。从生命角度而言,屠夫烧驴与暴君烧人没任何差别——一样的残酷,一样的毫无人性。

他们是怎样品尝着驴肉,我无从得知。但我知道,驴忍受了用一切语言描述都显得苍白无力的痛苦,烧驴的人就这样逍遥无事了吗?因果是不昧的,他们必将在莲花地狱中感受无尽的痛苦。《受十善戒经》云:“有一莲花八万四千叶,一一华叶状如刀山。高五由旬,百亿剑林同时火然,罪人坐中花一叶开。一叶开时火山剑林,烧肉破骨苦痛百端,此相合时百千刀山同时切己。一日一夜八万四千生,八万四千死。杀生之业其事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