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地的当代藏传佛教——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演讲

『2014年11月17日』

主持人:

索达吉堪布来自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喇荣五明佛学院,那里或许也是藏地历史上最大的佛学院。自1987年至今,堪布一直致力于给汉族人传讲佛法,而这些汉族人中,既有虔诚的佛教徒,也有非佛教徒。经过多年的交流,堪布已然成为汉地最具影响力的藏传佛教上师。在今天这场演讲中,堪布将和我们分享他在过去30多年里,引导汉族人闻思修佛法的宝贵经验。

我在美国长大,但曾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我感触最深的一点就是,作为世界上两大经济强国,美国和中国在文化潮流上有着诸多差异,但同时也有许多共通之处。当我开始接触对藏传佛教感兴趣的汉族人时,我马上就会想起那些对藏传佛教感兴趣的美国人。目前弗吉尼亚大学和美国其他大学对佛教、印度教、基督教等内容非常感兴趣,并且十分关注如何将这些宗教教义运用于教育、医疗、保健、企业培训等社会生活中,而事实上,中国的情况也很类似。

下面,请大家和我一起欢迎索达吉堪布——

 

感谢弗吉尼亚大学的老师、同学们一直秉持开放、自由、平等的理念,致力于人类传统文化,尤其藏传佛教以及藏文化的保护与弘扬。昨天刚到弗吉尼亚大学,我就和一些研究西藏文化的老师、同学做了一场交流,紧接着又与其他领域的学者们进行了一场问答,之后在老师们的陪同下参观了学校里的一些建筑,比如以藏文化为主的图书馆等,整个过程都特别让人高兴。

弗吉尼亚大学的教授们希望我能结合自己的经历,简单介绍一下藏传佛教在汉地的发展情况。其实,这个话题在美国其他高校中也应邀讲过几次,但大家依然兴趣不减,可见,很多人都想了解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汉族人学习藏传佛教。

任何众生都可以享用佛法

从佛法的角度讲,上师的安排都有密意,因此,自从法王如意宝安排我为汉人讲法以来,我一直有信心成办这件事,并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一心一意地为汉人讲法。现如今,越来越多的汉族人开始修学、研究藏传佛教,而且大多都是年轻的知识分子。

佛法没有地域、民族、国家的界限,六道轮回中的一切有情,都有平等学修佛法的权利,诚如《华严经》中所说:“天龙夜叉鸠槃荼,乃至人与非人等,所有一切众生语,悉以诸音而说法。”可见,佛陀在传法时,会以天龙、夜叉等各种众生的语言传讲,让所有众生都有机会听闻佛法。在藏传佛教的传统中,很多上师在传法前,也会先念诵这四句偈颂,召请有意乐的众生前来闻法,然后弹指表示自己要用各种语言传法。

弗吉尼亚大学的创始人托马斯·杰斐逊曾说:“人人生而平等,都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与佛教中的理念颇为相似,任何众生都可以学修佛法,令自相续得以成熟。

法王如意宝在世时,我为法王做汉语翻译,法王圆寂之后,我一直坚持在学院讲经说法,希望用正法饶益大家,虽然这期间也遇到过一些困难,但我从来没有间断过,因为佛法能够为自他带来安乐、遣除痛苦,这也是佛法的究竟意义。

红尘相伴三十年

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开始向汉族人弘扬藏传佛教,由于汉地自古便有道教和儒教,而这两个宗教也有大约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所以汉族人一开始很难接受藏传佛教,更不用说次第闻思修了。此外,佛教虽然在汉地历史上也曾兴盛过,但由于近代唯物论和无神论的影响,人们失去信仰、内心空虚,因此,弘扬佛法更是难上加难。

起初,很多人都不相信有前后世,一心只为今生打算,甚至坚信“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实际上,很多人都误读了马克思的这句话,在他生活的年代里,鸦片在欧洲很多地方都是合法的镇静剂,但在中国,由于鸦片战争等历史原因,所以对这句话产生了误解,以至于很多汉族人不但想象不到佛教的利益,反而认为它是人生的毒品。针对大众的这种认知,我一般很少直接反驳,尽量随顺他们的观点。比如,每当有唯物论者对我说“地狱根本不存在”时,我往往只是提醒他们要用理证和智慧去分析这一问题。

当时,还有很多人认为佛法与科学相违,弘扬佛法阻碍科学发展。但事实上,很多著名学者也都说过,佛法与科学并不相违,更不会阻碍科学发展。

此外,因为孔子说过“未知生,焉知死”,于是很多儒家学者对死后的事只字不提。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会实事求是地把真相讲出来,不会完全随顺他们。因为从出世间法的角度讲,佛教的核心是出离心、菩提心以及无二慧,如果想要弘扬佛法,就必须弘扬这三点,而这三点的基础就是承认前世后世、六道轮回,否则,不可能了知轮回的本性,生起出离心而寻求解脱,更无法通达佛法最究竟的意义。

这一点对修学佛法非常重要。后来经过多年努力,现在汉地很多人,包括大学老师、知识分子,一些见解已有所改善,他们对于佛法的基础,比如暇满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等道理,可以在正确理解的基础上,如理如法地精进修行。

大乘佛教的慈悲特色

在汉地,儒家思想的追随者认为人类是万物之灵,对动物等众生的悲心和保护意识不是很强,但大乘佛教徒慈悲对待一切众生,尤其是汉传佛教徒,在戒杀吃素方面有非常好的传统。比如,早在1500多年前,汉地的梁武帝就规定僧众断肉茹素,因为吃肉直接危害众生的生命,从那以后,汉地出家人就开始吃素,一直到现在。

按照大乘佛法的教义,我们不应该只对人类生悲悯心,而应该对一切众生都生起悲悯,因为每个众生都希望获得安乐、远离痛苦。遗憾的是,正如寂天菩萨所说:“愚人虽求乐,毁乐如灭仇。”众生虽然都希求安乐,但由于愚昧无知,很多人就像消灭敌人一样斩断了安乐之因。

汉地有些知识分子曾跟我说,不应该让动物和人类一样听闻佛法,这不合规矩。但我觉得,弘扬佛法不能以人类为中心,而应为所有众生讲解,至于他们愿不愿学,就随缘了。佛教自古以来都是这样。

解脱成佛必须断除我执

拿汉地的佛教徒来讲,虽然无伪的菩提心不一定能完全生起,但还是有很多人在实际行动当中,缘一切有情发菩提心,并力所能及地行持六度。

汉传佛教中有很多的宗派,如禅宗、净土宗等。禅宗中有很多修行人境界相当高,依靠直接观心就可以证悟,甚至有极少数人,不用刻意修行也能明心见性。此外,净土宗中有很多修行人,一心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发愿往生极乐世界。

不可否认,也有些佛教徒只以自我快乐为中心,希望今生幸福美满、财富增长、长寿无病,完全不关心后世的解脱。这样的发心不太合理。身为佛教徒,要想获得解脱和佛果,就一定要根除相续中的我执,否则,即使暂时获得人天安乐,也无法获得究竟的解脱。

佛教徒应依止善知识,次第闻思修

要想深入佛法核心,首先应该听闻法义,再深入思维,最后通过修行,让无我的空性智慧真正生起,从而不再流转于三界轮回,获得最究竟的解脱。这也是我一直讲经说法的原因。

在学习佛法的过程中,闻、思、修缺一不可,即便是有一定修行基础的人,也不能完全没有闻思修。我二十年前来美国的时候,认识了一些非常好的修行人,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坚持闻思修,也一直虔诚地信仰佛法。

所以,年轻人需要长期闻思修行,次第地圆满修学诸多论典,如五部大论——戒律、俱舍、因明、中观和现观,以及《密藏续》等各种密法。

藏传佛教虽然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进入西方,80年代才开始在汉地弘扬,但相比之下,汉地的佛教徒更重视系统闻思修。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但我也有一定的根据。比如,喇荣五明佛学院有完整的汉语版藏传五部大论,并且从很早开始就有用汉语传法的法师,目前还有汉族的堪布、堪姆宣讲因明、中观等论典,甚至密乘的续部。

大家若想真正认识佛法,就应该把它当作一种教育,进行深层的学习与修持,否则,只是自学一两本书,是无法完全通达的。《华严经》中说:“佛法无人说,虽慧不能了。”哪怕是具足智慧的人,也很难彻底领悟佛法的甚深要义,普通人在短期内更不用说了。因此,不论学修佛法,还是从事佛教研究,都应该依止善知识,并次第学习。

生生世世的利益才真的重要

昨天有老师问我:“你对藏族人、汉族人的传法方式一样吗?”

其实藏族人从小就有佛教信仰,但除了出家人,很多人都是文盲;而汉族人不同,他们虽然佛教信仰不深,但从小就学习很多文化知识,比较有智慧。所以,在近三十年的传法中,我主要宣讲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这一点在藏族、汉族之间没有差别。有些人要求我做财神灌顶、长寿佛灌顶,但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灌顶也许对今生有利益,但如果从生生世世的角度来考虑,只为今生求一个灌顶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汉地很多佛教徒都非常重视闻思修,也重视出离心、菩提心和无二慧,我建议西方的佛教研究者、佛教徒们也多关心一下这些内容。东方的年轻人很容易接受好莱坞的电影、歌曲等各种流行文化,还可以与西方人展开交流,同样,藏传佛教的闻思修传统应该也可以在西方推广,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成为智者的窍诀

最后,我对大家有三点希望:

第一,美国人历来重视真理、正义、利他等品质,虽然美国的历史并不长,但是思想却很超前,是民主与自由的代表国家。希望美国人能一如既往地坚持这些品质,将其弘扬于全世界,就像藏族谚语所说的“上等金上再贴金”,也就是好上加好。

第二,希望大家谨慎取舍因果。我们终究会离开这个世界,如果今生能够行善断恶,那就不必担心死亡,后世也不会感受很多痛苦。诚如《教王经》中说:“国王趋入死亡时,受用亲友不随身,士夫无论至何处,业如身影紧随后。”在死亡来临时,即使是国王,眷属、财富也不会跟随,只有善业、恶业才会如影随形。

最后,希望佛教研究者们将研究与修持结合起来。从佛法的角度讲,仅是学习研究还不够,还需要和自己的修持相结合,不仅要观察外在的物质,还需要反观内心,如果没有了知心的本性,即使一生当中对社会有很大的贡献,在死亡面前也会束手无策。

因此,大家不仅要通过研究了解外在的世界,更需要关注自己的内心、认识心的本性,就如同寂天菩萨所说:“若不知此心,奥秘法中尊,求乐或避苦,无义终漂泊。”不认识心性的话,即便是学识渊博的学者,也无法离苦得乐。反而言之,如果时常内观自心,就一定会成为大智者。

祝愿大家吉祥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