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规教言论浅释

红尘中的佛光

演艺圈明星皈依佛门之剖析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在当前这样一个充斥着邪见与欲望的社会中,直接向众生讲述佛法的甚深义理,恐怕不但打动不了多少听众,反而会引起一些愚痴者及怀抱极大偏见与误解者的憎恶、厌烦、错解甚或诽谤。在这种情况下,用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他们能够理解并接受的语言和事例,在佛法的观照下,既不失佛法本义,又方便善巧地随顺世人的思维习惯,然后再向广大民众宣讲佛理,这种方法也许不失为一条行之有效的讲法策略。故我在这篇文章中既以世间语言宣说不违佛法正理,且能完全印证佛陀所言的世间正见,并真诚希望一切有缘见闻触到此篇文章的读者,自此后都能在心相续中生起善妙之心及向道之意。特别是那些终生沉迷于娱乐圈中的人物,以及把全部身心都扑在明星身上的非明星的追星族们,也都能在心中生起真正的智慧与慈爱之意。

这篇短文主要阐释一些明星的学佛之路及学佛心态,因时下毕竟有为数不少的演艺界名人皈依佛门。他们的目的及动机如何、闪光点或盲点又何在,这些问题相信也是不少读者朋友们非常感兴趣的。提笔行文之前,我忽然想到了弘一法师,这位出家前曾也风光一时的文艺界名流。别的暂且不说,单是那首由他重新配词的《送别》就不知使多少天涯游子泪满衣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每当耳边响起这熟悉的旋律,人生自是常恨水常东的悲凉况味便不觉油然而生,无常的感觉顿时强烈地占满心头。

所以很是为李叔同后来的出家所感动,如果他继续留在文艺圈的话,我不知道文学史上多一个或少一个李叔同,会对文学史产生多少致命的影响?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他的出家证道,并成为现代律宗之祖师,不仅他自己,更有太多的有缘众因之而得以走上彻底摆脱轮回的菩提正道。是想让几首诗词或几篇文章在浩瀚时空中占据永不褪色的位置重要,还是自他的彻底觉悟与自在更有价值与意义?

现在,同样有一些身处名利场中心位置的人跟上了弘一法师的脚步,他们的学佛向道之心同样值得我们深深地为之赞叹并随喜祝福。我原本对演艺圈的情况所知甚少,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明星纷纷皈依佛门的消息,从此后才开始陆陆续续地搜集某些相关资料,以下即主要依据这些资料展开正文之宣说。

曾有一位道友这样描述她所观看的一场演出的情景:“那个香港天皇巨星离开北京工人体育场后,我无意间扫视了一下偌大的演出现场,忽然发现场地上有无数双被拥挤的歌迷踩踏、挤丢的鞋子。”这幅画面的确有些镜头感,可想而知那些狂热的男女老少为一睹巨星风采,脚下是如何地拼命挤踹。

每当这个场景浮现于脑海中时,总有一抹苦笑不期然掠过嘴角,一种深深的遗憾同时便开始弥漫心间。不知道这些追星族们在丢掉鞋子的同时,还将什么最应珍视的东西也一并失落。这种丧失理性的“忘我”,什么时候才能用在它应该发挥作用的场合呢?

至于他们追捧的明星所属之演艺圈,大概可算作这个世界上最令凡俗之士心仪的社会小阶层了。单看看明星们每回出席新闻发布会或参加演出时的阵势,你就能体会得出什么叫纸醉金迷、什么叫人头攒动、什么叫歇斯底里、什么叫风光无限。这么说绝无嘲讽观者与被观之明星的意味,只是想指出一个基本事实:演艺圈是一个巨大的名利场,能在内里抛头露面当然可谓名利双收;即便普通观众也可借助别人的赫赫声威,想象式地安慰自己的弱小心灵。特别是在演出现场,那种一浪高过一浪的呐喊、吼叫,完全可以让一个人暂时忘却自己作为小人物的真实处境,似乎在此时,自己与明星是一体的。

然而就在这处于万丈红尘最光耀之处的演艺圈里,却时不时传来演艺圈明星们皈依佛门的消息,这阵阵凉风自然就与滚滚热浪显得有些不相协调,个中原因还需仔细探究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