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菩提关于“菩提学会”的修学安排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各方丛林大德长老、信众居士:

 

虽然劝学《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公开信发布仅半个月,但诸位道友的反应却超乎意料的热烈。各种报名与咨询的电话、信件络绎不绝地涌来,使我和各位工作人员在忙碌之余,也感到由衷的欣慰。因大家的踊跃参与,在短短时间内,报名人数已经达到了相当可观的数量。

尽管此次修学安排,是以《入菩萨行论•善说海》作为缘起,但我个人认为,我们不能满足于仅仅修学一部论典,而应尽力了解更多的大乘经论,只有具备了一定的闻思基础,才能树立起正知正见,才能端正学佛动机,使修行迈入正轨。对每一个大乘佛子而言,在轮回未空之际,度化自他一切众生趋至菩提,才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所以,在该论传讲完毕之后,如果因缘具足,我们有可能会进一步修学其他显密论著。为了使菩提之光能照亮普天下的每一个角落,为了使菩提慧炬能一代代地传递下去,也为了使每一个有情都能迈向菩提之路,在征求部分道友意见的前提下,我们决定将各地自愿设立的学习点,命名为“菩提学会”。

在“菩提学会”的名称刚刚诞生之初,很多报名的道友已经跃跃欲试地纷纷打电话询问有关学习方式、学习进度与时间安排等相关事宜。为了满足大家的修学愿望,本人决定对“菩提学会”的修学方案作如下安排:

 

一、鉴于目前第一期《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影音资料及修订过的法本尚未准备妥当,而诸位的心情又是如此迫不及待,因此,我们决定将最近刚刚整理完毕的、由麦彭仁波切撰写、本人讲解的《藏传净土教言》作为首期学习资料。

麦彭仁波切的功德以及净土法门的殊胜,我想不必在此多言。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在世期间也反复强调,作为密乘修行人,在修习密法的同时,也要兼修净土法门,净密双修的修行方式,才是最保险、最稳妥的。他老人家也几次三番地在四众弟子面前公开发愿,自己将前往极乐刹土,由此可见净土法门的重要性。“菩提学会”将《藏传净土教言》作为开端,也应该算是一个极好的缘起。

 

二、由于本人注释的《入行论广释》在几年前已经发行,想必很多道友也看过,而《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内容也与其大同小异,故本次传讲没有专门准备讲记,诸位只需参阅上述法本即可,如有需要《入行论广释》法本者,请尽快与小组组长联系。其中准备考试并积极参加小组学习的道友,我们可依照修学进度免费赠送一套《入行论广释》的法本。

 

三、为了建立起互相督促、共同进步的机制,本“菩提学会”决定,根据各地的报名人数,将各分会的所有参学人员,划分为大约十人为一组的小组。分会负责人以及小组组长的确认,本着各地推选、统一考察与本人自愿的原则。分会负责人具体负责收集各组疑难、联系辅导员、发放资料及分会的总体管理等工作;小组组长则负责召集本组人员、收集疑难、管理发放资料、联系分会负责人等工作;与各分会对口的法师与辅导员,由本人指派,具体负责各分会的学习辅导、疑难解答、人员管理、情况反映等工作。各分会根据学习内容以及具体情况,每一周或两周集中一次,学习有关影像资料,集体研讨相关重点、难点,并统一上报。小组成员与小组组长、小组组长与分会负责人、分会负责人与辅导员之间,需随时保持联系。如果在一段时间内失去联系,将停发相关资料。

之所以要采取集体学习的方式,主要是为了保持大家的积极性,便于相互提醒、相互促进。有压力才会有动力,集中管理的方式也是一种无形的鞭策。否则,如果不集中管理,就缺乏应有的外缘,起初的发心就很难稳定,很多人就很容易中途退失。我想,我们谁也不愿意当半途而废的逃兵吧!因此,按照小组的组织形式进行学习,是很有必要的。

 

四、除菩提学会《入菩萨行论》等正常学习外,负责人不得利用职权,组织组员参加灌顶、求法、募捐、朝拜等活动,更不得以学会名义从事商业营销及各种非法活动。本次学习所用法本与光盘均系结缘赠品,任何人都不能随意买卖,从中牟利。

 

五、弘法部将根据每一阶段的学习内容,布置一定的思考题。因为蜻蜓点水般的看书与听录音,不一定能发现学习当中的要领与不足,有了思考题作为引导,就能使大家提纲挈领地掌握全论以及各个章节的要点,也能及时发现平时容易忽略的重点。

听说有些道友为了图省事,准备在最后的几天之内,将很多节课的内容一次性听完。这种囫囵吞枣式的学习方法,不利于知识的消化与吸收,故而是不可取的。在此规劝诸位,不要突击性地赶功课,除了生重病或有急事之外,最好能跟随集体的进度,以免养成“账多不愁”的恶习。

 

六、在全论学习结束之后,我们将安排一次开卷考试,出题范围将围绕法本内容、讲课内容与思考题进行。为了调动大家的思考能力,考题中将有个别的主观发挥题,以便拉开档次,从而根据考试成绩确定奖励等级。我相信,如果大家能认真看书、听讲,并完成思考题,就一定能取得较好的成绩。

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决不能将考试作为修学的目的,而应视其为自我督促的动力。同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也能从某种角度对认真修学的道友所付出的努力,予以肯定与嘉奖。

听说有些道友因为害怕考试成绩不佳,或不愿受人管理,故为了避免“丢人现眼”的“风险”,或为了暂时的轻松自在而选择了不报名的方式,准备“偷偷”在家自学。虽然这样学习也未尝不可,但仅凭自己的能力能坚持多久,这是谁也不敢保证的。考试并不可怕,轮回的险坑才是最可怕的,躲避了考试,就能躲避轮回的痛苦吗?故此,我还是希望这些道友能勇敢地报名。

 

七、于《入菩萨行论•善说海》开讲之初,在本人的倡议下,已有很多道友发心,于每天早上六点至七点之间,修习半个小时以上的菩提心。这虽然不是强行规定,但我希望诸位也能积极响应。因为,我们的讲学目的,不是为了培养一批空谈理论的“大学者”,而是热切地希望大家都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修行人。仅仅从理论上了解菩提心是远远不够的,只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修持,才能使我们真正获得法益。

通过仅仅几天的实修,我也深感受益匪浅。从每天的修行当中,我发现了很多平时没有注意到的问题:通过反观自心,许多不易察觉的“私”字一闪念变得无从躲藏,再经过有针对性的对治,也使自己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我想,如果诸位也能结合本论的内容进行修习,收获也是自不待言的。

 

八、由于准备法本及音像资料的发心人员数量有限,再加上时间紧迫、任务繁重等原因,故我们只能在每品结束之后,为人数八人以上的每一个小组,免费提供一份DVD或MP3光盘(针对没有视频条件的小组)。为避免因轮流传看,光盘无法收回的情况,光盘一律由各组组长统一保管。希望大家能在珍惜三宝财产的前提下,体谅发心人员的辛劳,尽量利用自有设备进行复制,以减轻工作人员的负担。

不过,为了满足大家光盘的需求,我们将尽力保证,在全论讲完之后,每个需要光盘的道友,都能得到一套本论的MP3光盘;在每期结束之后,每个需要法本的道友,都能得到本期所需的法本。

 

九、各分会的道友应和睦相处、互相鼓励,并尽量发菩提心。作为小组成员,不要自以为是,而要服从管理,诚心诚意地随喜并配合分会长与组长的调遣;作为负责人,更要以身作则,既不能贡高我慢、盛气凌人,也不要因事务繁杂而心生厌倦。佛陀在因地的时候,常常为了帮助一个众生,而历尽千辛万苦。与佛陀当初的境遇相比,我们的一点点麻烦与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既然我们都是修学菩萨行的学子,就要励力消灭我执,把《入菩萨行论》的精髓落实到日常生活与学习的点点滴滴当中。

 

十、据了解,有些佛学院的道友因修学日程安排十分紧张,另一些道友又正在紧锣密鼓地修习加行、念诵咒语,所以这些道友会有一些顾虑,一方面不愿放弃原定的修行计划,另一方面又想参加《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学习,故而会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为了鼓励这些道友,使他们做到修行、学习两不误,我们决定,针对平均每天修行两个小时以上的道友,采取B卷(难度低于A卷)或加分等形式评定考试成绩。

 

十一、我们不要把集中学习作为聚餐、游玩的借口,美其名曰“学习”,实际上却把大多数时间花在吃喝玩乐上面。在茫茫的轮回旅途当中,获得暇满人身的机会是少之又少的,如果不好好利用,将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遗憾,故此,希望大家能珍惜宝贵时间,多说一些有意义的话,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只有这样,我们的人生才是有价值的。

修行不是口头上的夸夸其谈,而是要使内心真正与法相融。我们在学习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一份无形的答卷。有形的答卷只能带来形式上的收益,而无形的答卷才是鉴定内在修证的试金石,才是评定修行成败的分水岭。能否登上获证菩提的金榜,关键取决于自心能否与正法相应。在此,我真心地希望每个成员都能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在修学过程中,也许有人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退出,但我坚信,会有更多的人将趋入到铲除烦恼野草、修学菩提妙果、绽放利他之花的花园当中!

愿天下众生能共证菩提!

 

二OO六年五月五日

索达吉

 

 

关于《入行论》修学安排之一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各方丛林大德长老、信众居士:

 

“菩提学会”成立以来,得到了众多道友的积极响应。在人心涣散、世道污浊之末世,大家能在紧张忙碌的工作之余,抽出宝贵的时间修学佛法,也令本人十分感动。时至今日,想必很多道友已经或即将完成首期学习资料――《藏传净土教言》有关影像资料的学习,开始进入复习思考题的研讨阶段。为了能让诸位如期完成学习计划,我们准备将第一期《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有关资料分发给各位学员,具体修学安排及注意事项如下:

 

一、本来考虑到《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传讲内容与《入行论广释》相差不大,故本次传讲没有准备专门编撰讲记。但在影音资料出来之后,部分道友已发心将讲记整理成文,并希望能付印成册,以方便更多道友的学习,加之考虑到《入行论广释》很多道友已经看过,而此次传讲新添内容也较多,其中某些内容或许对部分道友能起到一定作用,故放弃原来的打算,而准备将《入行论讲记》的法本作为此次学习的参考书籍。因此,本期的学习资料,包括《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影音资料(DVD、MP3或VCD),以及根据讲课录音整理出来的《入行论讲记》。

 

二、本期学习内容,主要为《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第一品,包括第一课至第十五课的内容,学习周期为五十天(七月十日――八月三十日)。

也许个别地区因邮递或名单上报过慢等原因,而会有资料晚到的情况,但希望诸位最好能通过网络下载等方法进行弥补,尽量抓紧时间、跟上进度,如果稍有耽误,也要迅速补上,力争如期完成学习计划,以免影响第二期的学习进度。否则,倘若欠账太多,就很容易中途泄气,所以,大家最好能一鼓作气地完成此次修学,千万不要因动力匮乏而掉队、甚至终止学习。

 

三、本次资料的免费发放对象,包括以下三种:

A、准备考试并积极参加小组学习的道友;

B、不准备考试,却参加小组学习并完成规定数量咒语的道友;

C、虽因各种原因而不能参加小组学习,却准备考试,并在规定时间内学完影音资料且完成复习思考题的道友。

 

四、由弘法部每期公布的复习思考题,希望大家能按时完成,并交给各小组长,最后由各分会负责人统一登记并上报弘法部。我们将于本次修学结束之后,根据各个学员的学习态度及思考题完成情况,表现优秀者将给予一定的奖励,并由此确定其进入下一轮修学的资格。

 

五、除了某些佛学院教学任务特别繁忙的法师或学员,以及病情严重的患者之外,作为既没有参加小组学习,也没有自行学完相关影音及文字资料,更没有完成复习思考题的道友,就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菩提学会”的行列当中。因为仅仅挂一个名字是毫无意义的,这样既得不到任何法益,又浪费了三宝财产,同时也辜负了其他发心制作及分发资料诸道友的辛勤劳动。学佛不是空图虚名,而是要真正令心与法相应,如果根本不听、不看、不修,又怎能自诩为“菩提学会”的成员呢?所以,本人觉得,这些人最好还是自动退出本次学习。如果准备退出学会,请主动向小组组长说明,本会将停发其下期资料。

 

六、据说,前段时间有些地方的负责人擅自将剩余学习资料发给了尚未报名的亲朋好友。在此提醒诸位:本次学习所用法本与光盘均系结缘赠品,各级负责人只能根据各分会菩提学会的成员名单发放资料,除此以外,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赠送予非学会成员,更不能用于买卖而从中牟利。剩余的学习资料,仅可用于日后报名的新成员。要知道,因果业报是极其微妙的,唯有佛陀能够体察,作为凡夫,我们还是应该小心谨慎地取舍因果。

 

七、由于很多分会所覆盖的地理位置较远,加之资料较重,希望各级负责人及小组成员能互相体谅,尽量克服困难,到方便对方的地方去发放或领取资料。作为各个成员,应深知负责人的辛劳,满怀感激、随喜之情;作为负责人,则应视道友为亲人,将服务众生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只有这样,“菩提学会”才会在一片和睦慈爱的氛围中欣欣向荣、蒸蒸日上。我想,这应该是每个“菩提学会”成员的心愿吧!

 

八、由于世间琐事繁杂,而凡夫的心性也很难稳固,所以,在修学过程中,可能某些负责人会因为各种原因而退缩或热情消减,主要表现在主动积极性不强、办事拖沓、态度生硬、推卸责任等方面。为了弘法利生的事业能顺利通畅地进行,希望这些负责人能够三思。

 

九、前段时间我通过电话询问了部分地区的情况,发现有些地方的学员虽然表面上对我恭敬有余,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开始学习,有些人似乎是为了买我一个面子,或者是因为别人的强迫而加入“菩提学会”的。在此提醒诸位:修学佛法不是通过强制性的摊派或者胁迫来完成的,而是自觉自愿的事情。如果因缘不具足,则即使是佛陀在世,也无法利益该类众生,更何况是我等一介凡夫?所以,我不主张以威胁、利诱等方式来强拉别人加入。因此,如果有因为害怕被“告发”而被迫加入,或者碍于情面而勉强加入,或者稀里糊涂地盲目加入的学员,我希望他们能再三思忖掂量,学佛不是像吃饭、摸顶加持那样简单的事情,应该有持之以恒的耐心与毅力;更不讲究社会上的江湖义气,不需要哥们朋友的吆喝捧场,如果不但不能感受到法益,反而觉得加入“菩提学会”是一种麻烦和负担,那还是趁早“悬崖勒马”吧!

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利益大家,是需要各方面的密切配合与相互支持的。能够坚持下来,非常不容易,必须顶着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人生难得、正法难遇,祈望大家不要轻视此次学习,只有认认真真修学,才能在相续中真正生起菩提心。要知道,在整个世界上,唯一能究竟饶益众生的,只有佛法!

 

二OO六年六月二十二日

索达吉

 

 

关于《入行论》修学安排之二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各方丛林大德长老、信众居士:

 

依靠大家的共同发愿与努力,不知不觉之间,《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学习已经持续了将近八个月的时日。作为讲者,我勉强支撑着一把脆弱的身子,也算是战战兢兢地完成了前五品的讲解任务;作为听者,你们也依照承诺,通过各种形式完成了前四品的学习。虽然每个人的学习态度、学习深度、学习进度与受益程度各不相同,但相信大多数人都付出了一定的辛劳,所以也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

在人心动荡、物欲横流的当今时代,诸位能在繁忙的世间杂务中,抽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这种选择本身就十分难能可贵,而最令本人高兴的,是在此期间不少道友纷纷通过不同途径传递来的消息――通过《入菩萨行论•善说海》的学习,自己懂得了皈依多年仍未了解的大乘教义,懂得了大乘行人所应行持的行为与应断除的行为,自己不再单纯停留在皈依的表面,而开始尝试性地触及大乘佛法的精华――珍贵无比的菩提心;通过学习也了解到,即使在相续中生起一刹那的菩提心,也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和意义,从而对菩提心生起了前所未有的向往之情,内心充溢着无与伦比之大乘胜妙法喜;通过学习也使自己端正了学佛、生活与工作的发心与言行,使参与学习的佛友之间、家庭成员之间与朋友同事之间都弥漫着和睦、慈爱、友善与祥和的氛围……当然,在各种各样的赞美声中,免不了有很多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我相信,虽然作为讲者的我乃一介凡夫,但《入行论》本身的加持却是毋庸置疑的。我相信,只要认认真真地修学该论,无论任何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感悟与提升,这就是大乘佛法不共的魅力所在。

面对不绝于耳的溢美之词,诸位发心人员也信誓旦旦地告诉我,如果这次学习真能起到如此效果,他们即使再苦再累、再多承受一些经济负担也心甘情愿,因为这也是诸佛菩萨的追随者与仿效者――大乘行人的最终目标。极易受外境影响的我在感动之余,也受到极大的鼓舞,虽然日常事务极其繁杂,但我始终把《入行论•善说海》的讲学放在首位,力争不辜负各位道友的殷切期望。

据了解,参加这次学习的成员,包括了净土宗、华严宗、禅宗、格鲁派、萨迦派、觉囊派等藏汉各大教派的道友,很多高僧大德也不计个人得失,积极鼓励弟子们参与《入行论》的学习,并尽己所能地提供了学习场所及便利,从各个方面都予以了高度支持,这不仅说明了《入行论》本身的吸引力,同时也是佛教兴盛的标志之一。在世间人争名夺利、尔虞我诈的环境下,佛教内部各派能做到团结合作、互不排斥,共同为续佛慧命而努力,由此也可见佛法的强大力量。从个人而言,我这次讲学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拉帮结派,扩大自己的势力,也不是为了个人名声的宣传,虽然身为凡夫,不能说没有丝毫的私心杂念,但作为一名由佛法熏习多年的佛教徒,我最强烈的愿望,的确是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大乘行列,沐浴到大乘法雨,这一点是没有半点含糊的,所以,对于诸位的大力支持,本人也不胜感谢之至。

在这段时间的学习过程中,既出现了很多好的现象,同时也暴露出不少的问题。针对这些现象和问题,我想再啰唆几句:

 

一、通过调查得知,学会中绝大多数的组长都十分认真,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承担了烦琐的召集与管理任务,绝大多数的学员也放下架子,主动服从管理、听从安排,小组成员之间相处得十分融洽,小组学习也安排得十分紧凑,基本上能保质保量地完成预定的学习计划。但也有一些小组却走入了两个极端:一种是组长操之过急,私自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或在背颂词、交作业、打考勤等方面要求过严,随意开除或不讲方式方法地严厉批评组员,引起组员的极大不满,从而影响了正常的学习;一种是组长过分不负责任,很少组织学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以朝拜、修学为名四处游逛,即使组织学习,也是纪律松散、心不在焉,至于思考题的完成,更成了一种走过场。事到如今,不要说前四品的学习,甚至前两品的学习都远远没有完成。

有些组员将学习作为填补日常空虚的、可有可无的项目,根本没有引起思想上的高度重视。一说起上课,便垂头丧气;一提到玩耍,便兴致勃勃。组长一宣布某天上课,有些人便会找出种种理由说自己不能参加云云云云,但若将日程改为郊游、灌顶或见活佛,立刻就能腾出大把的时间;有些人即使交作业,也是通过抄袭、电脑拷贝甚至网上下载等方式敷衍了事;有些人试图在修学佛法方面耍小聪明,一方面为了不交作业而答应负责人要参加集体学习,另一方面却以各种理由敷衍负责人,一期课程中只参加了一两堂课,领完资料便溜之大吉;有的人从来没有出现在集体学习的场合,也没有交作业,而负责人却碍于情面,不讲原则地保留了这些人的学员资格,并将资料发给了这类人。

作为名誉上的师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提醒各级负责人,在工作中不能走极端,要宽严适度,对某些内心十分渴求正法,但因客观原因而违反了非原则性问题的道友,还是应当采用循循善诱的方式,令其逐步改正,不要以强硬态度随意断绝他人希求解脱的慧根;反之,对某些学习态度极差,又屡教不改、自以为是的顽固分子,也不能随意姑息,对这种人,就不能不讲原则地保留他们的学员资格,也不能将三宝财产做人情任意发放给他们。

此处再次重申,这次学习所发的影音及文字资料,是免费结缘给认真学习的三种人49的。除了特殊原因,如长期出差在外、生病等之外,如果每期中超过50%的课程都没有参加集体学习,又没有按时交作业的道友,就没有资格自称为菩提学会的成员,也不属于免费发放资料的范围。这些道友只能通过其他途径取得学习资料,任何人都无权违背因果随意处置三宝财产。这是我和诸位发心人员的初衷,也是最基本的因果道理。当然,如果这些道友从下期开始恢复状态,端正学习态度,积极参加学习,菩提学会的大门也将永远为他们敞开。

同时我也要提醒各位组员,修学佛法不是像世间的升职或考取某个职称一样,只是在应付某个负责人,或应付某场考试,一旦达到目的,便万事大吉了。要知道,修学佛法、行菩萨道是永无止境的崇高事业――在乃至轮回未空之间,竭尽全力地度化众生。即使是小乘行人,为了自我的解脱,也应刻苦精进,又何况是我等发大乘心者呢?既然我们已经发心,将自己的身体、寿命奉献给了广大有情,就没有资格随意违背自己的承诺,将大好的光阴用在毫无意义的吃喝玩乐上面。若将自己个人的前途、儿女的学习、朋友的约会、腰包的鼓瘪看得比泰山还重,而把闻思修行、度化众生看得比鸿毛还轻,就是在欺骗诸佛菩萨,欺骗三界老母有情!任何一个菩提学会的成员都应当杜绝这种发心。

 

二、本次学习资料的制作和发放,得到了不少道友人力上的支持与经济上的援助,很多道友都一直在辛辛苦苦、不计酬劳地主动承担着资料的制作与较大区域范围内的发放工作,为我们减轻了不少人力、物力、精神以及时间上的压力。要知道,我们今天的每一点进步,都与他们的付出密不可分,在此,我代表学会的所有成员向他们表示深切的谢意,也希望大家能将自己修学的功德回向给他们。

但同时我也了解到,有个别地方的成员丝毫不体谅发心人员的苦衷,一个城市竟然分成了好几个片区。据说,之所以形成如此结果,是因为各个片区人员互不相容、势不两立,“敌对”双方都不愿意屈尊到对方的“领地”去领取或发放资料,更不愿意通过对方向弘法部反映情况,或者让对方向自己下达弘法部的精神。对此,我也不得不深表遗憾:既然我们自称为大乘佛子,修学《入行论》也有好几个月了,难道还不能放下一点自我,同参道友之间还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吗?如果连内部的分歧都不能协调,所谓的“度化他众”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在此,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自觉自愿地担负起方便他众的重责。

 

三、据说,有的学员因为事务繁杂而未能参加集体学习,自己也不能独立地听完所有课程,只是表皮肤浅地看一遍《讲记》,便以为大功告成;有的学员虽然参加了集体学习,却时常迟到早退,即使在听课的中途,也是东张西望、谈天说地、电话频频,根本没有集中精力听课;有的学员虽然认真听了课,但因为光碟质量的原因而没有圆满声音的传承,后来也没有想办法补上。想来诸位不是很清楚,依照藏传佛教的传统,声音的传承是十分注重的,很多修行人在听传承的过程中哪怕听掉了一个音节,也要千方百计地补上,否则,他们就认为传承不算圆满。如果有条件而故意不圆满传承,就会有一定的过失,自己将来的修行与弘法利生事业也会出现一些违缘与障碍,所以,大家要尽量设法圆满声音的传承,即使光碟出现了问题,也要通过网上下载MP3等方法将缺漏的部分补上。

 

四、据了解,有的人加入菩提学会的目的,只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神通、与上师的关系以及求法的资历等等,从而抬高自己的身价,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或是为了联络关系,继而达到宣传自己或自己上师的目的,他们一参加菩提学会,便迫不及待地带着通过学会认识的道友去见活佛、求灌顶、寻窍诀等等;有的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发心,自己对密法都一窍不通,更谈不上什么证悟,却常常向道友们暗示自己的境界如何如何,继而带着一群既没有灌顶、也缺乏密法常识的,不明真相的初学者大张旗鼓地举行所谓的会供、火供,盲修瞎炼断法等所谓的密法,甚至大肆鼓吹“可以不修前行”等邪说;更有甚者,居然把佛法当作了生财之道,通过菩提学会的关系,干起了为人打卦、消灾延寿等“副业”……

在此警告这些人:菩提学会既不是你们谋取名闻利养的道场,更不是你们传播邪知邪见的舞台,请不要打着“学《入行论》”的招牌去干这些勾当。如果还不趁早收手,菩提学会将不再有你们的一席之地!

当然,我并不是反对大家去求法、见善知识,如果对方真的是具相善知识,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以个人名义去求见,我不但不反对,而且十分随喜。但在如今这个鱼龙混杂、真假难辨、邪师邪说铺天盖地的时代,希望大家不要毫无主见,还是要多长一个心眼,在求灌顶、求窍诀之前,多看看《普贤上师言教》与《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里面观察上师的有关章节。要知道,在求法,特别是求密法之前,观察上师是极为重要的,如果求错了对象,就再也无法挽回,大家千万不要落到“一失足而千古恨”的境地啊!

至于修习密法,我认为,对于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而言,现在的时机还不够成熟,最好还是在打好基础之后再开始,现在大家还是应当把主要精力用在佛教基础理论与前行的修习方面,切莫不切实际、好高骛远地追求所谓的高法、大法!

 

五、虽然很多小组都知道三殊胜的重要性,也知道在课前课后应当有发心与回向的念诵,但因为我们没有统一规定,所以各个小组的念诵也是五花八门、缺乏规范。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告诉诸位,最好按照学院的日常课颂内容,并以藏音来进行念诵,念诵内容详见《喇荣课诵集》,想必很多来过学员的道友都知道具体的念诵顺序,若不清楚,可以在“智悲佛网(www.zhibeifw.com)”上下载。

有的人提出:“我们都是汉族人,根本不懂藏文的意思,这样念诵究竟有没有必要呢?”念诵藏音的必要,是因为念诵仪轨中的很多内容,都是藏地著名的成就者造的,如果按藏音念诵,一方面会得到一种声音的传承加持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翻译不准确而与原文之间的差异。至于不懂意思的问题,大家可以在念诵之前先熟悉一下仪轨的意思,这样就可以一边得到声音的加持,一边按照内容来进行观想了。当然,如果大家实在觉得很为难,也可以按照汉意来念诵,这不属于原则性的问题。

 

六、最近有不少道友打电话来反映:“我们小组已经完成了本期的学习,但下期的学习资料却还没有到位,究竟该怎么办啊?”我不禁想问问这些道友,你们真的完成了前四品的学习吗?恐怕稍有常识的人,都不敢如此口出狂言吧!古德云:“学无止境。”连华智仁波切都在上师座下恭听了二十五遍前行引导,我们怎能满足于听一两遍声音、看一两遍《讲记》的浮光掠影式的学习呢?

据了解,为了进一步加深印象、令大乘教义在相续中更加稳固,也为了避免临阵磨枪、囫囵吞枣般的快餐式应试学习,有的小组最近已经开始复习前几品的内容。他们在听课、做思考题、讨论难点与标准答案的同时,还主动地加上背颂词、讲颂词与背科判等任务,有的小组还专门请一些学得比较好的道友到小组为大家讲解、辅导,使大家受益匪浅。我想,其他小组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也最好能借鉴这种学习方式。

需要提醒各位的是:大家在讲解颂词的时候,不要仅仅停留在文字表面,也不要完全照搬我的讲解,你们可以结合自己的心得体会与实际问题,将学习佛法与调伏自心紧密地联系起来,这样才能起到修学佛法的真正目的。另外,希望所有的组员都能踊跃参与,不要把讲解与讨论变成只是几个人的发言,各组最好通过随即抽查的方式,将不够活跃、发言较少的组员的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以少数带动多数,最后大家齐头并进、共同进步,力争让每个人都为将来度化众生播下一份善妙的种子。

 

七、据了解,有的负责人经常牺牲个人时间深入各个小组,既取回了一些经验,改进了一些方式,发现了一些问题,同时也解决了一些疑难,在传送先进经验、督促后进提高方面起到了桥梁与枢纽的作用。本人对此非常随喜赞叹,这种认真精神,也十分值得提倡。既然世间人在做世间事务的时候,都经常学习考察、交流经验、传经送宝,我们又何不模仿效法一番呢?

 

八、在第六品的学习结束之后,我们将安排一次考试。考试大纲、题型、计分方法与奖励方式尚在酝酿之中,诸位道友若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反映到弘法部,我们将尽量尊重大家的意愿。

以上是我针对从各个渠道搜集到的一些消息而发表的一番愚见,其中若有不实之处,敬请大家谅解。但愿我苦口婆心的这些说教,不会引起你们太多的厌倦。常言道:“良药苦口利于病。”虽然我不是什么良医,但通过我的口传递给你们的佛法,却真正是能医治轮回痼疾的灵丹妙药,大家务必要好好珍惜。

随着时间的推进,菩提学会的队伍也在不断地壮大。众人拾柴火焰高,相信菩提学会的烈火将会烧得更旺!相信不久的将来,在每个人的相续中都会生起珍贵无比的菩提心!

 

二OO七年一月八日

索达吉书于喇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