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冶长篇第五

 

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子曰:“枨也欲,焉得刚?”

 

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赐也,非尔所及也。”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节藻棁,何如其知也!”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子在陈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