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佛教与经济增长终点

佛教与经济增长终点

Buddhism and the End of Economic Growth

 

作者:约翰·斯坦利,大卫·罗伊
John Stanley and David Loy

 

 

 

 

    作者介绍:

约翰·斯坦利(John Stanley)博士,佛教徒,也是一位科学家。他维护着一个佛教生态学网站,和大卫·罗伊(David Loy)合作编辑了《佛教徒对于突发事件的反应》(2009)一书。

大卫·罗伊(David Loy),教授、作家、佛教禅宗老师、佛教生态学委员会成员。他的作品丰富多样,文章和书籍曾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其文章经常发表于《三轮》杂志以及其它学术期刊上。

 

我们正在目睹一场由各路危机汇聚而成的完美风暴,这是人类发展史上的分水岭。我们也参与并见证了,数十年来,经济由增长到紧缩的转折。 ——理查德·海因伯格

 

真正的发展应与人类的需求以及自然界的变化规律保持一致。人类只是世界的一部分,而非其主人。正如佛教所阐述的,万物相互依存——这也是世界各地的传统和普遍认同。

——舒拉克·西瓦拉克沙

 

自然条件的限制将迫使经济增长停滞,这一事实愈发明显。尽管在过去四十多年中,这一点已得到充分的研究,但主流媒体仍鲜有关注。国家领导人和公司总裁们还坚持认为:经济是人类社会的真实命脉,而经济增长是衡量社会发展的唯一有效手段。在这点上,政府高层与公司高管的态度几乎毫无差异:两者都一心想着促进经济无限增长,因为他们都相信亚当·斯密的理论,他所谓的市场作为“隐形的手”会魔术般地超越物质及生物学极限。

 

正如丹·海姆伯格在1997年担任美国国会议员期间所总结的:“我们国家真正的政府是为经济服务,由大型集团公司主导,使国家按照他们的意志行事。而如何建立一个安全的环境,使集团公司和投资人发展壮大是两党的最高目标。”追溯到1932年,休伊·朗如此有趣地描述:“一边是共和党,另一边是民主党,无论哪边帮你上菜,菜品(立法结果)并无二致,都由华尔街厨房烹制出炉。”

 

然而,比这只隐形之手更强大的某种力量正在颠覆我们的经济设想。经济增长正持续陷入停滞状态。过去两年来所谓的经济“复苏”(仅限于银行和华尔街)难以为继,官方将其归咎于大量积累的金融负债。棘手的因素包括一些长期性的困难,尤其是资源耗竭的冲击。20世纪70年代以来,只要每桶原油价格超过80美元就会出现经济衰退。越来越多的环境灾难来源于石油开采及核能开发,全球变暖的负面影响已经全面波及俄罗斯、巴基斯坦、中国、非洲﹑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后果包括农作物的大量减产以及随之攀升的世界粮食价格。

 

正如理查德·海因伯格指出的,正在集中爆发的危机,迫使人类文明重新思考经济与生物圈其余物种的关系。我们迟早都得接受一种更为理性的“稳态”经济,谨慎地平衡地球资源与能源收支。与主流媒体的论调不同,当今社会对经济增长的痴迷已经是“死囚漫步”。

 

泰国的佛教领袖舒拉克·西瓦拉克沙(泰国反军政府运动领袖及国际入世佛教协会创始人)认为未来世界的发展必须考虑事物的互相关联,这是驻存于人类心中的精神视野。当今的全球化也迫使国家之间互相依赖,但这种经济联系发挥作用的方式非常不同:在亚洲,消费主义带来了自由市场的原教旨主义、环境恶化以及佛教文化和价值观的破坏。同样,内部衰败也发生在那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人们被各种宣传所引诱:赚的更多,获得更多,创造出一个贪婪与不满足的无尽循环。正如美国谚语所说:谁死前拥有最多玩具谁就是赢家。

 

根据佛教教义,经济发展大可不必如此。佛教徒应该和其它社会力量一起呼吁取消这种以国内生产总值(GDP)为衡量标准的模式。这种模式过于片面,它仅仅是对社会总体支出的粗略统计。佛教王国不丹则使用国民幸福指数(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Index)衡量社会发展程度,这种方法包括九个评估维度:时间使用、生活水平、政府管理、心理健康、社区活力、文化、健康、教育和生态。由英国新经济基金会设计的快乐星球指数(Happy Planet Index,HPI)在全球范围内比较各个国家在生活满意度、预期寿命以及生态足迹方面的差异。那些取得“成功经济发展”的典范国家,在可持续及幸福层面却是最糟糕的。英国大约处于中间位置,位列第七十四,美国在第114位,哥斯达黎加荣登榜首。

 

如今,佛教徒挑战对经济增长的迷信和批判性思考,显得尤为重要。许多佛教领袖,如越南一行禅师、泰国舒拉克·西瓦拉克沙对此已强调多年。目前,经济紧缩已经来临,如果要在这个世纪生存并取得繁荣,我们必须尽快学会接受并极力推进节制的理念。这并不意味着要降低生活质量,相反,佛教强调的这种创造性的“降档减速”会帮助我们转而关注什么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

 

在这场全球性的综合危机中,我们需要加强对万物普遍关联的认知,以此提升幸福满意度,并着重发展稳态经济并转变生活方式。为了自己以及他人的福祉,若照此实行,从数十年的经济增长到数十年紧缩,这个转折时期所带来的社会阵痛可以最大程度得到缓解。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john-stanley/buddhism-and-economic-growth_b_954457.html?ncid=edlinkusaolp00000008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桑吉

一校:扎西尼措、圆梦

二校:圆言

终审:圆徐、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