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和可持续发展:自足适度生活的科学

Buddhism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e Science of Sufficing and Moderate Living

佛教和可持续发展:自足适度生活的科学

Dr.Surakiart Sathirathai,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

素拉杰·沙提拉泰博士,朱拉隆功大学

 

作者简介:素拉杰·沙提拉泰博士(Dr. Surakiart Sathirathai)于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法律专业毕业,获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是国际法、金融和经济发展专家,具有20多年的学术、政府和工商业经历,曾任泰国的外交部长、财政部长和总理的政策顾问,曾任泰国商业银行主席和泰国石油公司总裁,是泰国具有领导地位的商业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长期以来,佛教徒和佛教神学家都了知并且相信,佛陀的教法可以作为人类生存的科学。实际上,佛教不仅仅是科学的——因为佛陀建议任何人在信仰他的教法前需要证明,而且,一系列如此庄重的大会也表明了这一点,并将继续证明,佛法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那么地相互关联和相互交织。明白佛教的基本原理,是明白许多科学解释的基础;理解佛法的基本教义,就能更好地理解政治和经济的科学理论;了解佛教与科学之间的关联,可以让人们有一个充实和有意义的人生。

我今天的演讲将谈到佛教和最近全球经济发展的相互关联,这种相互关联越来越多地支配着目前、未来10年甚或更久远的世界经济方向。实际上,人类能够变得更好或是更糟、生活条件恶化或是改善,完全由经济趋势及其发展的结果决定。因此,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从佛法的角度,重新确定这些趋势和发展,很有必要。

自从冷战结束和柏林墙倒塌, 还有世界大战后 最大的反资本主义的国家——中国,在过去20年里的经济奇迹等现象,我相信,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重要的影响力,及它对世界经济的冲击。不仅如此,我还相信,世界市场经济对人类福祉在利益和毁坏方面,具有相同的巨大潜能。当然,这完全依赖于人类如何选择对市场经济的信奉:人类是选择让市场经济成为利益我们的工具,还是选择让它无法控制并支配我们的命运。

在我看来,答案早已存在于佛陀的教法之中。

刚刚过去的两次世界经济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也叫做冬阳贡危机)和最近2008年的次贷危机(也叫做汉堡危机),是大约10年间资本市场经济影响的两个非常重要的例证,也是市场经济的周期性收益和周期性亏损循环出现的最好例证。此外,在这两次经济危机之间的10年里,我们也看到在世界不同地方出现了大量的经济和金融动荡,例如1998年俄罗斯的长期资本管理基金,1999年的拉丁美洲金融危机,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2001年的金融诈骗和安然传奇,2001-2002年的阿根廷金融问题。当次贷的影响席卷大西洋彼岸时,我们又目睹了这一系列中最近的冰岛金融体系的崩溃,这个国家仅仅有300,000多一点的人口。

这是怎么回事呢?来自不同院校的经济和金融专家数日甚至数周一遍遍地解释、争论——赞同与否定,然而却没有结论。但是我相信,总体而言,这些危机和经济动荡都来自于一些共同的根源——即他们都与资本的流动有关。或是在错误的时间流向了错误的地点,或是流向了错误的人。或是在最坏的情况下,资本是在错误的时间里,流向了错误的人或错误的地点,所有这些因素积聚和合并在一起,形成了经济危机和经济动荡的情形。

这是错的,不一定是因为它是不合法的;这是错的,不一定是因为它是被禁止的。在大多数个案中,这是错的,因为人有选择——在大量不同的方式中选择一个,但是却选择了一种特别的可以引起问题的方式。在自由市场经济中,经常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选择,并磨练一个人的选择。有时是用理性作出选择,而有时却不用。有时带有贪婪,有时带有偏见,而有时是带有爱或恨、喜欢或厌恶。

我们现在一次又一次面对的金融危机,当然不是计算机造成的,它们确实是人类制造的。这是那些有选择权的人们在作决定的时候,有意或无意地导致了危机的结果。这是那些人作出不知足的选择的结果,也是作出不理性的和没有远见的选择的结果。

就像在市场经济中,生活和用我们的生活怎样作出选择,决定了什么是对和什么是错。这不是因为是不合法的或是被禁止的而有对和错,而是因为这个选择导致的生活是痛苦还是持久快乐,才有了对和错。佛陀关于遵循中道生活的教法,是人们在生活中如何作出选择的教言。中道的实践由八种正确的行为组成,也就是在见解、思想、语言、职业、谋生、勤奋、良心及抉择方面是正确的。(注:此处原文为泰文八正道)(或者说八正道:正见解、正思想、正语言、正行为、正职业、正精进、正意念、正禅定)。

简而言之,这就是在知足和适度生活的一生中,作出选择的科学教言,是学会作出正确观察和正确选择与错误选择之差别的科学。遵循这种原理,一个人能够分辨这种区别并作出选择,并一直保持远离无限欲望的清醒意识。这也是学习怎样作出利于生活的选择,并一直持续和维持这种选择的指导原则。

1997年,廉价的贷款和从流入的资本中获取最大利益的欲望,导致了过度的资本流动。为了获得最大收益,流动的资本被选择、转储到经济监管最少的地方。欲望比理性更大程度地支配他们的选择,贪婪比适度更能支配他们的行为。当没有这些正确的基本原则指导而作出选择时,一个人不可避免地脱离中道而不满足及不适度,最终导致泡沫的破裂及经济持续性的消失。

在美国,贷款提供给了无偿还能力的人,而这种做法被认为是合法和不被禁止的。但是这种做法意味着资本流入到了不恰当的人的手里。由于忽视了合理性,为了获取最大利益,创造了许多条件来实现这样的选择。最终,这种超越了界限的选择不断被推动,因此很快地发展成次信贷危机。

非常有趣的是,我们曾注意到,用了许多在华盛顿共识的原则下设计的恢复措施来应对1997年的危机,以允许市场经济这个无形之手来纠正自己,而非采用政府干预。然而在2008年的次信贷危机中,情况恰恰相反。至今,当美国面对金融危机时,华盛顿共识变得不再是共识,后华盛顿共识用政府这只有形之手与私营部门协调解决美国次信贷危机成为指导措施。

当今,对一些金融管理机构有个要求,就是有个专门机构密切关注全球金融体系,以避免这些机构过度和不可控制的金融交易。这个机构必须监督不同国家之间——尤其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的金融交易流量平衡;它必须警惕监管套利,以避免和阻止风险太大的交易——这发生在人们进行合法但却是过度贪婪的交易时。治理不仅仅是遵守法律的问题,而且是用适度和理性引导的问题。换句话说,任何金融管理机构将被赋予责任,以确保金融体系以适度或是中道的方式运作,从而防止这个体系被破坏或是崩溃。

在生活中作出选择也涉及日常的花销决策。每个人也练习作支出的选择:我们能超支也能少花,能投资过度也能投资不足,就像贪心和欲望驱使我们的那样。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能根据我们的原则,按照理性和知足心要求我们做的那样去花费,也就是坚持中道作为我们的消费选择:在负担得起的时候多花些,负担不起的时候少花些。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经济行为中公众和消费者的消费。经济停滞时,鼓励公众和消费者消费;经济过热时,不鼓励;经济下滑时,为了推动经济鼓励消费而不存钱是更合理的,反之亦然。在合理消费的时候消费,这就是中道的选择。

如今,在讨论任何问题时不可能不涉及到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它们能够以更大和更不可预期的程度,通过天灾人祸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施加影响,而这个影响正在变得不可估量。

众所周知,关于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温室气体的过度排放。在这里,问题不是气体本身——二氧化碳,而是被排放到空气和全球大气层中的过量气体。二氧化碳主要通过我们的生产过程排放,而对自然资源毫无意义的开发和毁坏加剧了这种状况。同样,对自然资源的索取也远远超过了可开采的程度。如果我们维持现在对自然资源的开采速度,我们必然需要一个半还要多的地球才行。

是时候了!我们应学会在有限资源内生活。我们不能把超过可供我们生活3倍的自然资源用光。

是时候了!我们应完全采取中道方式使用自然资源。我们再也不能无所谓地过度开发资源,将它们用光而不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保留一些能源。

是时候了!我们应严肃并有效地真正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我们不能将我们的孩子留在二氧化碳层层包裹的地球上呛咳和窒息,也不能把他们留在一个易发严重自然灾害的地球上——经常定期地产生极端的温度、风暴潮、震动、海岸线和小岛的消失及严重的干旱和洪水。

是时候了!我们应维护我们可以继续赖以在地球上生存的任何资源。我们再也不能砍伐树木、燃烧矿物质原料、污染空气和水,不能像我们从不关心未来那样生活。

是时候了!我们应转向并跟随佛陀的教法选择中道的原则,去过一种知足且适度的生活。

就像努力寻找全球金融管制一样,世界各国正在讨论全球气候变化管理机制。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世界各国正在讨论一些机制,像发达国家采用限制排放的减排贸易,可以与发展中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权进行交易。清洁发展机制能让发达国家通过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和建设温室气体的减排项目,来换取本国的减排指标。

此外,治理气候变化需要重新打算。在计算每个国家排放量时,坚持以生产和消费为基础的原则。以生产为基础的原则将违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在那里,发达国家转移了投资和生产,留给发展中国家大量排放的温室气体。这就是所说的境外温室气体排放。为了争取更公平的解决方案,提出了以消费为基础的法案。作为发达国家的消费者,他们从发展中国家的生产中获得利益,因此他们也必须对发展中国家在生产过程中的温室气体排放负责任。

气候变化问题是由滥用资源和过度排放温室气体引起的,治理气候变化就像在金融管治之下一样,不是仅仅遵守法律的问题,而是关于适度、公平、合理引导的问题,而这是我们在佛法中早已习见的。

全球金融危机及环境和气候变化,都是由于这样或是那样的过度行为引起的,是人们不基于中道、合理和适度的原则进行选择,而是基于寻求获取最大利益回报的欲望和贪心而做出选择的结果。

中道的教育,让我们可以非常全面地在陛下的自给自足的经济理念中,找到危机的根本原因和可能的解决方案。陛下65年艰苦踏实的不懈努力,改善了我国人民的生活,陛下以对佛教的深刻领会和对经济学的理解,使我们终于明白,自给自足的经济理念是克服全球危机的引导火炬,是指引所有的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或发达国家的经济进入真正和实际的可持续发展的火炬。

自足的经济是面向可持续性发展生活的一种可行方式,这涉及到3个基本的原则:学会知道什么时候自足,学会理性和合理地生存以及学会有免疫地生活。

学会知道什么时候自足,就是知道在什么时候我们的需要是满意的,也就是怎么停止不必要的过度索取,同时并无匮乏。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进行投资或花费,而不会过度或是不足。

学会理性和合理的生存,是指人们在采取行动前要理性思考,并让行为合理。这样的合理化思维可以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也会以合理的方式满足需求。譬如,根据自己的能力理性地投资或消费。同时,也可以帮助人们不会被无止境的贪婪和利欲牵着鼻子走。

学会有免疫地生活,是确保一个人一旦消费了或投资了,可以足以应对将来出现的任何不可预期的意外事件。

这是在真实生活中基于佛教中道活用的清晰的例子。陛下自给自足的经济理念,将是世界各国在到处寻找的能够防止因为过度贪欲而索取最大回报引起危机的对治方案;陛下自给自足的经济理念,将是全世界正在寻找的为了减少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所需要的治理方案;陛下自给自足的经济理念,正是全世界正在寻找的能够确保我们的子孙后代以有意义的方式生活而实现可持续性的发展。

良好的社会发展治理和环境研究所或称GSEI的最近研究发现,拥有陛下自给自足经济理念的社区,不仅仅是让他们自己成为一个比较快乐的社区,而且,他们的日常活动对缓解温室气体的贡献,要比生活在基线标准的那些人更大。由于这个参考,我恐怕需要快速地答谢其来源——我感谢GSEI的董事长,她其实是我的另一半——三普英·素萨婉,她供给了我这个有用的信息!

在经济术语中,自给自足的经济理念可以是反周期性的。当经济处在繁荣状态时,很自然地,贪心和欲望驱使人们消费更多,从而导致了更多的通货膨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遏制这些影响。当经济不景气时,人们又本能地减少他们的消费,由此加剧了经济的停滞。但是,当运用了自给自足的经济理念时,人们就会认识到将知足并适当的生活更好地理解成在经济不景气时合理多消费一点,而在经济过热时合理少消费一点。这是因为,人们在知道怎样抑制贪心和欲望时,能够以自足和合理的消费代替由自己的贪心和欲望所驱使的消费。

我毫不怀疑,佛教的中道是解决当今许多世界危机的方法。而自给自足的经济既是基于佛教的中道原理,又是基于对现代经济的实际理解而发展起来的理念。最终,陛下关于自给自足经济理念的崇高的智慧与知识,将会给任何个人、家庭、社区、社会、经济和民族带来真正的答案,使他们拥有更快乐生活的条件,这正是为了维持人类的未来和发展的可持续性。

我非常高兴地通过陛下的自给自足经济理念见证佛法的作用,我们期望留给孩子们一个更好的经济和环境条件,一个更人性化的经济理念和一个对于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来说是可持续的、更安全的环境。

 非常感谢您的聆听。

注释1:CDM清洁发展机制,京都议定书对附件1国家(均为发达国家)有具体的温室气体排放指标规定,其中不少国家一来不愿降低生活水平以降低能耗,二来节能技术已经达到较高水准,继续挖潜难度较大,因此达到规定目标有困难。清洁发展机制允许这些发达国家通过帮助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有利于减排或者吸收大气温室气体的项目,作为本国达到减排指标的一部分。(摘自百度百科)

 

来源:The 3rd World Conference on Buddhism and Science

译者:圆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