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佛教的发心:在冷酷时代秉持善念

佛教的发心冷酷时代秉持

Buddhist Intention: Being Kind in Unkind Times

 

                          作者:拉里·杨 (佛教禅修导师)

Larry Yang, Buddhist meditation teacher

 2011年11月5日

 

 

 

阅读今天的报纸,我被接二连三的报导搞得全身发冷。今天的世界正经历着紧张、艰辛和极度苦痛——很多国家财政极度困难,面临经济衰退;利比亚、阿富汗和其他地区充斥着战争暴行;政客们卑鄙的花言巧语登峰造极;自然及人为造成的灾害、使痛苦有增无减。

 

如果人性天生温和而善良——那我们该如何应对一个看上去如此严酷又卑劣的世界?

 

清晨醒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心爱的家人或伴侣会让我们精神振作,开始崭新的一天。即便没被这个世界的苦难所影响,然而高速路上的交通拥堵就很容易干扰我们的情绪,或者被别人竖起的中指彻底打乱。该如何在这个充满艰辛和冷酷的世界中前行,同时又不让自己变成难以相处或冷酷的人?一旦自己变得固执、冷酷,这个世界和我们的生活将不会美好,只会糟糕。

 

传承了2600年的佛陀教言已经解答了21世纪出现的这些问题——答案就是我们的“发心”。佛陀呼吁和倡导——在生活中,心存善念、心胸开阔、心态平和。不可否认,处于现今世界的极端状况之下,我们或许会失败,但在生活中如果没有希求“善”的发心,那么,永远也不会拥有它;如果没有希求的第一念,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有善的体验。

 

令人尊敬的玛哈·哥沙纳达被认为是“柬埔寨的甘地”,他一生都在强调善念的力量,尽管在他的生活和所生存的文化中充满了痛苦、创伤、暴力、红色高棉战争以及“杀戮地带”,他仍如是教导:

思想体现为语言;

语言表现于行为;

行为发展成习惯;

习惯养成性格;

性格决定命运,

因此,小心观察你的思想,

让它来源于爱

来源于对一切生命的尊重……

有时面对这个世界的冷酷,我们似乎不得不同样、甚至更加冷酷。我们不由自主地遵从由来已久的无意识条件反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它比《汉谟拉比法典》(“正义观”的基础之一)出现得还要早。这是一种至少存在了四千年的社会制约,通过众多或明显或隐蔽的方式,形成了这样的观念——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因此,对善念的修习让我们彻底转换角度来看待问题:即便生活充满痛苦,我能否不生恶意?就像马丁·路德·金所说的:“在毁灭性的下旋涡流中,仇恨倍增仇恨,暴力倍增暴力,冷酷倍增冷酷……”只有一种方式可以跳出伤害的恶性循环,即以善心停止恶意——生起善念!

 

无论个人还是社会都可以这样转变。修习发心不仅改变了我们自己的心,也可以改变世界。当然,发心本身并非终极目标或结果,我们应以最崇高的善心去引领最崇高的行为。发心不是被动的修行,如果仅停留在善念的层面,而没有用这些善念来矫正行为,那通往地狱的路仍然宽广。然而,若没有这些清晰而有意识、无恶意和善良的发心,通往和平的路也无法显现。我有位老师叫西亚多·U·潘迪达,是缅甸高级禅修导师。他曾这样写道:“没有内心这个小世界的和平,想用袒臂挥拳的方式在外部世界追求和平,就只是空想而已。”

 

英文中的“发心”或“意愿”与“网球”来源于同一个梵语词根,含有“向前延伸”之意。因此,“发心”指突破人类想法的极限,延申到心灵和意识,发掘人类最深的潜能。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去影响整个世界或文化。回到之前提及的在高速公路上发生拥堵的例子,当我与朋友在车上遇到同样的情形时,他们的反应是:“还好,没有再堵一点?还好,没有更多的汽车!”这听起来很荒谬,但并无恶意,同时也显得有趣。它改变了所经历的氛围……让我一整天都感觉良好。

 

发心可以影响整个地球和文化,就像下面这些文字所描绘的:

 

经历了一切,我仍然相信

人们天性善良。

我无法将自己的希望,

建立在困惑、痛苦与死亡之上。

眼见这个世界逐渐变成一片荒野,

由远及近的雷鸣,它也会将我们毁灭。

感受数不清的痛苦……

然而,

仰望苍穹

我想一切都会变好。

残酷会结束,

和平与宁静会再度回归。

此刻,高举我的理想,

充满善念的时刻会到来,

我能将它们实现。

                                        ——安妮·弗兰克

 

愿仁慈的发心绽放出更多的自由与慈悲之花,遍及我们自身、所爱之人、所有熟悉和陌生的众生、以及天涯海角。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larry-yang/intention-being-kind-in-unkind-times_b_1077740.html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梦

一校:江永拉姆、夜飞雪

二校:才吉、圆莉

终审: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