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道品第八

尔时,文殊师利问维摩诘言:“菩萨云何通达佛道?”

维摩诘言:“若菩萨行于非道,是为通达佛道。”

又问:“云何菩萨行于非道?”

答曰:“若菩萨行五无间,而无恼恚;至于地狱,无诸罪垢;至于畜生,无有无明骄慢等过;至于饿鬼,而具足功德。行色无色界道,不以为胜。示行贪欲,离诸染著;示行瞋恚,于诸众生,无有恚阂;示行愚痴,而以智慧,调伏其心。

“示行悭贪,而舍内外所有,不惜身命;示行毁禁,而安住净戒,乃至小罪,犹怀大惧;示行瞋恚,而常慈忍;示行懈怠,而勤修功德;示行乱意,而常念定;示行愚痴,而通达世间出世间慧;示行谄伪,而善方便,随诸经义;示行骄慢,而于众生,犹如桥梁;示行诸烦恼,而心常清净;示入于魔,而顺佛智慧,不随他教。示入声闻,而为众生,说未闻法;示入辟支佛,而成就大悲,教化众生。

“示入贫穷,而有宝手,功德无尽;示入刑残,而具诸相好,以自庄严;示入下贱,而生佛种姓中,具诸功德;示入羸劣丑陋,而得那罗延身,一切众生之所乐见;示入老病,而永断病根,超越死畏;示有资生,而恒观无常,实无所贪;示有妻妾采女,而常远离五欲淤泥;现于讷钝,而成就辩才,总持无失;示入邪济,而以正济,度诸众生;现遍入诸道,而断其因缘。现于涅槃,而不断生死。

“文殊师利!菩萨能如是行于非道,是为通达佛道。”

于是维摩诘问文殊师利:“何等为如来种?”

文殊师利言:“有身为种;无明有爱为种,贪恚痴为种,四颠倒为种,五盖为种;六入为种,七识处为种;八邪法为种,九恼处为种;十不善道为种。以要言之,六十二见及一切烦恼,皆是佛种。”

曰:“何谓也?”

答曰:“若见无为入正位者,不能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华,卑湿淤泥乃生此华,如是见无为法入正位者,终不复能生于佛法,烦恼泥中,乃有众生起佛法耳!又如殖种于空,终不得生,粪壤之地,乃能滋茂,如是入无为正位者,不生佛法,起于我见如须弥山,犹能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生佛法矣!是故当知,一切烦恼,为如来种。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无价宝珠,如是不入烦恼大海,则不能得一切智宝。”

尔时,大迦叶叹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快说此语。诚如所言,尘劳之畴为如来种。我等今者,不复堪任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乃至五无间罪,犹能发意生于佛法,而今我等永不能发。譬如根败之士,其于五欲不能复利,如是声闻诸结断者,于佛法中无所复益,永不志愿。是故,文殊师利!凡夫于佛法有返复,而声闻无也。所以者何?凡夫闻佛法,能起无上道心,不断三宝。正使声闻终身闻佛法,力无畏等,永不能发无上道意。”

尔时,会中有菩萨,名普现色身,问维摩诘言:“居士!父母妻子、亲戚眷属、吏民知识,悉为是谁?奴婢僮仆、象马车乘,皆何所在?”

于是维摩诘以偈答曰:

“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

一切众导师,无不由是生。

法喜以为妻,慈悲心为女,

善心诚实男,毕竟空寂舍。

弟子众尘劳,随意之所转,

道品善知识,由是成正觉。

诸度法等侣,四摄为伎女,

歌咏诵法言,以此为音乐。

总持之园苑,无漏法林树,

觉意净妙华,解脱智慧果。

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满,

布以七净华,浴此无垢人。

象马五通驰,大乘以为车,

调御以一心,游于八正路。

相具以严容,众好饰其姿,

惭愧之上服,深心为华鬘。

富有七财宝,教授以滋息,

如所说修行,回向为大利。

四禅为床座,从于净命生,

多闻增智慧,以为自觉音。

甘露法之食,解脱味为浆,

净心以澡浴,戒品为涂香。

摧灭烦恼贼,勇健无能踰,

降伏四种魔,胜幡建道场。

虽知无起灭,示彼故有生,

悉现诸国土,如日无不见。

供养于十方,无量亿如来,

诸佛及己身,无有分别想。

虽知诸佛国,及与众生空,

而常修净土,教化于群生。

诸有众生类,形声及威仪,

无畏力菩萨,一时能尽现。

觉知众魔事,而示随其行,

以善方便智,随意皆能现。

或示老病死,成就诸群生,

了知如幻化,通达无有碍。

或现劫尽烧,天地皆洞然,

众人有常想,照令知无常。

无数亿众生,俱来请菩萨,

一时到其舍,化令向佛道。

经书禁咒术,工巧诸伎艺,

尽现行此事,饶益诸群生。

世间众道法,悉于中出家,

因以解人惑,而不堕邪见。

或作日月天,梵王世界主,

或时作地水,或复作风火。

劫中有疾疫,现作诸药草,

若有服之者,除病消众毒。

劫中有饥馑,现身作饮食,

先救彼饥渴,却以法语人。

劫中有刀兵,为之起慈心,

化彼诸众生,令住无诤地。

若有大战阵,立之以等力,

菩萨现威势,降伏使和安。

一切国土中,诸有地狱处,

辄往到于彼,勉济其苦恼。

一切国土中,畜生相食噉,

皆现生于彼,为之作利益。

示受于五欲,亦复现行禅,

令魔心愦乱,不能得其便。

火中生莲华,是可谓希有,

在欲而行禅,希有亦如是。

或现作淫女,引诸好色者,

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道。

或为邑中主,或作商人导,

国师及大臣,以祐利众生。

诸有贫穷者,现作无尽藏,

因以劝导之,令发菩提心。

我心骄慢者,为现大力士,

消伏诸贡高,令住无上道。

其有恐惧众,居前而慰安,

先施以无畏,后令发道心。

或现离淫欲,为五通仙人,

开导诸群生,令住戒忍慈。

见须供事者,现为作僮仆,

既悦可其意,乃发以道心。

随彼之所须,得入于佛道,

以善方便力,皆能给足之。

如是道无量,所行无有涯,

智慧无边际,度脱无数众。

假令一切佛,于无量亿劫,

赞叹其功德,犹尚不能尽。

谁闻如是法,不发菩提心,

除彼不肖人,痴冥无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