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飞抵欧洲

 

加拿大之行圆满后,接下来要到的地方就是欧洲。

法王此番前往,是应法国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作者)的盛情邀请,飞越气势磅礴的大西洋,直抵世界十大名城之一的法国巴黎。

巴黎格调独具特色,整个城市古朴典雅,建筑别具一格,尤其是举世闻名的巴黎圣母院,给这座城市蒙上了一层神秘感。巴黎享有“艺术之城”的美称,这里似乎处处散发着浓郁的艺术气息,赢得世界文人、艺术家们的青睐。

在短短的日子里,法王参观了埃菲尔铁塔、博物馆,访问了巴黎的寺院、佛教团体等,会晤了社会高级官员,接见了许多拜谒者,给信徒赐以相应的教言,使他们心满意足。深刻的开示也令各界人士对佛教产生信心,许多人皈依了佛门。

此后,乘机到达蒙比利亚的列绕寺。这里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修行气氛十分浓厚。从远处看,修行的小帐篷星星点点地排列着,从善男信女的言行举止中,就可以推知他们内心的调柔,更为可贵的是,他们每一位都对上师恭恭敬敬,以此可窥见他们有何等的信心。索甲仁波切以最隆重、最盛大的仪式迎接法王一行的光临。见到谦逊的索甲仁波切和彬彬有礼的信徒,法王十分高兴。

第二天就开始灌顶传法。该寺的信众以及从荷兰、比利时等国慕名而来的信士聚集在主殿,他们井然有序地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为能亲睹西藏佛教领袖、宁玛教主的尊颜、聆听他的教授、蒙受他的垂念加持而深感荣幸。每一位信徒都仰视着宝座上的法王,以目光传递内心的敬意。他们以悦耳的曲调吟唱起祈祷文,声音委婉,十分动听。

法王心情极佳,赐予甚深灌顶后,又开示了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的道理,然后欢喜地说:“看到如此浓厚的修行气氛,我感到十分欣慰,这在当今时代实属难得。尤其在西欧发达国家,物质生活十分优越,人们很容易产生惰性,浑浑噩噩地虚度人生。我们以前世的善业获得人身,以福德幸遇佛法,在心生欢喜的同时,必须想到人的一生只是短暂一瞬,谁也不能确定自己还能活多久,明天不死的把握谁也没有,因此,应当倍加精进修学正法。”

在十三天的时间里,法王连续传法、灌顶,有四种语言现场同步翻译,每个人都充满了喜悦之情。期间,法王也以自己的体悟,为大圆满根基的修行者赐予殊胜窍诀,令许多人证悟了大圆满。法王说:“证悟大圆满很容易,但稳固增上证悟的境界却很难,必须有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毅力,对传承上师生起不共的信心……”

大家都诚恳地说:“我们听受过贡萨遍知尊者、顶果钦哲仁波切、贝诺法王等数多大德的教言,感到他们的确很了不起。但从意传加持方面来说,法王如意宝真的殊胜无比。”

即将离开该寺时,许多弟子祈请法王留在这里,他们说:“在西欧,不仅有高科技的医疗技术可以治疗您的疾病,而且环境幽雅,生活水平也是上等。最主要的是,这里可以自由自在地举行佛事活动,不受任何限制。这对您的事业必将大有帮助……”听到这番话,法王爽朗地笑了,开玩笑地说:“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抛弃殷殷期盼着我的数千僧众和雪域故土,舍弃东方的众生?”

一天,在蒙比利亚山巅,法王为即将在此修建的寺院举行了奠基仪式,祈愿佛法兴盛,众生得乐。之后,又依次在荷兰的创巴法会中心、英国的宁玛中心等佛教团体,举行盛大的传法灌顶活动;在香港的白玉中心传授“普巴金刚”的灌顶及教言;在台湾中台藏密学院赐“文殊静修大圆满”灌顶与修法,于台北西路演艺厅举行了传法活动。

每到一处,都受到了最高的礼遇。

之后,法王圆满了长达三个月的环球弘法旅程,途经深圳飞抵成都。到达双流机场时,汉地各地弟子汇集,人流如海,据说是该机场自建成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总之,法王无论到哪一个国家,都给那里的人带来了吉祥、安宁、和平、法乐。他老人家以谆谆善诱,接引无数众生趋入正法,将佛法的甘露遍洒南赡部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