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解宝灯论浅释

二 声缘证二无我耶

 

丙二(声缘证二无我耶)分三:一、破斥不合理之他宗;二、建立合理之自宗;三、宣说弥勒、龙树菩萨意趣一致。

丁一、破斥不合理之他宗:

有说声缘阿罗汉,未曾证悟法无我,

未破蕴执之我前,以彼之力不断惑。

前派有些人说,声闻缘觉阿罗汉只证悟了人无我,而未证悟法无我的空性。这种观点是不合理的。未经详细观察、依靠诸蕴而假立的人我,实际上是俱生我执的耽著对境,在这个人我尚未破除之前,彼之有境的俱生我执也无法遮破,俱生我执如果不破除,那么以其力量,则无法断除贪心等烦恼。如此连解脱也无法获得。

 

所谓我亦依诸蕴,假立俱生我执境,

彼与瓶等除空基,空理无有何差别,

法我人我各自分,自性均是空性故。

所谓的我也是在未经详察细究的情况下,依靠诸蕴而假立的,是俱生我执的耽著对境。由肢体等聚合而假立的诸蕴与依靠瓶腹、瓶底等形成的瓶子等除了所空的有法之分类不同以外,由于法我与人我各自之本体均不成立,因此这两者空性的道理无有任何差别,对于空性的人我与法我二者,若依据确凿的理证加以分析,则是自性均不成立的空性。所以,我们应当了知,就像树与柏树一样,法我是总相,人我是别相,法无我是总相,人无我是别相。

 

如是汝等已违越,现量成立教理证,

声缘未证法无我,说法仅是立宗已。

佛陀在《般若经》中说:般若是产生四圣者(声闻、缘觉、菩萨、佛陀)之母,故当精进修学。正像龙树师徒所说:乃至有蕴执之前,必然有我执,若有我执,则必将随业惑所牵而转生轮回,通过现见无我可断除三有种子而获得解脱。如果未证悟缘起空性,则如同外道的离贪一样,会再度生起烦恼以致于不能从轮回中解脱;如果证悟了缘起性空,便可获得解脱。很显然,你们所承认的观点已经违越了现量成立的上述诸教证以及成立不堕二边寂灭之道的理证。你们完全肯定地说声缘阿罗汉未证悟法无我的空性,只不过是立宗而已,其实无有任何教理的依据。

 

有者观点太过分,承许三乘见道同,

证悟无有高与低,对于显宗及密宗,

一切经续诸论典,均解释为不了义。

相对而言,后派有些人的观点就显得更为过分,他们竟然承许三乘的见道断证功德一模一样,声闻、缘觉、菩萨圣者均已证悟了二无我,并且证悟的境界也无有高低之别,而且凡是与他们观点相违宣说三乘见道断证功德不同、证悟见解有高低的般若以及密宗金刚乘等佛经、续部诸多论典一概解释为不了义,这种说法实在太不应理了。

 

则于前入小乘者,获得大乘见道时,

毫无所断等过失,为理所害不可驳。

为什么说这一观点不合理呢?如果按照你们的观点来说,则先前入了声缘小乘的阿罗汉再趋入大乘以后于数大阿僧祇劫中积累资粮获得见道智慧等之时,烦恼障已经全部断除了,而对于所知障,你们也承认在不清净的七地不断,这样一来,那些获得大乘见道的阿罗汉就无有一丝一毫的所断了。因为无有所断,证悟的智慧也就无有必要,结果无数劫中所积累的二种资粮已经成了无有意义,并颠倒了乘的高低、道的深浅、根基的利钝以及了义不了义的道理,此等相违的大过失以理证可害,你们无有反驳的余地。

 

复说所证虽已证,然断所断需助缘,

未证与许证相违,证违未断诸所断,

日虽升起遣黑暗,观待他缘真稀奇!

如果对方辩解说:所证的二无我虽然已经如实地证悟了,可是依靠证悟的智慧断除所知障还需要无边的福德资粮之助缘,因此并非无有意义。这也是不合理的,如果你们说先前入小乘道而未如实证悟所证的二无我,则与你们自己承认证悟二无我的观点相违;假使你们说已经证悟了二无我,则与尚未断除所断也成相违,因为若依靠对治之智慧不能断除所断,那么三世中不可能有断除所断的对治了。例如,太阳明明已经拨开云雾,高高升起,可是居然还认为尚需观待灯光等其他助缘才能遣除黑暗,这难道不是太令人感到稀奇可笑了吗?

 

有说声缘自相续,五蕴虽已证空性,

他法无我未证悟。若已证悟五蕴空,

则除无为法之外,有何未证他实法?

后派的有些人说:声闻阿罗汉虽然已经证悟了自相续的五蕴为空性,可是,除此之外的他法尚未证悟无我或空性。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一切有为法均可包括在五蕴中,如果五蕴已经证悟了空性,那么除了虚空等无为法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未证悟空性的有实法呢?根本不会有。关于虚空等无为法,如颂云:“虚空如同石女儿。”虚空等无为法甚至在名言中也不成立,更何况说胜义中呢?因此,随理之人对此根本不作观察,这证明无为法的空性是很容易证悟的。声闻自己的经部中也承许一切无为法仅是假立而已,无有实法。以此观察均可妨害此种观点。

 

丁二(建立合理之自宗)分三:一、具德月称如何宣说;二、自宗龙钦绕降所承认之观点;三、以遣除疑虑而宣说需证悟究竟法无我之理。

戊一、具德月称如何宣说:

自宗承许何观点?月称中观自释云:

为断烦恼于声缘,佛陀宣说人无我,

为断所知于菩萨,圆满宣说法无我。

对此,前译派无垢自宗到底持什么观点呢?具德月称论师在《入中论自释》中再三以教理说明必须要证悟不堕二边的空性。并且在讲空性分类时说:“无我为度生,由人法分二。”解释此颂时于《自释》中云:“声闻、缘觉与菩萨所证悟的空性如是分类:为断除烦恼障,佛陀为一切声闻、缘觉宣说了人无我的空性;为断除所知障,为一切菩萨圆满宣说了诸法空性无我。”

 

若问声闻与缘觉,二者已经证空性,

此说又作何解释?意为彼等声缘者,

为断惑修人无我,未圆满修法无我。

紧接着,作者又以自问自答的方式遣除他人的疑惑。那么这么一来,前面所说的声闻已经证悟了空性又如何以教理来解释呢?因为这些声闻、缘觉为了获得阿罗汉果,主要需要断除烦恼障,所以必须修持证悟烦恼障的根本即俱生我执的对境人无我的空性,而并没有圆满修持、证悟无分微尘与无分刹那等法无我的空性。佛经中所说的十六空性是大乘不共的说法,月称论师于此已明确加以解释了自己的观点。了达此理足矣,不必另辟蹊径。

 

戊二、自宗龙钦绕降所承认之观点:

如是龙钦绕降言:前代诸位阿阇黎,

说证未证相争论,然而本人之观点,

前之声缘有多种,然欲获得阿罗汉,

执蕴我若未证空,不能获得解脱果。

是故此点虽已证,然未圆满证无我,

经说声闻微无我,如虫食芥子内空,

故于微加否定词,说未证悟法无我。

如月称菩萨所承认的观点,大法王全知无垢光尊者在《如意宝藏论释》中是这样说的:“前代的所有智者上师们关于声闻、缘觉是否证悟了法无我相互之间展开过各种辩论,但我本人认为,以前的所有声闻、缘觉虽然利根钝根种类各异,可是,无论如何,要想获得阿罗汉果位,在尚未证悟依靠蕴而假立的俱生我执之贪执对境人我自性不成立的空性之前,不可能获得自果的解脱。因此,依蕴缘起假立的俱生我执的我无自性的空性这一点必定已经证悟了。虽说已获得了阿罗汉果,但是并没有圆满证悟无分微尘与无分刹那等诸法无我的空性。经中说:如同小小的芥子被昆虫蚀食内部的空间一样,声闻、缘觉所证悟的无我空性微乎其微。是故,对这种微量的证悟空性以否定的方式说未证悟法无我。”

 

此乃稀有之善说,他无与此相比拟,

如海水虽饮一口,亦不能说未饮海,

如是法之别相我,已见无我许证空。

无垢光尊者的这一观点实在堪为前所未有、超群绝伦的善说,其他再没有一个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了。例如,虽然仅是饮了一口大海的水,但谁也不能说他没有饮大海的水。同样的道理,声闻、缘觉见到了法之别相俱生我执的耽著对境人我空性或无我,由此应当承认他们已经证悟了空性。

 

犹如海水饮一口,所有海水未进腹,

一切所知之自性,尚未证悟为空性,

是故承许二无我,尚未圆满证悟也。

然而,就像只是饮了一口海水,所有的海水并未完全进入腹内一样,阿罗汉并未证悟一切万法自性为空性,因此也应当承认他们尚未圆满证悟二无我或空性。

 

戊三(以遣除疑虑而宣说需证悟究竟法无我之理)分三:一、总说;二、详细解释教义遣除迷惑;三、依见真如而说成立一乘及他宗不合理、自宗合理之理。

己一、总说:

若问一法见空性,为何诸法不证悟?

若依教理与窍诀,详细分析作观察,

虽然应当证空性,暂时声闻种性者,

因唯耽著人无我,是故难以证他法。

若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例如,见到一根芦苇内空,则所有芦苇均可了知为内空,同样,假设人无我的一法已证悟为空性,那么其他一切法理当证悟为空性。为什么不证悟呢?当然,如果以宣说色等诸法无有自性的了义经典的教证、确凿可靠的理证以及甚深的窍诀加以观察,则一法见为空性其他所有法也应当见为空性。可是,暂时来说,小乘的声闻种性者由于畏惧轮回而只是寻求自我了脱生死的寂乐解脱,他们唯一希求耽执证悟人无我。因为他们不希求证悟诸法空性,故而很难以证悟一切万法为空性。

 

如虽许瓶为假立,然许微尘为实法,

设若证悟瓶假立,以此智慧而观察,

微尘本应亦证悟,然而暂时未证悟。

譬如,虽然所有的声闻均承认瓶子是假立存在的,可是他们却不承认微尘是假立存在的,而认为实有存在。按理来说,假使一切声闻以证悟瓶子是假立存在的智慧理证对微尘详加分析,那么理应证悟微尘也是假立存在的。然而暂时他们却未能证悟微尘是假立存在的,而执为实有存在。与之同理,见到一法为空性,并非一定要见到诸法皆为空性。

 

粗大实法无分尘,表面似乎成相违,

暂无教证窍诀故,建立不违之宗派。

本来,粗大的有分假立存在与无分微尘实有存在这两者表面看来显然相违,但声闻乘因为暂且无有明示微尘无自性的了义经典与甚深的窍诀,而建立了不相违的宗派。

 

如是一切唯识宗,倘若无有所取境,

为何不证能取心?自续派以胜义谛,

无有之理于名言,为何不证无自相?

是故依照汝观点,一切均成应成派。

声缘诋毁谤大乘,此类现象岂能有?

否则,如果按照你们的观点来说,证悟一法为空性,就必须证悟诸法空性,那么大乘中的唯识宗已经证悟了所取无自性的空性,为何不证悟执著心无自性的空性呢?理当证悟。同样,中观自续派证悟了胜义中诸法不成实有的空性,依照此理,为何不证悟名言中自相不成立的空性呢?理应证悟。

如此按照你们的观点承认,小乘、唯识、中观自续派等所有的宗派全部变成了中观应成派。如果是这样,那么声闻、缘觉诽谤说大乘广、中、略般若经等非为佛经的现象怎么还会有?不可能有。

 

是故一法之自性,诸法虽皆为等性,

然内外缘未齐全,期间不能证悟也。

因此,诸法于唯一法界自性中虽是无二等性,然而,乃至上师等内外因缘尚未具足之前,暂时还不能证悟诸法远离一切戏论的法界大平等性。

 

一般而言利根者,依靠自力可证悟,

钝根即证不确定,终有一日必证悟。

经说万劫之末际,罗汉出定入大乘。

通常就根基的差别而言,极为利根者依靠自力也有证悟离戏空性的,而钝根者不观待他缘,仅仅凭借自力也不一定能立即证悟离戏空性,可是,有朝一日必定会证悟空性。《妙法白莲经》中云:“声缘阿罗汉入于无余灭尽定中,于一万劫之末,经如来劝请而再次出定,趋入大乘。”

 

如理趋入大乘者,尚需无数劫修习,

声闻追求自寂乐,仅于数千劫之中,

所有无我未证悟,暂时为何不可能?

得地菩萨见法界,岂不亦是渐明圆?

此外,纵然是利根菩萨种性,并且上师等内外因缘均具足,而如理如法趋入大乘者,要想证悟诸法离戏的现空大平等无我空性,也需要于无数劫中依靠善巧方便以大精进修持,那么,追求自己寂乐的声闻于三世等或万劫中入定的短期时间所有的人无我或者远离一切戏论、现空大平等的空性未圆满证悟需要以后才能证悟这一点为何不可能呢?极有可能性。而且,就算是大乘得地的诸位圣者,他们难道不也是依靠圆满资粮、成熟众生、清净刹土而解脱障碍、使现见法界的境界越来越明显、逐步增上日渐圆满的吗?更何况说声闻、缘觉阿罗汉!

 

倘若具足积资伴,以及无边之理证,

菩萨行为回向缘,必定圆满而证悟,

如具善巧方便缘,密宗迅速而证悟。

如果布施、持戒等积累无边资粮之助伴,五大因1等无边甚深理证的方式,菩萨们圆满资粮、成熟众生、清净刹土等行为以及回向此等因缘一无所缺、完全具足,则在短暂的时间里也将圆满证悟现空无别离戏平等的空性。如同圆满具足金刚乘的善巧方便,依甚深密宗捷径轻松疾速便证悟甚深实相一样。

 

己二、详细解释教义遣除迷惑:

虽然常我已断除,俱生我执依蕴生,

论说乃至有蕴执,一直存在我执也。

如何解释《宝鬘论》等教义呢?依靠蕴聚仅是假立之法而通达空性,虽然明确地认识到如同外道所承认的遍计常我般的蕴聚作者或常有自在的我是不存在的,从而断除了常我,但依此却无法断除细微的我执,而趋入或产生轮回的根本即是俱生我执或执蕴为整体的我执,因此,乃至蕴执存在期间,就会有我执。

 

此义假立因蕴有,执彼之心便存在,

假立之我因具故,我执之果不会灭。

此论中的意思是说,如果未证悟我本体不成立之空性前,即便是断除了常我,但由于假立之因即自相续之五蕴以及执著蕴为整体之心仍然存在,也就是说俱生我执的耽著对境假立我之因无碍具足,这么一来,俱生我执之果就不会泯灭。

 

因为常我虽已断,然依执蕴假立我,

俱生贪境未断故,生起我执无障碍。

为什么呢?虽然通过了知常我不存在而断除,可是俱生我执却无法依此而断除。由于依靠假立之因即由蕴为整体的执著而假立的我也即是俱生我执的耽著对境尚未破除,这样一来,由于生起我执这一障碍而不能证悟无我或空性。《宝鬘论》中云:“若时有蕴执,彼即有我执,有我执造业,由业复受生。”

 

是故断除诸烦恼,必须证悟蕴等空,

此说不符圣教义,月称如实释此义。

所以,要想断除障碍解脱的烦恼就必须如实证悟蕴等为空性的说法实际上并未如理如实地解释此论中的意义。对此教义,具德月称才真实准确无误地予以诠释了。因此不必另辟蹊径。如《入中论》云:“证无我时断常我,不许此是我执依,故云了知无我义,永断我执最稀有。见自室壁有蛇居,云此无象除其怖,倘此亦能除蛇畏,噫嘻诚为他所笑。”因此,必须要断除烦恼过患的根本、轮回根源的俱生我执。《入中论》又云:“慧见烦恼诸过患,皆从萨迦耶见生,由了知我是彼境,故瑜伽师先破我。”

 

倘若了知假立我,灭除我执已足矣。

如虽未知绳无有,而见无蛇断蛇执。

如果了达了依靠蕴聚假立、俱生我执的耽著对境的人我不成实有或为空性,则一切轮回之根本、一切烦恼之来源的俱生我执必将灭除无余。这已经足够了,蕴等并不一定非要证悟为空性。譬如,见到绳子误认为蛇而产生蛇的执著,对此虽然未了知绳子本身为空性或不存在,但见到对境蛇不存在也可以断除蛇的执著。同样,通过证悟俱生我执耽著对境的人我为空性,便可断除烦恼,从而获得声闻的解脱阿罗汉果。这一点依据教理真实成立,是故不必另辟蹊径。

 

己三、依见真如而说成立一乘及他宗不合理、自宗合理之理

最终必定需证悟,诸法本性为一体,

见彼智慧亦一体,龙树月称二师徒,

依据理证而宣说,成立究竟唯一乘。

当然,声闻阿罗汉最终也必须要证悟现空双运离戏大平等诸法无我的法界真如义。轮涅所摄之诸法于真如法界中是无二无别的,故为一体自性,能见之有境的智慧同样不可分割,是故也是一体。因此,龙树菩萨、月称论师师徒二人依据确凿的理证明确地宣说了成立究竟一乘的观点。如月称论师于《入中论》中云:“离知真实义,余无除众垢,诸法真实义,无变异差别,此证真实慧,亦非有别异,故佛为众说,无等无别乘。”

 

假设依照汝观点,声闻已见彼性故,

依据理证怎成立,一乘仅是立宗已。

假使按照你们的观点,那么声闻阿罗汉早已现见了无二无别之法界,如此一来,凭借前所未见、后方现见的理证怎么能成立究竟一乘呢?因此你们无据可依的观点只不过是立宗而已。总之,无有教理,无论建立何种观点都是极不应理的。

 

于此双运之智慧,唯有现见最究竟,

即是唯一真如性,圣者终皆到此地。

具有合理性的自宗宁玛派对此是这样承许的:真如法界既不是本体不空的常有也不是片面性的断空,而是现空或法界智慧双运的自然本智。只有现见这一真如本性才是最究竟的。法界真如无二无别,一味一体。所有的圣者无论直接或间接最终必然要殊途同归达到此法界本地中,别无其他。因此,建立究竟一乘是极为应理的。

 

丁三、宣说弥勒、龙树菩萨意趣一致:

是故此理若通达,龙树观点弥勒论,

犹如蔗糖与蜂蜜,互为圆融易消化。

如果深入细致地了达了上述之理,就自然会明白了义经典以及诠释其密意的龙树菩萨师徒的善说《中论》、《入中论》与弥勒菩萨的论著《现观庄严论》内义矛盾的过失丝毫也无有,就像蔗糖与蜂蜜一味交融、无有取舍、顺畅入腹一般,无需破一宗、立一宗,互相圆融,极易消化理解。如此轻而易举便可对他们二位菩萨的密意一致生起诚信。

 

否则如吞禁忌食,腹内不适成肿瘤,

成百教理手术刀,同时刺入深畏惧。

相反,如果将了义经续以及《中论》、《入中论》、《现观庄严论》的密意误解为互相矛盾,进而破此立彼,那么就会像食用了不能并存、互为禁忌的食物致使腹内形成难以治愈的肿瘤一样,由于肿块过度膨胀,以致腹部深感不适。到那时,数百把甚深经续论典的教证与真实无谬甚深理证的手术刀一同刺入,恐怕你会疼痛难忍,万分恐惧,结果不由自主地发出以邪见诽谤正法与补特伽罗的叫声。可想而知,当时的情景该是何等悲惨,后果极为严重。因此,应当小心谨慎,唯一修持正法。

 

相违了义经续教理者,

寸步难行入于迷网中,

如理如实善说之日轮,

岂不自在畅游教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