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课

 

今天我们紧接着昨天的内容,前面的科判当中有一部分没有讲完。修上师法的息增怀诛事业之后会出现一些修行的验相:

 

丙三、验相:

现各事业之验相,此乃深道大乐海。

前面修息增怀诛四种事业的过程当中,各个事业不同,显现的验相也是不同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因为我们讲的这个法非常甚深,如同大海一般,其中有许许多多不可测度的甚深缘起,所以在修的过程当中,大乐智慧妙用的显现也是不同的。

比如说,修息增怀诛当中的息业,其验相是:在梦中进行沐浴、身上穿白色的衣服、遇到一些白色的客人等。那天我讲我小时候的故事,他们说,我梦见白色袖子的客人也是一种验相吧。比如说一个人病好的时候,梦中见到的客人或者一些相也会是白色的。

修成増业的验相:因为你的寿命、财富不断增上,梦中就升起了日月、收到了很多粮食,或者是降下珍宝雨等。

修成怀业的验相:在梦中有成千上万的人向你顶礼、供养、赞颂等。

修成诛业、降伏业的验相:梦中发生一些巨大的火山爆发等,或者你在跟敌人作战的过程当中杀害敌人、战胜敌人等。

以上是修息增怀诛不同事业的时候,在梦中会出现的验相。

比如修金刚萨埵,过一段时间我们念了40万遍金刚萨埵心咒之后,如果在梦中自己穿上白衣服、沐浴,或者是身体上的垢染得以清净,这就说明已经清净罪障。还有喝清凉的水、用乳汁沐浴,很多修法当中有不同的验相。

下面是一种断法的观修次第,特别是生病的时候,可以通过这种上师的观修方法来遣除疾病,分六个方面。

 

乙四(分别之次第)分六:一、观想对境;二、净增甘露;三、布施宾客;四、作回向;五、宣说功德;六、修持之理。

丙一、观想对境:

赎死除障病魔时,观想前方虚空中,

无畏狮子莲座上,师佛无二露笑容,

为诸菩萨与空行,传承上师所围绕,

六道债主可怜客,三世父母轮回众。

赎死除障病魔时,观想前方虚空中,无畏狮子莲座上,这里说,如果我们出现一些死相,或者在生活中遇到极大的违缘或遭受疾病,要想断除这些疾病等而修行的时候,就在自己前面的虚空当中观想狮子和莲花的宝座,宝座上面观想自己的根本上师。

师佛无二露笑容,为诸菩萨与空行,传承上师所围绕,上师与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等自己很有信心的任意一尊佛无二无别,或者与其他的三世诸佛无二无别,并且上师露出笑容,非常慈爱地一直注视着我们。然后观想,八大菩萨、空行众、护法众以及所有的传承上师都围绕在上师周围。你如果病得非常严重或者出现死相,就可以这样观想。

六道债主可怜客,三世父母轮回众。然后,就像我们观皈依境、皈依福田时一样,自己和冤亲债主等六道的可怜众生、三世父母,全部面向自己的根本上师,进行祈祷。这是刚开始观想对境的方法。

第二个观想方法是净增甘露法。

 

丙二、净增甘露:

自心吽字顶上出,变勇士持剑托巴,

自身眉间处斩断,置于骷髅三灶上,

内满身骨及血肉,降下甘露下燃火,

托巴量等三千界,其中充满妙甘露。

自心吽字顶上出,变勇士持剑托巴,刚才我们在前面观想了自己的根本上师等殊胜的对境,然后把自己的心变成一个藏文的“吽”字,“吽”字从头顶出来,变成一个白色的金刚勇士,手里持着宝剑和托巴(托巴就是天灵盖)。

自身眉间处斩断,置于骷髅三灶上,然后,在自己原来躯体的眉间处,金刚勇士用宝剑斩断头颅,将斩断的头颅放在一个骷髅的三灶架上面——像须弥山那么大的三灶。

内满身骨及血肉,降下甘露下燃火,然后把自己原来的躯体全部放在里面。通过托巴下的“样”字吹风,“让”字燃起火来(有些修法是“让、样、康”都要观修),把身体里面的血、肉、骨头全部溶化,然后念诵“嗡啊吽”,慢慢慢慢,原来不清净的血和肉等全部得以清净并越来越增多。

托巴量等三千界,其中充满妙甘露。最后要观想,托巴的量等同三千大千世界,就像大锅里面熬稀饭一样,我们原来特别执著的身体已经全部变成了甘露液体。

以上是第二步观修方法,前面第一步是,在我们前面的虚空中观想上师、诸佛菩萨、空行护法三根本为主的圣众。

当我们真的出现死障时就可以这样修,我本人经常修这个。比如说,我觉得这次可能没有希望了,病得很严重,这个时候一方面看病,让医生来诊断,一方面应该通过上师瑜伽修这样的断法,《大圆满前行》当中也有这个修法。

其实这个修法非常殊胜,因为我们把自己的身体全部供养、布施给诸佛菩萨和三界众生,这样断除我执之后,就有了重新获得生命的机会,也有了一种新的机会,这是一种自然规律。

光是口头上这样讲的话,不信仰密法的人不一定会有感受,但如果你自己真诚地修行过,就应该很明白的。刚才讲的是第二步。

第三步开始上供下施。我们已经把这个身体变成甘露了,现在要供养天女和勇士等,把身体全部上供下施。

 

丙三、布施宾客:

自心化现无数士,同持托巴洒甘露,

令诸息客皆欢喜,圆满资粮获悉地,

有客生喜还宿债,令害魔喜遣违缘,

诸众皆大欢喜光,照射自己去疾病,

魔障逆缘皆灭尽,赎死获得二成就。

自心化现无数士,同持托巴洒甘露,令诸息客皆欢喜,圆满资粮获悉地,我们刚才把自己的心变成了勇士,身体变成了一大锅甘露,量等三千大千世界。然后白色勇士的心间再幻化出无数的勇士,每一个勇士手里都持着天灵盖。在大如三千大千世界的天灵盖里面,有以“嗡啊吽”清净的甘露,洒这些甘露以供养无数的勇士、勇母。

在供养的过程中,自心幻化的无数勇士在同一个时间当中,先对“息客”——息灭一切烦恼的、寂静的客人,即对上方的诸佛菩萨、空行、护法作供养。而且把甘露变成他们所喜欢的各种各样的供品,比如七宝、八祥瑞,以及世间当中天人的资具等,并不光是供养“稀饭”。如果光是“稀饭”的话,可能有些佛不喜欢喝(众笑),也不光是我们很喜欢的甘露。

但我们的分别念很重,经常想这个不对、那个不对,其实不是这样的,真正有现而无自性境界的瑜伽士什么都可以幻变。在诸佛菩萨面前,虽然本质是我的身体,但通过诸佛菩萨的幻化力量,可以供养各种各样的供品,让所有的息客、诸佛菩萨得以欢喜,圆满了资粮,获得了共同和不共同的悉地。

有客生喜还宿债,在同一个时间当中,又幻化无数的勇士、勇母,持着盛有甘露的托巴。而且,托巴里面的甘露也会变成三界轮回众生各种各样的所需,将其布施给所有的六道众生,尤其是自己在无始以来欠了很多债的众生。现在世间人吵架的时候也经常说:“我即生当中不欠你,但是我前世欠了你。”所以,你们前世欠了的、再前一世欠了的,全部已经还给他们了。“有客”就是三有当中的客人,他们全部心满意足的话,那就皆大欢喜,并且还上了以前所有的宿债。

其实,我们身体生病、一直不好的时候,做一个这样的革萨里修法,身体就会很轻松,而且的确也会断除我执,把自己的身体、财富全部上供下施是非常有加持力的。

令害魔喜遣违缘,尤其是害自己的病魔、非人、罗刹、夜叉、厉鬼等,世间当中有各种各样的邪魔,他们也都会欢喜,不会再给你制造各种违缘。

不然,有些人可能经常跟魔众关系不好,很多事情都不顺利;有些人跟非人关系不好;有些人前世欠了很多债……所以,有些人为什么很顺利,而有些人在生活当中始终都不顺利呢?还有一种无形的原因在这里。这个时候我们通过布施,让他们都得以欢喜。

诸众皆大欢喜光,照射自己去疾病,魔障逆缘皆灭尽,赎死获得二成就。总而言之,上上下下所有的宾客都皆大欢喜。并且这样欢喜的白色光照射到自己,自己原来要接近死亡的、出现死相了,现在就遣除一切导致死亡的疾病,遣除一些魔障、违缘,就不会死亡了,已经把生命赎回来、买回来了,获得了复活的悉地,有时候也有共同和不共同的悉地。

以上是通过上师瑜伽来遣除违缘等,尤其是我们生病的时候应该这样修。

 

丙四、作回向:

不缘诸法自心性,不缘心性法界性,

如是境界中安住,如幻性中作回向。

最后,在修完上师瑜伽的修法之后,不执著任何法相,一切都是自己的心。自己的心也不缘,入于法界当中,在法界的境界当中如是安住。你所观修的对境,能观修的人,还有所观修的施物,全部都没有——刚才所供养的对境、供养者、作为供品的施物都不缘,在这样的境界当中入定。出定的时候,在如梦如幻当中,通过念《普贤行愿品》等作回向。

 

丙五、宣说功德:

这样的上师瑜伽实际上是革萨里修法,有非常大的功德,什么样的功德呢?

 

以此可除诸违缘,圆二资粮离二障,

心生无量加持悟,急生出离无我执,

现有现师成所愿,安乐临终现光明,

中阴解脱圆二利,故当勤修上师法。

以此可除诸违缘,圆二资粮离二障,心生无量加持悟,上师的这个修法很重要的。如果经常修行这样的革萨里修法,就能断除修行过程当中人为或非人为的各种违缘,圆满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断除烦恼障和所知障,心中能获得诸佛菩萨和传承上师们的无量加持,很快获得开悟。

其实这种修法是很快的。有些人为什么在短短几个月的修法以后就完全改变了他的心?有些人可能自己修得不深入,这样之后,虽然学佛很多年,但好像效率不是很高。有些人是在很强烈的悲心或信心的条件下修,那么在短短的时间当中也会开悟得特别快。

急生出离无我执,我们有时候在轮回当中想出离的话,可能是缓缓的——“现在不行,以后吧!”但修这个法的人因为上师的加持,很快就对三界轮回生起出离,无有我执。

现有现师成所愿,而且现有的现相全部都变成了上师的现相——色法显现为上师的相,声音是上师的金刚语,心里所有的分别念是上师智慧的妙用,一切显现成为上师的显现。并且自己所想到的很多事情都如愿以偿。

有些修行比较好一点的人,不管发什么愿、发什么心,都很容易成就;有些修行不好或者上师法修得不好的人,刚开始发心很好,但是到中间、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没有圆满的——这里也是半途而废,那里也是夭折了,那里也是到中间的时候就不行了。所以,很多事情能够如愿以偿,也是依靠上师的加持和自己的修行力。

安乐临终现光明,中阴解脱圆二利,故当勤修上师法。他在生活当中始终是很快乐的,在临终的时候显现母光明和子光明,中阴获得解脱,圆满自他二利。所以说,我们应该精勤地修行这种上师修法,这是非常重要的。

可以哦,这次你们居士们听法还是很如法的,打瞌睡的人很少,还不错!我昨天也讲了,以前开法会的时候,从来没有听过佛法的人坐也坐不住,很多人比较苦恼。本来听一堂课只有一两个小时,但是大家还是很累的,有那种感觉。但今天我们这里,我周围的基本上都是这次参加法会的人,从表情等各方面来看还算比较不错,应该还可以。

为什么息增怀诛的事业修得那么快?因为修上师瑜伽的功德非常大,下面讲这个道理。

 

丙六、修持之理:

佛说刹那念上师,胜过劫修生次第。

不管是在显宗的佛经当中还是在密宗的佛经当中,佛陀都再三地宣说:在一个大劫、多少亿年当中修各种各样的本尊,其功德本来是非常大的,但是不如刹那忆念上师的功德大。比如有一部经典中讲:千百万劫当中修六波罗蜜多,不如一瞬间、一刹那观修佛陀的功德大;千百万劫当中观修佛陀的功德,不如一刹那间忆念上师的功德大。

所以这里讲,对上师的恩德也好、笑容也好、身相也好,哪怕是短短的一刹那间,用一种世间的忆念来想他,觉得这位上师对我佛法上的恩德非常大,将上师作为一种瑜伽相来想,这个功德是很大的。

  • 上师的加持三时无别

原来我们有很多念诵,我也担心太多了,但后来想,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每一个人都可以修,所以我们每天的课前念诵当中还是有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有些人见过上师,有些人没有见过上师,但这个不要紧的,莲花生大士很多人也都没有见过,但你还是可以修莲花生大士的上师瑜伽。

我在2003年讲过《大圆满心性休息》,当时我讲了噶玛巴的一个教证,他说:只要自相续有改变,上师在和不在都没有什么差别;甚至你依靠一个法本,自相续当中有改变的话,你也可以把作者当作自己的根本上师。

从历史上看,智悲光尊者从来没有见过无垢光尊者,他们之间隔了相当长的时间,但智悲光尊者因为看了无垢光尊者的《七宝藏》,就觉得特别好,于是天天祈祷,后来无垢光尊者的幻化身摄受了他;法王如意宝没有见过麦彭仁波切,麦彭仁波切是1912年圆寂的,法王如意宝是1933年降生的,中间有这么长的时间,但是法王如意宝天天祈祷麦彭仁波切,我们也看到,法王的任何一个作品前面都有顶礼麦彭仁波切。

所以从时间角度看,我们虽然没有见过某位上师,但是他的加持完全可以融入我们的心。在座的有些居士,可能确实也是因为福报和各种原因,没有见过上师如意宝,有些是有幸见过的。即使没有见过,只要你有信心、经常祈祷,就像如意宝三时都没有什么差别,都可以赐予悉地一样,我们跟上师如意宝之间虽然有一些时间的间隔,但是你都可以祈祷——上师如意宝的确是莲花生大士的补处,他的加持和力量是不相同的。

以前有些佛教徒说:“我可不可以把您作为对境来观上师瑜伽?”我说:“把我观成上师瑜伽的对境的话,我自己也没有把握,浪费时间,没有必要。最好是观上师如意宝,这是不会有欺惑的。”如果观上师如意宝,或者是莲花生大士、布玛莫扎等前辈真正的大成就者,即使没有见过他们,我们也知道,他们无漏的身体和无垢的智慧可以经常摄持我们,无有任何间隔!

《前行》当中引用过一个教证:“何人俱胝劫,修十万本尊,不如一刹那,忆念上师胜。”这个教证我也经常用。任何一个人在千百万劫当中观修十万个本尊,不如一刹那间忆念上师的功德殊胜。今天修时轮金刚,明天修度母,后天修文殊菩萨,再修地藏王菩萨等无数的本尊——有些人修的本尊特别多,来加持的时候念珠都是一大口袋,也许是别人的念珠。

尤其那天我在课堂上说:“参加金刚萨埵法会的时候,用白色水晶念珠很好。”后来听说很多居士上来之前,都跑到武侯祠买白色的水晶念珠。武侯祠原来十块钱的水晶念珠现在卖三四百块钱。

修金刚萨埵用白色水晶念珠也是一种缘起,但也不一定要用白色水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修本尊,而且修本尊的时候,最好观想本尊与自己的根本上师无二无别,这样来修是最容易成就的。如果把上师抛开,只修一个本尊的话,就像以前噶举派很多上师的传记当中所讲的一样,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讲《前行》的时候我也引用过,梅觉巴大师说:不管怎么样,度母绿就让她绿,喜金刚黑就让他黑,观音菩萨白就让他白,无论任何时候,我观修的就是我的根本上师。当对上师有非常坚定的信心,对上师的观修比对本尊还重视的时候,在很快的时间当中,加持就会融入自己的心。一旦上师真正的加持融入自己心的时候,那息增怀诛的事业就会任运而成,有时候都不用特别勤作。

我以前依止上师如意宝的过程当中想过,虽然法王如意宝依止托嘎如意宝的时间不长,只有六年,但确实是在短短的时间当中已经获得了上师全部的意趣,所以他在后来弘法利生的过程当中,很多事情都很顺利。当然,法王的前世也不像我们一般人,他的底子还是比较不错的,所以跟凡夫人的起步不同,不像我们什么基础都没有,这个有一定的差别。

他们的修行的确是非常殊胜,我们也应该以真诚的信心修上师瑜伽。尤其是修莲花生大士、法王如意宝,这些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圣者,跟我们的传承也是非常近的。当然你们有其他的一些兴趣、有其他的一些上师也是可以的。

这里很多居士也是像昨天所讲的一样,一个人有一大堆的上师,这个寺院的活佛、那个寺院的堪布、那个寺院的喇嘛,上师特别特别多。但是,有一个人给我讲:“我的上师特别多,但我观上师瑜伽的时候好像都不能观,因为他们自己好像都没有成就,所以我不想观他们。”(众笑)他就觉得:“这种上师当老师还可以,要把他观到我头上的话,好像还是有点想不通。我只是可以把他当成所谓的‘上师’,或者观成一个老师,但要把他观成真正跟佛无二无别的话可能有点困难——他也有点困难,我也有点困难。”(众笑)也许他说的是对的。

 

乙五(功德)分二:一、上师为一切功德之本故当依师;二、追循前辈依师之教言。

丙一、上师为一切功德之本故当依师:

欲求遍德云聚中,所降三地甘露者,

当依胜德财根本,具足大悲上师尊99

颂词当中的“具信”改为“具足”好一点——“具足大悲上师尊”,原来是按《大车疏》的另外一个版本译的,但这次这个版本可能好一点。

下面讲依止上师的功德,上师是一切功德之根本,所以应该依止。

“欲求遍德云聚中,所降三地甘露者,遍知的各种功德和智慧当中会降下三地的法雨甘霖,就像云聚当中会降甘霖一样。

在座的居士也好、出家人也好,如果自己有真正的佛教智慧,一定要降慈悲的法雨。否则,你自己有智慧,但是“不降雨”的话,这样有点可惜——天空当中有云,但是一直不降雨的话,这个云也起不到云的作用吧。

所以这里讲,想获得遍知智慧所降慈悲法霖的人,你应该依止谁呢?

当依胜德财根本,具足大悲上师尊。应当依止具有殊胜功德圣者七财的根本、具有大慈大悲心的上师——想求得妙法的人一定要依止这样的上师。

获得无漏财富的根本实际上就是上师,我们要想发财——发无漏的财,就要依止善知识。而且这种善知识不能是一般的善知识,他要具有大乘的特点——大慈大悲心、菩提心,这样的善知识我们应该依止。如果没有依止的话,确实也是很难得到这样的财富。

前面我们也讲过,所有的功德实际上都是依靠上师的加持、上师的力量而产生的。《般若摄颂》当中说:“佛诸法依善知识,具胜功德如来语。”《前行》里面也有这个教证。意思就是说,所有的佛法都是依靠善知识而产生的,那么这是谁说的呢?不是一般人说的,不是仙人说的,不是一个普通的领导说的,而是具有一切功德的如来说的。这个说者还是有差别的,说者不是权威的话,那他的语言是不可靠的,而如来是实语者、不妄语者,他以金刚语来宣说:依止善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在依止善知识的过程当中先要知道,所依止的善知识需要转法轮,这个确实很重要的。包括现在的一些居士也经常辅导,也辅导得很好。如果全部由出家人来给大家讲佛法的话,是有一定困难的。所以特别希望真正具有大悲心、智慧的一部分居士,以后也可以给大家讲一些佛教的道理。

其他宗教也有这样的做法,比如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各个宗教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以在家人的身份来给别人辅导。如果全部依靠一两个出家人来讲的话,的确很困难。如果条件具足,最好是由出家人来说法,在佛陀时代这样也是很好的,但实际上,在佛陀时代也有居士说法者。

转法轮非常重要,《大车疏》中讲到佛陀转法轮的时候说,佛陀获得成就之后七七四十九天没有转法轮,到了第六个七天的时候,佛陀跟大家说:“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犹如甘露法性我已获,纵于谁说亦不能证悟,是故默然独自住林中。”在佛陀没有转法轮的时候,商人、大梵天王请求转法轮,然后佛陀就转了三次法轮——第一次是在鹿野苑,第二次是在灵鹫山,第三次是在不同的地方。

有些人认为三次转法轮是在同一个时间,但是佛陀的传记当中已经先后宣说了转法轮的不同城市。按照无垢光尊者的观点,佛陀也是在不同的地方宣说佛法的。另外,关于佛陀示现圆寂的年龄,有些说是81岁、有些说是82岁、有些说是80岁,这在《大毗婆沙论》当中说得比较清楚。

关于这一点,在《大车疏》中引用了《涅槃经》《八大佛塔经》和《大毗婆沙论》的观点。《大毗婆沙论》的观点是小乘基本一致认同的,其中讲到:佛陀没有出家的时候,在王宫里面生活到29岁,然后分别在哪些地方待了多少年,比如舍卫城、王舍城,在这些地方待的时间是最长的。大家去印度朝拜的时候应该也是清楚的。

你们去印度朝拜的时候,一个是尼泊尔的蓝毗尼——佛陀降生的地方很重要,第二个是金刚座菩提伽耶——佛陀成就的地方很重要,然后转法轮的地方很重要,最后涅槃的地方也很重要,这几个地方一定要去朝拜。还有更重要的那烂陀寺,我去那烂陀寺的时候特别伤心,一直在那里哭着。

当时我们朝圣的时间比较紧,有一个堪布他自己是印度人,经常朝拜那里,所以就把时间安排得特别紧,他经常说:“快快快,可以了,简单发个愿就走了!走了走了!”但我们好不容易到那里,想好好念个《普贤行愿品》,法王也觉得应该好好发愿,但是堪布南卓觉得,对他们来讲经常有朝拜的机会,好像就无所谓:“反正朝拜过就可以,我们走吧,我们走吧……”所以当时我们朝拜每个地方都比较匆忙,好像就拍个照片。

我当时还比较年轻,一直觉得拍照片最重要,就先去拍照片。结果到了鹿野苑的时候,法王也批评:“你们每次到了一个地方,不重视发愿,先拍照片……”我去朝拜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的情况。

总而言之,没有依止善知识的话,不能从轮回当中得到解脱。《大方等大集经》中也说了:“远离善知识,不闻清净法,轮回生死中,为诸结所缚。”这里讲得很清楚,我们如果远离了善知识,没有听闻清净法的话,那永远都是在生死轮回当中被贪嗔痴等一切结、一切烦恼紧紧地束缚着,始终都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精勤地依止善知识,整天都是以很欢喜的心来听受佛法的话,那三界轮回的苦海是有办法越过的,所有的贪嗔痴等九个结100、三个结101会很容易消除,这是最好的。《俱舍论》里面所谓的“结”是一种障碍的意思,就像我们经常说的“解不开、纠结”。

下面讲,要追循前辈大德好好地依止善知识。

 

丙二、追循前辈依师之教言:

为息无始时串习,以及意惑而求法,

如同善财与常啼,无有厌倦依上师。

为息无始时串习,以及意惑而求法,那么我们求法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是为了息灭无始以来所积累的各种各样的无明习气,还有相续当中意识形态的贪嗔痴等烦恼。也就是说,我们要息灭烦恼、息灭无明、息灭业障,为了断除这些,真正见到自心的本来面目,真正能获得即生当中的成就等而求法。

其实我们现在很多的“美好”,背后不一定是很美好的;我们现在认为真正实有的东西,都不一定是实有的。通过真正的真理能见到自己心的本性,通过善知识的加持和自己的努力,在因缘聚合的时候获得开悟、获得解脱,才是真正的生活目标。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我们要求法。

如同善财与常啼,无有厌倦依上师。求法的过程当中,一定要以常啼菩萨、善财童子、米拉日巴、玛尔巴罗扎、智悲光尊者和法王如意宝作为榜样,以三喜来依止善知识,然后苦行,不生起任何的厌倦。

我想善财童子的公案倒是不用在这里讲,《大车疏》里面说,善财童子依止了文殊菩萨等善知识,两次依止五十四位善知识,总共有一百零八位善知识102;《八十华严经》里面讲,他依止了一百一十位善知识;其他一些经典当中讲到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五十五参——有五十五位善知识;有些经典里面说,善财童子去了不同的地方,有一百多个城市,但是依止上师的话,刚开始是文殊菩萨,到最后是弥勒菩萨、普贤菩萨,最后见到了普贤菩萨所有的坛城。

善财童子在依止善知识的过程当中,遇到了非常有智慧、非常没有智慧的各种各样的上师,但不管怎么样他都观清净心,一直如理如法地依教奉行,这是善财童子的依师方法。

还有常啼菩萨的公案,《前行》里面讲过,汉地的《般若经》里面也有,我以前也看过,整个情节基本上都是相同的。他要去依止法胜菩萨,中间也有非常漫长的经历,包括为了供养上师卖自己的身体,后来商主之女和五百个人跟他一起,前往东方去寻找上师。刚刚到那里的时候,法胜菩萨就开始入定,在后来的七年当中,常啼菩萨一直站着,等着上师转法轮,有些情节非常非常感人。

说实在的,我们依止善知识过程当中的一些苦行、忍行、观清净心,很多可能都是不足的。其实我们应该以法为主,这是很重要的。真正观察好了以后,认为这个上师跟佛没有什么差别的话,在以后的依止过程当中,一切的苦行、一切的批评都要转为道用来进行依止。有时候,上师可能显得有些不如法,在这种情况下也要依止。

我记得在玛尔巴罗扎的传记当中讲,有一个俄巴喇嘛,当时他要依止玛尔巴罗扎,他说:“您给我讲一个甚深的窍诀,我把所有的身口意、财富都供养给您。只有一只母山羊没有供养,因为母山羊的脚不好,我从很远的地方把它牵过来有一定的困难,除此之外,我所有的财产都已经供养给您了。”

玛尔巴罗扎说:“你一边说所有的身口意、财富都供养给我,一边说母山羊舍不得供养,如果母山羊你舍不得供养的话,我就不给你传灌顶和甚深的教言。”

俄巴喇嘛说:“上师,我并不是舍不得供养母山羊,只是害怕您用不上。如果供养母山羊的话,我可能只有把它背过来,不然没办法。”

上师说:“那你背过来吧,不管怎么样。”

于是他又翻山越岭到很远的地方去,把母山羊背过来供养上师。供养完了以后,上师就给他讲了密法最甚深的窍诀。

后来玛尔巴罗扎说:“其实这些供品对我来讲也没有什么用,一只山羊我也是不需要的。但是一方面为了创造一个缘起,另一方面,我也观察你依止上师的纯正心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后来玛尔巴罗扎用满瓶倾泻的方式,把所有的窍诀都传给了他。

我有时候想,现在世间人依止善知识可能夹杂了各种各样的分别念。如果像公案当中那样要求的话,可能上师也接受不了,弟子也接受不了。米拉日巴最后离开玛尔巴罗扎的时候,玛尔巴罗扎说:“我们两个之间是一种特殊的依止方法,以后我也不会让其他弟子像你一样苦行,你也千万不要像我这样,让别人做你这样的苦行修法,不然别人肯定接受不了的。我们两个是特殊师徒的依止方法。”

所以我想,很多人也不能装玛尔巴罗扎、米拉日巴、那若巴,因为不一定有那种境界,很多人也不能像他们的弟子那样,而是应该以一种比较无害、合理的方法,如理如法地去依止。

依靠上师的窍诀的确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上师的窍诀,可能我们看千经万论、学浩瀚如海的各种经论有一定的困难;有了上师窍诀的话,基本上就会知道到底怎么样修行,然后就依教奉行,这是很重要的。

我们以前也讲过吧,阿底峡尊者来到藏地的时候,仁亲桑波罗扎瓦对一切显密经论非常精通,当时阿底峡尊者逐一问他问题的时候,他都对答如流,尊者说:“哇,你真的很有智慧!如果你在藏地的话,我来藏地都没有必要了。”尊者又问:“那你对这样的显密经论怎么修?”“噢,按各自论典的要求来修。”阿底峡尊者说:“我还是有必要来这里。如果按各自论典来修的话,那都是没有办法的,一定要依靠上师的窍诀来修,上师会把经论的内容全部融汇、归纳,弟子按照上师的窍诀修的话,最后很容易成就。”

我自己也认为,在依止上师的过程当中,如果没有上师的窍诀,也许遇到了佛法,也许出了家,但是恐怕真正的、最根本的佛教要诀,包括菩提心、大圆满的觉性,显宗当中的出离心、智慧等关要的问题就不会归纳;如果没有归纳的话,佛法如是广大无边,我到底要抓住什么样的重点呢?是很难知道的。所以还是需要以无有厌倦心的方式来希求正法。

最后一个颂词无垢光尊者是这样讲的。

 

甲六、回向本品善根:

利行帝释琵琶声,善缘者闻成甘露,

令依恶师邪道者,疲劳心性今休息。

利行帝释琵琶声,善缘者闻成甘露,最后总结的时候讲了四摄:利行、布施、爱语和同事。四摄是一个善知识摄受弟子的最好方法。颂词中的“利行”是四摄当中的代表,其他的三种实际上已经间接说明了,下面也有教证来说明。

以上讲到的教言相当于帝释天的琵琶声,有缘者听了之后会当成非常有意义的、像甘露一般的法语——我们前面依止善知识的所有窍诀,就像帝释天放的音乐,非常动听。

令依恶师邪道者,疲劳心性今休息。以前我们在漫长的轮回当中,可能依靠其他邪师、恶知识的指点,特别特别劳累。很多人已经依止了别人很多年,最后学了《大圆满心性休息》第五品之后,觉得:“我以前太累了、太没有意义了,真的太累了!”那么,我们现在在如来的花园当中,自己的心依靠善知识非常有意义的教言获得了安宁和休息。

所以我也特别希望,很多道友在将来的生活当中,一定要如理如法地依止善知识、如理如法地修行。因为我想在今年上半年把后面部分告一个段落,所以时间可能稍微赶了一点。按理来讲,我发挥得细一点更好,但是利根者应该是比较明白、清楚的。所以,希望大家以后再三地看《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的教言,这样非常有意义。

无垢光尊者这样的教言真的是像天人的音乐一样。在漫长的轮回当中,我们原来被其他邪魔外道摄持而特别疲劳、痛苦、烦恼,今天听到这样的音乐声之后,我们感到畅心愉悦,可以自由自在地获得无量的甘露妙法,特别地有意义。

《大圆满心性休息》第五品已经圆满结束了,我从开始到现在讲了三十五堂课。今年上半年大多数人坚持得还可以,我每天都看网上有多少人,有些人基本上从开头到现在一直没有间断,甚至出差的时候也一定要想办法在有网络的地方听课,非常重视的。有些人断断续续的,就像我们最近的网络一样,今天听、明天不听——今天心情好的时候、跟家人没有吵架的时候打开网络听一听,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就不听,也有这种情况。但总的来讲应该是比较可以的。本来刚开始的时候,网络上有少数人听,后来稍微有点开放了。

《心性休息》准备暂时告一段落,在这里要特别感谢直播过程中的发心人员。我们学院当中有一部分道友也特别累,而且他们特别紧张,有时候没有网络,我看他们就手忙脚乱的。我有时候也爱批评——没有网络的时候批评我们的工作人员,其实我也不应该批评他们,网络没有、线在空中已经断了的话,他们也没办法的,要跑到卫星上也有一定的困难。的确我们学院当中有相当一部分道友,在前后做了许许多多的准备和工作,我也知道,各个地方也有很多发心人员。

可能你们很多人觉得:“啊,听法很容易的!所有人都应该给我无条件地提供方便。”其实这是一种幼稚的想法。我们开一个法会也需要多少个人来筹办,十个人或者一百个人开两三个小时的会议也需要筹备很长时间,更何况像这次金刚萨埵那样的法会。可能一般的人不一定有这个能力,不一定开得起,不一定有这个心愿。如果不是很坚强,没有像法王如意宝那样非常伟大的心力的话,可能两三次当中,看到大家都在开的话,他也会开,但是时间长了以后,很多事情是有压力的,在这种压力面前,很多人不一定愿意做。

在这次直播的过程当中,的确也没有遇到特别大的违缘,特别感谢护法神、空行众,还有很多无形当中的“发心人员”——我相信有很多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但是心里能感觉到的,尤其是对我多年以来、生生世世非常关注和关心的一些特殊的某某护法神,特别感谢!

我自己觉得,人生当中能做出一两件有意义的事情是很难的。也许对你们来讲,对佛法有信心的人来讲,光是《大圆满心性休息》从开始到结尾圆满听闻的话,你即生当中变成一个佛教徒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大圆满心性休息》是藏传佛教宁玛派非常重要的真正显密圆融的道次第论,这样的殊胜窍诀,我想如今在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如何寻找也是得不到的。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

今天,凡是值得感谢的所有人和非人,包括一些阿修罗等,感谢你们的监督、感谢你们的支持、感谢你们的配合、感谢你们的护持、感谢你们的维护、感谢你们的弘扬、感谢你们的传播、感谢你们的加持……(众笑、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