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量论•成量品广释

法称论师 撰著

索达吉堪布 译讲

 

酿吉钦布奏旦涅咪扬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宗内门兰钦波盎加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盎灿吐谢莫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顿巴特吉坚拉夏擦漏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玛威桑给钦绕酿拉夏 心显文殊师利智

根德桑布门蓝纳巴央 勤学普贤行愿义

这吉嘉威春蕾怎匝巴 持佛佛子事业者

将央拉弥雅拉所瓦得 祈祷文殊上师足

 

涅庆日俄再爱香堪色 自大圣境五台山

将华头吉新拉意拉门 文殊加持入心间

晋美彭措雅拉所瓦德 祈祷晋美彭措足

共机多巴颇瓦辛吉洛 证悟意传求加持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第一课

 

今天(2011年8月31日)开始讲法称论师所著的因明七论中的《释量论》。《释量论》共分四品,即自利比量品、成量品、现量品、他利比量品。这次讲第二品————《成量品》。因为,讲整个《释量论》要花很长时间,而且我也没有全部翻译,只翻译了这一品。

在宣说正文之前,我先讲三个相关的问题:

 

一、重译《成量品》的原因。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讲法尊法师翻译的《成量品》颂词,却要重新翻译呢?其原因是,法尊法师翻译的颂词跟麦彭仁波切的注释不好对应,因为当时法尊法师是以僧成大师的解说作为依据翻译的,而麦彭仁波切的解释方法跟格鲁派僧成大师、甲曹杰等的解释方式稍微有所不同,故用麦彭仁波切的《释量论大疏》来解释法尊法师翻译的颂词就有一定困难。

再加上,法尊法师是在1980年完成翻译的,所以有些法相名词与我翻译的《量理宝藏论》、《释量论•成量品》中的法相名词差别比较大,因为这两部论中的法相名词参考了《藏汉大辞典》。而法尊法师翻译完毕时,这部由杨化群等著名大师编辑的辞典还没有出版,故里面的法相名词跟法尊法师所用的法相名词就有一些出入。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感觉法尊法师的译本有点难懂。本身《释量论》就特别难懂,再加上法尊法师的译风比较古,所以不太好理解。以前,印光大师、蕅益大师等高僧大德都喜欢用古文写作,看过《印光法师文钞》、《蕅益大师全集》的人都知道。虽然当时的语言不是古文,但实际上文字却很难懂,可能是比较着重文笔的缘故。

鉴于以上种种原因,我才对《释量论•成量品》作了重新翻译。

 

二、学习本品的重大意义和正确态度。

翻译完后,学院里面个别道友再三劝请我讲,但在因缘没有成熟时,怎么劝请也不可能成功。前一段时间去香港,有种种因缘促使我讲,再加上自己对本师释迦牟尼佛产生不退转的信心,对佛教产生坚固的定解,其来源大多是建立世尊为量士夫的《成量品》。所以,前几天我说:“虽然没有人与非人的劝请,但我的分别念一直劝请自己要讲一遍。”

当然,这之前我的分别念以自问自答的方式也有过斗争:“我讲了有没有人听得懂啊?可能很多人都会打瞌睡吧!”“即使极少数人打瞌睡、‘坐飞机’、‘坐火车’,他们也种下了善根。而且,如果这次没有讲,以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讲。”以前也有人说:“万一您离开世间,万一您跑到别的地方去了……”确实,人身无常,一定要讲。

这次讲《成量品》,就像以前讲《般若摄颂》一样,一个礼拜讲一次,只要心不退转,慢慢就会完成,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有这个经验。我个人认为,不管是哪一部经论,只要有开端,除了特殊情况以外,都会圆满。在我的印象当中,这么多年以来,一部法已经开讲了,中间半途而废是没有的。故我相信,没有出现其他特殊情况就会圆满,也希望白方护法神随时随地都要加持、护念。

此次讲《释量论•成量品》,每次讲的内容不一定多,我也没有时间多多准备,也不引用现代各种理论,只着重解释意义。我希望在座的,尤其是自认为比较聪明的,有一定智慧的,一定要去分析。因为,若没有好好利用自己的智慧,很多人的聪明才智很容易变成邪见。如果在这样的量论面前,自己的智慧用得上,或者说有很敏锐、很尖锐的智慧,就可以算是有智慧的人。虽然与密法等高深法要相比,《释量论》并不是特别深邃,但凡夫分别念要去了解,也有一定的困难。所以,大家一定要认真学习!

通过学习因明,对知识分子来讲,能起到摧毁傲慢的作用。因为,以前自己认为这也不合理,那也不合理,但在学习因明后,却深深觉得:原来自己并不是最有智慧的人,因为对很多推理都糊里糊涂。

另外,听《释量论•成量品》,一定要有因明的基础,否则很难通达里面的个别内容。比如,我经常讲一些专用名词,如现量、比量、已决识、伺察意等。如果这些不明白,(在讲《量理宝藏论》时,基本上每个名词都给大家解说过。)就像在学世间学问时,不懂里面的专用名词一样,只能望文生义,理解起来是很困难的。不管怎么样,这是对佛陀生起欢喜心和信心的因,听闻有很大的功德。如果实在听不懂,在我讲课时,也可多多念诵超越轮回的心咒————观音心咒。

以前,麦彭仁波切给龢沙格西的辩论书中说:如果你对辩论的甚深道理实在听不懂,就多多念诵超越轮回的心咒。意思是,如果你在辩论中,自己的智慧实在没办法用,对更甚深的闻思修行的意义一点都听不懂,经常糊里糊涂,那就悄悄地念观音心咒。故在座的道友,若实在听不懂,听了半个小时一句话都不明白,那就不要出声地默默念诵。六种念诵当中,有一种连嘴唇都不能动,可以这种方式念诵超越轮回的心咒。因为实在听不懂,只有这样了。

但我想,只要大家认真去看应该没有问题。1987年,上师率众去五台山回来后,开讲《文殊大圆满》和《释量论大疏》,并亲自主持讲考因明,学院里面有很多法师参加。在我的印象里,我每次去上课时,所有词、义、科判,都在心里非常清楚地浮现,虽然我只轮到讲考两次。否则,在上师面前讲考是非常困难的。

记得上师讲《释量论大疏》,从头到尾花了五个月左右的时间,当时上师每天下午两点钟上课。虽然过了二十多年,但现在有些颂词和科判,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比如:这一点特别难;这个颂词要注意;这个颂词的内容,在甲曹杰的注疏里面比较清楚,在麦彭仁波切的注释当中比较深刻……

因此,真正想对本师释迦牟尼佛生起理性的信心和智慧的人,一定要用出自己最高的智慧。我们对世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经常有一些分别念,不断去探索、研究,那现在对自己的本师释迦牟尼佛,就应该生起不可退转、不可摧毁的信心。生起这种信心有两种途径,一要学习大慈大悲的佛陀救度众生的发心与行为,二要通过理论观察真正知道佛陀是量士夫。当然,后者也是本次学习的目的。

此次宣讲,无论是通过网络、光盘还是现场听受,可能很多老菩萨,刚刚皈依的人,不一定听得懂,只能种下善根。而有些人与此法有前世的缘分,再加上自己有特别好的智慧、善根,我想部分内容应该会明白。因此,此次共同学习也很有必要!

这次学习没有什么要求,你们也不要有特别大的压力。我昨天一说,明天讲《释量论•成量品》,还必须讲考,大多数人都特别失望,好像明天就要判死刑了一样。其实,也不用那么害怕!

 

三、简略介绍因明的历史渊源。

大家都知道,因明的创始者是世亲论师四大弟子之一的陈那论师。在对世尊生起极大的恭敬心和欢喜心后,他意识到以理证的方式对佛陀生起信心很重要,于是准备造一部论典,并在石板上(或说土粉里)写下这样一个偈颂:“敬礼定量欲利生,大师善逝救护者,为成量故从自论,集诸散说汇为一。”然后就到城市里面化缘去了。

回来时,一位外道婆罗门已经把它擦掉了。然后他又第二次写,写完了以后又去化缘,但又被这位外道婆罗门擦掉。最后他申明:如果是嬉戏,或者开玩笑,最好不要擦,我有一定的意义;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希望现身辩论。后来这位婆罗门就出现了,于是他们开始用理论来进行辩论。婆罗门屡辩屡败后,显示神变烧毁陈那论师的资具,逃之夭夭。

当时陈那论师生起厌离心,他想:连一个众生都度不了,那么多众生就更不用说了。于是他把写偈子的石板扔到空中,想等它落下时,就舍弃身体趣入涅槃。但等了半天,这个扔到空中的石板始终没有掉下来。抬头一看,文殊菩萨抓住石板安坐在空中。他抱怨说:您为什么不早显现?我现在对轮回生起厌离心,连一个众生都度化不了,更何况说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再说我准备用这部论典来利益众生,看来这部论典也利益不了众生。文殊菩萨告诉他:你要利益众生,只要写出来,它就会变成世间的眼目,而且我也会生生世世观照、保护你。从此之后,他有任何问题,只要一忆念,文殊菩萨就会现前。后来他就造了《集量论》。

对世尊成立为量士夫来讲,这个偈颂的前两句“敬礼定量欲利生,大师善逝救护者”非常重要!若要对其详细解说,可能需要以后面整个论体来进行论证。简而言之,陈那论师顶礼的真正成为正量或定量的士夫佛陀,具有因圆满和果圆满。所谓因圆满,即“欲利生”和“大师”。“欲利生”是意乐圆满,指佛陀于无量劫前发大悲菩提心利益无量无边众生;“大师”是加行圆满,指佛陀行持六度万行。所谓果圆满,即“善逝”和“救护者”。“善逝”是自利圆满,指佛陀具有断除一切障碍、圆满一切证悟的断证功德。“救护者”是利他圆满,指佛陀以种种佛法甘露饶益无量无边众生,将众生从轮回大海中救度出来,引入涅槃城。总之,陈那论师以两种圆满建立佛尊是量士夫。

当时他也说:为了成立佛陀是量士夫,我从自己所著的《理门论》等论典中,将零散的理论全部汇集起来,造了这部《集量论》。因此,后学者要真正对佛陀生起信心,一定要学《集量论》。其实,陈那论师有108个论著,但后来真正被世人留下来的并不是很多。

后来法称论师看到《集量论》,就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当他打听到陈那论师的主要弟子是自在军论师后,就在自在军论师前听闻《集量论》。第一次听的时候,就跟自在军论师差不多;第二次听时,就已经超越了自在军论师;后来完全通达了陈那论师的究竟密意。尔后就造了《释量论》等因明论典。

陈那论师和法称论师,都包括在印度二胜六庄严中,陈那论师是量论的创始者,法称论师是量论的弘扬者。在二胜六庄严期间,印度佛教是最辉煌、最灿烂的时期。当时外道虽然非常兴盛,但以那烂陀寺为主的很多寺院的班智达都能通过正理辩伏外道。所以,在整个历史上,要通过辩论来了解佛法,还是需要学习这样的量论或因明论。在这个时代,人们都看重金钱,真正与佛教辩论的人并不是很多。万一有,若佛教徒对佛陀成立为正量的理论都没有,那就非常可惜!

藏传佛教中,在萨迦班智达期间,印度的因明,尤其世尊成立为量士夫的理论非常兴盛。后来宗喀巴大师看到《释量论•成量品》,就泪流满面,对世尊生起了不可思议的信心。他说:虽然藏地雪域有这么好的论典,但现在很多人对世尊成为量士夫的真理了解得并不多。于是进行广弘。麦彭仁波切及其弟子也特别重视因明,上师如意宝在讲因明时经常说:因明的核心就是《成量品》,如果《成量品》懂了,就会知道既然佛法是佛陀说的,那就绝对是正确的。当然,这是通过理证来论证的,并不是说,因为佛陀是我的导师,所以他是正确的。

现在末法时代,人们的分别念特别多,尤其是一些所谓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经常生起各种各样的邪知邪见,此时就需要以这种理论来摧毁。当然,在听闻过程中,有些道理不一定非常懂。因为在印度,法称论师将《释量论》造完后,很多寺院都去学习,但谁都看不懂、听不懂。很多人纷纷说:这是一部邪论,不知里面到底说了什么。听说有些人还按印度的传统,把这部论当作不合格论,拴在狗尾巴上。

不过法称论师早就在《释量论》后面的颂词当中,以很悲哀的语气说过:“如众河流归大海,吾论隐没于自身。”意思是,就像所有河流都归于大海一样,虽然我以论典的方式宣说了这样的理论、智慧,但谁都不能懂得,最终只有融入自己。当然,后来的智者们也完全懂得了它的意义!

 

下面正式宣讲《释量论•成量品》的正文。

 

《成量品》主要讲三个方面的内容:一、宣说佛为量士夫;二、广说彼为量能立;三、如是宣说之必要。

甲一(宣说佛为量士夫1)分二:宣说量之总法相;是故说佛为正量。

乙一(宣说量之总法相)分三:宣说正量之法相;其中否定成立理;遣除于此之辩诤。

丙一、宣说正量之法相:

说世尊是量士夫,首先要明白量的法相。所谓量,以世间语言来讲,就是正确的意思,也叫真理,法称论师则云:

 

量即无欺识。

所谓量,就是无有欺惑的心识,简而言之,即无欺之识。

当然,量也有在外境上不欺惑的法。但是,外境上的法要不欺惑,也需要以识来判断。如果识没有进行判断,就不会知道到底是欺惑还是不欺惑。比如,我的眼睛看见了外面蓝色的东西,产生了一个蓝色的识,这种蓝识所决定的外境,具有蓝色方面的不欺惑。所以,所谓的量最终还是归于识。

对这里所谓的量,如果有些人刚开始学不太懂,就叫正量,(其实,量子力学里面的量,与此也有接近之处,但完全不一样。)可理解为正确的心识。当然,除了识的正确以外,还有很多是正确的,比如火的热性,柱子刹那刹那无常,水不断向下流淌等。在自然界有很多规律都是正确的,但全部是用识来决定的。故大家要知道,真正的真理是用识来决定的,最后都归于识。我们可以看看,世间上任何一个正确的东西,没有以识来决定的有没有?没有。所以,这里量的法相确定为无欺之识,即根本不会欺惑或欺骗的识叫量。

后面说世尊为量士夫,就是因为世尊具足无欺识这一量的法相,永远不欺惑众生。而且,如果世尊成立为量,那他所说的话就不会欺惑我们。比如世尊说因果不虚,这个因果不虚的道理就不会欺惑我们;说人有前世后世,这也不会有欺惑。为什么呢?因为世尊是量士夫。拿世间的比喻来讲,我是一个大家非常信任的真正的好人,那我所说的话大家百分之百都会信任。

因此,在这里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要知道什么是量,这非常重要!而且,因明学也叫量学,即有关量的学问。故五部大论2里面,所谓因明论就是量的论典,因为量就是因明的意思。

 

丙二、其中否定成立理34

起功用不欺。名起亦如是,

显示所欲故;说者能为境,

何义心中明,彼名乃量性。

下面通过辩论来否定一些不合理的说法。

有些人问:你们说量的法相或定义是无欺的识,所谓的无欺指的是在心前显现吗?即对有境心识来讲,是不是只要有境相显现就算无欺呢?如果境相存在就成立为无欺,那这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在眼睛面前的二月显现,这是无分别识的错乱;把花色的绳子看作毒蛇,这是分别识的颠倒现象……这样量和非量根本无法安立,因为颠倒识也成为量了。如果单单执著为获得对境才算无欺,则现量5和比量6都成了取境而未获得、获得而未取境7的结局,即现比二量都不成其为量了,因为境与有境8都是刹那无常的缘故。这样的话,所谓量的法相就无法建立。

驳:并非心前显现的全部成为无欺,一定要起功用。而且,分成刹那来观察也没有必要。因为,不欺惑有三个方面:一是作者不欺,二是对境不欺,三是方式不欺。所谓作者不欺,指现量和比量这两种识不欺惑;所谓对境无欺,指自相的对境无有欺惑,最后真正得到能起功用的自相;所谓方式无欺,指心识决定为有就必定无欺存在,决定为无也决定不存在。若具足这三种条件,就成为真正的不欺惑。所以,量是无欺之识的法相是可以成立的。

有人又说:如果不欺惑之识是量的法相,那就有不遍的过失,因为依靠名言(包括声音、文字)而起的名起量也能得到对境,但与心识并没有关系。

驳:并没有不遍于名起量的过失。因为,名起量可理解为三种:第一种是由声音生起的耳识,第二种是缘声音心里产生“它是柱子”、“它是瓶子”等分别念,第三种是与心识没有关系的名(文字)声(声音)之相。

如果指的是第一种————五种根识当中的耳识,那它就包括在现量当中,因为五种根识都是现量,都属于心识,因此没有不遍的过失。

如果是第二种,也可以包括在比量当中。颂云:“名起亦如是(名起量亦不欺惑),显示所欲故。”因为,缘声音生起的分别心,显示了说者想要表达的意义。比如,我口里说“瓶子”,作为说者来讲,这是他所表达的内涵,作为听者来讲,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心里自然而然会产生瓶子的总相概念,故这个总相就是一种比量。它是什么比量呢?因果关系的比量。因为,这种概念(所谓的名起量)是依靠声音产生的。

那它怎么会是比量呢?颂云:“说者能为境(说者以语言能够表达欲说之境义),何义心中明,彼名乃量性。”意思是,说者说“柱子”的时候,语言表达的就是自相9的柱子,即自相的柱子是说者的对境,作为听者来讲,心面前就明现这个语言的意义,故对于听者心前显现的意义来讲,彼名言即语言就是正量(以是成立彼之三相故,即因三相具足是正因)。也就是说,依靠说者的声音,听者生起了真正了解说者心意的概念,这种分别念的显现归根结底还是心,故属于比量当中。包括心识前显现的闪电、图案、共相等,虽然没有获得外境,但从显现的侧面来讲,也可归为无欺的识。

可能有人会讲:如果是这样,那梦中的迷乱显现和二月也会成为正量。

10:不管是二月还是梦境,从显现的侧面来讲,就是自己的心识(学《量理宝藏论》第一品时讲过),因为除了心识以外,并没有二月,也没有梦中的对境,所以可以成立为正量。当然,心外的自相在名言中一点都不成立,从这个层面来讲,就是非量。而从显现上讲,显现归根结底属于心,故这种显现的自相分就可以称为量,而且没有任何过失(自证11成立之故)。

 

如果是第三种,认为是语言文字的自相,那这并不是正量。颂云:

 

非具境性因。

对方认为:这样的名起量能证知对境,诸如通过圣教(指佛陀的经教)了达隐蔽事,故单单的名称、单单的名言也是正量。比如佛陀说:“众生之诸业,百劫不毁灭,因缘聚合时,其果定成熟。”依靠这个偈颂,就会知道因果不虚的道理。但它既不是现量也不是比量,只是圣教量。所以,不是心识的语言文字也是正量。

驳:“非具境性因”,即单单的名称根本不是量,因为它根本不具足了解对境真相或真理的理由。比如你们引用的佛陀的四句话,它根本没有了解真理的理由。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名言跟因果不虚的真理之间没有彼彼所生的关系,也就是说,并非有了这样的名言,就必定会产生这个真理;而且,它们之间同体的关系也没有,即这四句话与因果不虚的真理没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如果不需要心识,依靠这个偈颂自然而然就会懂得这个道理,但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因此,这种名起量并不能成为真实的量。

有些人问:佛陀的言教也是量,依靠它能推测最隐蔽的法,但它既不是比量也不是现量,那它是什么量呢?

答:我们将佛陀的言教称为第三量————圣教量,但它也需要心识的配合,如果现量和比量的心识都不存在,即使佛陀所讲的真理完全是无欺的,任何人也没办法证实它,因为需要以三观察12清净的圣言来比量13之故。所以,只有将佛陀的真实语言,跟我们的相续结合起来,才能知道是无欺的。《释量论》当中还讲,圣教量和比量的根本是现量,这在因明当中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与现量的心识没有任何关系,那就找不到任何一个正确的东西。

这不仅是因明的说法,我觉得任何科学家都不得不承许。因为任何科学的发明或发现,都与心识有一定的关系,如果心识没有来抉择,真理就无法显现,所以真理与发现者的心识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一点,学因明的人一定要懂得。否则,《释量论》的核心道理就没有明白。因此,所谓的圣教量跟我们的心识是有关系的。

有些人还说:我怀疑在紫青山沟(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右面的山沟)里面有水,去取的话也能得到,诸如此类的都是量。

驳:这种想法是不对的。虽然有时通过怀疑也能得到,但并非永远都是这样。而所谓的量,永远都是如此,不会有时候对,有时候不对。就像世间人,有时说实话,有时说假话,那是不是量士夫呢?不是。在世间当中,农民种地收割庄稼,也是偶尔得到、偶尔得不到,他们犹豫不决的心也不叫量。而成为量士夫的世尊完全不是这样。所以在名言中,只要是正量,时时刻刻都不会欺惑。

另外,有些人说:若无欺之识是量的法相,那就有过遍的过失,因为已决识14也不欺惑外境。但大家都知道,已决识是非量,不是正量。

 

颂云:

 

取已所取故,世俗不承许。

作者反驳说:这根本不叫量。因为,已决识是在第一刹那断定对境后,第二刹那、第三刹那……再去缘取已经缘取的对境之故。所以,在这个场合中,世俗识或定解或已决识不被承许为正量。因为,前面的正量早就已将无欺之事做完了,已决识只是依靠它的力量了知而已。

故大家要了知,虽然已决识是心识,在寻找时对境也不欺惑而存在:比如第一刹那认为对境是蓝色,过三四个刹那再去认识,还是原来认识的对境;但它并不是正量,因为并不是依靠自力来了知的。如果是第一刹那的识,就是无欺的识。如果是第二刹那的识,它的对境早就认识完了,只不过依靠前面量的力量后来了知罢了。因此,已决识不是量,量的法相也没有过遍的过失。

当然表面上看来,这些辩论与世尊成立为量士夫,不一定有直接的关系,但我们要知道什么是量的时候,一定要离开不容有、不遍、过遍三种过失。如果我们知道量是正确的心识,就能在现量和比量的范围中,建立世尊为量士夫。(在讲因明时,暂时不用讲世尊的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其实,世尊成立为量士夫非常容易,无论是科学家等高级知识分子,还是普通世间人,在他们面前,我们完全能成立释迦牟尼佛为量士夫。现在我们正在通过正理的途径成立佛陀是正量,这对很多人来讲,尤其现在社会当中,是特别重要的!不过以前没有学过因明的人,稍微有一点陌生。但看大家的表情还很不错,听得津津有味。

 

学习参考资料

一、佛教常识:

1.因明七论:古印度因明家法称发扬陈那所著《集量论》的七部注释,即《释量论》、《定量论》、《理滴论》、《因滴论》、《关系论》、《悟他论》及《诤理论》。前三论释因明之本体,后四论释因明之组成部分,故有三本四支之称。

2.《理门论》:《因明正理门论》之略名,陈那造,唐玄奘于贞观二十三年(649)在弘福寺译出。

3.二胜六庄严:二胜,即弘扬戒律的功德光和释迦光;六庄严,即弘扬中观的龙树菩萨和圣天论师,弘扬因明的陈那论师和法称论师,弘扬唯识的无著菩萨和世亲论师。

4.释迦牟尼佛:印度迦毗罗城主净饭王之子,母曰摩耶,名呼悉多太子。诞生于城东岚毗尼园。生后七日母殁,姨母波阇波提养育之,跋陀罗尼教养之。幼对于人生诸现象,既有思惟之处,或于阎浮树下思耕农之苦,或见诸兽相食而厌人生之斗争。又于四门出游之途上,观生老病死之相,有遁世之志。遂乘月夜令侍者车匿为伴,跨白马犍陟出家。寻跋伽婆而闻苦行出离之道,更访阿蓝迦蓝于摩揭陀国王舍城北弥楼山闻僧佉派之法,转而历问郁陀罗仙,皆不得所求之大法。去而入优娄频罗村苦行林,严苦六年,形容削瘦,极酷烈之苦。继以为苦行非解脱涅槃之道,断然改前日之行,浴于尼连禅河,以去身垢,受村女所捧之乳糜,坐正觉山菩提树下思惟曰:不得等正觉,不起此坐。思惟七七日,观四谛十二因缘之法,于是成觉者,世尊,为人天之师。时年三十五。自是以后四十余年游历四方,化导群类。西历纪元前四百八十七年,于拘尸城外娑罗双树,包于白花之香,而遂大般涅槃。

 

二、法相名词:

1.因明:为五明之一,梵名醯都费陀,属于论理之学科。因,指推理的根据、理由、原因;明,即显明、知识、学问。因明,意指举出理由而行论证之论理学。立宗因喻三支作法而为言论之法。例如“声无常(宗),为所作性故(因),如瓶等(喻)。”此三支中,以因支为最要,故云因明。《因明大疏•上本》曰:“明此因义,故曰因明。”释尊以前,足目仙人创之。至佛灭后,大乘论师陈那完成之,其书名《因明正理门论》(此乃彼由梵译汉之现存因明著作)。吾人思索事物时,天生具有一种推演能力,即根据已知事件以比较推演出未知事件。然此种比较推演之过程,若因思路混乱,界说不清,每易导致结论之偏差、颠倒,故须将此类比较推演方法,加以整理归纳,方可论究语言之过失、思索之正偏,从而导入正确之推论,此即为因明之根本要义。

2.量:有广狭二义。狭义而言,指认识事物之标准、根据;广义言之,则指认识作用之形式、过程、结果,及判断知识真伪之标准等。又印度自古以来,在认知范畴中,一般皆将量知对象加以认识论证,泛称为量。此量知之主体,称为能量,或量者;被量知之事物,称为所量;量知之结果,或了知其结果,称为量知或量果。量之种类有三,即现量、比量、圣教量。

3.法相三过:即不遍、过遍、不容有。所谓不遍,即确定为某类事物的法相或特点,不周遍于该类事物;诸如,这个动物(有法),是黄牛(立宗),具有花色垂胡之故(因)。所谓过遍,即确定为某类事物的法相或特点,在其他事物上也具足;诸如,这个动物(有法),是黄牛(立宗),有头之故(因)。所谓不容有,即确定为某类事物的法相或特点,不容在此类事物上存在;诸如,这个动物(有法),是黄牛(立宗),是黄牛之故(因);或者,这匹马(有法),是黄牛(立宗),具有垂胡之故(因)。

 

三、重点、难点、疑点:

1.无欺需具备三个方面的条件,即作者不欺、对境不欺、方式不欺。作者不欺指现量和比量,对境不欺指获得自相,方式不欺指按有境心识的判断能无误获得对境。除此之外,都属于有欺。

2.三种否定远离法相三过:以非有否定(即否定非有)远离不遍名起量等之过,以别有否定(即否定别有)远离过遍已决识之过,以非可能否定(即否定不可能)远离不容有无欺之识之过。

 

四、思维与辩论:

1.学习因明,尤其是《成量品》,其时代意义是什么?在了解《成量品》的历史渊源与翻译等情况后,我们应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学习才是正确的?

2.为什么“量即无欺识”能远离三种过失,具足三种否定,而成为正确的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