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毒药的危害

 

我们应当时刻观察自己的心相续,看是否处于一种道德善念的状态,现在的心态决定了造业的善恶,从而决定了未来的命运。愚痴之人不但不能观察自心,而且常常被贪心与嗔心所缚而造作种种恶业,制造毒药的就是这类愚人。

在湖北黄梅县有一工厂生产一种毒性极强的毒药,这种毒药用蜡封制,像子弹头,可在很短的时间内使兽类中毒致死。曾有一青年把这种药夹在肉包子里,放在狗经常出没的地方,不久一条肥壮的黄褐色的狗跑过来,用鼻子嗅了嗅肉包子,然后张口就咬,就在此一瞬间,狗身体剧烈颤抖着,吐出咬烂的肉包子,摇晃着向前挪了几步便栽倒在地。狗的嘴里不断流出大量的涎液,睁着恐怖绝望的眼睛,脸上淌满了泪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只有一丝微弱的气息,这样经过几个小时的折磨后,它便死去。

在江苏、浙江一带,有些从事捕捞业的人使用一种麻醉药,这种药只对无骨动物如虾等起麻醉作用。捕捞者将药撒在河塘中,过大约半小时,许多中毒的虾一只只浮出了水面,有气无力地折腾几下便不动了,撒药的人用网具很轻松地把虾捞出来。被捞的只是较大的虾,而有许许多多难以计数的小虾被毒死而没有被捞出。

毒杀老鼠是藏地与汉地很普遍的现象,美毒剂是一种毒鼠药,其毒性很强。在青海、四川石渠等地,人们常用这种毒药来毒杀老鼠,有无数的老鼠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杀掉。

据报道(《南方都市报》1999年8月23日)1942年5月1日,侵华日军在中国云南保山县境内发动了一次惨绝人寰的细菌战,造成云南六十六个县内霍乱大流行,死亡人数超过二十一万。

人们使用毒药毒杀动物,最终也会毒杀人类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