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节课

 

现在大家都在修五加行。但是,修五加行的目的,你们也知道,不是为了听密法,而是为了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佛教徒。五加行是修行的基础,如果质量上圆满了,就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因此,大家也不要急着赶数量,勉强修完的话,利益不大;倘若报个假数字,那更是没有必要了。我们应该注重质量。其实,对修行人而言,这每一个加行――皈依、发心、金刚萨埵、上师瑜伽、曼茶罗,都是不可缺少的。所以,希望大家都好好修加行。

 

◎ 关于法本翻译的问题

同时,就《大圆满前行》的译本,我也想顺便说两句话。

《大圆满前行》这本书,现在也有其他的译本,叫《普贤上师言教》,我见过的就有两种。当然,有不同的译本,我也是赞叹的。比如,《金刚经》、《无量寿经》等,这些大大小小的经论,都有很多不同的译本。但是,如果有些“翻译”,是将以前的译本修饰、改造一番,弄得面目全非以后,还自认为是好的“译本”的话,那就不一定合适了。

这两个译本中,以前我见到的那本,是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前两天见到的那本,是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的。

以前的那本稍好一点,改得不多,基本上和我原来的《普贤上师言教》52是一样的,当时的错别字、译错的意思,还是照样放着。这些错的地方,还有个别教证,后来重新修订时都改过了,但这个“译本”里没改。简单讲,就是只换了译者的名字而已。

后来,我碰到了这些人。碰到以后,他们自己也特别不好意思,但我没提这件事。个人的事,我觉得还是不说为好。而且,改得也不多,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这边也没拿书号,他们出版也可以。听说是台湾个别人找他们(出版社)谈的,并花钱买了书号。但即使是有了书号,这种“出版”方式,也还是不太好吧。

后面的那个“译本”,是前两天见到的,我倒没细看,只是翻了几页,说是“在以前两个译本的基础上完善的”,“译者是华智仁波切的后世什么什么”……没细看,总之很有“资格”、很“权威”。

当然,如果译得好,我也随喜,没有任何嫉妒心,对一个法本,有不同的理解是可以的。

但是,就我的原则来讲,翻译的话,要么干脆不译,要译,就应该有自己的特色,不要在别人的译本上修改,然后当成自己的作品。现在也好,以前也好,像《释量论•成量品》、《量理宝藏论》等所有论典,我都是这样译的。

《虚幻休息》、《禅定休息》,刘立千译过,我也翻译了;敦珠法王的《藏密佛教史》,刘锐之译过,我也正在译。但在译的过程中,绝对不会在人家的译文上改来改去,最后加上自己的名字,绝对不会这样。

我都是用自己的理解来译的。只不过,偶尔碰上某句话、某个教证不好译的时候,我也会翻翻别人的译本,看看他们是怎么解释的,怎么翻译的(但有时我也发现,他们的译文,有些地方错了,有些地方可能自己也没懂,就那么放着)。除此之外,你们也可以对照着看看,根本没有抄袭的现象。

翻译这么多年以来,有人给我的称呼太高了,我担当不起,也觉得很惭愧。但不管怎么样,因为自己作翻译,所以看到那些把别人的译本改来改去,然后加上自己名字的做法,就不太舒服。

这让我想起敦珠法王在《藏密佛教史》的第七品中,引用荣索班智达的一段话,荣索班智达说:“以前,在印度佛教完整未衰落之时,前辈的译师们,是凭自己的智慧,将诸佛菩萨的金刚语作清净抉择以后,原原本本翻译下来的;但现在的个别译师,却是在前辈大德的译文上,作种种转变之后,自我赞叹,说自己译得最好、最可靠,但实际并非真实之义。而现在,我们这些遵照佛语来翻译的人,和他们是不一样的……”里面还引用了其他一些圣者的教言,对当时一些译师的行为,作了批评。

当然,可能现在这些人,也不至于如此,也许他们有他们的目的。但是,当我看到某些教证、内容完全译错了,还是非常痛心的。意义本来不是这样的,可他们在解释的时候,也许藏族人不懂汉语,汉族人不懂藏语,这样两个人就接不上了。最后,虽然汉族人把词句理通顺了,弄漂亮了,但意义却完全错了。非常可惜!

也许这也是一种需要吧,一定要让人知道“我做了什么什么”,尤其是一本比较出名的书,如果标的是自己的名字,就会觉得比较光荣。当然,也许是这样,也许也不是。不管怎么样,一个人说什么、做什么,只要符合道理,谁都可以接受。

学院也有一些道友在为上师们发心,翻译一些佛法。发心是很好的,尤其是,如果能将藏传佛教中的一些殊胜文库译出来,那我也非常随喜。但是在译的过程中,一定要谨慎,否则,既没学过五部大论,又不通显密教理,或者即便学了一点,也只是皮毛而已,那由这种非专业人员下笔的话,专业人士来一看,一定是漏洞百出。

所以,在藏传佛教广泛传播的今天,好的和不好的现象,都是存在的。但从某些现象来看,这和当年阿底峡尊者来藏地期间,印、藏之间的佛教交流状况,是相似的。

当时荣索班智达也住世。在夏天的时候,很多藏地译师就到茫耶贡塘;冬天的时候,就到尼泊尔求学。但他们和前辈的译师们不同,前辈译师们去依止上师时,供养的金子都是一袋一袋的,翻译的地点,也都是非常正规的道场。但这些人没有这个实力,只是为了与某某上师竞争,为了一些名闻利养,非要步行过去,最多在腋窝下夹一二两金子,找的也是一般的上师……凡此种种。

后来,荣索班智达也对前辈与当时的译师,列举了六种差别:施主的差别,翻译地点的差别,译师的差别,大班智达的差别,供养的差别,法的差别。

这些差别,你们看看《藏密佛教史》,的确反映了前辈译师的严谨和卓越。如果我们能够学到或做到一点点,也应该很好了。

我倒不是说自己译得好,但是多年以来,我翻译的,都是从上师们那里得过的法;而且翻译时,也很少着力于华丽辞藻,只是以自己的一种风格,将圣者们的语言原原本本译出来而已。这就是我在翻译上的追求和原则。

当然,有智慧的人可以对比一下。在不同的译本当中,佛教专业人员所译的经典和论典,你闻思以后,应该会明白的。

这是我顺便说的两句话。不管怎么样,在翻译方面,以前我花过一些时间和精力,以后的话,也是会一如既往的。

 

丁三、真实念修金刚萨埵:

前面讲过,在所有的忏悔方法中,修金刚萨埵是最殊胜的,尽管我们往昔造过许多恶业,但只要如理忏悔,一定会忏净的。

如《金光明最胜王经》云:“若人百千劫,造诸极重罪,暂时能发露,众恶尽消除。”一个人不是在一年两年,也不是几十年,而是在百千劫中造了极为严重的罪业,但只要在几个月或几年的短暂时间里,真诚发露忏悔,所有罪业也将被根除。这是佛陀的金刚语。

当然,这也要用正确的方法才行,否则也很难奏效。

 

◎ 提违舍弃自焚修十善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中,讲过一则提违的故事:提违的丈夫死后,她在家守寡,虽然家境富有,但却没有孩子,也没有父母,一个人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

有一次,她问常来的婆罗门说:“我应当如何修福,才能灭除罪业呢?”

婆罗门说:“灭罪有两种方法,若是轻罪,则要供养一百婆罗门饮食,布施乳牛等等;若是重罪,则要用家中的一切财富,布施五百大婆罗门,之后还要在恒河边上堆积木柴,焚烧自己的身体,这样便可灭尽一切罪业。”

提违自知业力深重,决定自焚。于是让仆人到山里砍了十车木柴,做好了准备。

当时有一位比丘,叫辩才。听说此事以后,他心生怜悯,于是来到提违家中,问她道:“请问施主,你置办这么多木柴要做什么呢?”

提违说:“我要自焚,以灭重罪。”

比丘说:“你的罪业只会跟随神识,与身体是分开的,烧掉身体,如何能灭掉它们呢?而且,在你感受焚烧的痛苦时,会更加烦恼,更加造罪,这样死去以后,后世将更加痛苦,这是受报的规律。所以,假使用火烧坏百千万的身体,还是无法灭尽你的罪业相续。就像无间地狱的众生,一日之中八万生死,一劫以后罪业才消尽,那你现在烧身一次,就想灭罪,哪有这个道理呢?”

提违一听,恍然大悟,立即舍弃了自焚的想法。

接着,辩才又为她及她的五百眷属,讲述了悔过灭罪之法53:“起罪之由,出身口意……是为十恶,受恶果报。今当一心丹诚忏悔:若于过去,若于今身,有如是罪,今悉忏悔;出罪灭罪,当自立誓,从今已往,不敢复犯……”说了灭罪法以后,又教她们行持十善。提违听了,欢喜踊跃,用百味饮食供养辩才比丘,并想终身奉事。

但辩才说:“你已舍弃邪法,入于正道,以净修十善而成为正法之子,但若再能以十善教化天下,则是报答师徒重恩了。既然你已得度,我也就不必住在这儿了,现在我要去各方云游,度化其他的众生。”

提违知道留不住师父,就想供养些珍宝之物,但师父一概不接受。无奈之下,她在无尽的感激当中,涕泪交流,叩头辞谢,送走了师父。从此之后,她和五百眷属到处宣讲十善法,度化了无量众生。

在辩才比丘的灭罪法中,所谓“有如是罪,今悉忏悔”、“从今已往,不敢复犯”,其实也就是厌患和返回两种对治力。可见,所有忏悔的基础,就是四种对治力。

那么,这四种对治力,在上师金刚萨埵的修法中,是如何体现的呢?

 

金刚萨埵修法中的所依对治力

●明观金刚萨埵

在忆念四种对治力之后,进入真正念修金刚萨埵的阶段。

首先,自己平平常常地安住下来,也就是所谓的庸俗而住(不将自身观作本尊)。安住之后,在头顶上方一箭(即一尺许)左右的虚空中,观想一朵千瓣白莲花,它的上面有一轮圆月。所谓的“圆”,并不是指它大小的尺度,而是指,明月的所有部分完整无缺,就像十五的月亮一样,毫无弯弯曲曲,而是圆溜溜的。

接下来,再观想月轮上有一个光闪闪的白色吽(ཧཱུྃ)字。虽然在其他宗派,有观想从“吽”字放光、收光54等步骤,但宁提派自宗并没有这种观想。

然后观想,一瞬间,“吽”字就变成了本体为三世诸佛的总集、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是报身的本师金刚萨埵主尊55,他的身色洁白,宛如十万个太阳照耀在雪山上一般,一面二臂,右手在胸前握持表示明空无二的五股金刚杵,左手依于腰际部位握着代表现空无二的金刚铃,双足金刚跏趺坐,身上以十三种报身服饰庄严。

十三种报身服饰,也就是绫罗五衣与珍宝八饰。绫罗五衣:冕旒、肩披、飘带、腰带、裙子;珍宝八饰:头饰、耳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项链、臂钏(左右二者算为一个)、璎珞、手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指环(所有的指环算为一个)、足镯(左右二者算为一个)56

离开这些图案的表示,要观想是很困难的。当时画这些的时候,我也请教了很多画家和上师,但说到细致的地方,像金刚萨埵的装束,也有不同的说法。甚至,有些画家画的时候,少画、多画的现象都有。但严格来讲,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有过失。

● 双身与单身

按宁提派的这个仪轨,本尊要观金刚萨埵与白慢佛母无二双运。这种双身像,在藏地是很平常的,没有人会生分别念,更不会生邪见。而且,多数金刚萨埵的修法,也都是双身像。因此,是密宗根基的话,对本尊有无比信心的修行人,可以直接观双身像。

但是,如果对密宗空乐无二的智慧没有信心,甚至将佛父佛母视作世间男女,观修时,心里也始终有种不清净的欲望或意念,那就最好修单身的金刚萨埵,不一定非要观双身像。

但不论观双身还是单身,自己头顶上圣尊的面向,与自己的面向是相同的。比如,我自己面向东方,圣尊也面向东方。

● 显而无自性

这种明观,不是观想成扁平的,虽然你可以参照唐卡或壁画的形象,但在你脑海中呈现的,却不应该是一种平的画面,应该是立体的。但也不是像土像、金像那样,有实质的物体自性。

如果观的是一尊实在的铜像,可能会起一些分别念,“它的边儿,会不会划到我的头啊?”所以,按生起次第的要求,圣尊是不能观作实有的。

那应该怎样观呢?

从显现的角度而言,你应将主尊佛父佛母,包括双目黑白的颜色在内,都互不混杂地观想得清清楚楚;而从空性的侧面来说,又没有一丝一毫实质身躯的血肉、内脏等,就像空中显现的彩虹,或者无垢水晶宝瓶一样。

总之,要观圣尊是显而无自性的。虽然显现上了了分明,但本体上却毫无实质,犹如水月、镜中影像、空中的彩虹、无垢水晶宝瓶……对有空性基础的人来讲,这样观想应该不难。

以上是所依对治力。

 

金刚萨埵修法中的厌患对治力

这样明观以后,就开始祈祷。祈祷有两种,一种是发出声音的祈祷,一种是在内心忆念。

现在诚心忆念:与大恩根本上师无二无别的怙主金刚萨埵,愿您以大慈大悲垂念我及一切众生。我自己从无始以来迄今为止,身语意所造的十不善业、五无间罪、四重罪、八邪罪,违犯外别解脱的律仪、内菩萨乘的学处以及持明密乘三昧耶戒,背弃世间的盟誓、说妄语、无惭无愧等,凡是能直接回忆起来的一切罪业,在上师金刚萨埵您面前,满怀惭愧、畏惧、追悔,以至于毛骨悚然地发露忏悔。此外,自己想不起来的,在无始流转轮回的生生世世中,肯定也积累了许多罪业,这一切罪业,在此也不覆不藏一并发露忏悔,请求宽恕。但愿这所有罪障,就在此时此地,荡然无存、全部清净。

● 所忏罪业

我们所要忏悔的,不只是这一生,而是从无始以来至今生的一切罪业。

在这些罪业中,十不善业,每个人都造过,有的是全部的,有的是部分的。

五无间罪,真正的不一定有,但相似的可能会有。比如,侮辱父母、对圣者不恭敬等,这些都是。

所谓四重罪,《前行备忘录》里有:

1.居智者之首位;

2.享用密咒师的财产;

3.居比丘顶礼之前;

4.享用修行人的食物57

八种邪罪:

1.诽谤白法;

2.赞叹黑法;

3.对行善者积累资粮从中作梗,减少他们的资粮;

4.对修善的信士,说难听之语而扰乱其心;

5.已入密宗金刚乘坛城以后,在会众行列中发起争斗、恶语相骂、争吵不休,背弃上师;

6.已入密乘者远离本尊;

7.已入密乘者脱离道友;

8.已入密乘者舍弃坛城。58

别解脱戒,有居士戒、出家戒,在家出家时,可能每个人大大小小地也有违犯。

菩萨戒,有广大和甚深两大学派的传承,戒条很多。

在金刚密乘中,共同密乘和不共密乘的三昧耶戒,也是无量无边。

所谓背弃世间盟誓,就是发誓做或不做什么,但后来却违背了,这也是一种罪业。还有无惭无愧等做人方面的各种缺陷,所有这些罪业和过失,我们要一并在金刚萨埵面前忏悔。

● 发露忏悔 不覆不藏

对上面所有的这些罪业,要发自内心地忏悔。

可以一边念百字明,一边忏悔。比如,忏悔时你就想:现在我是五十岁,出家前,我造了什么罪;出家后,我造了什么罪;想不起来的,会有什么罪;即生的,乃至无始以来的什么什么罪……一个一个地发露忏悔。

这样发露忏悔后,因为没有覆藏心,所以有些罪业直接就被清净了。如《涅槃经》云:“若覆罪者,罪则增长;发露惭愧,罪则消灭。”如果覆藏罪业,罪业则会增长;而如果以惭愧心发露忏悔,罪业则会灭尽。

因此,忏悔时一定要不覆不藏。只要不覆不藏,再加上是以金刚萨埵为所依,念修百字明,这样必定能清净无始以来的一切罪业。

当然,如果每天都能这样忏悔,养成一种日日忏悔的习惯,那功德更是不可思议了。如《庄严藏续》59中说:若依靠上师金刚萨埵,每天念21遍百字明,即可加持堕罪,令堕罪不增长;若能念诵十万遍,那即使是破誓言等罪业,也都能清净,而究竟也必定成就清净的本性。

以上观想是厌患对治力。

 

金刚萨埵修法中的返回对治力

发露以后,心里默想:“我以往因为不懂取舍因果、烦恼深重、业障现前,在学佛前、学佛后,皈依前、皈依后,在家、出家,造下了无数罪业。如今,依靠大恩上师的慈悲,我已懂得利害,所以从今以后,即使遇到生命危险,我也决不再造那种罪业了。”这就是返回对治力。

《大方等大集经》云:“若能于佛世尊前,忏悔发露一切罪,是人远离于邪见,能到生死之彼岸。”如果能在金刚萨埵或者其他佛尊面前,真诚地忏悔发露一切罪业,并且立誓再也不造,那么,此人从今以后就能远离一切邪见,到达生死彼岸。

所以,依靠四力忏悔是极为必要的。简单概括一下,在修金刚萨埵法门时,观想金刚萨埵,是所依对治力;在佛尊面前认识并发露罪业,是厌患对治力;立誓改过,是返回对治力。

其实,这样的修行,也并未脱离世间的道理。我们知道,世人犯错以后,也是要先认识错误,认错以后改正,改正了也就没什么事了,谁都能原谅。但如果明明犯了错,却认识不到,甚至还要掩饰,“我是对的”、“我有什么什么理由”……那就没有改过的机会了,当然也就得不到别人的宽恕。

因此,修行人要忏悔,一定要从认识罪业开始。

下面念诵宁提派前行仪轨:

阿    大涅踏玛谢喔热

阿    于我庸俗头顶上

       班嗄达哦旦戒为

       白莲月垫之中央

       吽累喇嘛多吉塞

       吽成金刚萨埵师

       嘎萨龙秀凑波革

       皎洁受用圆满身

       多吉这怎尼玛彻

       双运慢母持铃杵

       秋拉加索的巴炯

       祈净罪障皈依您

       救塞扎布透漏夏

       以猛悔心发露忏

       辛恰昼拉瓦江斗

       后遇命难亦戒犯

       秋特达瓦记波荡

       于您心间明月上

       吽叶踏玛鄂记够

       吽字周围咒绕旋

       得巴鄂记杰革为

       诵咒打动相续故

       呀叶德则救擦内

       父母双运交界处

       德则相切塞戒珍

       菩提甘露如云涌

       嘎哦德达匝巴意

       降下白如冰片汁

       大荡卡色塞坚戒

       我与三界众有情

       累荡拗梦德爱杰

       业及烦恼痛苦因

       那敦的这尼洞这

       病魔罪障煞气垢

       玛利相瓦匝德索

       无余清净祈加持

现在,我们多数人修的是《开显解脱道》的忏悔仪轨。而按照宁提派的这个修法,依文观想以后,就开始修百字明。

 

丁四、念修百字明:

随后,于金刚萨埵佛父佛母无二无别的心间,观想一轮明月,大小就像压扁的芥子,月轮的上面有一个白色吽字,宛如毛发写成的一样。这个通过视频光盘,或者直接跟随文字观想都可以,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定,尽量观想清楚。

一边这样观想,一边念诵百字明:

嗡班扎萨埵萨玛雅、嘛努巴拉雅、班扎萨埵底诺巴底叉、知桌美巴哇、苏埵卡约美巴哇、苏波卡约美巴哇、阿努日RA埵美巴哇、萨哇斯德玛美扎雅叉、萨哇嘎嘛色匝美则当、协央格热吽、哈哈哈哈吙、班嘎哇纳、萨哇达他嘎达、班扎嘛麦母杂、班扎巴哇、嘛哈萨玛雅萨埵啊。

观想百字明好似竖立的兽角一般,互不抵触,旋绕着“吽(ཧཱུྃ)”字。之后,口中以祈祷的方式,念诵百字明。

 

◎ 以祈祷方式念诵百字明

诵咒有几种方式,祈祷式、安住式、降伏式60等,这里用的是祈祷式。祈祷念诵时,可以双手合掌,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内心里的祈祷,祈祷上师金刚萨埵作加持,清净自己相续中的一切罪业。

在上课前的念诵里,念到百字明的时候,我看好多道友的表情很好,闭目合掌,神情专注。不过,心情可能很复杂,时而欢喜,为今生能值遇大乘佛法,并有缘修持金刚萨埵;时而惭愧,为前世今生竟造下这么多罪业,自知是罪人,也担心死后背负罪业趣入恶道……这样念诵,真的很好。

其实,忏悔修得是否有力,也跟“共同加行”的基础很有关系。

比如“寿命无常”,当我们了解谁都会死,谁也没有明天不死的把握,一觉醒来或许已成了尸体,虽然今天是人,但明天也许就堕入无间地狱……有了这种无常观,忏悔也就有了动力:“在我死之前,一定要念完十万百字明,尽可能地清净罪业。”

还有“轮回痛苦”、“因果不虚”,既然罪业一定会召感痛苦,那当我们一失人身,罪业一定会跟随着去往后世,那时就只有痛苦,而且是永无出期地感受无量痛苦。因为忆念了这些修法,人就会精进起来,尽量地忏悔罪业。

有人说:“带业往生不就可以了吗?”但是,到时如果带的业太多了,往生恐怕也很困难的。

 

◎ 观想降下甘露

观想好咒字以后,现在再观想:从所有的咒字中,犹如寒冰被火融化形成水滴一样,源源不断地降下智悲甘露,通过身体从佛父佛母双运的密处流出,由经自他一切众生的头顶流入,使体内的所有疾病变成脓血,所有魔障变成蜘蛛、青蛙、鱼、蛇、蝌蚪、虱子等小含生的形象,所有罪障变成烟汁、炭汁、灰、烟、云、气的形态,这一切的一切,犹如飞泻的洪水冲走尘土一般,全部被甘露流毫无阻碍地冲走,从足底、肛门、所有毛孔的部位,黑乎乎地排出体外。

这个观想非常重要!这样修持的时候,除了前世的定业以外,很多魔障甚至附体,都能消除。

这时再观想,自己下方的大地裂开,无始以来的所有男女冤家债主,围绕着死主阎罗王,它们全都是张着口、伸着手、张着爪来盛接,上面的脓血等,全部冲到它们的口、手、爪中。一边这样观想,一边念诵百字明。

如果能一次性地明观一切所缘境,那就这样观想。不知道你们怎么样,但对我来讲,这样观还是挺难的。因为,又是本尊佛父佛母的形象,又是外面的装束、里面的咒字,还有脓血、旁生等,这么多事物要一次性观想清楚,没有一定生起次第的能力,是做不到的。

以前,有一个人修上师瑜伽时,始终观不出莲师的身像。于是他来到上师面前,难过地说道:“上师啊,我在观想时,观莲师上半身时,下半身就忘了,观右边时,左边就忘了……每天都这样追着莲师的身体观,太痛苦了!我实在修不下去了。”上师说:“那你就不用一一观嘛,只要忆念莲师住在你面前,就可以了。”

在《旅途脚印》里,我也讲过一个简单的修法,是乔美仁波切《山法集》里的一个窍诀:先在自己的头顶上观想金刚萨埵,然后,从金刚萨埵发出无量金刚萨埵,住于每一个众生的头顶上,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着的,所有众生的顶上都安住一尊金刚萨埵。尽力念诵百字明后,自每一尊金刚萨埵降下甘露,消除了自他一切众生的业障。再念一百零八遍百字明后,金刚萨埵化光融入自他一切众生。最后,所有众生都于片刻中安住空性。

这个修法非常简单,我自己也修了一段时间,感觉特别好。

当然,如果能细致观修是最好的,里面有传承上师的加持等很多缘起,而如果实在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时而专心致志观想金刚萨埵的身体、颜面、手臂以及金刚铃杵等来念诵;时而全神贯注地观想主尊的璎珞、飘带等服饰来念诵;时而观想甘露流洗涤魔障、罪障而专心念诵;时而以悔前戒后61的心理来念诵(有些人不愿想以前的罪业,一提起来就想哭,但此时还是要一一想出来,以作忏悔)。

最后,观想居于地下的死主阎王等,所有冤家债主全部心满意足62,至此已经化解了宿怨,偿清了业债。比如,以前我杀过他,那么通过这个修法以后,命债就还了,以前我欠过他,那现在也还上了。

有些人想不通:“我这辈子没害过你呀,为什么你要害我?我肯定欠了你的。”那你欠了人家的,就用这个方法来偿还吧。还完之后,再也没有“欠不欠”的问题了,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一切宿怨都了了。

这时,阎罗王等也都闭上了它们的口、手、爪,裂开的大地又恢复到原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