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节课

 

《大圆满前行》,现在讲到了最后一个大科判——往生法。往生法在藏文中叫颇瓦,意思是迁识,迁移心识。

现在有个别愚痴的人认为,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其实不是这样。我们的心识还要在业力的支配下流转六道。为了止息这种流转,修行人用迁识法可以趋入清净刹土,不堕恶趣。而不懂这一窍诀的人,死后随着恶业堕入三恶道,感受无量痛苦。    

这是真理。对于这种真实的道理,在座有的道友应该是完全明白的,有的是半信半疑,有的则不太相信,但不管你怎么认识,对于生死这样的问题,还是应该认真地学习和思考,千万不要让邪见蒙蔽心智!    

末法时代的有些人,智慧极其浅薄,不说释迦牟尼佛,就是当年的龙猛菩萨、月称菩萨,以及后来的无垢光尊者、麦彭仁波切、华智仁波切等大德智慧的万分之一都没有,却偏偏要在众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愚痴,说“前世后世不存在”、“修往生法没有意义”……这样的人,我们一方面觉得可怜,是生悲心的对境;另一方面,也有必要用教理跟他辩论,摧毁他的所有邪见。    

毕竟,传播真理是我们的责任。    

 

◎ 往生法是我们临终时的保证    

不过对一个修行人而言,在承认真理的同时,还应该善于运用窍诀。像往生法,其实它是解决生死的真实窍诀,人人都需要,而且非常简单,是莲花生大士传下来的几种不修便可成佛的法门之一。当然,所谓“不修”,也不是一点都不修,只不过时间很短,有的修一两个礼拜也可以修成。    

除了往生法以外,像系解脱、见解脱、过解脱、闻解脱等,莲师还有很多具有殊胜加持的法门。我以前看过乔美仁波切讲述闻解脱功德的教言,的确不可思议。因此,作为修行人,一方面要修些甚深的法门,而同时也要重视这些方便法门。有了这种方便法门,我们临终时也就有了保障。    

否则,单凭我们现在的修为,到时候是很难讲的。而且我们自己也知道,就佛法的因缘等方面,我们是有很多缺失的。    

● 我们业力深重    

不说别的,我们的前半生多数是在造业了。    

在座的几乎没有正在读中学、小学的,二三十岁、四五十岁的应该居多。那我们可以想一想,我们的前半生造了多少恶业?也许你可以说,那时候是因为不懂佛法,因为烦恼深重,因为教育不足、环境复杂……但那毕竟是我们一半的人生。对多数人而言,这前半生过得不仅没有意义,甚至还造下了极其可怕的罪业。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应该用你的后半生――不管它有多长,都用它来修行。如果能做大的转变,就即生解脱;如果做不到,就唯一行善;这一点也做不到,那就少造恶业、多行善法,再不要像前半生那样了。那样的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恶业中度过,实在是可怜。    

而更可怜的,是我们学佛的道路常常被中断。本来是有机会修行的,但有些人出了家,又还俗了;有些居士学着学着,就生邪见了,不学了,甚至去学外道了……一听到这种消息,我就特别心酸:人生本来就短,好容易遇上了佛法,为什么不珍惜呢?    

可能这也是我们的业力深重所致吧。    

● 我们不重视佛法    

即使是正在学佛的人,也可以扪心自问:“我重视佛法吗?”    

可能多数回答是否定的。我们的听课、学法,有些就好像世间的企业培训或者职业学校的学习一样,去是去一下,学也学一下,但丝毫都不重视。其实这不是别的,就是你根本不了解佛法的价值。    

如果你了解的话,哪怕是听一堂课,都会有一种特别难得的心。因为这一堂课,从佛教对漫长轮回的观察来看,的的确确是“百千万劫难遭遇”的,绝对不是无缘无故或说碰巧得到的。它是你在过去生世当中,依止了诸多上师及佛陀,同时又造了众多善业、积累了无量资粮的结果。尤其是,当你遇到了大乘佛法,遇到了大乘善知识,相续中即使生起了短暂如闪电般的善根,也应该知道:这绝非偶然。    

因此,我们应该重视佛法。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但假使你的后半生或说晚年,能在佛法的气氛中走完,那将是非常有意义的。否则,单就人生而言,活着的时候是造恶业,死的时候是无尽的绝望和痛苦,这有什么意思呢? 

● 我们爱说人过失    

不过,有些修行人虽然重视佛法,也学了很多,但他不会针对自己,只会观察别人,而且常常说人过失。

在这种人面前,好像连一个好人都没有,这个不好,那个也不好,除了自己以外,一个都看不惯。其实,这就是自己修行太差的原因。如果你修行好,心、眼清净,那么所得的外境也是清净的。而且,如果你能反观一下自己,可能自己也不是那么优秀,只不过很多过失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因此,一个凡夫人,是没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应该多想想自己的过失:“信佛以前,我造了什么业?信佛以后,我是怎么忏悔的?怎么行善的?做得够吗……”多方面观察自己以后,我们会非常惭愧的。    

自己是这么惭愧,为什么要说人过失呢?    

● 我们不了解死亡    

归结修行中的很多问题,其实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不了解死亡。    

谁也逃不过死亡,这是我们知道的。一个人会生病而死,会老了而死,新闻中也常常看到,还有很多死亡是突如其来的,上一分钟还在人间,下一分钟却成了中阴身。其实,这不仅是他人,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也是可能的。像我每次出去,到达目的地时都会想:“啊,这次没有死在路上,很幸运!”因为我知道,不管是谁开车,技术再好,但若是死缘到了,翻进河里、翻到山下,都是可能的。    

这就是死缘不定。死缘是不定的,就算走路出去,死缘一到,生个病,人就倒下了;就算安全回来了,但一睡过去,第二天却不一定能醒过来……因此,《亲友书》中说:沉睡之后还能觉醒,实在是太稀奇了!95   

其实这才是事实。生命本来就是如此脆弱,就像狂风中的一盏小小灯火,随时都会灭的。而修行人只有把握到这一点,也就是说,了解并熟悉死亡,才能做到真实的修行。    

以前,藏地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小故事:    

一个父亲的儿子出家了。有一次,父亲对儿子说:“人死的时候是什么情形?到时我该怎么办?你为我讲个窍诀吧!”    

儿子说:“我怎么知道这种窍诀?我又没有死过?”    

“你不是真正的修行人”,父亲说:“真正的修行人,他对死亡非常熟悉,就像是死过好几回一样。”    

这个窍诀看似普通,实际却很殊胜。一个修行人只有了解死亡,横死也好,病死也好,只有为此作了充分的修行,好像死过好多次,到时候才会坦然无惧。    

● 让往生法成为我们临终时的保证    

因此,现在我们就应该修往生法,让它成为我们临终时的保证。    

现在修是训练。就像当兵的在与敌人交锋之前都有很多训练,身体上的,枪械上的,这样训练好了,就可以真实去交战。同样,为了即生的生存,我们应该培训面对生活的勇气,这个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为了后世,我们还应该修习往生法的窍诀,等到几十年的人生一过,死亡来临时,通过它而往生清净刹土。   

临死时的心非常关键,这是戒律、中阴法门中都讲过的。即使你以前造了深重的罪业,但在临死时,如果你能观想“我的罪业现在已经全部清净了”,并用上往生的窍诀,在毫不恐惧的心态中离去,就一定会前往清净刹土。 

下面我们会讲这个往生法的实修,讲了以后,有时间的可以多修一修。一般来讲,七天或十四天就能修出一些验相。修好了以后,平常也不用白天晚上地念,只是观想一下就可以,这样到临死时就可以直接运用了。    

藏传佛教中有许多修颇瓦的成功实例。像嘎巴堪布,《密宗虹身成就略记》中有他的记载。他曾与法王如意宝一起去石渠求学,后来在五明佛学院,白天讲经说法,晚上就修颇瓦。我们从外面常常能听到他念的“啪的”、“吼”……后来他往生时也特别安详,有好多瑞相。    

民国时期的圆照比丘尼,也是学藏传佛教的,她依止的是贡嘎上师。圆寂前,她发愿来世转为男身,并将父母的名字等作了明示,之后依靠颇瓦法获得成就,也显现了很多瑞相。    

从这些修行人的成就来看,他们自身确实掌握了一种特别神秘、深奥的知识,为一般人所难理解,而这也正是《西藏度亡经》在西方国家受到尊敬、向往的原因。    

因此,人的目标,不应该只是盯着这几十年,而应该放眼未来的千百万劫,乃至生生世世。为了来世,我们应该寻求并修持往生法,这样在离开世间时,就会很安详,因为很安详,就不会堕入地狱,甚至能往生清净刹土。但如果你没有窍诀,在嗔心、贪心等各种烦恼中死去,就一定会堕落。一旦堕落了,再救回来就难了。就像你要救一个将入监狱的人,最好是在他关进去之前,一旦关进去了,再从里面把他弄出来,就非常不容易了。    

为什么我们要修颇瓦?要修甚深的窍诀?就是要用这些强制性的窍诀,救护我们的心识,让我们在临终时超离轮回。    

传承上师们极为重视这一修法,也正是这个原因。    

 

◎ 听《大圆满前行》不必灌顶    

在听受这一修法之前,如果得过密法灌顶,是最好的。因为在《前行》里有些修法是与生圆次第相结合的,像金刚萨埵修法,还有这里的颇瓦法,都是这样。当然,如果没有得过,但对密法有一定的信心,也可以听受。以前的大德讲《大圆满前行》时,并没要求灌顶,包括上师如意宝,每次讲的时候也都没有这么说。    

像《空行心滴》、《杰珍心滴》等这些密法,是要灌顶的,否则不允许听。不仅要得过灌顶,更重要的是,一定要修过加行。这是前辈大德们的传统,而只有遵循这一传统,才能获得真实的利益。因此,我本人希望:想听密法的,就先把加行修完。    

其实应该有这么一个次第,就像走阶梯一样,一步一步上去。但现在很多人是颠倒的,他从上面往下来:先修大圆满的本来清净;修不成,就修圆满次第、生起次第;也修不成,就去得个灌顶,然后修加行,最后回到了“人身难得”上面,这时候他才知道:“噢,人身确实难得,修行一定要有暇满人身!”这种“利根者”是特殊了一点。 

因此,希望大家掌握好次第,一步一步上去。    

 

◎ 修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其实修行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过段时间,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我想讲一下《事师五十颂》;还有一个《当日教言》,我刚译完,是帕单巴尊者对“当日瓦”宣讲的教言;还有《修心利刃轮》和《孔雀灭毒》,阿底峡尊者的上师达玛绕杰达撰著的,这些都是非常实用的修心法。    

在学大经大论的同时,学些修心法是很有必要的。像以前学《山法宝鬘论》、《开启修心门扉》时,很多人都有一定的收获。    

我们这边,大多数人的理论还可以,虽然不是特别精通,但跟一些大学学者相比,我敢说,我们是比较专业的。最近我们收集了很多高等大学的论文,是涉及“佛教与科学”、“生命与科学”等与佛教相关的论文。但在阅读过程中我们发现,在佛教理论方面,一定要有正规佛学院的系统闻思和修行,否则,名气再大的学府也不过是外行。因此,我希望那些投身于这方面的学者们,能够再有一些进步。    

而对我们来讲,理论只是基础,最重要的还是修行,因为我们是修行人。作为修行人,就像阿底峡尊者讲的,如果你的烦恼没减少,自心没调伏,学再好的论典,修再高的法门,但到了死的时候,跟庸俗的世间人也并无差别。    

因此,我们一定要修行。当然,修行更不容易,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连世间教育都要“百年树人”,更何况出世间的佛法?所以,修个两三年不见成效,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你能在佛法的修行中成长,那对今生来世、对自对他,都会有非常大的利益。    

下面我们讲颇瓦法的真实修法。修法的词句上比较简单,也不用讲很多的道理,字面上过一下就可以。    

 

◎ 真实修法    

无论是在修炼的时候,还是运用的时候,往生的修法都是相同的。观修往生的真正教授,顺序是这样的:   

在一个舒适的坐垫上金刚跏趺坐,身体端直,首先从念诵《远唤上师》96颂开始,完整无缺地明观上师瑜伽修法中包括结座以上的所有次第。    

《远唤上师》以前翻译过,大家都有吧?很多大德在祈祷上师加持时,就念《远唤上师》,念完《远唤上师》以后,就修上师瑜伽。上师瑜伽要修完整,从明观到祈祷,到最后结座,上师放光融入自己心间的明点,住于自己的心与上师的智慧融入一体、无二无别的境界中。之后才开始观想、念诵。    

这里的观想分四个次第:一、将自己的身体观作金刚瑜伽母;二、体内中脉的观想方法;三、在中脉心间位置将心识观作“舍()”字;四、在头顶上观想形象为阿弥陀佛的根本上师。    

 

一、将自己的身体观作金刚瑜伽母:    

念完《远唤上师》,修完上师瑜伽以后,进入正行观想:先将整个世界观成极乐世界,任运自成,清净庄严。再将自己血肉组成的身体,在一刹那间观成空性,之后在空性当中,将其观成金刚瑜伽母,身红色,一面二臂,双足起舞式,三目直视虚空(不论男女,都可以这样观想,这个很重要)。    

修往生法时,瑜伽母的表情是寂静的神情中略带怒容,右手在空中摇晃能唤醒无明愚痴睡眠的颅骨手鼓(众生自无始以来,都一直在无明中沉睡,她摇晃手鼓,就是唤醒痴眠的标志),左手在腰际的部位握着根除贪嗔痴三毒的弯刀,赤裸裸的身体佩带骨饰、花束,现而无自性(与血肉之躯不同),好似撑起的红缎帐幕一样,内外透明。这是外在身体的观想法。    

如果是我们自己修,就将自己的身体观成金刚瑜伽母,仪轨中的念诵是“自身观为金刚瑜伽母”;而如果是在超度,那就要把面前的尸身观为金刚瑜伽母,并念诵“汝身观为金刚瑜伽母”,有这个差别。    

这是第一步的观想方法。    

 

二、体内中脉的观想方法:    

又观想:位于金刚瑜伽母身体中央的垂直中脉,就像空空的室内插入柱子一样,不向左右任何一方倾斜,挺直地立在身体中央,所以称为中脉。    

为了表示法身无变,而将它的颜色观成靛树皮一样湛蓝;为了表示习气障薄弱,而将它观成莲花瓣一样的薄;为了表示遣除无明黑暗,而将它观成像芝麻油灯一样非常明亮(里外透明);为了表示不入劣道与邪道,而将它观成芭蕉树干般的挺直。总之,所观想的中脉具足以上四种特征。    

这四种特征,如果有观想能力,就全部一一地观想圆满。实在没有这个能力的话,那就从大体上观想一个金刚瑜伽母,然后在她体内观想一根端直的中脉,湛蓝色,这样就可以了。    

为了表示善趣与解脱道,而观想它的上端在头顶梵净穴处开启,就像打开的天窗一样。梵净穴的位置,在两个耳朵向上的两条线,与前额中间向上的一条线,三条线交叉的地方,也就是头顶的中间。以前讲《文殊大圆满》时也讲过,你们摸一摸,看有没有人是空的?那个位置,可能摸不出来,但是观想的时候,中脉的上端就是在这个位置,就像打开的天窗一样。    

为了表示关闭轮回与恶趣之门,观想它的下端在脐下四指正对的部位,丝毫不漏、完全封闭。    

中脉的下端封闭、上端打开,这样观想很重要。我们现在修的这个颇瓦法,没有危险性,与其他的圆满次第不同。其他有些圆满次第,如果你气脉修不好,可能会出一些问题。但修颇瓦不会有这些过失。尤其是,如果你经常想着中脉的上方是开着的,下方是封闭的,那你的心识就不会往下堕。而心识往下堕的话,在临终者来讲,一般是要堕入三恶趣的。在有些教言中说,人死的时候,可以从身体的边缘来观察他的去处:如果从头上开始凉,说明他是下堕的;如果热气在上方长时间不消失,那么就有解脱的表示。    

以上是第二步,内在中脉的观想方法。    

 

三、在中脉心间位置将心识观作“舍()”字:    

再观想:中脉的里面,正对心间的位置上有一个好似竹节隔断般的脉节97,在脉节的上面,有一个淡绿色的风团明点时刻不停地波动起伏,它的上面有代表自己心识本体、具有涅槃点“ ”和小阿“ ”的红色“舍()”字。也就是说,我们的心识变成了这个“舍()”字,最好观藏文的“”,不要观汉文的“舍”,因为藏文的“”有自心的种子这样的含义。    

这个红色“舍()”字,就像山上的旌旗被风吹动一般阵阵抖动,它是觉性自心的所依根本。也就是说,在众生阶段,它是我们的心识;而如果你认识了它,它就是觉性。因此,一定要观想这个红色“舍()”字。

这是第三步,在中脉心间的脉节上面,有一个动摇的淡绿色风团明点,明点上面有一个不停抖动的红色“舍()”字,它就是我们的心识。    

平时修炼的时候,就应该这样观想。包括到了后面,念“吼”的时候,要观想通过淡绿色明点的跳动,把心识推上去,经过梵净穴,投入阿弥陀佛的心间。这样修炼过以后,临终时往生就特别容易,但没有修炼过的话,就难说了,尤其是遇到突然死亡的情况,很难想起这个修法。    

因此,当我们健在的时候,就应该修炼这一往生法。到临死时每个人都会想:“我现在肯定没希望了,该离开了,那怎么办呢?噢,我以前修过往生法,现在可以运用它了。”这样运用以后,便往生了。    

一个人平时有什么样的思想准备,关键时刻就能用得上,这也是一种自然规律。比如,一个手拿拐杖的人,他平时就用着它,也觉得这是自己的依靠,而一旦要跌倒的时候,他就会依仗它来撑住身体。同样,当我们平时修炼往生法的时候,也意识到这是临终时的依靠,这样一旦到了临终,便用上了。    

为什么藏地有无数修行人离开时那么安详?有些是念着“吼”字离开的,有些也没有念,而是在各种吉祥的坐式、卧式中离开的,其实这都与平时修行往生窍诀有关系。

   

四、在头顶上观想形象为无量光佛的根本上师:    

接着观想:在自己头顶一肘左右上方的虚空中,有一个由八大孔雀严饰的宝座,上面有各种莲花、日、月的三层坐垫,垫上端坐着本体为三世诸佛总体之自性,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为世尊怙主无量光佛。 

我们常常讲,修任何本尊的法门时,本尊的本体都应观作自己的根本上师。像这里修的是阿弥陀佛,那么阿弥陀佛的本体是自己的根本上师;如果是修莲花生大士,那莲师的本体也是根本上师。    

有些人想:“那我怎么办呢?我有很多根本上师,观想这个,另外的会不会生气呢?”应该不会,十方诸佛菩萨都是一味一体的,更何况两三位呢?    

头顶上端坐的根本上师,其形象为无量光佛。无量光佛的身体是红色,宛如十万个太阳照耀鲜艳的红宝石山一般,一面二臂,双手以等印托着装满无死智慧甘露的钵盂,具足殊胜化身梵净行的装束98:身着三法衣,以头上顶髻、双足轮宝等三十二妙相八十随好为庄严,放射出无量光芒。    

这是无量光佛的观想方法,是在自己――也就是金刚瑜伽母的头顶上方,一尺左右高的地方观想的。金刚瑜伽母、阿弥陀佛,这些彩图,在《大圆满前行》中都有,是我以前特意请画家画的。    

在阿弥陀佛的右边,是诸佛大悲自相的圣者观音菩萨,身色洁白,一面四臂,第一双手合掌在胸前,右下手持着水晶念珠,左下手执着白莲花柄端,花瓣在耳边绽放。左边是诸佛力量的主尊密主金刚手,他的身色湛蓝,双手以交叉姿势执持铃杵。他们二位尊者,都是以报身十三种服饰庄严着。    

这里的二位圣尊与《极乐愿文》不同。观音菩萨,这里是四臂观音,但《极乐愿文》里的是一面二臂,也是站式、左手持白莲花,不过右手是施依印。金刚手菩萨,也即大势至菩萨,这里是双手交叉持铃杵,而在《极乐愿文》里,是左手以三宝印执持由金刚所庄严的莲花,右手也是施依印。    

如果你修《极乐愿文》,就照那里的方式观想西方三尊;如果修《前行》这里的往生法,那就明观这里的所缘境。也就是说,修不同的仪轨时,就按这个修法所描述的本尊形象来修。    

有人很不理解:“同一个本尊,为什么这里是这样的,那里是那样的?”    

其实这并不奇怪。不仅藏传佛教,汉传佛教的净土修法中,西方三圣也是有站、有坐,手势、装束各不相同。但是不同并非矛盾,想想我们人,不也是有时站、有时坐嘛,诸佛菩萨的幻变更是无量无边,为何非要固定一种姿势呢?那显现不同的姿势,又有什么必要呢?就是为了接引所化。每一个众生的根基不同,有的对坐着的阿弥陀佛有信心,那佛就显现坐着;有的对站着的佛生欢喜,那佛就站着,以此与他结善缘、接引他。    

不仅是姿势,诸佛菩萨在形象上也会显现不同。有些众生用寂静方式就能调化,但那些野蛮的众生,只是用寂静方式是不行的。所以,有些上师也显现忿怒相,显点忿怒相的话,弟子就特别听话了。为什么藏地的鬼神在静命论师面前很傲慢,而莲花生大士一来,他们却顶礼膜拜,并承诺永远护持佛法?原因就在这里。    

那么,西方三尊或坐或站,各表示什么呢?    

无量光佛双足金刚跏趺坐,表示不住有寂之边,既不住轮回,也不住涅槃;二位菩萨双足站式,则表示利益众生不厌倦。因此,站有站的意义,坐有坐的意义。    

此外,这一深道往生法的诸位传承上师以及空行、护法、本尊,也宛如清净虚空密集云朵般安住在三位主尊的周围,他们都是和颜悦色、慈眉善目地注视自他一切众生,并且以满怀喜悦之情予以垂念,救度自他一切有情摆脱轮回恶趣之苦,就像大商主一样,将所有众生接引到清净刹土――西方极乐世界。    

这是第四步,观想在自己(也即金刚瑜伽母)头顶上的西方三尊。    

 

丙三、往生仪轨:    

念这个仪轨时,要一边观想,一边念诵。    

这个仪轨中颂词的意思,已经在前面的四步观想中作了解释,现在再从颂词的字面上过一下。    

“唉玛吙“是呼唤词,非常稀有的意思。    

“自现任运清净无边刹,圆满庄严西方极乐土。”先将自己居住的地方,观想为自现的、任运清净的无边刹土,这一清净刹土,就是圆满庄严的西方极乐世界。所谓自现任运清净,既不是空的,也不是实有的,是本来清净的体性。    

首先这样观想是有必要的,也符合密法里观清净心的修法。其实在生圆次第的见修中,一切万法本来就是清净的,无阻无碍。因此,虽然你住的可能是一间小破房子,但在修颇瓦时,先要将整个世界观成极乐世界那样,庄严清净。    

正式观想的第一步:    

“自身观为金刚瑜伽母,一面二臂红亮持刀盖(托巴),双足舞式三目视虚空。”将自己的身体观为金刚瑜伽母,身红色,一面二臂,手持弯刀和手鼓(颂词中是弯刀和托巴,可以这样念,但按照华智仁波切的讲解和图片,是弯刀和手鼓,所以观想时就按讲解),双足起舞式,三目直视虚空。    

第二步:    

“体内中央之中脉,粗细犹如竹箭许,具有空净光之管,上端开于梵净穴,下端关闭于脐下。”观想位于自己体内中央的中脉,粗细就如拇指或竹箭一样。它是一种空而清净的光脉,不是肉管,用CT等不一定看得到。其实我们用心识所观想的,像体内的文字轮等,或者即使是亲眼所见的一些光明显现,像明点、金刚链等,世间的仪器也不一定能发现。因此,不能认为中脉是由一般的血肉等物质组成的,它是一种空性、清净的光管。它的上端在梵净穴处开启,表示从此可趋入善趣与解脱;下端在脐下四指处封闭,表示关闭恶趣与轮回之门。    

第三步:    

“心间阻断之节上,淡绿风团明点中,明观自心红舍字。”在中脉心间位置的阻断脉节上,观想一个淡绿色的风团明点,在这个明点的上面,明观自心为红色的“舍()”字。    

这种观想很重要,如果活着的时候能经常观想,比如将自己的心识观成“舍”字、“吽“字、“德”字等,当你离开这个身体时,就很容易,也很吉祥。    

第四步:    

“头顶一肘之上方,明观佛陀无量光,具足相好圆满身。”在自己头顶上方一肘高的地方,明观具足相好的无量光佛,身相圆满。颂词比较略,没有讲观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但有能力的也应该观想。    

然后以坚定不移的信心,汗毛竖立、泪水横流,尽量多地念诵阿弥陀佛名号:    

“顶礼供养皈依世尊、善逝、出有坏、圆满正等觉怙主无量光佛。”

这里只用了佛陀十种名号的一部分。    

今天讲的明观的这段偈颂,学院他们超度时都是只念一遍,我们平时自己修或最终运用时,也是念一遍就可以。然后,阿弥陀佛的名号念三遍、七遍都可以。    

下面我们用藏文来念诵一遍。念诵时,最好也能观想,每一句都随着上面讲义中的意义观想。我们这里的念诵方法,和学院平时超度时的念诵是一样的。    

今天就讲到这里,下面大家一起训练一下。

(堪布带领大家念诵这段偈文一遍,佛号三遍。)    

唉玛吙     

让囊恨哲大巴绕加扬    

自现任运清净无边刹    

够巴绕奏得瓦坚戒扬    

圆满庄严西方极乐土    

恙涅月利多吉那久玛    

自身观为金刚瑜伽母    

呀戒夏逆玛萨这托怎    

一面二臂红亮持刀盖(托巴)    

呀逆斗达现色那卡则    

双足舞式三目视虚空    

得叶空为匝哦玛    

体内中央之中脉    

哦诧大涅匝巴拉    

粗细犹如竹箭许    

洞桑怄戒哦革坚    

具有空净光之管    

呀内仓哦内色哈    

上端开于梵净穴    

玛内得怄苏巴叶    

下端关闭于脐下    

酿嘎策记加波荡    

心间阻断之节上    

龙革特泪江杰为    

淡绿风团明点中    

热巴舍叶玛波萨    

明观自心红舍字    

谢哦彻刚匝戒荡    

头顶一肘之上方    

桑吉囊瓦踏意讷    

明观佛陀无量光    

参慧奏波彭波萨    

具足相好圆满身

救单地得云向巴扎救巴扬大

巴奏波桑吉滚波怄花德美巴拉夏

擦漏秋斗加色切怄

顶礼供养皈依世尊善逝出有坏圆满正等觉怙主无量光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