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节课

 

《大圆满前行》中,“上师瑜伽之重要性”讲完了,现在要讲“上师瑜伽实修法”。

实修法中的观想、作意及思维,很多人都重视听受,但听受以后,能长期观修的人却很少。闻思也是一样,比如学五部大论,刚开始很多人兴致勃勃,很想学好、学透,可是前世的业力加上即生的烦恼,种种干扰涌现的时候,心力便提不起来了,不得不半途而废。这就是凡夫修行中最致命的障碍:心力不够。    

而要提起心力,我认为,祈祷上师三宝、常供护法是最重要、最有效的。因此,平时自己供供护法,或在集体供护法时,作意祈祷护法神加持,再念些莲师心咒以及遣除违缘的偈颂等,这样一来,当无形的加持一融入心,不论是你的闻思还是修行,都会善始善终的。    

 

◎ 做佛教的“专业人士”    

刚才说到五部大论,学五部大论是很有必要的。    

从整个社会的佛教信仰来看,一般人学佛都不深入,《前行》、《净土》还能接受,故事、公案也喜欢听,但一说到五部大论,如俱舍、中观、现观……除了个别知识分子以外,多数人都兴味索然。可以说,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人,仍旧停留在求福报以及简单念修的层面上。因此,佛教徒的整体素质并不理想。    

外面的人学得简单,那我们是否也简单地学呢?绝对不是。要求大家学五部大论,是想让你们对佛教的甚深意义有所了解。你们是佛教的“专业人士”,既然是专业的,就不能太肤浅,应该掌握到那些细微层面的道理。所以,学五部大论,学深一点的佛法,非常有必要。当然,城市里的年轻人,也不应甘心落后,应当往“专业”上靠近。 

现在人喜欢简单的东西,我在用博客、微博介绍佛法的过程中发现,一涉及深一点的内容,就没人看了。即使看了,可能也没人懂吧。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大多数人只是对《心灵鸡汤》那样的简单文字有感觉,恐怕这也是现状了。    

但尽管如此,“专业人士”们还是不能学得太浅。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各位有了学法的机缘,有了机缘,就应该修学智慧,稳固信心、出离心以及菩提心等,升华它们,让这些在更深的层面上,越来越成熟!    

 

◎ 长期听闻    

当然,这需要长期的系统闻思。    

像现在讲的上师瑜伽,以及任何显密的修法,其实都有理论的剖析与实修的串习两种途径,都有完整的体系。要想从中有所收获,用短暂的一生不断学习,是有必要的。    

学院里有少数道友对听闻很有意乐,可以说十年如一日。刚才念诵时我看了一下,男众、女众中都有,他们十年前喜欢听课,现在也还是如此。虽然没有参加高级班,进行辩论、讲考,但这种自愿的态度,这种对听闻的欢喜心如此稳固,我个人而言,是非常随喜的,当然也很欢喜。    

这样听法才是对的!不要把听法当作看电影、看节目,偶尔想听的时候才听一听。其实作为佛教徒,以正法为依处,每天了解一段佛法的道理,就像充电一样持续自己的修行,是很重要的。    

 

丁二(上师瑜伽实修法)分三:一、明观福田;二、七支供;三、专心祈祷。    

戊一、明观福田:   

在不同修法中,所明观的福田也不同:修皈依时,明观的福田是皈依境;修金刚萨埵时,明观的福田是金刚萨埵;而现在修上师瑜伽,所明观的福田,则是莲花生大士及其广大刹土等。    

要观修佛的刹土,实际上是广大心力的境界。心力不大的人,观修时观不起来,想发心发不下去,闻思也闻思不动……可以说,在行持善法方面,样样都不行。所以说,修行人一定要提升心力!    

 

◎ 明观莲花光宫殿  

有心力的人,在修上师瑜伽时,首先要观想莲花光宫殿。莲花光宫殿也叫莲花宫,是莲花生大士的居所,它圆满具足一切庄严,光明遍照十方。    

很多寺院都修有莲花宫,画像中也有描绘。它的庄严景象,《一世敦珠法王自传》中有一段描写,《莲师刹土云游记》中也有。    

在修上师瑜伽时,观想自己就居于这样的宫殿中。虽然自己现在住的是一个小木屋、水泥房,或者娑婆世界中的一般居室,但修法时不能这么想,只要心力跟得上,应当尽力观想为清净庄严的莲花光宫殿,就像念佛人明观极乐世界一样。    

 

◎ 修行者对自己的观想方法

● 自己的本体观为益西措嘉空行母    

在这座莲花宫的中央,将自己的本体观为益西措嘉空行母。    

为什么这样观呢?有三个原因:    

一、堪为灌顶法器。当年,莲花生大士传授《上师心滴》等所有甚深密法时,就是传给以益西措嘉为主,堪为法器、合格以及具缘的弟子们。    

二、生起空乐智慧。按照密宗灌顶的意义,自己观为明妃,上师观为莲师,能自在生起不可思议的空乐智慧。 

三、令上师欢喜摄受。在莲师的弟子中,益西措嘉空行母、金刚降魔等大弟子,都是被上师作为心子摄受的,所以这样观想,也会令上师欢喜。    

因为具有这三种殊胜缘起,所以修上师瑜伽时,要将自己的本体观为益西措嘉空行母。    

● 自己的形象观为金刚瑜伽母    

自己的形象,要观想成至尊金刚瑜伽母,身色鲜红,一面二臂三目,以急切专注的眼神盯着上师心间。所谓“急切的表情”,指的是就像一见到上师无比欢喜、十分匆忙的神态。很多人最初见到上师时就是如此,十分欢喜,而且充满信心与恭敬。    

这样观想好以后,再观想金刚瑜伽母的右手在空中摇动能唤醒无明愚痴睡眠的髅鼓(即手鼓),而左手则在腰际部位执着根除三毒的弯刀,周身赤裸,佩带六种骨饰、花鬘悬垂。就这样,将自己的身相观想成一个显而无自性、宛如空中出现的彩虹一样、庄严的金刚瑜伽母形象。    

这是龙钦宁提派的观想方法。《开显解脱道》中修上师瑜伽时也是一样,也是将自己观成金刚瑜伽母,不论男、女,都可以这样观想。    

这是自身的观想方法。    

 

◎ 主尊是莲花生大士

● 本体是上师 形象是莲师    

接着再观想,在金刚瑜伽母的头顶一箭(或一肘)左右的上方虚空中,有一个由奇珍异宝组成的十万瓣的莲花垫,它的上面是日轮,日轮的上面是月轮,在月轮上面安坐的,本体是三世诸佛的总集、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你最有信心的上师),形象为邬金大金刚持莲花生大士。    

在其他的上师瑜伽中,像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要求直接观想自己的根本上师,形象不改变。但在此处,修宁提派的这个修法时,本体观为三世诸佛的化现――自己的根本上师,但形象一定要观想为莲花生大士。    

● 莲师的穿着    

莲花生大士的身色白里透红、光滑润泽,一面二臂,双足以国王游舞式而坐,身着大氅、法衣和咒士衣。   

莲师所穿着的“大氅”,是他以前在萨霍国示现神通时,萨霍国王赐给他的。这个大氅表示,怀柔摄受世间的国王、各种人及非人等。    

“法衣”,也就是袈裟,表示别解脱戒律丝毫无染。世间有些人一入密宗,就破坏别解脱戒,而莲花生大士虽然显现的是在家形象,但小乘别解脱戒清净无垢。    

“咒士衣”,表示密乘戒律极为清净。    

在其他修法仪轨中还讲到“内衣”,内衣表示菩萨戒圆满。    

有邪见的人,认为莲师的穿着很复杂。包括护法神、忿怒金刚以及汉传佛教中的菩萨像,一般人不知道这些装束表示什么。    

其实这都是有意义的。要知道,佛菩萨的任何形象,都是利益众生的显现,绝非凡夫所想象的那样。我们穿个什么、戴个什么,都是围绕自我,白的、红的,无非是凭自己的喜好,或者模仿谁而穿的。但圣者们的装束,却有甚深的密意。所以,缺乏佛教基础的人,没有研究过的人,千万不要误解或曲解。    

不说佛菩萨,就是古代的国王,他们的装束也不能轻易诋毁。这些装束,在古代戏剧或历史图片中可以看到,从世间法的角度来看,其中的每一件,也都是有所象征和表示的。因此,不能因为不符合现在的着装,就认为毫无意义。应该观清净心,并尝试了解其中的意义。了解了,就不会有什么分别了。    

这里莲师的装束,以前我译《大圆满前行》时,也找人画了个图,都标出来了。当时觉得不好懂的地方,也请教过一些画家;有不同说法的地方,也亲自请示了上师。所以,这些图的描绘、说明,是比较圆满的。    

● 莲师的冠冕    

接下来是莲师的冠冕:莲师头戴莲花帽。    

莲师的冠冕有三种不同类型:    

一、莲花苞帽。邬金第二佛不是胎生,既不是由父因所生,也不是由母缘所成,而是在西南具乳海(今阿富汗一带)中的莲花花蕊间化生。当时,邬金国王恩扎布德正前往取宝,见到花蕊中的童子,便带回立为太子。其实,莲师是于顿生觉性中诞生,并证悟了现有本基圆成。当时,诸位空行母赐予作为他部主标帜的冠冕,就叫做“莲花苞帽”。    

二、鹿耳帽。莲花生大士曾于印度八大尸陀林行持密宗禁行,无取无舍,行为远离善恶之边。当时,诸位空行母赐给作为他功德标帜的冠冕,则名为“鹿耳帽”。    

画鹿耳帽时,我请教了很多专业人士,也参考了根登群佩的《游国记》,但说法不一。许多堪布、法师,也不知道鹿耳帽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现在也不常见。后来我又向上师请示,并遵照上师的说法画了下来,现在图片里的就是。    

三、莲花见解脱帽。莲师在萨霍国13被国王哲拉活活燃烧时,他的金刚身不受火大灾害的侵袭,全身赤裸,显得凉凉爽爽,如如安坐在莲花中央。当时国王惊奇不已,生起信心,于是下令:“打开新锦缎宝库的门,取出我所有的衣冠!”这位萨霍国王将一切妙衣、服饰,连同国政、眷属一并供养给了莲师。当时国王所敬献的那顶冠冕,就称为“莲花见解脱帽”。    

以前,上师如意宝灌顶时,就常戴这种见解脱帽。印度、藏地的很多大德也都有。    

所谓“见解脱”,就是无论谁见到这顶帽子,都会在相续中种下解脱的种子,因此有非常大的功德。今天我也带来一顶,给你们看一下。它的五种颜色、金刚杵、太阳、月亮……下面有解释。    

大概在1986年,我曾去阿坝州一个县里的小寺院安居。安居时寺院要求,安居堪布必须戴堪布帽,所以我也就戴了。但戴了以后,有人给我照了相,去年我看到这张照片了。当时很不好意思,“烧了!烧了!”让他们烧了。因为我一直认为:人小帽子大,不好!    

不过,在行持密宗行为时,比如灌顶、修法时,应该戴这种帽子,也值得发愿。因为密宗的某些行为是不共的,确实具有非常大的加持力。不过,暂时我还不敢戴,怕别人开玩笑。    

那么在这里,莲师所戴的冠冕,就是这顶莲花见解脱帽,或者叫做具瓣五部帽。这顶冠冕内外双层,表示生圆次第双运;顶端三尖,表示法、报、化三身;五种颜色,表示以五身来利益众生;日、月,表示智慧与方便;蓝边装饰,表示三昧耶无边无际;金刚宝顶,表示三摩地如如不动;鹰鹫的顶翎装饰,表示见解证悟到极点、修行已达究竟。    

● 莲师的手印及装饰    

莲师右手在胸前,以契克印持着纯金的金刚杵;左手平托着装满无死智慧甘露的长寿宝瓶,瓶口用如意树严饰。 

莲师的左腋下,明妃曼达绕瓦空行佛母以隐蔽式持着卡张嘎14。卡张嘎的顶端三尖,表示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三者;干湿旧三种头骨,表示法、报、化三身;九个铁环15,表示九乘次第;五种彩绸,表示大圆镜智等五智;装饰着死人与活人头发,表示在八大尸林中以禁行来摄受所有鬼女、空行母。    

● 莲师周围    

接下来,明观莲师的周围五光网眼的范围当中彩虹旋绕,中央有印度八大持明、藏地君臣二十五尊等,浩瀚如海的三根本、护法神。他们都是超凡入圣的形象。    

 

◎ 上师瑜伽的三种观修方法    

总的来说,修上师瑜伽有三种不同的观修方法:    

一、在皈依时,将皈依境中的上师观想成重楼式,也就是在莲师头顶上,明观一切大圆满传承上师以重楼式而坐。    

二、念修金刚萨埵时,观想为总集珍宝式,也就是一切根本传承上师集于上师金刚萨埵一身中。

三、修上师瑜伽时,观想成垒环式,也就是,大圆满诸位传承上师以及一切浩瀚如海的三根本护法神,全部围绕在邬金莲师周围,犹如众人集会般安坐。    

 

◎ 念修上师瑜伽    

这样观想完毕之后,念诵下文(下面颂词的意义,上面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我用藏文念,你们随意义观想就可以):    

让囊恨哲大巴绕加扬    

自现自成清净无边刹    

够巴绕奏藏斗花热威    

庄严铜色吉祥山中央    

让涅杰珍多吉那久玛    

自身观为金刚瑜伽母    

呀戒夏逆玛萨这托怎    

一面二臂红亮持刀盖(托巴)    

呀逆斗达现色那卡则    

双足舞式三目视虚空    

谢窝班玛簸大涅得荡    

头顶十万瓣莲日月上    

加内根地匝哦喇嘛荡    

总集皈处根本上师尊    

瑞美措吉多吉哲波哥    

无别海生金刚幻化身    

嘎玛荡旦云逆夏侧坚    

白里透红亮泽童子相    

抛卡秋故匝为洞玛索    

身着大氅内法咒士衣    

压戒夏逆加波弱波达    

一面二臂国王游舞式    

夏意多吉云贝托哦那    

右手金刚左持托巴瓶    

哦拉达旦班米年叶索    

头戴具瓣莲花鹿耳帽    

千空云那得洞叶秋玛    

左腋之下殊胜空乐母    

为波策记卡张贼色那    

以隐式持三尖卡张嘎    

加 赛特利怄彭龙那耶    

住于彩虹明点光蕴中    

谢扣怄昂扎为贼波龙    

外旋绚烂五光庄严界    

哲波吉邦涅谢匝昂荡    

化现君臣二十五尊者    

加窝班智热怎耶达拉    

印藏成就持明诸圣众    

卡卓秋炯达坚真达的    

一切空行护法如云聚    

萨洞年内亲波昂德萨    

住于明空大平等性中    

 

联想句义而明观,并以猛烈诚信恭敬之心而念诵《莲师祈祷文》:    

吽  鸥坚耶戒讷向参    

吽  邬金刹土西北隅    

     班玛给萨东波拉    

     莲茎花蕊之座上    

     雅参秋革怄哲尼    

     稀有殊胜成就者    

     班玛炯内意色扎    

     世称名号莲花生    

     扣德卡昼忙布够    

     空行眷属众围绕    

     切戒吉色达折吉    

     我随汝尊而修持    

     新吉漏些谢色索    

     为赐加持祈降临    

     格日班玛思德吽   

     格日巴玛思德吽   

念诵完以后,紧接着观想铜色吉祥山莲花光宫殿一切所依及能依尊众(即所有智慧尊者)真实降临,就像水注入水中一样融入自身――所观想的誓言尊者(金刚瑜伽母)中,成为一体。    

 

◎ 无畏盔甲依莲师法而成就    

智悲光尊者有一位弟子,叫无畏盔甲,他就是依靠祈祷莲花生大士,而获得了成就。    

小的时候,无畏盔甲在噶陀的杰美仁真上师前,听受了莲花生大士的修法灌顶,并对莲师生起不共信心。    

后来有一次放羊,他来到一座巨大的岩山前。他知道山上有莲师曾经修行过的山洞,便对着神山猛厉祈祷莲师。祈祷不多久,在他的境界中,整座山突然变成了莲花生大士的庄严身相,手中以契克印持着金刚。他更加恭敬地祈祷,并念诵《七句祈祷文》和莲师心咒。后来莲师像消失,他也当下体认了心性的本体。    

在四十多岁时,他回忆这段经历并在道歌中说:“儿时曾亲见过莲师,并获证悟;从那时起,自己在修道及弘法利生事业中,就没有出现过违缘。”    

希望在座的也能常常祈祷莲花生大士。去年我们讲了《七句祈祷文》,很多道友也都对莲师生起了极大信心。

那么这里修上师瑜伽时,我们应该在头顶上方观想自己的根本上师,并将上师的形象观为莲花生大士,自己观为金刚瑜伽母而诚心祈祷。    

若按生起次第的修法,也可以从吉祥山迎请莲花生大士,融入于自己顶上的莲师。祈祷之后,再观想莲师等全部化光,融入自己的身体。    

这个上师瑜伽的修法,显宗根基一般很难修成,因为他有很多分别念的障碍,相续还未成熟。但有信心、有因缘的道友,应该努力修持,因为这的确是最重要的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