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第五章 科学家与佛陀智慧的比较

 

第一节 伏藏品之谜

在各种各样的佛教典籍中,其中有一种是用特殊形式保存和开取的,这类就叫做伏藏品。伏藏品里面除藏有各种显密书籍及经论密码的小箧外,一般还有佛像法器等圣物,现在社会上的很多人乃至包括科学家都无法对这一神秘现象进行解释,甚至有些佛教徒对于伏藏这一概念也不了解。所谓的伏藏,在藏地的佛教徒中是很熟知的一个常识,为了避免佛教经籍遭受到世间灾难的损坏,以前的很多高僧大德,比如著名的莲花生大师等,他们以神变把很多佛教经籍密藏于虚空、大海或者巨石山岩之中,然后托付于某某护法神严加保护。并且授记将来的几百年几千年以后会有某某高僧大德来开取此伏藏,吩咐护法神到那时就应该将此伏藏品如理如实地交付于授记中的那位高僧大德。这虽然非常神秘,但它的确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广泛地存在于佛教尤其是藏传佛教的大量史实之中,构成了藏传佛教的一大特色。

从一千多年前的莲花生大师直到如今,在这个漫长的藏传佛教历史中,伏藏这一事实连续不断地显现在人们的面前。比如桑杰喇嘛至德庆岭巴之间就有百余名伏藏大师出现,公珠仁波切将这百余名伏藏大师所开取出的伏藏经典总汇为一集《大宝伏藏》,已由德格印经院和美国、英国等西欧国家的一些大书店正式出版发行,总共有六十二函;此外,还有近代的伏藏大师列绕朗巴,他在藏区各个地方取出的伏藏也有二十多函;我们的上师如意宝晋美彭措法王也曾从青海的大湖里取出过一个宝箧里面的伏藏,其内容即是我们现在正在念诵的《金刚萨埵修法仪轨》,另从拉萨的桑耶也曾取出伏藏,其内容就是现在很多弟子正在修持的《作明佛母仪轨》。

在藏地,像以上那样的伏藏大师非常多,以“科学”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可能是一个奇闻轶事。因为很多科学家对于佛教里面的有些神秘现象根本无从解释,于是他们就不作任何观察,笼统地判断为稀奇或传说,便认为万事大吉,这样就可以躺在以前的地位上安闲度日,再也不用担忧操劳。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判断问题时所应具的正确态度和方法,如果是因为自己不了解,就全部以戏事的方式来下结论作了结的话,这可能并不符合客观规律。比如在科学技术比较发达的地区,人们认为是简明易懂习以为常的一些事情,而在那些偏僻的地方不了解科学的人们看来,却是一种奇谈怪论。所以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是由于人们对某种事情了解和研究不足的缘故,一旦了解多了,研究比较透彻了,思想成熟了后,自己就不会感到奇怪。同理,这些高僧大德们的伏藏品,并不是一种传说或者是虚构的历史传奇,现在有智慧的人们,都可以去翻阅众多的伏藏典籍,那些伏藏作品每一词句中涵义都非常深奥和殊胜。在美国波斯顿有一位玛丽亚博士,她用了七年时间来研究藏传佛教里的伏藏品,并且把珠钦仁波切的《伏藏略说》译成了英文。后来她曾对笔者谈起,说她经过多年的研究,确实觉得伏藏的密意是不可思议的,她自己通过对伏藏的了解,对藏传佛教也生起了无比的信心。在欧美国家,对藏传佛教和有关伏藏方面了解的比较多,进行深入研究的人也很多,而在汉地却不是很普遍的。

作为中国人,要想使东方的这条睡狮醒来,成为巨龙飞腾于空中,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光是发展经济远远不够。一个民族或地区的强盛,必定会是精神文化与经济政治同步发展的结果,对历史稍有研究者都会明了这一事实。我们应该在各个方面都进行深入的研究,提高全民的思想文化素质,只有这样才能跟得上那些欧美国家,成为世界大国,否则也只能是一个受人愚弄粗俗的暴发户而已。许寿棠,曾任江西省教育厅长,台湾编译馆馆长,台大中国文学系主任,他说:“自非一面提倡佛教,一面尊重历史,否则,前路茫茫,何能有济。”无论你是从政者,还是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平民,现在我们也应该下大决心花大力气深入研究佛教的奥秘,只有如此才能创造我们美好的未来!

 

第二节 授记与预言、预测

现代科学家们对时间的衡量是有限性的。1970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阿尔夫本教授,提出了宇宙创生的学说,他推算宇宙是至少在150亿年前的一次爆炸中诞生,但具体的有力根据无法找到,又为什么爆炸,以及爆炸前的状态也少有描述。而佛经中过去与未来的时间概念是无限性的,就拿时间中的一个并不算太大的单位“一大阿僧祇劫”来说,“劫”是指一个三千大千世界经过形成、安住、坏灭、空无这四个漫长阶段的生灭周期。而“阿僧祇”这个数字在现在人的概念中已极为庞大,按中国的计算方法,万万为亿,万亿为兆,一千万万万万万万万万兆为一阿僧祇。所以“一大阿僧祇劫”就是一千万万万万万万万万兆(相当于1047)个大劫这么漫长的时间,这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由此也可窥见佛陀的深博智慧。

只要对佛教稍具常识的人就会知道,释迦牟尼佛洞晓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一切事物,了知过去久远劫前的事如对目前般清晰。在《百业经》中,记载了佛陀关于许多弟子在过去世所作具体事情的描述,对现在的事如世界的微尘总数等也均了如指掌,对未来的许多事情都有详细授记。授记是指释迦牟尼佛或一些大成就者,对以后将要诞生的某些高僧大德或佛法在世间的兴衰情形所作的一种预言,比如《楞伽经》中授记阿育王在佛圆寂后一百年出世,在87岁时建造八万四千座佛的舍利塔。《大云经》中授记佛圆寂后四百年有龙树菩萨出世,一生大弘佛法,最后在净光刹土中以慧源光如来的名号成佛,《文殊根本续》中也授记佛圆寂后四百年,出世龙树菩萨,寿命600年,后往生极乐世界。佛经中同样对无著菩萨等印度高僧的出世弘法情况都有授记。佛弟子中修炼有成者也会作此类授记,如莲花生大师对后来的萨迦班智达、宗喀巴大师等大德的父母姓名、出生年月、事业规模也作了明确的授记,觉塘多知仁波切授记第十世班禅大师以在家瑜伽师形象弘法,事后这些也都得到了应验。又比如释迦牟尼佛在《文殊根本续》中就对我们现在的法王如意宝作过授记,还有其他的许多高僧大德,虽然他们生活在各自不同的时代,但也都对如今我们法王的弘法事业作了惊人相同的预言。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些授记只不过是佛教中的一种说法,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这种想法显然是不正确的。历世的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噶玛巴活佛等,预言自己下一世出生、事业等的超人能力已广为人知,西方社会中也有了知自己未来死期等的现象。1772年去世的瑞典人艾玛尼尔,他在去世前给一位牧师的信中说:“我了解你希望在灵界中与我碰面,我将在1772年的3月29日离开人世。”果然他在自己预言的时间中死去。早年匈牙利的国防部副部长班纳也对自己一生的历程清楚了知,而且也在自己预言的那一天死去。其实在现实当中,即使是某些普通的人也存在着比较强的预知预感能力,比如对自己这一生当中的某些事,或者是对于自己或他人的死亡,往往有一定预知,有些极个别的人对自己的后世也是能知道的。世间也有些人具有极强的预知能力,虽然对未来的预言不可能有佛陀了知的那样详细精确和圆满,并且对涉及到有关佛教和圣者菩萨的事,其预知能力即告失效,但对于一般世间上的事情,即使是那些超越了几百年几千年的未来事情,也能很准确地预言。比如早在四百多年前的中世纪,法国的诺查丹玛斯就在其所著的《诸世纪》大预言书中,准确地预言到了像汽车飞机的出现、前苏联的解体、第二次世界大战等世界近代史上所发生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这个大预言书现在有很多人都知道,并且有很多科学家通过专门研究,认为此书预言的准确性达到99%以上。还有现代的一些预言家,比如古巴的东尼,他在1961年11月于美国看电视,当美国总统肯尼迪在电视镜头里出现时,他眼前的景象是肯尼迪总统的头部在流血,果然数天过后肯尼迪总统遇刺。他还作了若干预测,比如1971年中国加入联合国,1978年墨西哥大地震,1986年美国航天飞机爆炸惨案等等,这些都一一地兑现了。对于这些世间上一般的预言家,现在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也不得不承认,因为他们确实知道一些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同样的,佛教中修行有素者也知道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那么佛教里对未来的所有授记和预言,公正的人也是不得不承认的。

佛教中在预测未来时除了具修证的人使用神通外,尚有打卦这一特殊方式。在藏地有许多伏藏大师所流传下来的打卦仪轨,往往以文殊菩萨、观音菩萨等为本尊,有的还需辅以一定的工具,按仪轨所要求的程序,可以把一个人的寿命长短、疾病来源、修房、出门的吉凶等非常清楚准确地预测出来,考虑到操作中的一些误差,一般准确率也可在90%以上。若发心纯正,使用得当,打卦是如法的,历史上有许多高僧大德也借助打卦进行判断,麦彭仁波切专门著述了一部600多页的打卦专著。唐朝国师一行禅师也精于此道,并留下了一部《达摩一掌经》,依此书可准确地算出一个人一生中的吉凶祸福。不但在佛教界内,在世间上也有不少名人留下了他们的预测方法或结果,如三国时期著名军师诸葛亮的“马前课”,宋朝儒学大师邵康节的“梅花易数”,以《易经》为基础,排演推算出人世间的千变万化,直到如今仍有人在研究学习,屡屡应验。明朝开国元老刘伯温的“烧饼歌”,预言了从明朝至今的大事件,如八国联军侵华、抗日战争等。

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历代社会中都有人借此生财,而预测的水平又未学到家,因此给人留下了这些是迷信的印象,但这并不是打卦本身的过失,就像电子市场的假冒伪劣产品,不能归过于电器发明人一样。就佛教来说,虽然佛教界拥有大量让世俗人觉得神乎其神的预言,但同时一些荒诞不经的幻想与猜测往往也打着佛教的旗号,这样便使一些不了解佛教的人对佛教的预言产生厌烦心理而全盘否定。事实上,佛教界纯正的预言都是由佛陀或者修行有素的弟子们留下的,有着充分的根据,并已经或将会全部得到应验,这部分应该属于科学的预言,而后者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称之为迷信,但这与佛教却毫无关系。

 

第三节 地球与四洲

佛经中所记载的一个小世界,其中心的须弥山如柱独立,高八万四千由旬,日月绕须弥山而行,山外更有七层山、七香水海次第相间围绕须弥,如七重城墙及其护城河堑次第围绕。第七山外,更有大咸水海弥漫四方,四方咸海中各有一大洲,即为东胜身洲、南赡部洲、西牛货洲、北俱卢洲,每洲旁各有二中洲等,大咸海外四周有铁围山环绕如外城。如是为一小世界,我们所居住地即南赡部洲。而现代科学家们所发现的地球是圆球形的,有月亮绕着它运转,并且地球同其他几大行星又环绕着太阳运转,这些便组成了一个太阳系。

对此有些人认为很矛盾,但凡是在抉择问题时,观点的不同并不等同于观点的相违。因为在科学内部,科学家们在研究同一问题时也会有许多不同说法。比如在近代,针对黑体辐射以及光电效应等实验,普朗克提出了能量子假说,认为能量分布是孤立间断的,但这在当时并不被科学家们所接受。因为这种假说与传统理论相对冲突,传统的麦克斯韦理论认为能量必须连续分布,只是到量子力学的基础理论建立以后,把能量子、爱因斯坦提出的光子概念以及德布罗意的波粒二相性都成功地加以解释,这时候科学家们才开始慢慢认为这种新理论是正确的。同样,佛教内部对宇宙或世界的性质描述方面也有不同的说法,比如《时轮金刚》和《俱舍论》的说法不同,显宗与密宗、大乘与小乘等也有很多不相同的观点,有的说须弥山为椭圆形,有说为四面体的,对于南赡部洲,有说为三角形,有说为圆形,又有说为是只有上下各面的等等。在佛经中也可以找到像将来“地轮飞天”(即地球飞动于空中)等与现代说法相同的哲理。

虽然对于我们所居住的地球,有一些佛教的说法与现代科学的说法不太相同,但它同样可以解释诸如日食、月食、地动、潮汐、寒暑、昼夜等等这些现象。同样关于须弥山四周上下是怎样一种情形,日月怎样绕须弥等等,在佛经论典中都有简略或定量的描述。这些并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在佛经里如《起世经》、《楼炭经》、《长阿含经》、《起世因本经》、《大宝积经》、《正法念处经》、《华严经》、《顺正理论》、《阿毗昙论》、《俱舍论》等经书里都有详细的解释说明。现在藏地通行的日历,就是按《时轮金刚续》排定,《时轮金刚续》不借助任何科学仪器,但令当今掌握先进科技的天文学家大为惊诧的是,在计算日食、月食等天文现象方面时轮历不差一秒,这即是佛教已包含先进科学因素的一大佐证。

科学对于世界或者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执著为实有,虽然现代科学研究得很深刻,体系更加庞大,理论也越来越抽象飘渺,但它总执著万事万物都有一个不可变动的本体实性存在。因此对于我们的生存环境——地球来说,科学同样希望只有一个实际标准来描述它,若还有其他的说法,科学家就觉得不可理解。但在佛经中,不认为万事万物有一个本质性的固定体存在,故允许有各不相同的现象共存。因为众生的业感不同,故所见到的外境也当然千差万别,比如对于人们共同看到的一碗水,对于地狱有情来说,由于业感的显现,所看到的就是滚烫的铁汁,而对于饿鬼来说则是污秽的脓血,对于天界有情来说则是琼浆玉液般的甘露。还有对于一件衣服,一人觉得好看,而另一人觉得难看,若衣服上存在着绝对的好或不好,那么就不应当生有两种不同识觉等等。根据《俱舍论》的一个大疏讲义论述,世界的大小及形状不必就是固定的,因众生种种业力不同而可显现各种各样的形象和特征。比如在佛教中《俱舍论》所描述的世界与《时轮金刚》里描写的世界情况就不甚相同,属于《俱舍论》根基的众生不一定就能看见《时轮金刚》所描写的世界。同样,佛经里面提到的须弥山等有些众生也不一定能看到,但也有很多高僧大德如无垢光尊者就曾亲眼见到过。

对于佛经中所说的佛土世界以及现在科学家们所发现的宇宙世界,也有不少科学家以及佛学家作过一些比较研究。比如佛经中常提到的三千大千世界,实际上包含有10亿个小世界(由一千个小世界组成一个小千世界,由一千个小千世界组成一个中千世界,再由一千个中千世界组成一个大千世界。这样由小千、至中千、再到大千便成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正好含有10亿个小世界),也就是相当于10亿个太阳系这样的系统,以此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佛经中所指出的一个佛所化度的国土,实际上就是一条乃至无数个银河系那样大的范围。又有一些人研究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地球就是南赡部洲,也有一些人认为四大部洲都是在我们地球上,有人认为须弥山是地球上某一个地方,也有人认为须弥山是银河系的中心等等。在这些研究中,人们想从佛经与科学这二者不同背景的语言描述中,找到对宇宙共同相一致的说法和理论,但我认为这二者毕竟是二种不同的文化体系,虽然会有一些共同的发现,但肯定也会有很多不共同的地方。但不管怎样,无论您是从佛经的角度还是从科学的角度,我认为大家必须要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现在关于地球这方面的事情,科学家也正在探索,正在寻求,也曾有一些科学家得出了一些结论。同样在释迦牟尼佛的佛经中,也有关于我们所依存的器世界方面许多殊胜的见解和描述,其中有些宇宙的奥妙,与科学方面的秘密,我们还在不断继续地研究探索,另外在佛教里比较甚深的方面我们也应该学习。我们现在只有凭自己的智慧继续研究学习,不能以为我在某方面稍微懂一点,而对于对方的观点又还没有真实的了解,就很轻率地去破斥对方的观点。实际上在佛经当中对于器世界宇宙的看法也有各种各样,比如有胜义谛和世俗谛的,大乘和小乘的,在不同业力的众生面前也显现有各种多样的,而佛陀可以将不同众生面前所显现的种种外境形象进行如理如实描述。

 

第四节 微尘数佛刹世界与宇宙

须弥山、日、月、四大部洲、诸欲天及梵天世界为一个小世界,至于更大的是千个小世界构成一个小千世界,千个小千世界构成一个中千世界,千个中千世界构成一个大千世界,大千世界也称之为三千大千世界。如是一个佛所化度的国土范围,最小者为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或两个、三个,乃至以恒河沙数个三千大千世界为一国土,各各国土或大或小,或净或秽,或圆或方,或侧或仰……种种形量无有一定,一一国土各有一佛为现在教主,比如我们所在的世界称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为此娑婆世界的教主。娑婆世界周围又有微尘数这样的世界存在,如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就是这微尘数世界中的一个……佛陀在《华严经》中还指出,在我们这个无边的世界中有世界名为“普照十方世界种”,上持二十重华藏世界,即有二十层结构,其中第十三层共包括十三个佛刹微尘数的世界在内,娑婆世界以及西方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皆是这第十三层之中的一尘而已。如是在“普照十方世界种”周围还有“无垢世界种”、“因陀种”、“法界种”、“广大种”、“善建种”、“恒出种”等等无边无际的世界种,一一种上,各有二十重华藏世界次第安立,这么许多的世界,佛陀都能叫出名字来,实在不可思议。

而在科学上,自从哥白尼的“日心说”被接受以后,大约有几百年之久,人们都认为太阳系是宇宙的中心,后来发现银河系以后,又认为所有的恒星、行星和星云及太阳系中的一切天体都属于独一无二的银河系,在我们的银河系(也叫本银河系)以外就再没有别的天体了。直到18世纪,英国有一位天文学家赫歇尔,不仅观测到本银河系的形状,还发现星云的存在,因此他预言在本银河系外可能还有别的银河系。1900年,英国天文学家伊斯敦指出,银河系是一个回旋不已的星云系统,我们所在的太阳系位于其中一隅。1918年,美国天文学家哈勃使用精密的望远镜深入研究遥远的天体,他证实了赫歇尔所看到的星云的确是遥远的外银河系。实际上每一个河外星云,就是一条银河系,目前已证实有近10亿个外银河系存在,这些星云有的像旋涡,有的像棒槌,有的呈现不规则形状,每条银河系都包含有上亿乃至数亿亿颗像太阳一样的恒星。1924年,美国天文学家赫伯尔发现,宇宙在不停地扩展散开,除了我们最邻近的星云漩系外,一切星云漩系都不停地飞离我们,世人此时才开始注意到宇宙的辽阔无边。1983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天文学家阿伦•古斯,发表“大泡泡学说”,认为我们现在的宇宙是由虚无形成,源于几百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这就是迄今为止科学上最先进的宇宙学观点,似乎已有点相似于佛陀所描述的宇宙是从“成、住、坏、空”再到“成、住、坏、空”的不停流转的变化过程。

佛教度化的众生不是仅限于一个国家或地球上的有情,而是整个三界轮回中沉溺的无边无际众生。就如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谭嗣同(1865—1898)所说:“佛教能治无数无边不可说之微尘世界,尽虚空界,何况此区区之一地球。”《普贤行愿品》中说:“乃至虚空世界尽,众生及业烦恼尽,如是一切无尽时,我愿究竟恒无尽。”而现在科学家要洞察宇宙的奥秘仍有困难,很聪明的人对自己的前世、后一世也是茫无所知,而且科学家们倾尽一生心血研究物质,在佛弟子看来,仍是虚度人身,远远没有发挥人生原有的潜力。佛教经论中对现代科学的理论都有所描述,但佛陀并不想从此处去作更多的发展和更加详细具体的阐释,因为这些只不过是枝节问题,并无多大价值的原因。在科学界中,大凡对佛教有所认识的人,都惊叹于佛法理论的高深缜密,以及立足点的不同凡响。现在有些佛学理论已渐渐深入人心,有些深邃的理论正在被人们理解、接受,可以想见,在看到了佛法本身所焕发出的巨大魅力后,将会有更多的科学工作者投身到学习佛法的潮流中。在学习了精深的佛学理论后,科学家们更可以高瞻远瞩,对具体的研究工作产生切实而深远的指导意义,而不涉足佛法,将会对他们研究工作失去极好的帮助与促进机会。所以中国近代著名的政治家和伟大的思想家、三民主义的开创者孙中山先生也认为:“佛教乃救世之仁,佛教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佐科学之偏。”这对其余的人们也应有极大的启发,即尊重实践,尊重真理,抛弃偏见,来重新认识佛教。

 

第五节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

近几百年以来,在我们这个世界涌现出了大批的科学家。很多人以为这些科学家的智慧是无与伦比的,从一方面来看,我们也应该这么承认,但从另一方面,这些科学家们的智慧,不要说是与伟大佛陀的智能相比,就是与追随佛陀的一些佛教徒,比如像麦彭仁波切等高僧大德的智慧也是很难以相比的。不用说这些大成就者们很多在幼时即显现出的一些伟大事业与智能,也不用提他们在佛法里的造诣与成就,单从麦彭仁波切的著作中有关世间共同的知识学问来看,就可知道他对天文学、医学、工巧明(即技术)以及文学、诗学和哲学等等,各种各样的世间理论学科是如此的精通,并且都有不共同独特的认识和创新,仅只这些,对于一个非常杰出的科学家也是不可思议的。现在很多科学家的著作还在人间,如果我们研究对比,会知道那些科学家们虽然在某一方面确实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发明创造,对人类社会也有一些贡献,但是要他们全面地了解所有万物的实际相状,并进行概念定义及分类的话,那确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以前人们都以为科学家们的智慧是“无比”的,这倒不是因为他们的智慧无人能比,而是从无有人去比较罢了!确实,以前的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类事情,更从来没有从事过这方面的研究,所以我现在明确地把这一点道出来,科学家们的智慧与佛教当中古今大成就者们的智慧相比,是根本比不上的,更遑论与伟大佛陀的智慧相比了。希望有智慧的人,以后在这方面多作观察对比,进行全面的调查研究。

佛陀已经完全证悟了万事万物的真理,而世界上著名的科学家们毕竟是凡夫俗子,每次当他们遇到老死病等内心痛苦时,与其他普通人无有任何差异。他们虽然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比较深刻的智慧,并在毕生之中对某种物质现象作过详细的研究,但他们所了知的也仅仅是全部科学的一部分而已,如精通物理化学的,并不通达政治医学等,不要说是通达一切的学问,就连只是近几百年来人类所积累的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全部通达无碍的人可以说在当今的科学家中一个也找不到。而佛陀呢,对无论什么学问都通达无碍,若不相信,请翻开一百多函的《大藏经》,那时你必会产生不同的感想。

是故人们称佛是大彻大悟者,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若不信佛教的人,也许不愿意承认这句话,但请诸君认真想一想,在追随信仰佛陀教法的人们当中,于古代有多少的帝王将相达官贵人,又有多少数不清的圣贤以及各种各样的仁人智士高人雅士,可以说涵盖社会的各个阶层,如著名学者梁启超所说:“有放万丈光焰于历史上者焉,则佛教是也。六朝至唐数百年中,志行高洁、学识渊博之士,悉相率入于佛教之范围。”一直到如今也同样如此,有饱学深思精通各种知识的博士、教授和专家学者、科学家们,也有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们,以及许许多多的政治家、政府要员、企业家们等等,这些信仰佛陀的人们,并没有以自己杰出的才华来否认佛陀的伟大和佛陀的教诲,如是您为什么继续那样固执傲慢不屑一顾呢?我诚劝您看看浩瀚如海的佛经内容,等到您把这些佛经论典基本内容都了解之后,再来看看您的智慧是否能比得上伟大佛陀的百千万分之一?《世界知识分子看佛教》的介绍文中引用一位欧洲作家的话说:“这是一个能够让我们信心十足地去遵循的教法。在这个有着各种宗教、宗教狂热和各种信条的人世间,哪里还能再找到一位如此卓越的老师呢?在这个群星荟萃的世界里,他是最大的一颗巨星。难怪科学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们会如此一致地公认他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印度总统——伟大的政治家尼赫鲁也说:“佛比起所有的学说和教条显得更加伟大,千百年来,他的启示一直震撼着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