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五品 观察恶行

 

奸诈者虽说爱语,是为私利非真敬,

亲近鸱鸮虽发笑,此乃凶兆非真喜。

劣者先用言所哄,安心之后再欺骗,

渔翁先放香饵后,诱杀极多鱼类也。

劣者乃至弱小时,本性尚是善良者,

有毒荆棘未成时,尔时不能刺伤人。

心里思维一件事,口上言说另一事,

此乃名为狡猾者,亦是愚人装学者。

若是极为狡猾者,暂时虽成终摧毁,

驴蒙豹皮偷食禾,最后被人杀掉已。

若是奸猾诈巧者,公开谎言能骗人,

盗者山羊说为狗,婆罗门便舍山羊。

狡者亲自行罪恶,反以诳言欺哄人,

大天口出伤叹声,骗人而说苦谛声。

狡者伪装语甜蜜,未经观察勿轻信,

孔雀身美声悦耳,然彼所食皆为毒。

狡者伪装老实人,一旦他会引诱人,

无耻之人卖驴肉,先用兽尾让人看。

有些寡廉鲜耻者,以他财物装门面,

如同友衣当坐垫,以表对客之尊敬。

本来稍无羞耻者,丑事亦是当光荣,

甘存地方诸王族,擂鼓庆贺杀父者。

愚者虽做有利事,有些亦成大祸根,

如同雏鹊拔母羽,尚自以为报母恩。

有些薄情寡义者,他恩所得装门面,

龙王勤降之雨水,农夫以为自福德。

愚者以业享福时,以为自己精勤果,

啃骨刺破上颚血,老狗当作骨髓精。

有些愚者夺亲人,仅为养活无关人,

如于砍首严饰尾,除非疯人谁肯为?

愚者不至所需处,反而常诣无用处,

无用泉水夏天流,春天需水时干涸。

对于善良之正士,劣者特别会欺凌,

如同火舌会焚烧,含油灯芯非余尔。

粗者方能调粗暴,温者对此怎调伏?

拔除痈疽须炙割,和缓治疗将毒化。

国王依法当护国,否则彼将会衰败,

太阳若不除黑暗,则定彼受罗睺食。

若在恶人当管下,或速坍塌楼房下,

或将崩溃山峰下,则会时时心生惧。

即使具有高智慧,性情恶劣亦被舍,

毒蛇顶上虽饰宝,智者谁肯抱怀里?

有些国王如烈火,亲近彼难满其愿,

疏远亦惧不摄收,不亲不疏亦畏惧。

劣妻恶友及暴君,此三谁人肯亲近,

猛兽横行之林中,智者谁人常安住?

傲慢令人变无知,贪欲令人变无耻,

若常轻视自眷仆,则此长官定衰败。

有利之语说者少,听受彼言更为少,

高明医师极难得,遵医嘱行者更少。

过越狂妄自大者,不断遭受诸痛苦,

狮子极为傲慢故,狐狸让它背象体。

乌鸦埋藏之食物,或为恶人谋福利,

或于瘠田撒种子,此等望多受益少。

若无详细观察前,对谁亦不应信任,

放逸之中出过错,亲友往往成怨仇。

世上劣物虽众多,然无劣人更可恶,

其余劣物可改造,改造劣人除非灭。

虽用百种知识来,助利劣者亦不喜,

凡诸亲近人成敌,此乃劣者之特征。

劣者无论再改造,性情不会变贤善,

煤炭无论再改造,其色无法变雪白。

遭受恶人所欺处,遇见贤人亦会舍,

如被毒蛇所害处,虽见金链亦逃避。

恭敬之境即圣者,恭敬劣者即祸根,

乳汁对人是甘露,若喂毒蛇则增毒。

纵使设法依劣者,然而不会成齐心,

如同麻雀再喂养,彼亦不会安心住。

时常精勤分裂者,甚至好友亦离开,

如同河水常冲刷,岩石亦会出裂缝。

自己骗人或害他,或谈上师友等过,

彼等若假不必信,或若真实令人惊。

本来不应所说事,他人之前谁讲说?

无论虚假或是真,智者对此当小心。

贪欲财富之劣者,虽是亲友勿信赖,

大人面前受贿赂,多被亲友毁灭之。

口说害人之语者,此等怨敌易制服,

心恨口说利人者,此等怨敌难制服。

巧治余痕能愈合,恶语创伤难复愈,

如同乌鸦谤鸱鸮,累劫彼此成仇恨。

心里总是挂仇恨,嘴上尽说善妙语,

此乃恶劣仙人教,即违圣者之法则。

王规论中虽宣说,一切怨敌全消灭,

应如拔出毒树根,然爱如子待如父。

专门力求私利者,谁肯与彼交为友,

农夫勤耕田地中,难以成长余杂草。

何人不知报恩惠,谁肯与彼交为友,

勤劳亦无熟果地,农夫谁肯去耕耘?

蛮横又是鲁莽者,此人速将遭失败,

厚颜野象极横暴,岂非急受被阉割?

如何布施恶劣者,自需之时不回报,

钳子虽常夹铁球,铁球怎能夹钳子。

劣者借口为利他,反而行持罪恶事,

是为假装利众生,智者谁肯毁自己?

债务尾数余恨敌,恶劣刑法恶语论,

贱种以及劣行为,彼等自然会滋长。

 

格言宝藏论第五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