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洞然明白  \ 

第五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问答

『 2015年8月4日 』

 

(一)问:很多人在得了重病或年老之后会告诉家人:“我死的时候不要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我要走得特别潇洒。”这是否属于自杀?

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临终关怀方法,有些人主张全力抢救,但有些人不会。我觉得这种情况不应该算自杀,因为他的这种选择,不一定导致死亡,还是可能会出现其他的结果。而所谓的自杀,则是不留任何余地,以暴力的方式斩断自己的生命。

佛教中对杀业的判定,会根据意乐和行为等,看是否符合“无误认识对方”和“断除对方的命根”等四个条件1。对照来看,这种选择也不构成自杀。对此,大家可以详细观察。

 

(二)问:我来自汕头大学。我想问,现在佛教所面临的商业化趋势,是有利还是有弊呢?

答:寺院商业化的确不太好,但那些已经“对外开放”、成为旅游景点的寺院,恐怕很难再收回来了。这个情况不仅发生在汉地,藏地的个别寺院也有很多游客。

昨天在双龙寺的时候,我也发现有很多游客,所以泰国可能也面临类似的处境。因此,我也很想问问双龙寺的出家人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同时,我也很担心我们佛学院未来会变成这样。

当人需要精神寄托的时候,往往想去寂静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又往往是高僧大德们所在的寺院。一般来讲,寺院的环境优美,又有种种神秘的壁画、神奇的老和尚等等,人们来到这里,心自然就清净下来,有一种来到世外桃源的感觉。

那寺院该如何应对大量的游客呢?我认为,寺院不应以此赚钱。此外,如果我们能利用这样的机缘,为游客讲经说法,那就太好了。昨天摩诃朱拉隆功大学的副校长告诉我,他那天讲了五堂课,当时已经很晚了,但他还要再去赶第六堂。其实,这样的传法机会真的很难得。

不管是出家人还是佛教寺院,都不应该太在乎金钱。有钱可以,没钱也可以,最关键的是让人们的心灵得到利益。如果寺院能讲经说法,为游客们带去精神上的宁静和快乐,那出家人再累也不要紧,外面有再多的诽谤和非议也无所谓。

此外,从大乘佛教的角度来看,寺院里的人越多越好,因为他们至少会烧个香,看一眼菩萨像。对佛菩萨的见闻觉知皆能种下深厚的善根,所以,来寺院旅游可能是很多人一生中难得的机会,非常有意义。

 

(三)问:现在藏传、汉传以及南传佛教都面临一种“稀释现象”。比如,现在有人将藏传佛教曼陀罗中的坛城等符号去掉,并用它来治疗心理上的亚健康状态;有人用内观禅修帮助白领解压;还有人在推广传统文化时,只注重表象的部分,而忽略其深刻的内涵等等。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我们又该如何将善法与大众喜好相融合?

答:推广任何事情都需要智慧和善巧方便,这二者非常重要。其实,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当中也有类似藏传佛教曼陀罗的标志;禅修也不仅仅是南传佛教的专利;而推广传统文化,也都存在于各个民族、国家当中。由此可见,如果我们有一种善巧方便,有技巧地弘扬善法,那各种善法都不相违,但如果没有技巧,即使是佛教内部,也会出现一些矛盾和冲突。

 

(四)问:佛教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过程中,既出现了好的现象,也出现了一些乱象。比如,藏传佛教的传播牵涉到密法传承的问题,而现在新闻中就经常报道一些打着藏传佛教旗号的假活佛,甚至是邪教组织。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答:任何一种宗教、思想,当它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时,就会出现一些负面现象,这是一种规律。我们不能仅因为负面新闻,就认为某一宗教、传承是不合理的。很多思想在刚开始弘扬的时候,经常不被大众理解。比如,大乘佛教刚开始在汉地弘扬时,包括梁武帝在内的很多人都无法接受,后来情况才慢慢有所改善;而密法刚开始在藏地传播时,也受到了很多非议。所以,不被人理解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当然,有个别新闻报道夸大其词、添枝加叶,对此,我们不去在意就好。

对藏传佛教而言,当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解它时,就可能会出现一些别有居心的“传法者”,也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如法的信众,但这两者不应混为一谈。

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打着藏传佛教的旗号,弘扬自己的思想,甚至形成邪教,这都不应该被拿来讨论藏传佛教。

 

(五)问:我们现在读的《西藏度亡经》是由英文译成汉文的,您是否有计划直接从藏文翻译成中文呢?

答:很多人认为《西藏度亡经》是对死亡的论述,但荣格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西藏度亡经》还揭示了人类本有的很多奥秘和知识。因此,很多西方人都认为,研究《西藏度亡经》非常有意义。

我几年前曾经翻译过六中阴的窍诀,但那个属于密法,不能随意公开。而《西藏度亡经》的这部分,我曾经想要翻译,但我看从英文翻译过来的版本已经很好地表达了原意,翻译得不错,所以,暂时没有必要再翻译一个新的版本。否则人们就不知道该学习哪一版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