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洞然明白  \ 

第五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禅修问答

『 2015年8月3日 』

 

(一)问:我是江西中医药大学的一名老师,我一直纠结一个问题,就是禅修时应该双盘还是单盘?

答:能双盘当然最好,但若没经过训练,一开始就双盘会觉得非常痛。此外,有些人因为生理原因,也很难双盘。如果无法双盘的话,也可以单盘打坐。

 

(二)问:我在观想释迦牟尼佛的时候,脑海里到底是该观想我们发的这尊佛像,还是观想我自己所喜欢的某尊佛像?

答:可以观想自己所喜爱的佛像,但佛像应该标准、庄严。

 

(三)问:刚刚禅修时,我觉得自己的念头很纠结,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像打架一样,不清净。我该如何对治呢?

答:一般来讲,初学者都会有“打架”一样的分别念,这是精进心与烦恼在斗争。但任何事情都可以串习,时间久了以后,每个人都会在修行中有所收获,内心越来越清净,最终证悟究竟。

 

(四)问:我是深圳大学的一名学生。刚才禅修的时候,我是散盘的状态,但坐在地板上面会觉得脚疼。虽然一开始还在观想佛像或者自己的心,但后来就关注在身体疼痛的地方了。请问,我该如何转化这些疼痛,从而专注在禅修上呢?

答:还没开始禅修时,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因此,我也提醒大家,禅修时要坚持、安忍。因为很多人可能没有在这样的地板上坐过,更没有修行过,所以,禅修中可能会有些疼痛。

我刚才也说了,很多高僧大德一辈子住在山洞里,坐在石头上禅修,而我们这次没有特意准备坐垫,也是为了让大家看一下自己的禅修功夫如何。虽然这次禅修感觉腿疼,但只要你不断努力,以后就不会再感到疼痛。所以,还需要努力。

 

(五)问:我是来自澳门大学的一名学生。我在打坐的时候,感觉腰部有一股力量,自然地往上升,然后身体自然地抖动。请问这是什么原因,我又该如何处理这个情况呢?

答:藏地古大德的教言中讲:“夏天的草地上,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花,而修行人的境界当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显现。”因为很多人从来没有观过心,所以,刚开始观心时,各种好的、不好的现象都会出现。但如果你不去执著,并坚持以欢喜、真诚和恭敬的心来坐禅入定,时间长了,什么问题都不会再产生。

 

(六)问:我来自马来西亚精英大学。我的问题是,对于曾患过精神疾病的患者来说,如何在禅修时避免精神疾病复发?

答:从广义上讲,在证悟之前,每个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因为我们把不净当作洁净,把无常当作常有,把无我当作有我,把空性当作不空。当然,对于不同的病情,我们可以采取适当的调心方法,如果病情在禅修的过程中加重,那最好用念咒语来代替禅修。

 

(七)问:我很想契入无相禅修,但禅修时,脑子里总是有一个声音在重复法义,比如中观的见解、万法如梦如幻、心性本来离四边等等,像是在做推导题一样。您在开示中也曾提到,听见声音时,应观想它对我无利无害,但这句开示也一直在脑海里反复呈现。请问这是正常的体验吗,还是误入歧途呢?

答:修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很多人都可以轻易地讲出很多道理,但真正通过修行体会到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道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即便我们一生中学过很多道理,但面临死亡时,却不一定能用得上。昨天有人提到“临时佛教徒”,我觉得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讲,只有当自己遇到违缘、患病时,才会求佛保佑,可实际上,我们应该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忆念佛陀。

因此,我们虽然在禅修中不停地告诉自己,外面的声音远离一切戏论,它是空性、光明的,但仍被其干扰,这也从侧面说明,我们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如果从今往后每天用一两个小时修行,那原来像猴子般调皮的心,就会逐渐变成大象一般稳重,最后就像雪山狮子一样威严,不随外境而转。所以,我们需要用坚定的心去修持,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念头、外界声音干扰。

修行很重要,否则,外表再庄严也没用。

 

(八)问:我是来自加拿大的参会者。我在观修的时候,喜欢把自己的脑袋观成一张白纸,佛像在中间,每当杂念出现的时候,就把它扔到一边去,最后只剩下佛像。但问题是,只剩下佛像时,我又很害怕,觉得四周空荡荡的。请问,这种感觉该怎么消除?

答:今天讲的观修方法,是依照全知麦彭仁波切的仪轨。我们应该根据前辈大德们的教言来观修佛像,哪怕是观修当中的一个比喻,也要有大德和传承上师们的依据,不能按自己的喜好观想。

听说以前有一个人,他在观修的时候,把佛像观在前方,然后把各种各样的分别妄念观想成老鼠。每当老鼠出现时,他就把正知正念当作工具,把它们撵走。其实,这样的观修方法,不一定很适合。

当你有妄念的时候,尽量制止它,更重要的是,要如法观想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