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利益品

 

现在解说尤为信解所说四处获得大利益之理:

 

丁三(彼等功德)分二:一、以赞殊胜方式略说;二、以其他差别解说彼。

戊一(以赞叹殊胜方式略说)分二:一、四处难证之理;二、证彼得大利益之理。

己一、四处难证之理:

佛性佛菩提,佛法佛事业,

净众尚不思,此是佛行境。

佛性自性清净有客尘位的如来藏、客尘也极清净位得、大菩提无别具足的——力等殊胜功德、获得功德的威力任运自成不间断成办事业的事业,随同成就三宝的四金刚处真实性而大部分客尘清——大菩萨议,异生凡夫及声闻缘觉更不必说,因为如前所述不可思议的缘故。

若想:那么那些是谁的行境呢?刚刚所说的这四金刚处的真实性唯一一切众生的导师圆满佛陀的智慧。但是,对如来信仰者依靠信解作意的方式也可以证悟,这一点已解说完毕。

 

己二(证彼得大利益之理)分二:一、超胜其他方便善法之理;二、以获得殊胜智慧之方式解说理由。

庚一(超胜其他方便善法之理)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辛一、略说:

具慧信佛境,佛众功德器,

喜无思功德,胜众生福德。

具慧菩萨尤其解唯一胜者圆满陀智慧行的这四处之义,他们堪为(十)力等陀无量众功之法,因为苏醒大乘种姓,会速得究竟果的缘故,如是真实欢喜并尤为信解具足普通人不可思维的的这四处,有极多功德,伏与之结缘的一切众生的布施所生等所有福德资粮。

 

辛二(广说)分三:一、超胜布施之理;二、超胜持戒之理;三、超胜修行之理。

壬一、超胜布施之理:

希求菩提者,金刹严宝珠,

等同刹尘数,每日恒供佛。

他闻此一句,闻已复信解,

此得施生善,更多之福德。1

任何善男子善女人,以希求无上大菩提的意乐,以广大无量宝珠严饰充满纯物所成的土,量无量佛土极微数,每天不间断养殊胜对境法王佛陀出有坏,福德会增长甚多。但与之相比,具慧的其有些人,由甚深义的四处入手,不必说通达意义,甚至听以不颠倒受持真实诚信的方式尤为将获与刚刚所说布施所生广大更多增长的福德

 

壬二、超胜持戒之理:

具慧求无上,菩提多劫中,

身语无勤作,守护无垢戒。

他闻此一句,闻已复信解,

此得戒生善,更多之福德。1

任何具慧善男子或善女人,以欲获得无上真实圆满大菩提的意乐长久时间许阿僧祇劫中依靠以身语意极力修习,之后能勤作自然守护断除所有罪行律,由此福德会增长甚多。但与之相比,有具慧之士,由甚深义的四处入手,不必说通达意义,甚至听以不颠倒受持真实诚信作意的方式尤为位具信解者将获比刚刚所说持戒所生广大善更多增长的福德

 

壬三、超胜修行之理:

谁此除三有,惑火修禅天,

梵住至究竟,无变菩提法。

他闻此一句,闻已复信解,

此得禅生善,更多之福德。1

任何善男子或善女世间为了去摧毁所断欲界、色界、无色界三有如烈般的行禅定的自本体圆满超胜的四梵住——四无量这些究竟获得圆满大菩提无果位的便,由此福德会增长甚多。但与之相比,任何其具慧之士,由甚深义的四处入手,不必说通达意义,甚至只是听闻一闻后再以不颠倒受持真实诚信的方式尤为,那么位具信解者将获比刚刚所说修广大更多增长的福德

 

庚二、以获得殊胜智慧之方式解说理由:

因施成受用,戒善修断惑,

慧断诸二障,此胜因闻此。

若想:与布施所生、持戒所生、修行所生的那些广大福德相比,听闻这些处所生的智慧更为殊胜的理由是什么呢?

为,如此发放广大财仅能办异熟果圆满,以持也仅能成办暂时善趣的圆满身体,禅也仅能除三界的,界性清净远离客尘中获得菩提功德及事业。依靠这样的证悟智无余断烦恼障所知障及习气,为此善加理解实相义的智慧超布施等福德资粮,殊胜智慧的也是无颠倒听闻这四处的意义。

 

戊二(以其他差别解说彼)分二:一、获得究竟之利益;二、入道之利益。

己一、获得究竟之利益:

安住彼转依,功德成办利,

是佛智慧境,所说此四处。

具慧信解有,能力具功德,

具有速获得,佛果之缘分。

如来藏原本周遍一切安住的佛性清净、法界真如远离客尘无余转依的大菩提、菩提无别具足的力等、依靠那些功德成办的事业,陀遍知的,对于前面甚深义的这四菩萨对一切众生普遍具佛性有真实诚挚信,对由离垢获得菩提有欲求信,对获得菩提有究竟二利的功德有清净信,以具有这三种信而尤为信解,极其精进行持清净菩提行的缘故,具有速获得究竟如来无上果位的缘分

 

己二(入道之利益)分二:一、意乐发殊胜菩提心之利益;二、加行行六度之利益。

庚一、意乐发殊胜菩提心之利益:

不可思议境,有我能得果,

得具此功德,由信胜解故。

成欲勤念定,慧等功德器,

彼等菩萨尊,恒常近安住。

从普通众生不可思议界甚深义四处入手,佛性清净周遍一切众生,由遣除它的客尘无余转依的大菩提像一样的人也能获,获有力等究竟自他利的这种圆满具有三种心而更加生起殊的缘。堪为追求妙法的乐、真实欢喜善品的、不忘教言所缘的正、一心专注所抉择所缘的、辨别所知法的智慧等不可思议功德的法,为利他而相应求圆满菩提的发心是证悟四处的那些菩萨恒常安住的。

 

庚二(加行行六度之利益)分四:一、圆满清净之理;二、摄为福德三事之理;三、认清违品二障;四、以对治得殊胜智慧之理。

辛一、圆满清净之理:

恒常近住彼,佛子不退转,

福德波罗蜜,圆满普清净。

福德之五度,三轮无分别,

圆满普清净,断彼违品故。

由于恒常安住于前面所说的菩提佛子于无上菩提中退,以那种殊胜意乐引发加行福德资粮所摄的前五度均满清。也就是说,能利益众生的方便布施等资粮前,以有作者、作业、所作三轮分别而使些波罗蜜多圆满清净,因为除了布施等违品悭吝等障碍的缘

 

辛二、摄为福德三事之理:

施生福是施,戒生是持戒,

安忍禅定二,修生勤遍行。

六度也摄于福德三事中,布德事是布波罗蜜多,持的福德事也是持戒波罗蜜多,安忍禅定种波罗蜜多是行所的福德事,欢喜那些的于福德三事,因此一切略摄,就是随应说三种福德事。

 

辛三、认清违品二障:

分别三轮者,彼许所知障,

分别悭吝等,彼许烦恼障。

分别布施者、所布施的对境、布施等三轮是五度圆满之障,及贪嗔懈怠散乱行相——(五度)清净之障,承烦恼障,因此它们是所断。

 

辛四、以对治得殊胜智慧之理:

慧外无有断,彼等余因故,

慧胜其基闻,是故闻殊胜。

由于善加证悟金刚处意义的缘故除智慧外无有能根除这二障,远离智慧的布施等只能压伏现行的障碍但不能根除种子,智慧究竟能根除二障及习气的种子,,智资粮所摄的智慧超福德资粮所摄的五度。这种智慧增长的础是如理听宣说这四处的经典及注疏。因此,与布施、持戒、修行所生的极多福德相比,听这样的甚深法更为殊胜

 

甲四(解说圆满造论事宜)分二:一、广说所说义;二、以讲法归纳宣说。

乙一(广说所说义)分三:一、如何造论之理;二、断除损法之理;三、回向造论福德之理。

丙一(如何造论之理)分五:一、依何宣说:二、为何宣说;三、以如何方式宣说;四、所说之本体;五、恭敬顶载之理。

丁一、依何宣说:

依可信教理。

上述的这七金刚处的道理,也并非自我臆造或杜撰,而是于《陀罗尼自在王请问经》《如来藏经》《吉祥鬘请问经》《佛说无增无减经》《入诸佛境智光庄严经》等主要宣说了义可信之处的清净圣及暂时的作用理、观待理、证成理及究竟甚深法尔善加解说的。

 

丁二、为何宣说:

为自唯清净,为摄具信解,

圆善者说此。

从自利而言,作者己获得一法界连所断细微障也究竟的涅槃;从他利而言,了以善说的喜宴受对这种甚深义有为不夺取的信解心、具有想获得比福德资粮更殊胜的心有大缘分的殊胜所化众生,才宣论。

 

丁三、以如何方式宣说:

依灯电宝珠,日月有眼见,

依佛大义法,辩光而说此。

犹如光、闪电光、宝珠光、有眼人能对境色法一样,靠能仁圆满陀放射了知诸法自相共相广的义无碍解、无碍了知一切名称差别的无碍解、无碍了知一切众生一切语言之词无碍解、无碍了知法之所有分类的无碍解的明,以慧眼见到甚深真如,极其明显宣撰著了论。

 

丁四、所说之本体:

具义与法系,断三界惑语,

令显寂功德,佛语余反之。

妙法有所诠甚深广大,与能诠无垢词句相关,能所断一切的佛示获得对治究竟灭涅槃,那是大仙人圆满陀的清净典所抉择的,与以上四义,真实经典以颠倒宣说,并不是所应趋入。

 

丁五、恭敬顶戴之理:

唯一依佛说,无乱心诠释,

随得解脱道,顶戴如佛经。

经典的注释,所说的差别唯一依照胜者圆满陀宣来讲,并非自我臆造;说者的差别,是以善加了知法与义而无有利养等颠倒散态善加;果的差别,为殊胜无上涅槃解脱;方便差别,应获得解脱。具有这四种功德的论典也应当大仙人圆满陀的典一样净信顶受

 

丙二(断除损法之理)分三:一、认清清净方便而教诫依止;二、认清退失之因而教诫断除;三、断除退失深法之果。

丁一(认清清净方便而教授依止)分二:一、断除自我杜撰之理;二、断除偏执之理。

戊一、断除自我杜撰之理:

此世无何人,智慧高佛陀,

如理遍智知,胜真如非余。

仙人自安立,经藏不搅彼,

毁坏佛理故,亦害微妙法。1

个世间界没有任何一位补特伽罗比圆满陀智慧更,因为以如理无倒现量遍知的智慧了知无余尽所有义及如所有殊胜真如只有佛陀而并非他者了知。为此,大佛陀的不了义与了义的没有以自我杜撰“将不了义说成了义、将了义说成不了义”乱、不应颠倒讲解,假设这样做,那将毁坏圆满陀的微妙法,它微妙法,成为舍法的重罪。

 

戊二、断除偏执之理:

烦恼愚者谤圣者,彼执见造轻说法,

慧不沾彼执见垢,净衣染变油染非。

烦恼无明等成为心昧本的恶劣众生诽佛陀等,他们也以贪自己恶劣宗派为殊胜的造轻蔑善等罪业,由此也以种种痛苦逼迫。智者们的智永远上偏见垢染的烦恼,假设沾染上,则有心不可能转向正见与行为的过失,同洁无垢的服用料可转成彩色,以油染污的有垢衣服并如此。

 

丁二、认清退失之因而教诫断除:

劣慧不信善,依邪我慢故,

贫妙法障性,不了执了义。

贪利随见故,依止背法故,

远离持法故,信劣舍佛法。

有人想:如果大乘法的究竟精华了义胜深具有大利益,那为何有些人不信解而舍弃呢?

那并不是法的过失,而是人的过失。

1、有些人因为分析甚深义的智极其薄、低下而舍弃妙法。

2、有些人因为没有苏醒随增性的种姓、对解而舍弃妙法。

3、有些人因为具有非功德而认为自己具有功德依于骄傲自满的邪我慢而舍弃妙法。

4、有些人因为前世积累妙法的深重业障、成为碍真实义之本而舍弃妙法。

5、有些人因为将不了义的经典为诸法真如无倒的了义而舍弃妙法。

6、有些人因为尤其贪爱婪衣食财物等欲妙养而舍弃妙法。

7、有些人因为执著坏聚见等恶为殊胜而舍弃妙法。

8、有些人因为长期依止背离、舍弃深广妙法的恶友而舍弃妙法。

9、有些人也因为长期远离大乘妙的具相善知识大德而舍弃妙法。

10、有些人因为不诚信真实法与补特伽罗、欢喜颠倒以致低下弃如来应供的妙,尤其舍弃宣说甚深真如,如此一来,也是失毁自己的因,所以智者们不会如此。

 

丁三(断除退失深法之果)分二:一、断除恶趣之理;二、断除轮回之理。

戊一、断除恶趣之理:

深法何智说,火及猛毒蛇,

刽子手霹雳,非应极恐怖。

火蛇敌霹雳,唯能离性命,

非能令堕入,恐怖无间狱。1

由最甚的妙中退失有多么恐怖,精通取舍的士大德:被世间中共称可怖的焚烧、被凶咬、被杀、被穿破也并,与之相比,失毁正法更为恐怖,因此要断除舍法。因为被烧、被咬、被杀、被金刚火穿破,今生的,但它们会使人去往极可怖的恶趣无间地,舍弃妙法将感受无间地狱的痛苦。

 

戊二、断除轮回之理:

谁屡依恶友,于佛具恶心,

杀父母罗汉,行非行破僧。

若定思法性,从彼速解脱,

何人心嗔法,彼焉有解脱?1

任何人再三依恶友并随他转,以想杀无上皈处真实圆满陀的大恶心出佛身血,害世间中各自的大恩上师与大恩,杀害众生共同应敬的阿行非,挑拨离间殊胜的众的人,定思维并一心修行诸甚深真实遍具殊胜相之空性与无缘大悲,那么很快会从无间等大业障中解脱而获得大菩提。何人心恨大乘究竟精藏了义并舍弃,获得无上菩提的?因为不具有修行其道的缘分。

 

丙三、回向造论福德之理:

三宝净佛性,净菩提德业,

七处如理说,我得善愿众,

见具无量光,无量寿佛陀,

复法眼无垢,生得大菩提。

佛法僧所得三宝之义、成就三宝之因自性清佛性如来藏之义、无有客尘极清净分位大菩提之义、它具有的离系果与异熟果所摄功德之义、其威力善成他利事业之义——所诠义金刚,讲者(即弥勒菩萨)无误方式如实而获得的清净善根愿处于轮回的一切生暂时之果转生于佛陀的眷属坛城中,现量到拥有无量光芒、无量寿、无量智慧的圆满佛陀尊颜,也是于其前听闻妙法,实地修行,从而获得离尘之见道等,起不畏深法清净忍;究竟之果:迅速获无上真实圆满殊胜大菩提

 

乙二、以讲法归纳宣说:

由何为何因,如何宣说何,

等流是何者,是以四偈说。

本论什么而解说?是以“依可信教理”说明。以什么理由或必要解说?是以“为自唯清净,为摄具信解,圆善者而说”说明。如何解说?是以“如灯闪电宝珠光,日光月光有眼见……”说明。所说义之本体,是以“具义与法系……”说明,证悟所说之等流的能说是什么?是以“唯一如来教……”说明。如何造论之理是以此等四颂广

 

二说自净法,一说失毁因,

尔后二偈颂,则是宣说果。

以“此世无何人,智慧高佛陀……”清净便,要谨慎舍法障。“劣慧……”明若积舍法业则是失毁自己之,因此教诫断除。“深法何……”两颂是真实说明断除退失深法之暂时堕入恶趣、究竟不得解脱之理。

 

说眷属坛城,忍证菩提法,

略摄二种果,是以末颂说。

以宣暂时转生于清净刹土佛陀眷属坛城中,现量证悟法性,获得不畏深法,究竟得无上大法,圆满回向,入妙法者成就暂时与究竟圆满二种利益“三宝净佛性……”最后这一善加明。

 

大乘无上续宝性论中第五利益品释终

 

著跋:

大乘宝性论,怙主慈氏撰著圆满。

大乘宝性论,如是如来大补处怙主慈氏撰著,随同大阿阇黎圣无著所造注释而解说,撰著圆满。

 

译跋:

具德无喻城大智者婆罗门仁钦多吉之侄子大班智达萨嘉纳与译师释迦比丘罗丹西绕于无喻城由梵译藏。

根除诸未证,邪见怀疑暗,

善说是日光,善愿驱众暗。

应持藏法师花丹尊哲与花嘉措二人祈请,云游四方、无偏具四依者撰著于觉囊吉祥山静处,愿成办广大弘法利生事业。愿增吉祥!

 

2019年2月27日译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