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对教派不偏不倚

第二十四  宗教要和睦

在这个世界上,有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四大宗教,小的宗教则不胜枚举。如果所有宗教内部、相互之间发生冲突争斗,势必会给众生带来巨大的灾难。为此,所有宗教要和睦相处,避免偏执争斗。

 

第二十五节  宗派要团结

尤其在藏地雪域,有八大修传教派、十大讲传教派等。这所有教派都是同一位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因此,各派要团结和合,清净戒律。

主要是僧人们,不要一味偏袒自己的宗派,也不要以贪嗔的心态说些“我们是新派、你们是旧派、你们是苯波教、我们是噶举派”之类的话,否则就是造舍法罪,会转生到恶趣。我们对任何法都不要有邪见,要以恭敬虔诚的信心,修自己有缘的本尊。当今依靠个别了不起的持教大德的恩德,雪域不同以往,宗派之间的冲突有所减少,但仍没有从根本上杜绝,所以各派之间不要争执不息。

我们大家如果齐心协力,哪怕对佛教起到一点点作用,能使它变得更清净、更完善,我想那是再好不过的。

对佛教起到作用,就是指利益众生。否则,像以前个别人那样,以贪心、嗔心进行破立,着重维护自宗、破斥他宗,这是绝对不行的。这种对宗派的贪嗔,一定是转生恶趣的因。

特别是就密宗来讲,这也是在犯第六条根本戒,如续中所说: “自宗或他宗,谤法第六条。”古大德也说:“不仅仅是诽谤入道的声闻缘觉、大道的大乘宗派等正道佛教,就是诽谤寻道的外道,都犯第六条根本戒。”

尤其菩萨戒中,这是舍法罪。想往生极乐世界的人,必须要小心,再没有比舍法罪更严重的业了。

另外,对于相续中有正法的持教大德,本无过失却无中生有,或者本有功德却加以抹杀,进行诽谤,多番恶语攻击,这也是舍法罪。

 

第二十六节  重视自宗

作为一名佛教徒,不管学哪宗哪派,对自己的宗派要有牢固的定解,对自己有缘的法和有缘的本尊,要有坚固的信心。当然,只有信心还不够,还必须长期修行。对于自宗,无论是所学的理论、所诵的仪轨心咒、所修的道次第及窍诀的运用,都要做到了如指掌。

有时间你也可以去学习研究其他宗派,但重点要放在自宗上。就像上师麦彭仁波切说,他今世转生于莲花生大士的教法中,感到十分荣幸,对自宗有着不共的诚信。我这一世生在宁玛派教法下,也将主要精力放在自宗的修持和弘扬上,在此基础上,再无偏地学习和弘扬各宗各派。

不论出家人还是在家居士,都不要整天到处乱跑,参观寺院、参访各种人士,这样到头来会一无所得,白白浪费宝贵的光阴。每个人要尽可能持之以恒、深入一门地修持自宗,这应该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

 

第二十七节  持明传承的加持

一般而言,佛菩萨的悲心无有偏袒,但由于他们在学道阶段的发心、发愿不同,我们多劫中祈祷其他佛陀,不如祈祷莲花生大士一次的加持大。并且,莲师对遣除外界地水火风等灾难的威德力尤为显著,这在《七品祈祷文》中也有宣说。

大家一定要怀着强烈的信心、诚挚的恭敬心,深情地祈祷莲花生大士,关键是要坚信不疑。在雪域,堪称最有缘的圆满上师,唯一就是第二大佛莲花生大士。

就我本人而言,这一世转生在前译持明传承的教法中,而且遇到了光明金刚藏法理,自认为三传持明上师的加持融入了心相续,有获得如理自在拥有大圆满法义的缘分,总的来讲,这是邬金第二大佛等传承上师的恩德,尤其是上师麦彭仁波切的恩赐。所以,如果要依靠我来获得加持,就要依止麦彭仁波切的这些言教,甚至宗派间的关键性问题,连旁敲侧击也不能破麦彭仁波切的观点,否则会阻挡加持之门。

对我来说,看到他的四句言词,也会增上信心、悲心和觉受证悟,百论的难点都会迎刃而解,这种境界,大约七八天会一直萦绕在心里。因此,希望你们也以真挚的心至诚祈祷。

 

第二十八节  五岁就有菩提心

通常来讲,我对前译持明传承,尤其是对上师麦彭仁波切,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

从四五岁起,我就认定上师麦彭仁波切是究竟的皈依处,把他这一个人当作一位本尊来祈祷,虔诚的敬信心从未松弛过,也始终认为他与怙主文殊菩萨不仅是本体,而且形象也是无二无别。

说这样的信心在3岁时就有,那有点儿太早,但5岁确定有。记得一次我在父亲的怀里,认准上师麦彭仁波切就是我的部主,也就是从那时起,相续中生起了无伪的菩提心。

 

第二十九节  不容忽视的深法

当今正值见解浊的时代,福报浅薄的行人,往往是法越甚深,信心越小。假设你觉得不用如理依止具有持明传承窍诀的上师,只是依靠表面听闻听闻、表面理解理解、懂得辩论的运用方法就能轻而易举通达甚深的法,那是完全错误的想法。

就像上师麦彭仁波切所说:“纵经百年勤思维,若无宿修成熟因,具大智慧极精进,然却不能通达也。”所以,刚刚闻思的初学者不要轻视深法。

 

第三十节  缘起破坏的遗憾

我原以为,自己对邬金莲花生大士的传家宝——甚深密意伏藏、广大地伏藏等十八种伏藏,具有都能自在开取的宿缘,今生也本该打开甚深伏藏门,遣除浊世的衰败,广泛弘法利生,实现莲师的意愿。有朝一日,在吉祥山莲花光宫殿空行持明聚集的行列中,蒙受莲师佛父佛母含笑目视,面露喜色,以梵音赐予安慰,如实享用秘密甚深方便道、智慧解脱道、大圆满法,与莲花生大士具有同等缘分,那该多好啊!

可是,由于大多数缘起破坏导致甚深伏藏门已经封闭,主要是开启十三大伏藏之门的缘起被人破坏了,致使这一切不能如愿以偿,对此我深感遗憾。

 

第三十一节  无畏教授的安慰

我小时候就想:由前译持明传承上师的大悲与加持铁钩摄受,意传证悟的加持融入了心中,自相续如理拥有大圆满法义,我决定会获得虹身与光明身成就。

可是现在,因为弟子破誓言晦气已染污了我这个虚幻的身体,我圆寂后,身体就算没有变大,但也不会缩小;即使变大,你们也不用怀疑,不必生邪见。如果你们自己能坚持不懈地实地修行,这对你们不会有什么损害。

只要你对三恩德上师有视为真佛的信心,尽可能如理护持戒律誓言,孜孜不倦实修大圆满法,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从此之后必定无疑能成办自他一切众生利益。

 

第三十二节  藏传佛教的圆融

以前萨迦派、格鲁派、噶举派、宁玛派的智者们,相互之间有非常精彩的辩论,然而,我们有些人不知道其必要性,认为他们的观点是完全抵触的相违。如果谁认定他们就像内与外一样针锋相对,那就是在造漂泊无边恶趣的舍法罪。

真正说起来,藏地雪域的所有佛法,全部都是大乘。如果讲中观,大家一律是中观应成派,没有一个人说“我是自续派的”。就密宗而言,大家统统是实修无上续部的人。所以,知道“一切教派并不相违”极为重要。

班禅大师曾说:“我们佛教各派如果统一,会对总的佛教及民族文化等做出贡献。”因此,我们法脉传承内部之间,不要怀着偏执说什么“我是旧派、你是新派”之类的言语,彼此冷嘲热讽、心生嫉妒,造贪嗔的恶业,否则,那就毁了我们大家。

我是诚心诚意说的,我们佛教各派一方面没有好坏之分,同时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相违。如果你觉得有相违,那是你自己不懂。

 

第三十三节  殊途同归

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等,就传讲方式和法语而言,有一些不同之处。比如,新派说佛地需要有心,如果无心,佛就恒常成了无情法,有诸如此类的许多过失。而宁玛派与萨迦派讲佛地没有心,也说出很多观点。但他们所说的一切,究竟意义上都是同一理趣。

理由是什么呢?不管萨迦派、格鲁派、宁玛派哪一派,谁都不会说“现今我们相续中有的所取能取二现的心、心所戏论,在佛地也有”,而哪一派都会说“佛陀的智慧、十力、四无畏本性的一切法互不混杂无误了悟必然有”。为此,仅仅是名言讲法与智者们宣说特法有差别而已,实际是同一要点。

萨迦派、格鲁派、宁玛派,噶举派、竹巴派、达波派等诸大智者的说法,真正从究竟意义上看,连只言片语也没有差别。你若懂得了这一点,就通达了各教各派互不相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