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十一品 观察平等

 

身居显位诸君主,于己一切眷民众,

无有偏袒心平等,犹如广阔之大地。

即使同上一只船,具偏袒者尚不和,

何况成为众多人,一生之中大商主?

自己所属诸眷众,同等依止彼尊主,

故当平等保护之,若不平等令失望。

慈爱具有功德者,惩治恶毒残暴者,

为示各自因果故,此行并非不平等。

各自劳作所得份,对此有何可分配?

于诸遵纪守法者,若有亲疏非平等。

君主应当尽力护,自己统辖之领域,

免遭怨敌损害毁,未护一者非君主。

守护方法应告诉,不知自利无能者,

此乃应作莫违背,制定法律而护持。

无论何人违法律,皆当同等受惩罚,

惩罚不应有轻重,若如是行法平等。

法律平等执行后,维护众生安乐故,

君主丰年以恩泽,亦收六分之一税。

浊世一切诸君主,皆不如理护众生,

贪执差徭与租税,如同无愧之奴仆。

无有惭愧诸奴仆,若见饮食踊跃聚,

若见难事设法逃,不愿做事求薪资。

虽收合理之赋税,亦应根据贫与富,

次第适合而收取,不相应收岂平等?

于诸为税催索民,按照境时与经济,

不损家产而收取,不能承受莫逼迫。

当如采花挤牛奶,切莫毁坏其根本,

假若令彼根失毁,君主尔后向谁取?

一切庶民依自力,所得微薄之受用,

每年不考虑饮食,衣物之财极稀少。

数多城邑之赋税,纵征少许合而多,

是故君主于眷众,当怀慈心征收税。

服徭役及做事等,于利君主行事者,

同等当差众眷属,悲喜平等则安乐。

有者所行具自由,有者恒为他控制,

各不相同诸多境,众生心情不安定。

承侍殊胜供养处,施予应奖之恩泽,

民众虽不应竞争,君主平等护为妙。

众生因业力感召,一切苦乐皆等同,

佛陀尚不能做到,何况其余诸君主?

然于暂时之事宜,倘若一味而对待,

不堕偏袒平等行,尊卑众人皆听从。

君主诸众之怙主,是故行为莫偏袒,

勿说偏执之语言,纵布施亦莫徇私。

主要受持自宗派,尽己所能利佛教,

其他宗派若嗔彼,非君主过眷属过。

重视自己之宗派,如若损害他宗派,

从中出现诸危害,非眷属过君主过。

是故诸外道在内,君主境中所存在,

历代一切诸宗派,遵照各自传统护。

彼此勿混为一谈,相互切莫作损害,

倘若不毁各自护,即护众生之原则。

除非特殊之时外,部落派别及地位,

无有必要偶然中,切莫草率增或减。

偶尔奖赏布施等,若能无偏堕而行,

则令诸众皆满意,赞说君主无偏私。

服饰以及威仪等,切莫不伦不类也,

若常平衡而谐调,乃为高尚者风格。

若赞不露骄慢相,若辱不生怯畏心,

恒时平等而安住,如是君主具威望。

以富远见之目光,于敌亦如子护故,

最终慑服诸怨敌,此乃心胸宽广德。

智慧如海宽广者,愚夫无法衡量之,

不随惊传声动摇,如此士夫行稀有。

为成大事求显位,切莫着眼于琐事,

若为统辖诸领域,财富皆施亦情愿。

襟怀广袤者行为,心胸狭窄者难忍,

目光短浅之士夫,今日较明日重要。

如蚕作茧而自缚,愚者着重繁杂事,

于诸要事不成办,恒时自己误自己。

财物招致诸财富,由事可生余事故,

成办大事审视时,智者不误诸机缘。

首先详察断怀疑,中间无畏行诸事,

最后无论对或错,智者无悔恒安乐。

愚者无论作何事,无畏无悔无疑少,

智者所作多数事,无此三故心安乐。

时间仓促无妙策,成办大事极困难,

时间充足策略高,若行无有不成事。

诸高尚士重地位,详细观察能增上,

成就功德与多闻,福德权势法为何?

为所成办之诸事,财食财富如草舍,

不顾遭受诸不幸,身亦如仆被役使。

唯有了知积财者,舍弃食物守财产,

卑劣之徒弃他事,详细观察诸食品。

农业时节细致行,需要之时随意用,

懂得积财之智者,积财不享痛苦因。

行为虽如尘精细,胸怀却广如大地,

善恶似虹极分明,心宽如空最殊胜。

饮食威仪若适中,四大调合安无病,

于诸众生若平等,四方众生聚恭敬。

平等对待苦与乐,恒时舍忧享安乐,

不执边际心若平,住法性义具正见。

不偏平等众主尊,具此功德堪君主,

偏袒亲友不平等,成为违法多害因。

平等如地之君主,世间众生所依处,

乃为广大诸功德,善妙果报之源泉。

 

君规教言论第十一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