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课

 

下面继续讲托嘎如意宝造的《赞戒论浅释》。《赞戒论浅释》当中,现在主要讲,修持密宗道时有众多方便道和解脱道,大家应详细取舍。

 

子四、顿悟方便道者需依下门助缘之理:

已经真正证悟心的本性时,依靠下门道的修行助缘也是有必要的。一般来讲,对于真正证悟方便道的人来讲,下门道可以起到助缘作用,但真正能行持的人却非常难得。

 

何时通达实相大净等,具足无念无漏之戒律,

五轮之风明点自在时,尚需解开脉结之助缘。

实相大净等,即指清净平等,这在《大幻化网》中讲得非常细致。意思是说,心的本性为空性,空性是从平等方面来讲;清净就是自性光明。在讲《定解宝灯论》的时候,给大家讲过很多有关光明方面的道理。

什么时候真正通达实相大净等的意义,相续中不会再有世间凡夫一样的贪心,无漏戒律自然而然会具足。顶间、喉间、心间、脐间及密处五轮当中,丝毫明点也不会泄露,已经完全获得自在。因为凡夫人的贪爱心极为强烈,由此导致五轮明点泄露,这称为真正世间凡夫的贪爱。在通达实相大净等的意义时,不论男众还是女众,不会再产生凡夫人的贪爱之心。但在这时,个别瑜伽士虽已圆满上述境界,仍需依止空行母、业手印等助缘,以此结开脉结。

什么时候共同地道功德趋于究竟,正法完全融入自相续,真正大密乘的正见,无有丝毫错谬完全现前,已经无误通达三清净37、四平等38无二无别的大净等实相,一切现有诸法显现为大乐智慧,并且断除包括细微在内一切执著庸俗之相的分别念,即已真正具足无分别念、明点无泄漏、甚深圆满次第之戒律。

并不是像现在假装的瑜伽士装模作样的行为,真正在身上的精华明点连芝麻许也不会泄露,已经通达并获得了真正的无漏智慧,这时所有的能取所取消于法界,精脉、血脉之风入于法界中脉当中。

密宗所谓“风入于中脉”的概念,很多人认为:我一直观修、观修,最后什么时候我的风入于中脉?真正的中脉实际就是智慧脉。也就是说,现在能取所取的各种粗细分别念融入智慧当中,获得无有取舍、无有辨别的智慧,这就是真正的风入于中脉。这时,顶、喉、心、脐、密处五轮中一切所行之风全部变成智慧风。此处所说的智慧风,并不是冬天吹的风一样。因为凡夫众生具有分别念,依靠分别念的风而动摇,人们身体中的明点随着风的吹动便会泄露,一旦分别念达到觉性本位、无所动摇,从此以后,所谓风动泄露明点的现象再也不会存在。

总而言之,见解上已经证悟净等无二、具足有相自身方便、风脉明点获得自在,此时还是有一些细微的脉结未解开,为了增上这种境界,需要依止具足法相的业手印、空行母,解开微细脉结的障碍。

但现在有很多人,非证悟认为已经证悟、非境界认为已经获得很高的境界。如果没有密宗净等无二的见解作为基础,就根本不可能有依止空行母这种说法。而在大圆满和无上密法中,依靠这种修法,很多传承上师获得成就也是一种事实。依靠这种双运修法,最后无漏明点的智慧现前,断除轮回的根本,已经完全摧毁了庸俗的贪欲魔、增上了大乐智慧等。

现在有些显宗的法师,对密宗接受空行母的修法,一概否定、反对、诽谤……自己没有获得这种境界,一概反对的话确实不好。我在《藏密问答录》里已经讲了,无上密法原本是很纯洁的,我们不希望其中个别的方便修法,受到人们毫无意义、无有任何教证理证的毁谤。本来自己未达到密宗的最高境界,却以密宗借口染污密法,这一点也是我们不愿意见到的。

因此我想:现在很多人没有佛法的基础,尤其这些人算是比较有智慧的人,如果有一点基础,按理来说不会轻而易举地诽谤。因为这些人闻思修行的范围只限于显宗的小乘经典,确实对密宗有关方便道的道理不能接受,甚至对大乘离戏空性也无法接受。一方面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麦彭仁波切也在《澄清宝珠论》中引用《经庄严论》的教证39说:在他的周围全部是恶劣根基的道友,自己前世也未造作修持大乘的福报资粮,即生对甚深大乘法不生信心也情有可原。从某个角度来说的确如此。另一方面,所谓修学密宗者,自己未获得很高的境界,自认为已经获得并依止空行母等,如此染污密法的行为非常不好。或者,自己没有获得这种境界,却对密宗传承师接受空行母的行为,妄加指责为邪法,这种作法也是不对的。

我们翻开佛教历史便可一目了然,以前的莲花生大士、布玛莫扎等,都是依靠这种方便道获得成就的。所以,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不要堕入两边,即使吃饭也是如此,不吃肯定不行,吃得太多也不行。闻思修行更是如此,假设没有这种境界,依靠密宗的借口欺骗众生不合理;对密宗的殊胜方便道,自己不能修持,还对其他传承上师一概诽谤,这也不合理。

依靠这种修法,外现为具有功德、已经获得自在的瑜伽士,无有白发和皱纹,身精如净水般,这时理所当然必须依止业手印。《威猛根本续》云:“得稀有大乐,获殊胜菩提,与女双运外,余处皆非有,一切幻化中,女幻最应赞。”要获得稀有的大乐智慧,获得殊胜悉地和菩提,除与空行母双运来获得外,其他处无有获得的机会。因此,密宗的甚深行为,很多刚刚学显宗、刚入小乘道的修行人,就去行持是不合理的。但实际上,世间成佛的所有幻化因当中,女人的幻化因最值得赞叹。世间上的一切都是如梦如幻而显现,在所有显现当中,对证悟净等无二的瑜伽士来讲,女幻是最易成佛之道。

有些人可能这样认为:已经证悟净等无二就不必修持这一道,没有证悟也就不能依止。真正来讲,已经获得净等无二的境界时,依靠这种方便法,具有快速获得成就等作用。这方面的道理,有关圆满次第也有一些阐述。从现在的有些人来讲,的确在这方面特别担心,因为现在世间男女的贪心非常强烈。就像我前面所讲的,学习密法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在密法中寻找满足自己欲望的一种方便道。很多人修圆满次第和生起次第的目的就是这样。这样的话,凡夫人在能取所取未消于法界之前,密宗真正的方便道是不开许的,这一点可能很多人想也想不到。

莲花生大士曾经说:在最初入道时,被任何一种颠倒识所牵引,都是对修行的一种障碍。尤其对男修行人而言,女人是他修行过程中最大的违缘和魔障;对女修行人、女出家人来讲,男人对她也是最大的障碍。而多数人为了解决自己的衣食而耽误修行,所以,男女修行人共同的大魔就是衣食。

佛母益西措嘉请问莲师:空行母难道不是修道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助缘吗?莲师对此回答:可以真正对瑜伽士的修行起助缘的空行母,比黄金还要难得。你们这些女人,罪孽深重,崇拜烟花浪子,注重感情,根本不观心,积累各种资具供养烟花浪子,日日夜夜只是在这方面思维,连安忍亦不会修;对众生不起悲心,只知怜爱自子;对圣法心生厌烦,不修持本尊却恒时修贪心,以淫语勾引男人,不礼本尊而以手式约男人,不转塔而游自乐之地,于贪境发精进,迷乱自下身泄漏,贪爱交媾,以贪心回报恩德,讲诸多淫语,甚至会与犬行不净,无悔之永久愿望便是不净行。如果令其选择成佛或一次不净行,一般女人都选不净行。

很多人说:这是不可能的,我还是想要成就。也许很多人是这样想的,但莲花生大士这番话,可能还是对大多数女众来讲的,因为她们的贪心烦恼非常强烈,真正希求成佛的心非常少。

莲师接着又说:口是心非,口口声声说有敬信,嫉妒心极强,无有信心,极其吝啬,不行布施,邪见疑心重,智慧悲心弱,虚荣慢心强,无恭敬心,精进弱小,擅长邪行,诡计多端,无清净心,无坚定心,不守誓言,不侍上师。依靠她们不仅不会上进、增上修学,反而如同被铁钩拖住般不断后退;不起安乐作用,反成为贪嗔、痛苦、厌烦之因;本想依其获得解脱,反成为增长嫉妒烦恼之因;本想增上明点,反而染上层层冒渎晦气。不如理守护誓言之女人乃修法之魔缘。

有些人本想依靠女人的身体获得成就,结果自己反而造下了堕落的因。以前好像是石渠一带的一个人,在梦中有本尊授记:你与某某女人有缘,接受她为空行母,你的事业会非常广大。后来他还俗与她结婚,从此再没有任何梦相,整天与这个女人吵架,他特别特别后悔。所以,有时候梦中或者他人劝说:你要依止空行母……。这种话实际是不应理的。正像莲师所说:不如理修法的女人不会成为修行的助缘。

托嘎如意宝为什么会引用这段话呢?一方面,依靠个别空行母的方便道是成就之因;另一方面,不应以世间的贪爱心依止女人,就像佛经所讲的一样,女人具有很多过患。因此,密宗并非口口声声只讲女人的功德,对于其中的功德和过患,大家应该辨别。

 

子五、究竟解脱道不需观待只依方便之理:

第五个问题,真正的究竟解脱道大圆满修行当中,并未强调依止方便道。

 

自现觉性萨埵事业者,无贪不变法性大乐源,

清净分别喻义光明智,捷径密宗善巧稀有道。

金刚萨埵也即所谓的不动佛,而心的本来觉性就是真正的金刚萨埵。真正认识到金刚萨埵本面的人,已经获得无贪不变的法性大乐,这时,喻光明和义光明的智慧可以现前,这就是密宗的善巧方便,是最稀有的一种道。所以,修大圆满本来清净和任运自成时,根本不存在依止空行母这种说法。

在前译宁玛派的论典以及传承上师当中,根本没有说必须依止空行母才能成就。为什么呢?真正已经证悟自现无别的法身觉性智慧,现量见到了具有稳、摄、悟40三种法相的金刚萨埵之本面,于此觉性中,息增怀诛四种事业已经全部圆满具足。而依止空行母属于怀业,这时你也不用想尽办法自我介绍,勾招一位相貌庄严的空行母,真正认识到心的本面或者说金刚萨埵的本来面目,外相上的业手印等,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必要,四种事业自然会任运自成。此道是一切共同殊胜事业的唯一作者,无须观待任何仪轨或者其他行为、手印等,他所证悟的就是未被贪执所染、无有能取所取的法性本体,是大乐智慧的究竟源泉,根本无须业手印等。

大家应该知道这些道理,有些人如果真正具足接受空行母的法相,我们不会有任何意见,可以合掌、赞叹、随喜功德。但个别大德显现上有一些名声,实际与凡夫无有差别,依靠密宗的方便法,他自己会不会堕入恶趣?会不会对整个密法带来恶劣影响?……这方面,每个修学密法的人都有责任,希望大家详细考虑一下。

不依止空行母,自己修持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像大圆满等,这在密宗称为解脱道;而依靠空行母的方式获得解脱,叫做方便道。托嘎如意宝讲到,总而言之,于加行道时大概认识心的本性,获得清净粗大分别念的喻光明;于见道位已经根除所有细微分别念,现见赤裸法性本体的义光明。已经具足喻光明和义光明的善缘者,不论修方便道还是解脱道,即生就可以成就下乘宗派从未宣说的双运身果位。这是金刚密宗极具善巧方便的稀有特法。

对于密宗这一殊胜捷径,如果有人说:你们密宗所谓依靠空行母的修法,是一种邪道,是外道派。诸位修行人应该站出来,拿着教证、理证的宝剑,砍断这些邪见的头颅。

的确如此,对密宗谁去诽谤都是不合理的。我想,在座的各位应该不会有,这些不是我们的境界。以前的高僧大德背过多少部经论,而我们连释迦牟尼佛第二转和第三转法轮的差别都分不清楚,还要诽谤密宗真的是不合理。所以,汉地个别法师和居士在诽谤密法的时候,特别想跟他面对面地好好辩论一番。这些人,不要说密宗的甚深道理,连显宗所讲显和空的差别都分不清楚,为什么还要胡说八道……有时候还是很生气的。现在有很多人自己生起贪心,这时就说:“我是学密宗的,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干。”还有藏地个别活佛和喇嘛出家人,行为非常不庄严,这也是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

这种方便道是密宗不共的善巧方便特法,但是不是人人都能行持呢?也不是,不具备真实修证的话,非常危险。在座的各位金刚道友,最好在别解脱戒的基础上修持解脱道,这是最保险的,否则,所谓的成就当然很快,危险性也非常大,这个问题大家应该牢牢记住。

对于四种事业,《火施根本续》云:“觉性乃诸佛,一切获自在,故当主修此。”真正证悟心的本性时,四种事业已经圆满具足,一切获得自在,所以应当修持这种觉性。《智慧明点续》中说:“息灭内外苦,增上二善聚,怀柔四所摄,摧毁二猛魔。”“二猛魔”应该是能取所取的魔王。教证中的四句颂词,分别讲到了息、增、怀、诛四大事业。

 

子六、以意伺察双运光明非圣道正行之理:

有时候自认为已经证悟了大乐智慧,其实它并不是真正远离一切伺察的智慧。

 

贪执自净双运义光明,非为作意圣道之正行,

若无解开脉结等功德,空乐觉受模糊乃伺察。

自认为已经证悟了双运光明的境界,但实际上,它只是一种作意分别念,并非圣者真正入定的智慧行境,也不是所证悟的真实正行。如果没有解开脉结等,所谓的空乐觉受等只是一种模糊的伺察意。

现在很多人认为,自己已经认识了义大乐。真正来讲,自己身上的一种感觉、乐受,或者根与根相触中获得的乐受,认为是大乐智慧,这种想法并不合理。

真正通达无根离戏的境界时,就像老年人欣赏孩童游戏一般,无有任何贤劣取舍,无有任何可执著之法,只不过是习气而已,世间万法全部如幻如梦。在这种境界面前,显密因果乘的无上精华、无上境界,并非以作意改造、自以为是的一种苦乐境界。如果是分别念,按照《宝性论》来讲,虽然不是苦苦,却不离行苦。

此处的否定词“非为作意”,就像托嘎如意宝说:并非以改造后自诩为实相或法性的一种境界,而是三圣者正道的正行。这种境界,已经解开了中、精、血脉中包括细微脉在内的二十一脉结,应当现见不变大乐本面等诸道相功德之究竟实相。

若不具足此等成就,暂时的空乐觉受也只是风心偶尔性的模糊显现,并不是究竟的大乐智慧,它是伺察意执著有相的自性,属于苦谛或集谛轮回的一种法,需要完全舍弃。若将此种暂时的乐受认为成大乐境界,绝对不合理。

恩扎布德在《成智论》中说:“未见身皮筒,与实皮火筒,彼等之差别,见性之瑜伽,能超皮火筒。” 《大圆满前行》对皮火筒作过解释,它是以前藏地烧火时不可缺少的一种吹火工具。昨天我见到藏医院有个老乡,一边烧牛粪一边用皮火筒。我小的时候特别会用皮火筒,因为皮火筒里面风满满的,拉杆一推,把风从铁管里面推出去就可以吹火。现在有些人观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的时候,一直观宝瓶气,把身体观想成皮火筒一样……实际这种修法和真正的本来实相有很大差别。此处恩扎布德以一种讽刺性的语言说:真正的瑜伽士应该超越皮火筒……

又云:“二根所生乐,劣士说真如,胜佛未宣说,彼为真大乐。大乐非无常,大乐乃恒常, (若彼为大乐),搔痒腋乐受,为何非大乐。”还有很恶劣的这些人,将男根女根接触所产生的乐受,认为是一种真如大乐的智慧。实际上,依靠显宗或密宗成就的一切殊胜佛陀,从未在经续中说过这是真正的大乐。《定解宝灯论》也讲过,所谓的大乐智慧并非感觉上的一种安乐,它是常有的意思。麦彭仁波切在《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的前面,虽然没有引用恩扎布德这段原话,但大概的意思已经讲到了。所以,现在密宗最大的一种歧途,就是很多人认为:男女身根接触所生的乐受,就是自己修行所获得的大乐智慧。如果这种乐就是密宗所谓的双运大乐智慧,搔痒时所产生的快乐感受,为什么不称为大乐智慧呢?这样一来,不必依止空行母,在身体很痒的时候,用手稍微搔痒就可以获得大乐智慧了。但任何一位密宗上师都不会说:搔搔痒就可以证悟空性。没有这种说法,大家应该注意。

托嘎如意宝最后对僧众有一种希望:本论初中后所讲的唯一内容,即是应守护的心宝。因此不论何时,大家都应该好好观察自己是什么样的境界。

首先,最好不要犯小乘的四根本罪。此四根本罪又称为他胜罪,以罪业已经战胜了对治智慧的缘故。

其次是僧残罪,比丘有十三种、比丘尼二十种,沙弥无有真实僧残。僧残罪当中,男众不能泄露明点,女众也禁止一切邪淫等不良行为。对于僧残罪,现在汉传佛教不知道是怎样对待的,一般藏传佛教,《三戒论》当中也会讲,犯了僧残罪以后,如果覆藏三天,发现后需要让他迁移三天,也即暂时从僧众中开除三天;然后为僧众打扫卫生、提水等,令僧众愉悦三天;三天后,僧众为他念羯磨仪轨,可以恢复原来的地位。

功德光的《律根本颂》说:若是三藏大师、持律藏者、持经藏者、持对法者,还有具智慧者、具惭愧者,此种人在一个人面前忏悔也开许。比如一位三藏法师犯了僧残罪,在一个人面前忏悔即可;一般僧人犯了僧残罪,必须先迁悦,最后解除迁悦。在印度佛教中,僧众当中犯僧残罪者经常会有迁悦仪式,迁悦仪式完成后,才可以让他进入僧众的行列当中。在汉传佛教当中,我也询问过一些人,很多说法都不相同。

在这里讲到僧残罪时,第一个就是所谓的泄露明点。托嘎如意宝已经讲得非常清楚,再不重复,希望大家应该注意。

托嘎如意宝很谦虚地说:像我这般浅薄之人,本不应该向其他广闻博学、清净戒律、智慧深邃的成就者们说法,真是末法时期之标志。但现如今也有许多全心全意依赖于我的僧人,我百般郑重祈求你们,一定要严谨护持身之威仪,不要泄漏菩提心明点。这是托嘎如意宝对后代诸位修行人的衷心劝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