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课

 

丙三(旁生之苦)分二:一、痛苦之理;二、劝勤修法。

丁一、痛苦之理:

海居旁生四洋中,互相啖食苦无量,

住于黑暗洲海处,畏食寒热饥渴恼。

前面讲了地狱和饿鬼的痛苦,现在讲第三个科判——旁生之苦。旁生的痛苦也是无量无边的。我们在身边也经常看得到各种动物。它们有些是因为人类的加害而感受痛苦,有些是因为自身业力现前,转生为特别愚笨无知的生命而感受痛苦。

大体而言,旁生有两种,一是居住在海洋中的旁生,二是居住在空中和陆地上(人间)的动物。

“海居旁生四洋中,”住在海洋当中的动物叫“海居旁生”。“四大洋”,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印度洋、北冰洋、大西洋和太平洋。地球表面的百分之七十一全是海洋,所以大海真的非常广阔。根登群培曾说,他乘船到印度去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一只小虫落在了叶子上,又被扔到了大海中。其实感觉更为明显的是,在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行程中,即使睡了好几个小时,醒来后还在海上飞,此时就会感觉到:“大海是那么大,万一掉到海里可能谁也找不到!”所以,集聚在海洋里的旁生也确实是非常多的。

“互相啖食苦无量,住于黑暗洲海处,”这些动物有大有小,有些是小的鱼类吃大的鱼类,有些是大的鱼类吃小的鱼类,他们互相啖食着,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有些是住在海岛之间的黑暗海域处,互相之间根本看不到。而且由于海水在不断地运动,它们的居所也不固定。

“畏食寒热饥渴恼。”它们经常害怕被吃掉,有恐惧的痛苦。在火山爆发的附近海域的众生,会有特别炽热的痛苦。在北冰洋一带的众生可能被冻僵,有寒冷的痛苦。有些众生在海洋中实在找不到食物,有饥饿的痛苦。还有一些在岛屿当中或在海里的众生会感受干涸的痛苦——按理来讲,水里不应该有干涸,但众生的特殊业力现前时,也会有干涸的痛苦。不仅这些,它们还有许许多多的痛苦。

佛陀在《十二游经》中讲了旁生的类别:鱼类有六千四百种,鸟类有四千五百种,兽类有两千四百种。这部经典译于东晋。现在世间的说法是,有很多物种已经灭绝,但也有个别物种逐渐兴盛。

不管怎样,海居旁生的确非常痛苦。我们自己以前也转生过海洋动物。为什么有些运动员游泳特别好,就是因为他有这方面的习气(众笑)。当然,有些可能跟训练有关,但有些好像怎么训练也不行。所以,前世是不是海洋动物,就看他会不会游泳(众笑)。有些人从小就特别会游泳,不用人教,到了海里就开始漂,一看就是鱼类的“活佛”。

 

散居人间鸟兽等,猎人侵害各自损,

牛马驼驴山羊等,役使殴打苦无边,

因肉皮骨而遭杀,感受痛苦无边际。

“散居人间鸟兽等,猎人侵害各自损,”刚才讲的是海洋当中的动物,现在讲散居在山里、虚空当中或由人类家养的动物,它们有飞禽与走兽等不同类别。它们经常受到猎人、屠夫、恶人等的宰杀和侵害。还有,在它们内部,很多动物也会吃其他的动物,比如狼、豹子会吃獐子等。我们也能看到,猫和老鼠等动物之间存在天性敌对、杀害的业力。

“牛马驼驴山羊等,役使殴打苦无边,”另外,牛、马、骆驼、驴、山羊、绵羊等,大多数在一生中都被人们役使,期间屡遭毒打、刺血等,最后实在无法使用时就被宰杀,这种痛苦是无边无际的。

“因肉皮骨而遭杀,感受痛苦无边际。”也有很多动物因自身的肉、皮、骨头而遭杀,感受了无边无际的痛苦,但其中大多数是因为肉而遭杀的。现在单单一个肉厂所杀的动物就特别多。前两天我们放生羊,用八辆车运了大概五百多头。听说它们原来全是被一家羊肉餐厅包下的,所以仅一家店就要杀那么多羊。它们被放生后,在山里得以存活,放羊的人感叹说:“这些羊如果没有被放生,现在都已经死了。”

所以,人类周围的动物的确非常可怜。现在人类的科技和各种机器都很发达,原来只是有一些渔夫打鱼,现在却可以将大海里成千上万的鱼一次性打捞上来;以前一个人一次只能杀一只牛或羊,但现在却可以同时杀几百、几千只。

我们以前去过纽西兰——世界上羊最多的国家。一方面,那里的生活环境像天堂一样,非常令人羡慕。但另一方面,我具体了解了当地人的一些杀羊、吃羊的生活习惯后,就觉得他们非常可怜,特别造业。由此也可以想到,世界上的动物随时都遭受着非常恐怖的生命袭击。人类的战争很害怕,但人对动物发起的战争更加可怕,因为人类有科技、有武器,可以轻而易举地夺取动物的生命。

  • 佛教徒应尽量吃素

因此,我们经常跟大家强调吃素,还每年举行“百日放生”,慈诚罗珠堪布也已经提倡很多年了。这几年,很多佛教徒也在参与,其他大德、法师们也在举行放生活动。总之,放生是很好的,每个人尽量吃素也很重要。

过段时间就到年底了,大城市里的人过年和举办各种年终活动时,许多餐厅的生意又要火爆起来了。然而,人类的过年实际上是动物被处死刑的日子,非常可怕。我们作为佛教徒可能没有别的能力,但至少也要做到食物清净。不过,这并不是要求今天所有听课的人都必须吃素,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

我以前也说过,汉地有一个特别好的传统,就是佛教徒一般都吃素。但现在有一个不好的苗头,有些学藏传佛教的佛教徒,到了藏地以后,不但没有很好地学习闻思修行方面的珍贵窍诀,还在看到藏地寺院的个别人有吃肉的习惯后,学到了不太好的吃肉行为。

藏传佛教的个别上师在显现上实在无法断肉,可能是身体原因,我们也没有必要妄加评价。但现在大多数上师至少在显现上也是以吃素为主,这也是非常好的。

我听过一个藏族喇嘛的不太好的故事,给大家讲一下。有一个藏族喇嘛,经常去一个藏族人开的面馆,每次都用藏语跟老板娘说:“给我一碗肉丝面,多加一点肉,我可以多给一点钱。”那个老板娘就每次都给他一碗面加两碗面的肉,他每次也都多付几块钱。

后来有一次,他带着汉地的几个居士去吃面,就用藏语跟老板娘说:“今天我是吃素的啊,今天我是吃素的啊。”老板娘就知道了,他跟居士一起来是要吃素的。但后来他一个人来的时候,还是跟原来一样对老板娘说:“给我一碗肉丝面。”所以,个别上师显现上会悄悄地吃肉面。

虽然这样说出来可能对个别人不是很好,但我今天也想提醒一下。提醒什么呢?虽然这种上师他自己想吃肉的习气没有断掉,但他至少在好好维护别人吃素的习惯,居士来的时候,他就在非常不愿意的情况下吃素面。这也是一种修行,也是一种苦行吧,非常好……(众笑)

很多道友去了藏地以后,学了各种各样的行为,我听到的事情也比较多。虽然个人的业力、爱好由自己负责,但佛教整体的形象和众生的生命的确非常重要,大家也要注意。

我们可以算一算,假如今天有一百、一千、一万或者十万个人要吃肉,那为此要杀掉多少生命?如果这些人今天都不吃肉,或者在一百天中不吃肉的话,那会有多少生命可以免遭杀戮的痛苦?对于这些,大家好好地思维一下。

大家可能经常看得到,动物被宰杀的过程都特别残忍。以前我写《悲惨世界》的时候,向很多人了解过,我自己也看到过一些特别残忍的场面,就在书里描述了这些。以前我去过杀牦牛的现场,特别可怕。那个屠夫拿着非常锋利的刀,先把牦牛的头砍断。头掉到地上,眼睛还一直转动着,还看着它的尸体。它的尸体在机器上被剥皮、肢解,有些部位还在颤动,可不到几分钟,已经被切成一块一块的肉了。这些杀场上的情景真的特别可怕。

每一个动物在死的时候都有许多怨气、痛苦,包括它身上的疾病,全部都在我们吃的肉类里面。我们作为大乘佛教徒,提倡吃素并非出于个人目的,而是为了保护众生的生命,也是为了维护大家自身的健康,从这两个层面来讲,我们有必要提倡素食。

 

下面讲动物当中的龙类:

 

诸龙苦乐日夜半,午前午后乐变苦,

有处降下热沙雨,有者无友孤贫逼,

共愚畏惧大鹏等,具有多种多样苦。

寿亦不定有一日,经说龙王等住劫。

所谓的龙,有些人认为是一种传说中的恐龙,有些人认为是真实存在的。按照佛教的观点来讲,的确存在这种动物。但它们并非人类所能看到的。佛陀在世时,确实常有龙女、龙王现前。而且它变化多端,这一点与某些饿鬼众生相似。

在历史上,东方人认为龙是吉祥的象征,而西方人则认为龙是不吉祥的。虽然每个地方的传统和习俗都不相同,但不管怎样,如果人类没有很好地维护山、泉水、海洋等自然环境,龙类就会不高兴,并在世界上引发各种疾病和自然灾害。龙类在这方面确实有一定的力量。

现代科学的观点是“眼见为实”,并不重视很多看不见的神秘现象。拿西方医学来说,它有它的优势,比如通过仪器可以检查出人身上的许多疾病,但是它也有不足,就是对病源的有些方面没有研究,比如中医讲的疾病与心理,以及与外在世界的各种因缘,西医就根本没有涉及,只是治疗疾病本身而已。现代科学就像西方医学一样,只是以现量所见作为依据。虽然因明当中也以现量为主,但是除了现量以外还有比量和教量。

同样,世界上的众生,有些我们能看到,有些则看不到。像饿鬼众生,的确无法断定其不存在。因为,我们生病的时候往往会做噩梦,包括科学家在内,很多人有时会梦到自己的怨亲债主,有人在白天也可以看到很多非人……所以,我对佛陀所讲的所有众生的分类深信不疑,因为只有这样,对器世界和有情世界的描述才是完整、全面的。否则,只是将看得到的这一部分众生作为世界的全部,那我们的思想就太狭隘了。因此应该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众生叫做龙类。

龙的苦乐变化很快,就像有些人的心情会突然变化一样,一会儿开心,一会儿痛苦。我在想,有些人的心情变化快,是不是前世跟龙王有关系,或许他前世是龙子或龙女。一般来讲,人有情绪也是正常的,但情绪也不能变得太快了。有些人跟人说着说着,一句话点到了他的心,马上就呜呜哭起来,或者听到某一句话,马上又笑起来。只有具有他心通的人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高兴或痛苦,一般人根本不知道。

尤其是城市里面,很多人的心很难维护。我看到有人吵架的时候,我故意去问原因,他说:“我刚才说话的时候,他好像不高兴了。”“为什么不高兴?”“我也不知道。”所以,很多人在情绪上至少应该像一个人一样长期稳定才行。有些人在接触过程中,表面上看来都是人,但可能是龙王、龙女的转世吧,情绪变化特别快。

“诸龙苦乐日夜半,午前午后乐变苦,”诸龙从白天到晚上,从午前到午后,它们的快乐也会变成痛苦。人类中有些人也是时而开心,时而痛苦,他们的性格,可能与前世是龙类有关系。前段时间在美国,我们遇到一位专门研究前后世的专家,还问了他们有没有旁生、龙等转世为人的情况。

“有处降下热沙雨,有者无友孤贫逼,共愚畏惧大鹏等,具有多种多样苦。”龙类居住的有些地方会降下热沙雨,除此之外,龙类还有恶风作浪、大鹏袭击82的痛苦,这就是龙类的三大痛苦。有些龙类还无有友伴,孤独贫穷。我们一般认为龙是很富裕的,所以会形容富裕的人像龙王一样。但是龙类当中也有非常贫穷的,因为有些龙只负责保管财物,却无权享用。而龙类的共同痛苦即是愚痴和大鹏的侵袭等,此外还有无量痛苦。

转生旁生之因:有些是傲慢,像经常捕食其它动物的老虎、狼等;有些是嗔恨,比如经常杀害其它动物的狮子等;也有一些是愚痴,比如牛、羊、猪等;还有一些是吝啬,比如饿狗等;此外还有很多因嫉妒、邪见等而转生为动物的情况。

“寿亦不定有一日,经说龙王等住劫。”龙类的寿量是不定的。有些寿量是一日,有些是一瞬间,就像有些小虫的寿量一样。而龙王住世时间长达一中劫。有些毒蛇的寿命也很长,它特别痛苦,很想死但又死不掉。所以民间有些说法是,杀蛇没有过失,因为它想死。但这只是民间的说法,实际上肯定是有过失的。

 

丁二、劝勤修法:

思维此理欲解脱,旁生界者为利乐,

昼夜精进而修持,增上决定胜妙道。

“思维此理欲解脱,旁生界者为利乐,”思维这些道理之后,只要想解脱旁生界的痛苦,就应该精进修行,获得利乐。旁生界非常痛苦,只要好好想想身边的动物就可以知道,大多数人有机会接触动物,即使没有机会接触,也应该能想得起。

《杂宝藏经》中有一个公案。祇夜多尊者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修行者,已证得阿罗汉果位。有一次,来了两位求法者。他们看到尊者每天都思维生死的痛苦,就问:“上师,您为什么每天都对生死轮回的道理念念不忘?”尊者说:“我想起自己在轮回中的流转,就不得不这样思维。”两位比丘问:“可不可以讲给我们听听?”

尊者就讲了自己的前世。他说,我能清楚地想起自己做狗五百世的经历,在那五百世中只有两次吃饱过。一次是遇到一个酒醉的人,吐了满地秽物,它吃了那些呕吐物后肚子饱了。还有一次是,它看到农夫一家人,丈夫在田地里做农活,妻子在家里做饭,因为有事出去一会儿,它趁机跑到农夫家里偷吃东西。刚好那个装食物的容器口部很小,它把头伸到里面去吃,虽然吃饱了,但头却出不来了。这时主人回来了,看到它后特别生气,就把它的头砍断了。虽然那次吃饱了,但也送了性命。尊者把前世的经历告诉了两位求法者,他们听了之后获得了圣果。

  • 动物也有感受

我们在座的很多人,可能是受教育和成长环境的影响,根本意识不到动物也是有感受的。现在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呢?就是把动物当作草一样的植物来对待,这是非常愚痴的行为。包括有些佛教徒,好像对杀生是无所谓的。我听说有些人已经皈依多年了,但是对打蚊子或去饭店里点杀一点都不在乎。这样的“大乘佛教徒”恐怕哪里都很难找到,因为大乘佛教的根本即是大慈大悲心,如果没有这种心,大乘佛法是无从谈起的。如果大乘佛法都谈不上,那密宗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学习和修行佛法不能只是在口头上说,也不是用来炫耀的。现在包括一些明星在内,很多人认为学习佛法是一种象征和时髦,即使不信佛的人也为了追时髦在手里拿着一串念珠。

除了这些表面的行为外,我们更应该要反思一下,如果是自己被宰杀,会感受什么样的痛苦?其实世间所有的生命都跟人类完全一样,只不过动物非常的无力、脆弱、愚蠢……因此人类把它们抓到手后,穿它们的皮、吃它们的肉、用它们的骨骼……如果继续发扬这样残忍的行为和教育理念,人类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有时我们也感觉得到,我们所学的知识中有关于如何杀生的,我们的行为也有直接危害众生生命的。对于这些,我们都要尽量控制或预防。如果实在无能为力,也要知道如何忏悔。

我们要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同时也要明白,如果没有断除这方面的恶行,自己将来就很可能变成同样可怜的动物,被别人宰杀。按照佛教的因果观念,杀害一个动物,要在五百世当中向它偿还性命。比如说,我以什么样的行为杀了它,将来我自己也会变成这种动物,而它变成人也以这种行为杀我,就这样冤冤相报。这是一个自然规律。

“昼夜精进而修持,增上决定胜妙道。”思维这些道理之后,为了度化非常可怜的旁生,我们应该日日夜夜精进修持正法。修持什么样的正法呢?即增上生和决定胜的妙道。增上生即暂时的人天福报,决定胜即究竟的解脱——三种解脱果位。

  • 佛教徒要精进

我今天还要跟大家说一下,作为一个佛教徒特别要精进。现在许多佛教徒非常散乱,没有时间概念。尤其中国人在吃喝方面花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不太好。

这次我去国外一些学校的时候发现,很多西方人对吃穿都不太在意。就随便穿一件衣服,不一定非要穿什么品牌、名牌;吃的也很简单,不会花几个小时跟人一起吃火锅或去饭店吃饭。我看到有个学校,所有的教室从中午十二点开始,都在不断地轮流上课。一点钟上课、两点钟上课、三点钟上课,到晚上十二点之前,教室里面的人都在不断地换。这样做,一是为了节约时间,二是为了节约资源。

而中国的很多学校里,很多教室都是空的,中午十二点不会有人去上课。有些人说:“中午十二点和晚上六点不是吃饭的时间吗?晚上十一点不是睡觉的时间吗?”其实吃饭可以很简单的。我看到他们吃一个汉堡,随便喝点咖啡就去上课了,吃饭时也拿着一本书在看。虽然他们是在世间法方面努力,但我们佛教徒还是应该觉得很惭愧。

尤其是,听说中国的一些年轻人,吃喝要花几个小时,化妆花几个小时,卸妆花几个小时,洗澡花几个小时,还要保养……该学的知识不学,该做的事情也不做,该修行的也不修行,每天都做一些无聊的、对身心有害的事来打发时间,我觉得没有什么意义。

很多人应该做一些对今生有意义的事,比如把世间一些非常好的知识,学得更加深入、细致、广泛。作为一个佛教徒,也可以把出世间法方面的中观、因明、密法等,学得更深、更广、更细、更高,可以不断地钻研。但是很多人每天就只是看一看手机,手机上又没有什么知识,就是传些信息而已,很无聊的。这样不要说解脱,连世间该做的事可能都做不了。这样不是很好的。

我希望佛教徒不要把时间都用在到茶馆里聊天上,也不要都耗在吃饭上:开车两个小时到餐厅,到了餐厅又要等两个小时,然后吃两个小时,回来又要两个小时,这样在大城市里,为了吃一顿饭,把一天的时间都混完了。还不如随便在哪里简单地吃一点,不吃是不行,但是吃饭也不应该花很多时间。大家应该把时间用在学习世间和出世间的知识上,用在佛教的修行上,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

今天就讲到这里。

下面我们做一个烟供。大家要观想,通过咒语加持,把食物变成一切饿鬼界众生想要的食物。通过禅定力和咒语的能力,让世间众多非常可怜、饥饿的饿鬼和动物、非人等,甚至加害人类、危害世界和平、对个人修行制造违缘的众生,都各自得到不同的资具,获得自己需要的血肉以及身体、受用。我们很多修行人,要将自己的身体、受用、善根,以及一切的一切都回向、施予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布施是很好的,大家一起念一下烧施仪轨,再用《普贤行愿品》作回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