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课

 

思考题

1.复述暖顶加行的十二相。

2.学佛以来,你在智慧和悲心的修习上有哪些心得?请与道友们分享。

3.解释颂词:“四洲及小千,中大千为喻,以无量福德,宣说三摩地。”

 

第五品 顶现观

《现观庄严论》总分三智、四加行、果位法身这八品,第四品正等加行我们已经讲完了,今天开始讲第五品顶加行。正等加行主要是以不住加行和不行加行的方式来修持一百七十三相,当这种修持达到顶点,就会现前寂止和胜观无二无别的境界,我们就把这个境界安立为顶加行。顶加行也可以说是每一阶段加行的果位,是正等加行的果,这里是分四个方面来讲述的。

 

己二(宣说各分位究竟之现观——顶加行)分四:一、加行道顶加行;二、见道顶加行;三、修道顶加行;四、无间道顶加行。

庚一(加行道顶加行)分四:一、以相表示暖顶加行;二、以增表示顶顶加行;三、以稳表示忍顶加行;四、以资粮表示世第一法顶加行。

辛一、以相表示暖顶加行45

梦亦于诸法,观知如梦等,

是至顶加行,所有十二相。

暖位的顶加行,就是修行获得暖相的一种很高的境界。它的分类,有梦中的六相与醒觉的六相,总共是十二种相。

我们应该知道,任何修行人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都会取得很多内在、外在的验相,就像前面所讲的不退转相一样,凭借这些验相,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生起了怎样的功德;在没有获得真正的相之前,也可以凭借一些相似的相承许入于相似的道。

颂词中只出现了梦境的第一个相,其他十一相包括在“等”字里面。首先来看梦中的六相——

1、道之加行成就相:在梦中也对于诸法观知如梦。暖顶加行的成就者在梦中能知道“我正在做梦”,如果梦见一只老虎或恶狗冲过来,他马上会想:“我现在正在做梦,没什么好恐惧的。”

实际上醒和梦是没有差别的。我在香港教育学院做过一场名为“逐梦人生”的讲座,为了说明人生如梦的道理,我当时引用了一些世间的公案、故事,也引用了一些佛教方面的教言。这个道理并不是很难明白,比如我们看《盗梦空间》这样的电影,他们一层一层深入梦境的时候,简直让人无法辨别。有些人看了这部电影以后,也是连续好几天都处在分不清醒梦的状态之中,梦里感觉像是现实,现实中又可以直接入梦……因此,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理由说“我不是在做梦”,只是由于我们的烦恼习气比较重,才会对现实极为执著,而对梦就不那么执著(因明中讲唯识的时候,也说因为醒和梦一者习气稳固、一者习气不稳固46,所以才有造业、不造业的差别)。

2、断除违缘的相:在梦中对声闻缘觉二地也不生欢喜心。声闻缘觉代表的只是一种自私自利的解脱,暖位菩萨唯一希求利他,因此不会对这样的境界生欢喜心。

我们一般人很少做利他的梦,梦里所想的也尽是维护自己——好的方面当然是自我解脱,不好的方面就是世间利益,有时候白天吵了架或身体不好,晚上也一直在噩梦中为自己哭……而修到加行道暖位之后,在梦中连声闻缘觉的果位都不希求,更何况说世间的染污之法了。

在梦中具足顺缘的相:

3、总的现见善逝等。也就是在梦中经常见到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等诸佛菩萨显现讲经说法等清净相。

我们白天经常想念上师的话,晚上就会梦见上师,(我昨天梦到上师给我一个五种珍宝的东西(上师只是说“五种珍宝”,是一个还是五种?),但今天找到一颗念珠(上师说“一个”,不知道是一串还是一颗?),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这也不是什么境界。像我自己,往往做了噩梦就不好意思跟别人说,做了好梦就很想跟别人说。不过无垢光尊者和智悲光尊者都说过:在没有特殊必要的情况下,自己梦中的境界最好不要说,尤其对见修行果不一致的人更不能说;跟见修行果一致的人偶尔说一些,也不会有很大过失。

4、分别缘于身神变佛陀的幻化。这是说经常梦见诸佛菩萨显现各种各样的神变神通,比如一变多、多变一,身体忽而遍满整个世界,忽而又缩小如微尘。

5、尤其是生起佛以语记说神变讲法的境界。梦见诸佛菩萨以善巧方便的语言利益无边众生,或者梦见上师善知识为自他讲经说法、灌顶加持。

6、果位特点的相:以见到地狱等的外缘,自己随念修行佛刹。加行道暖位菩萨依靠梦中或现实中见到地狱、饿鬼、旁生道等可怜众生的因缘,而开始在梦中随念修行,发愿自己将来一定要现前极乐世界或铜色吉祥山那样的清净刹土。历史上许多高僧大德都能在梦境中修行清净刹土,也有以醒梦无别的方式前往清净刹土听受教言的现象。

第二类是白天醒觉时的六相——

7、道之威力成就相:通过说谛实语能消除无情的损害——城市等火灾。成就谛实语之后,说一句话就能够平息地水火风等自然灾害,前辈大德传记中有很多这种记载。

8、成就息灭有情的损害——夜叉等非人危害的谛实语。像东北那边常见的狐仙附体什么的,都可以通过谛实语的加持来遣除。

大修行人常以念诵忿怒文殊大威德的咒语(如“占扎玛哈若卡诺吽帕得”或“舍遮呜遮达呐呐,色绕夏扎马让东巴亚吽吽帕得帕得梭哈”)等来遣除违缘,《文殊根本续》以及《大威德猛厉续》当中也讲了,念诵忿怒金刚的咒语可使三界一切非人鬼神恐惧、远离。

在这个末法时代,修行人的违缘是非常多的,来自人的违缘也多,来自非人的违缘也多。至于违缘出现的时候我们是否有能力保护自己、成就事业,这就要看我们的修行如何了。我也经常强调,如果其他的法你们不会修,那也要多念莲花生大士的心咒,这个咒语极具威力。虽然我们没有得到暖位的境界,但是凡夫人用真诚的信心来念诵咒语,也会获得巨大的利益。

道之特点圆满相:

9、缘的特点:远离恶友,能依止真正的善知识。即使修到加行道暖位,也还是需要善知识摄持的,而我们个别人只听了两三堂课,就觉得自己不用依止了,能够独立了,这是不合理的。在学习佛法的道路上要做到自己独立,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必须首先长期地、生生世世地以善知识的教言充实自己才行。

希望你们课后多翻阅一下麦彭仁波切的《现观庄严论释》等其他讲义。以前上师讲任何一个法,我们都要准备好几本相关的讲义,上师讲完一遍,我们好几本书都已经全部看完、学完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讲《现观庄严论》颂词。有些人始终看书非常认真;有些人刚开始时还多看几遍,现在只在字面上大略看一看;还有些人连字面上也不看,可能看了他也看不懂,只是勉强听着讲课的声音,心里一直胡思乱想:“过了五分钟了……现在又过了三分钟……到底什么时候结束?阿弥陀佛,快一点快一点!”就好像监狱里的人盼着出狱一样。也没办法,学《现观庄严论》就是这样。

不过,我讲的已经算是比较简单了,只从字面上作解释,并没有广引藏地各大教派的辩论——其实,围绕《现观庄严论》的辩论是最多的,但在我们这些连八事七十义都数不清楚的人面前,讲太多可能并不合适,就好像还不会爬就要学跑的话,是有一定困难的。

10、对治的特点:时时刻刻修学波罗蜜多。要想真实满足众生的意愿,一定不能离开般若波罗蜜多法,所以我们要时时刻刻修学般若法,到哪里去也带着法本,心里也经常想着般若的法义,这样时间一长,空性和大悲心的意义就能在我们自相续中生起来。

现在汉地有些人特别奇怪,平时也不祈祷三宝,不关心他人,一旦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情,佛的形象就忽然在他心中出现了:“阿弥陀佛!怎么办怎么办?……”这就叫做临时抱佛脚。世间中也有这种现象,当出现大的灾难,比如地震、火灾等,很多人就非常关注,但平时医院里很多人都正在遭遇痛苦,却很少见到有人主动去帮助。这可能跟我们的理念和教育有一定的关系,但我们的修行不要这样,应该长期、持续地努力,尤其对于般若空性,只有经常把自己的思想跟般若智慧融合在一起,才真正有意义。

11、所断的特点:对万法无有耽著。因为了达色等一切万法无有任何实有存在的本体,所以不会缘它们生起执著。

修习般若的人对什么法都不要有太大的执著,发生好的事情,比如得到名声、财富,这个时候不要太过开心,遇到不好的事情,比如身心的病痛、工作生活上的不顺,也不要太过悲伤——这些都是人生中必然会经历的,关键要将苦乐转为道用。

现在很多人就是因为没办法接受生活中的痛苦,最后只好选择自杀。听说网上也有专门的自杀论坛,教人怎么样自杀,怎么样留遗嘱。日本富士山脚下有一个青木原林海,已经成了自杀圣地,尽管当地派了警察阻拦,但依然有不少年轻人因为各种原因不开心,就背着旅行包来到这个地方,写下几句“对不起”之类的遗言便自寻短见,最后有的连尸体都找不到。

我想,现在之所以有很多人觉得自杀能换来快乐,一方面可能是他们自身的执著作怪,另一方面是非常愚痴,他们可能是受媒体负面宣传的影响,比如从电影电视里看到某个人因走投无路而选择自杀,这个画面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后来自己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他自然而然就把头脑中梦幻泡影一样的画面复制到了现实的人生中。

我们人的执著是无穷无尽的,产生执著的因缘也极其荒谬,但一般只有听过般若法门的人才能觉察到这一点。我遇到的很多佛教徒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我年轻的时候太愚痴了,以前执著的事情现在看来太可笑了!要是早一点遇到佛法就好了!”

光是口头上说“不要执著”没有用,这不会减少你的执著,只有当你真正明白了一些道理,懂得自己执著的一切都是虚妄的,懂得如理思维,这个时候痛苦就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了——尽管作为凡夫人,在根本习气断除之前仍然会有痛苦,但其程度已经跟毫无正见的人完全不同了。

我们学习现观,不只是为了明白一些胜义谛空性的道理,更是为了将来能取得这样的修证。

12、果位的特点:通过究竟意义上无破无立的修行而接近正觉菩提。

以上讲到了能够表示暖顶加行的十二种相。

 

辛二、以增来表示顶顶加行47

尽瞻部有情,供佛善根等,

众多善为喻,说十六增长。

前面的暖顶加行是以明得之相来说明的,顶顶加行则以明增之相来表示,意思就是功德增长非常超胜。佛经中以供佛等众多善事为比喻来说明的,共有十六种增相,总的分为外增长相和内增长相两类,其中外增长相又分本体与功德之增长两种。

本体之增长:

1、尽南瞻部洲的所有有情在十方诸佛面前供养花、灯等各种供品的功德当然很大,然而与得到加行道顶顶加行境界的修行人相比,还是后者的功德更为超胜。

有相的供养有很大功德,我们不能忽略。有的人以空性的理论来否定世俗的善根,这是不对的,我们对世俗谛和胜义谛要同等重视。以前汉地的摩诃衍那等禅师来藏地弘扬顿悟教法,结果导致桑耶寺的供灯都废止了,后来经过莲花戒为主的大德们重新整顿,才又恢复了。现在有些禅宗信徒看起来好像也是偏好胜义方面的明心见性,而对世俗方面的善根有所忽视,这个一定要纠正过来。

颂词里面只讲了这第一个增相,此外还有十五种,麦彭仁波切注释的解释方法有所不同,我们主要依据哦巴活佛的讲义来解释。

2、一般来说,顶位菩萨自己安住于般若波罗蜜多的境界后,还会把这种境界传递给有缘的众生。

3、分别而言,如理作意般若甚深瑜伽(也就是与般若的意义相应,不断地修持般若的意义)。

4、通过这样般若的修行,尤其是于对境甚深般若获得无生法忍,有境精进于三轮无分别甚深般若。

功德之增长:

5、通常而言,使南瞻部洲的一切众生安住十善、四禅、四无色定等当然功德很大,但安住顶顶加行境界的菩萨之功德要更加增上。

分别来讲,

6、受到白法天神保护,并且经常劝他行持般若波罗蜜多法。

佛法要兴盛,离不开护法神的护佑。我最近发愿要讲《经庄严论》和《大圆满心性休息》,还有其他一些法门也想讲,但人的寿命是无常的,讲一部法又涉及到里里外外的很多因缘,这些愿望能否实现也很难说。可能很多道友都有印象,我开讲《入菩萨行论》的时候说过:“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不知道能不能完成。”后来讲《大圆满前行》,也是一开始有一些顾虑。最终依靠护法神和诸佛菩萨的加持,这些法都顺利讲完了,自己也有一种成功感。

法王如意宝讲过:作为一个修行人,行持善法方面一定要有计划,而世间法方面,没有计划也是可以的。如果对众生没有意义,单是自己的一些事情,计划很多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佛法方面确实需要提前考虑。就我们的学会、学院来说,不管现在这批管理者在或不在,我们的弘法利生事业都要一直延续下去。昨天,弘法教务处的法师们要求我讲《心性休息》,从他们的态度看来,对无垢光尊者的法很有信心,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缘起。如果这部法能讲得成,那么希望大家的发心工作也要跟上,否则,讲到中间发心人都跑了,我的课也传不出去了。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每天都在供赞护法神,不管别人相不相信,我觉得我们的护法特别灵,对我个人以及整个金刚降魔洲、学会道友的护持特别有力,根本不是我们一般人的力量可以相比的。在此我也特地祈求白法天神、护法神众,愿加持我们的修行、讲经闻法等事业全部善始善终。

当然,如果前世的一些特殊业力已经现前,可能护法神也改变不了,人也改变不了,包括佛陀也改变不了;除此之外,暂时、偶然的一些违缘,依靠祈祷护法神等众多缘起,还是可以消除的。我跟大家能共同建立这样的佛法事业,我想中间一定有很多奇妙的因缘,一部分应该是我们前世一起创造的,一部分则是依靠非人、护法神、传承上师等的加持,否则,在末法时代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不要说这么多人一起闻思修行这么长时间,连十个人坚持共修两三年都不容易。

7、胜伏一切黑法魔众。顶位菩萨不受魔众危害,想成办何事一般都能如愿以偿。

在如今这样的浊世,魔王波旬及其眷属的势力十分猖狂,假如我们什么境界都没有的话,那么无论讲经说法还是修行,都会经常被违缘所中断,因此,用大悲心、忿怒本尊等修法摧伏魔众在名言中是非常重要的。

8、对一切菩萨、众生敬如佛陀,生起如佛一般的欢喜心和恭敬心。

以下为内增长相,分为总别两种。

总增长相:9、以远离道之自性违品而使修学清净。

别增长相又分为因、体、果之增长相。

因之增长:

10、对如来种姓具有殊胜性获得定解。之前对自己具足如来藏不能肯定,当获得这种境界之后,就完全确信无疑了。

11、缘之增长,为无上菩提果位而发心。我们现在虽然也能生起度化众生的意念,但这只是一种总相的心识,无法与加行道的发心相比,加行道是真正地为了利益众生而想发无上的菩提心,这种菩提心是不退转的。

体之增长:

断之增长有两种:12、般若的违品悭吝、破戒等烦恼障不萌生,加行道不会产生粗大的烦恼。

13、分别色等法三轮之所知障不萌生(这当然是指粗大部分,细微部分要到十地末尾才断尽)。

对治之增长:14、具有般若之中包含一切波罗蜜多的殊胜证悟。波罗蜜多的任何一个法,都可以包含在一个般若波罗蜜多之中来修持。

果之增长:

15、暂时之增长——获得三乘之证悟境界圆满的见道。获得含摄声闻、缘觉、菩萨三乘证悟的大乘见道,就可以分别摄受这三乘的众生。

16、究竟之增长——接近圆满菩提果位。虽然加行道离佛果还有一定的距离,但因为精通了三乘法,相比于我们凡夫人已经接近好多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接近佛菩提。

上述以明增为特点的顶位十六种相,也是《般若波罗蜜多经》中所承许的。

 

辛三、以稳表示忍顶加行48

由三智诸法,圆满最无上,

不舍利有情,说名为坚稳。

智慧和方便的证悟达到稳固的境界,就是忍顶加行。我们最初发菩提心的时候,要具备以智慧缘佛果和以大悲缘众生这两方面内容,因此忍顶加行同样可分为两种:自利证悟稳固的特点,就是对三智(基道果的智慧,或者说声闻缘觉之基智、菩萨之道智、佛陀之遍智)之诸法现观圆满无上的证悟得到稳固;他利方便稳固的特点,就是以大悲心不舍利益有情。

我们现在拥有的是什么样的智慧呢?只是关于世间某一专业的一点点知识技能,而声闻缘觉、诸佛菩萨已经获得了成就,他们的智慧完全超越这个范畴,是一种极其稳固、不会退转的境界。有了这种智慧,自然就不会偏执自己,而是会利益一切众生。我经常强调智和悲,给弘法网站取名也叫“智悲佛网”,就是希望上这个网站的人都能获得智悲双运的境界——出世间的智和悲要具足,世间的智和悲也要具足。

我总觉得,人如果连世间的小智慧也没有,那可能很难以生存下去,因此我们都需要上学读书;如果我们没有悲心、同情心,那可能家人、同事之间都没办法相处,现代社会的人际关系越来越冷淡,这也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事情。在我们大乘佛教教义里面,以智慧通达一切万法的真相,以悲心不舍弃任何有情,这两者更是重中之重。

我们现在就因为没有取得忍位这样的稳固相,所以智慧和悲心都不太可靠,今天还知道发悲心,明天碰到有人说我的坏话,就立刻把悲心抛在脑后,反唇相讥;智慧方面,也是一会儿聪明、一会儿糊涂,就像我曾经讲过的我一个凉山州的同学,他想不清楚问题的时候就用拳头打自己的头:“我又忘了!我又忘了!”我们很多道友也是这样,每天早起背书,辛辛苦苦记下来一个颂词,可真到要用的时候,却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颂词一样,于是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失望。像前辈一些得到不忘陀罗尼的圣者,只读一遍就再也不会忘记,还是很令我们羡慕的。

要想使智慧稳固,真的需要经常祈祷诸佛菩萨,尤其要祈祷文殊菩萨。我最近在翻译麦彭仁波切的《八大菩萨传》,其中说道:文殊菩萨如今正在浩瀚无边的世界中以各种各样的形象利益众生,我们众生就像水器一样,文殊菩萨就像月亮一样,只要我们具足信心之水的因缘,文殊智慧的月影就会出现在我们的水器当中;但如果我们缺乏信心、欢喜心这个因缘,那确实也得不到他的加持。

我们有次开法会发过一个法王如意宝所造的很简单的文殊菩萨仪轨,是我以前翻译的,大家要经常念诵,其他像《真实名经》,以及一些文殊菩萨的赞颂文,也都是很重要的。我从前也说过,自从去过五台山之后,就好像得到了文殊菩萨的加持,再通过自己的修行、经常一早起来就开始祈祷,之后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对于经论上的意义不容易忘失了。

要想使悲心稳固,就要多祈祷观音菩萨,还要依传承上师的教授实修大悲心。麦彭仁波切有一位格鲁派的弟子,名叫嘉瓦多阿,曾在青海那边修了九年的菩提心,他说:“这九年之中,我每当想到众生的痛苦就一直哭,掉下的眼泪大概有一钵一钵的了。”通过这样精进修行,他终于生起了无伪的菩提心。

相比之下,我们对菩提心的修持真的很不够,很值得惭愧。说到对智慧的串习,我们也只是稍微背诵了一两部论典,并没有长期坚持下去。前辈大德们可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一辈子都在背书,一辈子都在修行,我读到他们传记中所记载的那些高尚品行,就会感觉特别惭愧,但偶尔在自己这个水器当中,也能照见一些相似的影子,这时候也会感觉到一丝安慰。

现代人的心态都比较浮躁,天天看手机,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对于自己真正需要的悲心和智慧重视不起来,即使有点兴趣,但由于魔缘太重、太复杂的原因,始终提不起一个稳固、长久的信心。麦彭仁波切在《二规教言论》中反复强调人格要稳重,其实世间的人格稳重跟出世间的修行是有关系的,我发现那些十年、二十年如一日坚持发心的人,往往也都在智慧和悲心上有比较稳固的境界,而那些整天像中阴身一样飘来飘去、居无定所的人,修行也往往一直找不到门径。

 

辛四、以资粮表示世第一法顶加行49

四洲及小千,中大千为喻,

以无量福德,宣说三摩地。

对于见道直接因的世第一法之等持,佛经中是这样宣说的:围绕须弥山的四大部洲等这个范围是一个小世界,一千个这样的小世界叫做小千世界;以一个小千世界为单位,乘以一千就叫做中千世界;以一个中千世界为单位,乘以一千就叫做大千世界。这样从小世界依次到大千世界,其间所有的土石若以秤来衡量,是有量可得的,而与之相比,住于世第一法顶现观等持所产生的福德,却是无量无边、无法衡量的。为什么呢?因为从见道开始正式进入圣位,这个境界与凡夫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那么作为它直接因的世第一法顶加行的功德,其广大程度当然也就不是世间的量可以比拟的。

所以说,我们能够闻思《现观庄严论》这样的般若法门,乃至能够真正修持大悲空性无二无别的出世间波罗蜜多境界,都具有非常大的功德,虽然这不像造佛像、修寺院等有表面的形相可得,但实际上要远远超越此类。

 

庚二(见道顶加行50)分二:一、宣说所断——遍计之分别;二、宣说对治——见道之智慧。

辛一(宣说所断——遍计之分别)分二:一、略说分别之本体;二、广说彼之分类。

壬一(略说分别之本体)分二:一、宣说所取法之分别;二、宣说能取补特伽罗之分别。

宗喀巴大师的《〈入中论〉善解密意疏》在宣讲第六地时,首先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认识所破”,其用意就在于:要了解智慧,就必须先对智慧的所断违品有所认识。这个问题在《现观庄严论》中也很重要。作为见道所断的所取、能取分别各有十八种。

 

癸一(宣说所取法之分别)分二:一、真实宣说;二、彼是遍计之理由。

子一、真实宣说:

转趣及退还,其所取分别,

当知各有九。

所取分别分为转趣分别和退还分别两种,“转趣”就是趋入的意思,“退还”就是舍弃的意思。这两种分别各自又可以分出九种,这些在下文会有介绍。

什么是趋入所取分别呢?也就是缘于大乘佛法,认为“我要接受它、修持它”的这样一种所取分别,这在最究竟的意义上是要破除的。至于舍弃所取分别,就是缘于小乘法门,认为“我不需要它、我要舍弃它”的分别。

 

子二、彼是遍计之理由:

非如其境性。

为什么说这些分别是遍计,在见道时必须要断掉呢?因为不管执著大乘或小乘,都不是如实成立对境之自性,跟万法的本性并不相合。凡属我们分别心所假立的法,都是《现观庄严论》破除的对境。

我们要知道,执取大乘、舍弃小乘暂时来讲是好的,但在现观境界当中,这些想法肯定是不合理的,因为它们都不符合万法的本体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