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课

 

下面继续学习轮回的痛苦,今天介绍饿鬼之苦。

在讲之前,我想跟大家说明一下:现在的宣讲方式,主要是采用古代的佛教修心方法。有些人把古代传统统统贬斥为陈旧、落后,全部抛开、全部舍弃,这种做法不合理。作为人类,只有立足于传统的基础上,才能接受新知识,否则,将过去的东西完全抛弃,这无疑是一种极端。还有些人认为,新事物并无可取之处,唯有古代的东西最有价值,故对新的理念、知识、技术都不承认,这种做法也不对。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应跟随时代、与时俱进,不然就会被淘汰。我们作为佛教徒也是同样,应该在古代传统的基础上,增加一些现代方式,否则,即使佛教的思想再殊胜,不与时代接轨的话,也很难被人们理解、接受。   

然而,现在很多人常会堕入两边:有些人在学佛时,除了佛经论典的内容,新的公案、科技都不愿接受,尤其是老一辈的修行人,许多观念比较保守;而年轻一代的法师却与之相反,他们对古代的修法、佛经的公案不感兴趣,唯一强调的就是,佛教思想要符合时代思潮,否则不易被人接受。我个人认为,这两种倾向都有点偏激,尤其是后者,若完全放弃佛经的内容,不提及寿命无常、轮回痛苦,只是讲些衣食住行的问题来应付,那么众生势必会因不明道理而造业堕落,从佛教的立场来看,这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因此,法师们今后传法时,再怎么把佛教人间化,引入一些所谓的系统化、信息化理念,也不能改变佛教的基本概念,不能不提三恶趣的痛苦、分类及转生原因。如果把这些都改了,没有交代清楚来世的苦乐状况,仅凭你一己分别念,就算讲得再好听,实际上也是把众生引入邪道。   

所以这次宣讲《前行》和《藏传净土法》,我基本上是依照古大德的传讲方式,以佛经的公案和教证作为根本,有时为了活跃气氛、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也顺便加了一些现代事例。这种方式,或许个别人觉得死板,比如讲饿鬼痛苦时,修行好的人可以入于其中,而修行不好的人,会觉得比较枯燥乏味,不如社会上的各种道理听起来舒服。然即便如此,为了对众生负责,我也不打算改变传讲方式,我会尽量把这些法的本意挖掘出来,以供养大家,相信这样会对大多数人有利。   

同时,之所以给大家讲加行,也是希望不仅仅是我,你们在座的法师、居士,以后一旦有能力,想把佛法传给别人时,也最好不要直接讲些高深境界,而应先让大家打好加行基础,这是最稳妥的修行次第。   

如今讲三恶趣的痛苦,是为了引发大家对轮回的厌离心。其实这种心并不难生起,有时依靠一种简单的因缘就可以。前不久有个道友问:“若想在相续中生起出离心,需要观修粗大的无常,还是细微的无常?”当时我回答:“粗大的无常。”事后我又再三琢磨了一下,确实,许多大德因生起无常观而出家,但他们当时不一定抉择过万法的微细无常。我们都知道,按照小乘的观点,最微细的微尘和最微细的刹那是实有的,不承许为空性,但即便如此,也并不妨碍他们厌离轮回而获得解脱。因此,观修粗大的无常,照样可以生起出离心。   

例如,密宗大成就者小苏(色琼•西绕札巴),最初生起出离心就很简单。他在13岁时,家里给他娶了个童养媳。有一次,小苏在床上看经书,外面出现了洪水,妻子让他赶紧想办法。他就穿着妻子做的新内裙去挡水,辛辛苦苦弄了半天,累得汗流浃背。妻子见后,很不高兴地说:“你怎么把新衣服弄脏了?”小苏一听,心里有点烦,说:“你考虑的不是我,只是一件衣服,那我不要了!”把裙子脱下来扔给她,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妻子也很生气,然后回家去了。经过此事之后,小苏觉得轮回毫无意义,由此生起了强烈的出离心。(当时他也没观察过刹那刹那的细微无常。)后面还有一段内容:妻子回去后怎么样闹,两人家产是如何分的……虽然是大德的传记,但还是有很多细节的描写,显现上就像世间人吵架、离婚、复婚一样。不过这些方面,你们好像也没兴趣听,所以我就不讲了。  

总之,不管是观寿命无常、轮回痛苦,一定要对轮回上上下下生起猛厉的厌离心,这就是我们修学的目的。若能如此,尽管你表面上在吃饭、走路、睡觉,离不开基本的生活资具,但心里对这些不会特别贪执,更不会执为实有,这是最为关键的!   

 

戊二(饿鬼之苦)分二:一、隐住饿鬼;二、空游饿鬼。   

饿鬼的分类方法很多,《前行》中分为隐住饿鬼、空游饿鬼;《瑜伽师地论》113中分为外障饿鬼、内障饿鬼、无障饿鬼114;《大智度论》115中分为弊鬼、饿鬼;《大毗婆娑论》116中分为有威德饿鬼、无威德饿鬼。   

尤其在《正法念处经》中,饿鬼的分类最广,里面分了36种117。我最近看了,讲得非常好,道友们一定要了解。学院里最好给每人印一份,到时候发给大家。看了以后你就会明白,有时候自己不注意,就会造下饿鬼之因。例如,里面讲了一种食法饿鬼118,其因是为求财利而给别人宣说颠倒法;食肉饿鬼119,其因是将众生的肉做成肉食买卖,并在经营中使用欺诈手段;食香烟饿鬼120,其因是别人买香供养时不给好香,收高价而予人劣香;魔罗身饿鬼121,其因是心存邪知邪见,不信正法,为人宣说种种邪道……诸如此类饿鬼有许多种,转生之因也各不相同,希望学院的道友们好好看一下。   

而不在学院的道友,你们天天都上网,在“虚空”中漫游,可以下载这些在电脑上看,或者花点钱打印出来。若能如此,你必定会有很多收获,一方面能明白现在正有无量众生在饿鬼道受苦,同时也会提醒自己做人一定要注意,不注意的话,很容易造下堕入饿鬼之业。   

我们随时都要观察:堕三恶趣的因是什么?自己造了没有?讲地狱时是这样,讲饿鬼时也是这样。那么堕饿鬼的因是什么呢?《成实论》122云:“于饮食等,生悭贪心,故堕饿鬼。”对饮食、财物等生吝啬和贪心,就会堕入饿鬼。《正法念处经》云:“一切饿鬼皆为悭贪嫉妒因缘,生于彼处。”除了刚才讲的贪心和吝啬,此处又加了个嫉妒心。人与人交往的过程中,这些心态很容易产生,所以下面讲饿鬼的痛苦时,希望大家对照自己进行观察。   

《定解宝灯论》中也说过,初学者修行时要观察修,不能闭着眼什么都不想,应该学会思维。比如观饿鬼痛苦时,要先从理论上认识,相信世间上有一个饿鬼世界,它们或在旁生里,或在空中,或在地下城市中123;然后再了解它有什么痛苦,以何因而转生于此;最后愿自他一切众生断除这些业因,尚未转生为饿鬼的永远不要转生,已转生为饿鬼的,随时随地要为它们念经回向,哪怕倒一点点剩饭,也应念观音心咒加持,以悲悯心观想成千上万的饿鬼都能得到。很多古贤大德经常如此,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己一(隐住饿鬼)分三:一、外障饿鬼;二、内障饿鬼;三、特障饿鬼。   

这种分法,与《瑜伽师地论》的很相似。还有《佛祖历代通载》124中说,饿鬼分为四种,即外障饿鬼、内障饿鬼、饮食障饿鬼、障饮食饿鬼125。其中,外障饿鬼、内障饿鬼与此处讲的一样126;饮食障饿鬼127,是能看见美妙的食物,但被众多阎罗卒守护着,没办法得到;障饮食饿鬼128,是得到饮食之后,一放进嘴里,饮食就变成铁丸、铜汁等,燃烧整个身体。   

可见,汉传佛教所讲的内容,与藏传佛教的大致相同。你们不要认为《前行》只是藏传佛教的独有修法,汉传佛教中闻所未闻。我在讲《藏传净土法》时,里面引用的每一则公案,几乎都能在汉文《大藏经》中找到出处。而这部《前行》也是一样,除了极个别的藏地公案以外,只要是佛经、论典里宣说的,在汉文《大藏经》中基本上都有,只不过以前没这样强调罢了。   

现在有些汉地的修行人,始终有种分别念,认为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差别很大,这种想法不合理。麦彭仁波切在《三戒合一论》中讲过129:原本各大教派互不相违,如同一个父亲的两个儿子,没必要为父亲是自己还是别人的,争得你死我活。因此,不管你随学某个宗派,或者以后摄受弟子,都要先建立起“各大教派互不相违”的观点,否则,分别念的力量有时特别大,若从中作怪而无法遣除,定会给暂时的今生快乐、究竟的来世安乐带来障碍。   

 

庚一、外障饿鬼:   

此类外障饿鬼以业力所感,在外境上找不到饮食,甚至数百年中连水的名字也没听过。它们整日饥渴交迫,常为寻找饮食而四处游荡,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下面讲了几种情况:   

1、有时候看到远处有清澈的江河,以僵直的肢体艰难支撑着巨大的腹部,异常痛苦又疲惫不堪地走去。可是到了近前,所有的水都干无一滴,仅仅剩下河床130,让它们苦恼万分。   

转生为饿鬼真的特别可怜,《业报差别经》中讲了堕饿鬼的种种因缘131,《饿鬼报应经》中也记述了目犍连尊者通晓各类饿鬼业因之事。那么这里所讲的外障饿鬼,明明看到的是河流,但以业力所致,走到眼前,水就干了。在我们人间,看见的是饮食,到了跟前还是饮食,比如那边有个苹果,我很想吃,到了跟前,它不会变成其他东西。可在外障饿鬼的世界中,首先外境上根本看不到饮食,即使看到一点点,以其业力现前,食物要么飞了,要么变成另一种不能食用的东西。这是什么原因呢?经典中说,是往昔常给人不清净的饮食,以致转生为饿鬼后,美味佳肴也会变成特别肮脏的不净物。   

2、有时候远远望见果实累累、郁郁葱葱的绿树,依然如前一样赶去。当到了跟前时,所有的树木已干枯成了树干。   

3、有时候看见品种繁多的饮食、美不胜收的受用,可是到了近前,却遭到许多看守用兵器殴打、驱赶。   

《佛说除恐灾患经》中也讲过这类饿鬼的痛苦132。昔日,佛陀与众眷属一起过江时,见到八万四千饿鬼。佛陀故意佯装不知,问:“你们前世造了什么业,以致今生转生为饿鬼?”    

饿鬼回答:“我们前世虽然见过佛,但不知佛的存在,也不信佛;虽然见过法,但不知法的存在,也不信法;虽然见过比丘僧,但不知比丘僧的存在,也不信僧。我们自己不造福,同时教他人也不造福。见人行善积福,常会嘲笑讽刺,而见人行邪法造业,反而极为欢喜。以这种恶业,如今生为饿鬼。”    

佛陀问:“你们转生饿鬼多少年了?”    

答曰:“七万年了。”    

佛陀又问:“在这七万年中,你们吃什么?”    

答曰:“什么也吃不到。有时看到一点小水流,马上就不翼而飞了;有时看到很多水,但到了跟前,又被鬼神罗�x所驱逐,无权饮用……”    

因此,大家应多看一些经典,这对自相续有非常大的利益。然而现在的社会上,很多人对佛陀的智慧结晶不感兴趣,反而迷恋以分别念所写的文章,助长自己的贪心、嗔心,这真是业力现前!其实对修行人来讲,应该多翻阅《大藏经》。对我而言,每次看到一本好书,找到一些好的教证和公案,心里就特别欢喜,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而关于战争、购物等方面,则觉得没有多大意义,毕竟这与解脱无关。   

其实,从生死轮回中解脱是最重要的,佛陀之所以在经中没有着重宣说物质世界,原因也在于此。关于这一点,《法王经》中有个很好的比喻133:一个人身中毒箭、剧痛无比时,若及时把箭拔出,疼痛会很快消失;但若不把箭拔出来,只是一味追究箭杆出自何山的竹子,箭尾出自什么鸟的羽毛,箭是谁射来的……这样一一观察下来,人早就活不成了。同样,我们在短暂的人生中,了脱生死最为重要,如果把这个弃之不顾,而去详细研究宏观世界、微观世界,那穷尽一生也不够用。所以,阿底峡尊者说:“生命有限知无涯,寿量几许亦难晓,当依所欲取精要,犹如鹅王取水乳。”在浩如烟海的知识中,我们应像天鹅从交融的水乳中汲取乳汁一样,取受对自己最有用的知识。那么,最有用的知识是什么呢?并非是器世界形形色色的显现,而是苦集灭道的道理。   

当然,对于世间的种种学问,一点不了解也不行,毕竟我们活在这个世间,弘扬佛法也离不开世间,所以还是要大概懂一些。但最关键的是,务必要想方设法获得解脱,否则,将短暂的人生都耗在无意义的知识上,临死时对解脱没有做好准备,那其他知识懂得再多,也用不上。   

所以,在一切事物中,了脱生死最重要。而若想了脱生死,就先要认识轮回的痛苦,认识之后,再想办法不堕入恶趣。如同一个人要开车去某地,之前应打听好路上的险阻,知道哪里有坑、哪里有悬崖,路过的时候一定要当心。我们修解脱道也是如此,要先弄清楚轮回的险地,然后想办法尽量避免,这样才能顺利抵达目的地。   

4、对饿鬼来说,四季是颠倒的。夏季的月亮原本清清凉凉,但在它们感觉中,却是火烧火燎;冬季的太阳原本非常温暖,但对它们而言,却是寒气逼人、十分刺骨,实在是受尽了折磨。   

诚如《亲友书》所言:“诸饿鬼界春季时,月亮亦炽冬日寒。”《四谛论》134亦云:“月炙如夏日,风触如火焰,雨渧如洋汤,履地如热灰。”意思是,饿鬼以特殊业力所感,月光炙热犹如夏天烈日,风吹到身上如被火烧,雨滴到身上就像滚滚铜汁,在地上行走如同踏于热灰上。   

这些饿鬼的痛苦,不太了解轮回、因果的人听了,可能不一定相信。但你若对这方面诚信不疑,必定会深信无边的众生正在受苦,极为可怜,自己行善后会主动为其作回向。   

下面讲一个昼辛吉尊者135去饿鬼界的公案:   

很久以前,昼辛吉尊者到饿鬼境内,结果中了饿鬼的吝啬毒气,感觉口干舌燥。他看见一座铁城的大门前,有个令人不寒而栗的黑面红眼饿鬼,便急不可待地问:“哪里有水?”    

他的话音刚落,居然集来了形似烧焦树干的五百饿鬼。它们争先恐后地祈求:“无比尊贵的大师,您行行好,给我们一点水吧。”    

尊者说:“我也得不到一滴水,同样在求水,你们到底是谁呀?”    

它们可怜巴巴地回答:“我们自从投生在这座山谷以来,已经有十二年了,可到今天才听到水的名字。”    

这个公案出自于《一切有部毗奈耶皮革事》136。当时昼辛吉尊者从大海取宝回来,不小心入了饿鬼城市,里面的情节与此一样,后来他问饿鬼:“你们为什么转生于此?”饿鬼异口同声地答道:“我们在人间时,吝啬惜财、不施与人,还常常嗔恨骂人,以此因缘生为饿鬼。”    

一旦生为饿鬼,十二年中连水的名字都听不到,但它们因业力未尽,想死也死不了。对我们人类而言,不要说十二年不喝水,十二天都很困难。2004年印尼爆发海啸时,有个人被埋在海啸废墟中,不吃不喝十三天却能生还,这被称为一个奇迹。但在饿鬼界里,不吃不喝的时间比这长多了,可它们却死不了,只能年复一年地忍受饥渴之苦。   

《百缘经》中也有一则公案,是讲优多罗的母亲堕为饿鬼,二十年未得到一滴水、一口饭。它的情节是怎么样的呢?优多罗降生后不久,父亲不幸过世,他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过得比较富裕。由于他天生对佛法心生敬信,于是向母亲请求出家。母亲坚决不同意,告诉他:“只要我活着一天,绝不允许你出家。等我死后,再随你的意吧!”    

优多罗被拒绝后,准备自杀。母亲非常害怕,只好软言相劝:“你千万别这么做!不如这样,从现在起,只要你想供养修行人,我就准备一切所需,随你所愿供养。”优多罗听了,才不坚持出家,但经常邀请沙门到家里应供。   

优多罗的母亲看这么多沙门在家中出出入入,觉得很厌烦,便辱骂他们:“你们这些人不事生产,成天靠在家信众过活,看到你们就令人生气!”   

有一天,优多罗正好不在家,她就将准备好的食物全倒在地上,还撵走了前来应供的修行人。优多罗回来后,母亲骗他:“你刚才不在家时,我用上好的食物供养了好几位修行人。”优多罗信以为真,非常高兴。   

过了不久,优多罗的母亲去世了,死后因生前的恶业而堕为饿鬼。优多罗则按先前的心愿出家修行,由于他非常精进用功,很快证得了阿罗汉果。   

一次,他在河边的石窟里禅坐,突然看见一相貌丑陋的饿鬼,痛苦地走到他面前,对他说:“我是你的母亲,已变成饿鬼二十年了。”    

优多罗说:“不可能。我母亲生前乐善好施,供养了许多修行人,不可能堕入饿鬼道!”    

饿鬼回答:“我虽布施供养,但心却悭惜不舍,甚至对沙门等修行人,无恭敬心,横加辱骂,所以才遭此果报。你若能为我忏悔,广设斋食供养佛及僧众,我定能脱离饿鬼之身。”    

优多罗听后,非常悲悯母亲,于是尽力为其供斋回向。第一次斋会之后,母亲转生为飞行饿鬼,第二次才投生于天界。  

可见,沦为饿鬼之后,得不到饮食的时间极为漫长,而且很难以解脱。   

 

庚二、内障饿鬼:   

这类内障饿鬼,嘴巴小得像针眼一样,本想开怀畅饮大海里的水,怎奈水无法流进它那细如马尾毛的咽喉,而且在这中间,水已被口中的毒气一扫而光。就算有一星半点的水进了咽喉,也满足不了它那大如盆地的腹部。即使稍有一点饱的感觉,夜间腹内也会燃起大火,烧尽心肺等内脏。当它们想走动的时候,灰白色茅草般的肢体,难以支撑大如盆地的腹部,真是痛苦到了极点!   

《经律异相》中讲过137,曾有五百饿鬼在恒河岸边,因饥渴所逼而放声大哭。当时佛陀也在那里,饿鬼们对佛说:“我们现在特别饥渴,马上要死了。”佛说:“你们可以喝恒河水。”饿鬼回答:“如来眼中是水,我们眼中却是火焰。”佛说:“只有遣除你们的颠倒念,才能见到水。”于是为其广说悭贪的过失。饿鬼说:“我们渴得太久了,虽然听到佛法,却无法融入心,可否让我们先喝点水,然后再听课?”佛陀以神变和加持力,让它们饱饱喝了一顿,之后再宣讲佛法。它们都发起菩提心,舍弃了饿鬼身体。   

所以,我们平时所见的江河,在饿鬼面前要么是脓血,要么是火焰。这些可怜的内障饿鬼,即使喝到了一点点水,但水进入腹中以后,也会变成火焰。   

在我们人间,虽然见不到真正的饿鬼,但有些人跟饿鬼没什么差别。就像食道癌患者,什么饮食都吃不了,稍微吞下去一口,喉咙马上如火烧般疼痛,这就是相似的业感。当然,人间的痛苦再厉害,也无法与饿鬼的相提并论。有些人一天没吃饭,或者只晚了两三个小时,就感觉饿得受不了,可是你肚子再饿,也不如饿鬼痛苦。因此,我们应多观想这些痛苦,以增强自己的修行力度,这一点极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