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课

 

思考题

1.请简单说明五果的法相和事相。

2.有漏法的等流果和无漏法之等流果是否存在区别?请详细举例说明。

3.简要说明增上果与士用果的差别,并举例说明。

 

《俱舍论》当中,现在旁述因缘果这个问题。前面已经讲了果是何因之果,最后一个士用果,实际是俱有因和相应因的果,因和果在时间上是同时的,而且因对果起一定的作用。而增上果的话,因不一定真正起作用,只是从不障碍生的角度安立为因。

大家还需要了解,在一个法上可以具足六种因,比如一个人生起嗔恨心,这种嗔恨心没有任何障碍地生起,具足能作因;嗔恨心属于根本烦恼,与它同时产生的很多心所,如十遍大地法等,这就是相应因;与嗔恨心同时产生的除心心所以外的其他因缘,是俱有因;前刹那的嗔恨心生起后刹那的嗔恨心,安立为同类因;嗔恨心属于烦恼,即为遍行因;即生生起嗔恨心,下一世会变成相貌丑陋之人等,因此称为异熟因,这种异熟果可以成熟在身心两方面。也就是说,根据时间、因缘和果的不同,在一个嗔恨心上可以安立六种因。

另外,若从信心的角度来讲,除遍行因以外,其他因都可以具足。因为遍行因是指烦恼产生烦恼,信心属于善心所,因此不包括遍行因,其他五种因有关善心方面的都可以具足。正如前文所说,何因产生何果,大家应该知道,有多少个因具足可以产生什么样的果,从不同侧面可以安立很多因果。

 

己二、宣说各自之法相:

异熟无覆无记法,有记所生众生摄,

等流果与自因同,离系果为心灭尽。

依何因力所生果,士夫作用而产生,

非为前生有为法,唯一有为增上果。

五果各自都有不同的法相和事相,下面给大家一一介绍。

首先是异熟果,本体不是善法也不是恶法,而是无覆无记法,而它产生的来源就是善和不善的有记业所生。异熟果由众生相续所摄,《百业经》经常说:所谓的业,并非成熟于地水火风上,而是成熟于众生的相续当中。这是异熟果的特点

等流果是什么样呢?“等流果与自因同”,所谓的等流果与自己前面的因是同类的。比如前世做善事,今生会成熟这种习气;以前做恶业,即生也会成熟它的习气。《大圆满前行》等很多论典里面说:等流果有同行等流果和感受等流果。

第三个果叫离系果,什么叫离系果呢?“离系果为心灭尽”,此处的心是指智慧,通过智慧灭尽其他法,当时灭尽的部分,小乘称之为离系果。“离系果”也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名词,比如通过智慧观察,相续中原来的烦恼,现在以抉择灭的方式来已经灭尽了,也即与烦恼断绝了关系,有部宗认为,这时会获得一种远离烦恼的果位。实际上,只是烦恼离开了而已,并没有什么果位,但他们认为,依靠智慧灭尽烦恼会获得离系果。

什么叫做士用果呢?“依何因力所生果,士夫作用而产生”,通过士夫的作用产生的一种果。所谓的“士夫”,当然有真正的士夫和名相上的士夫,有时候可以把因缘称为士夫,不一定特指有生命的士夫。意思就是说,在具足某种因缘以后,果无欺而产生,这就相当于人们经常通称的因果,具足什么样的因缘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果,此处的因就称为士夫。比如陶师通过勤作制成陶罐,同理,通过因的勤作获得果,这种果是士夫的一种造作,因此,具足各种因缘以后产生它的果,叫做士用果。

“非为前生有为法,唯一有为增上果”,有为法的产生,并不是果在前面,果在前面无法产生。所谓的增上果,即凡是与它同时和在它前面的,除无为法以外,对产生不起障碍的所有因而产生的果。比如无色界众生的相续和地狱众生的相续,地狱众生的相续是不是无色界众生的因呢?有部宗认为是。无色界众生的相续是不是增上果呢?也认为是增上果。因为地狱众生的相续对无色界众生的根产生不起任何障碍,而且地狱众生的相续是有为法的缘故。因此,何时何地所摄的任何一个有为法,只要对产生果不起障碍,其果就称为增上果。

很多论师认为:增上果是总果,士用果是别果,就像总相和别相一样。增上果的范围比较广。与因有点差别,能作因实际上涵盖了所有的有为无为法,但增上果只是对产生不起障碍的有为法。

一般来讲,俱舍讲到的因果,与人们共称以及大乘经典里的说法有一点差别,因此,学习《俱舍论》的修行人必须通达《俱舍论》自宗的说法。否则,很多人认为:因果怎么会同时存在呢?因果同时存在有很大的过患,对果法的产生不起作用,怎么就能称为因呢?比如喇荣今天盛开的一朵鲜花,北京或者美国的地水火风,是不是喇荣山沟里鲜花盛开的因呢?鲜花是不是它的增上果呢?应该是。鲜花是不是无为法的增上果呢?不是。因此,这里说“非为前生有为法”,必须是因在前面、果在后面而产生,或者同时产生的有为法,才承许为其增上果。

异熟果为无覆无记法。欲界中的无覆无记法对解脱是没有障碍的,所谓的“记”,就是指善的记和恶的记,因为不是善法也不是恶法,所以无记。有覆无记法的话,欲界中只有坏聚见和边执见,色界和无色界的所有烦恼都属于有覆无记法。异熟果自己的本体是什么呢?是无覆无记法,而不是善法,因为断绝善根者的相续中也存在。比如前世造善业、恶业形成现在的眼根等,这些根在断绝善根的人相续中也是存在的,因此不属于善法;也不是烦恼性,原因是断除烦恼者的相续中也存在,就像阿罗汉,烦恼早已断尽,但相续中仍具足眼根等。

如果只是上述这一特点,则外界的四大也应安立为异熟果,不具足烦恼性也不是善法的缘故,正是为了抛开无情法,而说异熟果是众生相续所摄的法,这是它的第二个特点。

另外,若仅仅是无覆无记法和众生相续所摄这两个特点,长养生与等流生也应该有异熟果,对身体作沐浴、修等持等即为长养生,而身体的前刹那产生后刹那就是等流生,但它们不是异熟生,因为异熟生有即生成熟和来世成熟、来世的来世成熟。第四品会有详细说明,比如我眼睛不好,假设业力不是很重,即生通过供养僧众、念经等善事,眼睛很快好转了,这是即生成熟的异熟生,还有来世成熟的,或者来世不一定成熟而是过几百万劫以后再成熟。《百业经》中说:“众生所造业,百劫不毁灭。”众生所造的善业和恶业,即使经历百劫也不会毁灭,最后因缘具足时必定会成熟。

既然颂词说“有记所生”,在这里就对善和恶辩论一番,但若仅此而己,依靠等持长养的根、大种与等持中的化心等无覆无记法也有这些特点,为了除去它们,说异熟果是由善不善后时之业的能力成熟而产生。

所以,异熟果具足无覆无记法、有记所产生、众生所摄这三种特点。由于它既是业的异熟又是果,因而称为异熟果。大家知道,因有异熟,果也有异熟,像其他的如同类因、遍行因等,不存在同类果、遍行果等名称,唯一异熟既有异熟果也有异熟因。《世尊广传》和《百业经》里讲到一个公案:以前日日野兽救了一个人,此人获救后,日日野兽嘱咐他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它的行踪。这个人为了得到奖赏,禀告给了国王,并带着军队和国王来到日日野兽所在的地方。当他用手指向日日野兽所在的方向时,手当下落于地上。这就是即生成熟的异熟果。

异熟果的事相,即异熟所生的一切法。

等流果的法相:于自相续同类后来产生的法。从心的角度来讲,前面的心产生后面的心;从自相续所摄的身体来讲,前一刹那的身体产生后一刹那的身体,这些全部叫做同类,因和果的类别相同。

有些论典中说,为什么异熟因产生的果叫做异熟果,而同类因产生的果不叫同类果呢?它们对果的分析是不相同的。

事相:除去初果圣者以外的一切有为法。初果的类别不相同,因为是从原来的有漏法变成无漏法,也就是说,原来是烦恼性,现在是非烦恼性,所以,除此以外的一切有为法都可以包括在等流果当中。

对于有漏法来说,本体、种类与地均相同。如果是欲界身体产生色界身体,这不叫等流果,地不相同的缘故。

等流果也有两种,一是同类因产生的果,一是遍行因产生的果。遍行因产生的等流果地与烦恼性相同;同类因产生的等流果地与种类一致;无漏法仅仅本体相同,不为地、界所摄,比如静虑六地里一禅的无漏法智慧产生二禅、三禅、四禅的智慧,地不相同,但是本体相同,也可以叫做等流果。

很多引导中会讲到等流果,可以分感受等流果和同行等流果两种。感受等流果,比如前世杀生,即生感受多病等,十不善业全部有感受等流果。同行等流果,是指前世喜欢做善事、即生也喜欢做善事,前世喜欢杀生、即生也喜欢杀生。有些人背《俱舍论》,怎么背也背不进去,但是背世间的流行歌曲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马上就记下来了,说明有这方面的同行等流果。有些人对世间法怎么也记不清楚,有关出世间法,如佛经论典里的意义,过目不忘,可以记得清清楚楚,这也是前世的同行等流果。本论虽然没有这样的明显区分,实际都可以包括在里面。如果对等流果详细分析,从地、行相等方面都有不同,但大致可以包括在遍行因产生的等流果和同类因产生的等流果当中。

离系果的法相:通过详细观察的智慧力灭尽自相续中所有的所断有漏法,这时获得一种灭法,这种灭法叫做离系果。比如原来相续中有嗔恨心,通过观察以后根除嗔恨的本体,获得无嗔恨的智慧,这叫做离系果。

事相:抉择灭。先按照法相下定义,事相就相当于举例说明一样,而离系果的事相就比如抉择灭。麦彭仁波切《智者入门》中说,非抉择灭实际也是离系果。一般论典都认为离系果指抉择灭,但麦彭仁波切认为,离系果也应该有非抉择灭,比如被火烧了的种子,因缘不具足的缘故,不会产生果。按照这种说法,离系果不一定是众生相续所摄。可能《大乘阿毗达磨》的说法也是这样说的,不然《俱舍论》颂词里面说以智慧来灭尽,说法还是有些不相同,大家以后有机会学习《智者入门》的话,应该详细分析一下。当然,对麦彭仁波切所说的金刚语没什么可观察的,文殊菩萨所讲的话不会有任何错误,但是对一些不同的说法,应该会解释它的密意,否则,在解释论典的时候会遇到困难。

士用果有产生之士用果与获得之士用果两种。

一、产生之士用果的法相:无论何时何地,因缘具足并依此力量,与彼因一起、无间抑或后来所生的任何果,均是通过士夫作用而产生的,因而称为士用果。此果有同时、无间和过后产生三种情况,依靠做事而生,与依士夫作用产生相同,故而得名为士用果。

对于士用果,《俱舍论》里面解释得非常清楚。在其他有关讲义里经常会遇到士用果,实际十不善业中的士用果和增上果,在说法方面稍微有点差别。《辩中边论》中也说:有些成熟于外境,有些在自相续中不断增长。本论的说法有点不同,这里说,士用果与士夫的作用而产生相同,是依靠因的士用而产生的。

如同黑色的药叫做乌鸦声。藏药中有一种黑色的药材,看起来好像乌鸦背着箭一样,一般称为“乌鸦背箭”,因为这种药是黑色的,上面有一块尖尖的像木条一样的东西,并不是乌鸦真正背着箭,但是因为形状像乌鸦背着箭,由此得名。但这里比喻成声音,可能也有这种说法,问一问藏医应该会知道。不过乌鸦是有生命的,药是没有生命的,在讲比喻和名称的时候,比喻和意义不一定完全相同,有些在颜色方面相同,有些是形状方面相同,只是从相似的某个角度作比喻而已。

事相:由因如是所生的一切有为法。若分析,则有三类:

(一)无间生士用果:诸如依靠下地加行心而产生上地的等持,比如在欲界开始修行以后,通过他的加行勤作等善法观修等持,最后获得上界的等持,依靠世间胜法位无间获得见道,因此叫做无间生士用果。世间胜法位,即加行道第四位。无间也就是连续不断的意思。

(二)同时生士用果:诸如由俱有因所生的果,比如地水火风等,凡是与它同时产生的士用果,都包括在士用果当中。因为对果有一定的作用,可以说是因果同时存在。

(三)间断生士用果:有些是断断续续产生的士用果,诸如农民的庄稼。农民春天开垦挖地,播下良种,到秋天时可以收获庄稼,这中间有一段时间,也就是时间间断了,所以叫做间断生士用果。

二、获得之士用果:抉择灭得绳仅仅是靠获得而产生,并不是通过因的作用而产生。

增上果的法相:如若果在前,则有因成了无意义的过失,因此观待因,非为前生的新生有为法,与因同时以及后来产生的一切法,即是一切有为法的增上果。

大家都知道,所谓的因和果,因应该在前面,果在后面,如果果在前面则因毫无作用。若从大乘角度来说,因与果同时也没有任何作用,因为果已经形成了,按照中观的观察方法,因的勤作是什么呢?产生果。产生果是因的义务和责任,如果果已经产生,因还有什么作用呢?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小乘不这样认为,他们说:果在前面不合理,因果同时存在还是可以的,有时候因遇到困难,果来帮助它;果遇到困难的时候,因也过来帮助它……

讲到士用果时,因果同时也好,间断也好,无间断也好,只有对它起一定作用的才称为士用果。但增上果并非如此,凡是果不在前面的一切有为法,因果同时也可以,因在前果在后也可以,凡是对产生不起任何障碍的所有法,其果都包括在增上果里,正如前文以喇荣盛开的鲜花为例,它也可以作为极乐世界或者地狱众生的增上果。

颂词里说“唯一”,表示除去无为法,原因是无为法不会有增上果。按理来讲,因可以有无为法,为什么果没有无为法?应该有。但有部宗有这种特殊的观点。

事相:与自因一起或后来产生的一切有为法。

如此一来,前面讲产生士用果时,同时或非同时产生的一切法都是士用果,与这里所说的增上果不是无有差别吗?

士用果唯是作者的果,无论如何都会对因起一定的作用,而增上果指不障碍自生之所有法的果,范围比较广。这是有部宗的回答。经部宗以上的观点,只承许因果同时是假立的,尤其中观以上,因在前果在后,若详细观察,因和果的自性均不能成立,但如幻如梦中,只要因缘具足就会产生果。大乘的说法非常合理。

对于有部宗的这种说法,暂时分析时,有些说法还是很合理的。如果通达《俱舍论》中有关因果的说法,大家在学习中观的时候也比较容易。比如《中观根本慧论》当中,有时候破有部宗的生住坏灭,有时候驳六因五果,如果通达俱舍,那么,破能作因是怎么破的,破遍行因是怎么破的,破异熟果时又该如何反驳,有些说法在名言中也是不合理的,有些名言中可以暂时安立,但胜义中不能成立,在抉择空性的时候,全部都要破掉。

蒋扬洛德旺波尊者说“这是有部宗的回答”,可能间接说明回答得不是很完整。《俱舍论大疏》的作者钦·江比杨说:增上果是总果,士用果为别果。

 

丁三(宣说二者共同之法)分二:一、执果与生果时;二、由几因生果。

戊一、执果与生果时:

因产生果,有些是同时产生,有些不是同时产生,那么,通过因到底怎样产生果呢?

 

五因现在执自果,俱有相应二生果,

同类遍行今过去,异熟过去方生果。

六因当中除去不起真正作用的能作因,其他五因均为现在执自果。“执”是具有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五因现在具有产生果的不共能力。其中俱有因和相应因,虽然是指因果同时,但作为相应因的心和心所,的确互相之间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名言中应该承认,因此不能认为有部宗的说法都不合理。同类因和遍行因,现在和过去可以生果;异熟则依过去因方能生果。

能作因以外的五因,只是在三时中的现在以种子或能力的方式受持它的果,也就是说,在过去、未来、现在三时中的现在,才具有执果的能力。当然也包括同时产生的果,即相应和俱有二因同时产生现在之果,原因是现在因成立,果就会产生。

现在因与过去因产生果的是同类因与遍行因,现在因是无间产生果,过去因是间断生果,并不是同时产生,这些果都是等流果,是前后同类之果的缘故。

异熟因一者唯有过去才能产生果,而没有同时与无间产生。但这也是有部宗的说法,因为现在造因,未来会成熟异熟,而未来造下异熟因也必定会有成熟之时,但此宗认为未来没有次第,所以对未来的因和果不作安立。

对于这种宗派的说法,没必要再再观察或驳斥。大家在平时讲经说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上师法王如意宝有时候显现上也说,自己年轻时在讲辩著的过程中造了一些谤法罪,现在讲麦彭仁波切的《宝性论注疏》的原因也是如此,因为年轻的时候不承认这些注疏,为了忏悔才去宣讲的。当然上师如意宝只是一种显现,希望以此提醒我们注意不要造下谤法罪,否则很容易造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