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十三品 观察自护

 

稳重贤善又平等,具有悲心之君主,

当思合理治自国,采取众多方便法。

令众生乐为策略,遮止恶行即法律,

使世安宁依法规,二种途径护有情。

君主欲护自领域,首先善加护自己,

自己尚不能保护,如何护持其他众?

最初应当勤守持,令自寿命与身体,

四种圆满之根本,久存稳固之方便。

当依修炼妙宝药,明咒风脉瑜伽等,

具有方便之仪轨,精心保护自身体。

依靠福德今来乐,若具福德成所愿,

是故当勤积福德,且阅福力王传记。

犹如天龙如意宝,以福德力无勤获,

一切慧位事友物,诸如此等之功德。

当以正念与正知,不放逸护心功德,

精勤运用令彼德,日益增上之方法。

若于师前得传承,大量供养承侍后,

恒时读诵并思维,圣者殊胜金光经,

广大游舞总持经,以及地藏十轮经,

与文殊根本续等,如来一切诸经典,

则令君主福德增。君主若以信善入,

密宗众多之坛城,获得灌顶守誓言,

寿命福德名声增。乃至未成贪欲者,

即是清净之功德,若已生起大贪欲,

岂具清净之功德?倘若无惭彼功德,

被人称颂增诽谤,是故当以有惭愧,

护持自己之功德。经说昔日宅燃火,

具惭愧心身虽焚,死后亦转梵天界,

如是赞叹惭功德。仅具惭心尚获得,

如此广大之功德,何况知惭有愧者,

护持一切诸功德?无有惭愧之众人,

如何装饰亦不美,尤其显赫大人物,

知惭有愧最重要。大人倘若不知惭,

无惭小人谁调伏?怙主害人谁能救?

水中燃火谁能灭?无惭愧者遭诽谤,

尽管地位已降低,然不了知自现况,

贡高自傲诚迷惑。为贪所逼无惭愧,

为饥所迫无力泽,为病所缠无眠乐,

故当谨慎贪欲处。无有如欲之淤泥,

无有如嗔之捉害,无有如痴之网罟,

无有如爱之河流,无有如贪之垢染,

无有如嫉妒害他,无有如乞之亲友,

无有等施之财物,无似智慧之眼目,

无似闻法善知识,无如功德装饰故,

慎思功过护自己。人法根本为正直,

多数品行高尚者,不为狡垢所遮蔽,

宛如纯金极昭然。依靠狡诈寻财食,

获得不如失去好,欺骗亲附者众人,

纵然生存非命活。因果不虚必定有,

天眼无法障蔽故,狡诈之徒罪恶过,

今来世中屡感受。天眼作证信业果,

一切自心清净者,于诸天界人间中,

如净圆月极庄严。倘若自己未作恶,

帝释亦无法诽谤,毫无恶行之正士,

理应调伏恶行者。弃善从事卑劣行,

恶人如同滤水器,断恶奉行贤善事,

高尚士如吸铁石。倘若通晓自利益,

恒时奉持高尚行,宛如宝灯璀璨光,

不为狂风所息灭。如若未言他未谏,

由神态等知他心,了知所成一切事,

不失时机为智者。知平凡人难了达,

智士行境为智者,如虫树上刻字纹,

侥幸成事非智者。不知何人具利益,

以及损害能力故,若于谁亦不轻蔑,

尽力利他增自利。智者布施为未来,

愚者布施为自利,布施虽同于后世,

果报大小却各异。智者尊重利己者,

愚者敬具财位者,仁人观察大众利,

小人观察饮食事。亲密良友衰时助,

亲密恶友盛时护,护助虽同智者观,

护持方式却各异。英雄对外作战争,

懦夫于内起争论,争论虽同外人观,

争论方式却各异。愚者首先寻乐果,

智者最初寻乐因,寻求虽同智者观,

寻求方式却各异。依靠诸如此类事,

不同差别知贤劣,无有功德一千友,

不如具德一友胜。虽有一敌亦众多,

纵有百友亦鲜少,是故当多结亲友,

于谁亦莫成怨敌。若护敌亦成亲友,

若害子亦成仇怨,谁人亦非亲与怨,

多数自己所造成。柔和尚能调粗暴,

何况说是温雅者?性柔智慧敏锐者,

诸敌亦难以胜伏。怨敌轻蔑之温柔,

亲避粗暴有何用?何人具有寂猛力,

方为众人共赞颂。自己无有诸罪责,

恒时住于正道中,于彼无故损害者,

不应屈服当稳重。具德怨敌化为亲,

恶徒虽亲亦背弃,于中者当平等视,

若知此理常得乐。首先慎重作思考,

将来此事变如何,凡事应当有结果,

一切事后莫懊悔。时机成熟一切事,

无需辛苦亦成办,错过时机或提前,

百般勤作多难成。今生君主之法律,

来世异熟之果报,谁亦无法逃避故,

若不相信请尝试。虽有见他人眼目,

若观自己时需镜,倘若不内观自心,

难以现见自过失。愚者认为诸苦乐,

皆从他缘而产生,恒时散于取舍境,

贪嗔浪涛杂念中。智者了知诸苦乐,

悉皆来源于自身,恒时向内观自心,

审视自己不放逸。无论享乐受痛苦,

智者深思有促进,纵然百见苦与乐,

无心愚者无收益。如同种种摩尼宝,

智者根据他时位,显出各种方式也,

如石愚者岂变色?虽具势力广大财,

不应非理害他人,倘若胜利知分寸,

君主恒时得胜利。莽莽森林所请客,

熊熊烈火谁不避?应时降雨之雷声,

乌云闪电众人喜。获利得胜诸愚者,

贪婪如火速炽燃,纵然利增胜他人,

智者谨慎如云爽。摧残践踏恶劣者,

与持咒僧结怨仇,纵为君主不应行,

若行此事毁自因。旧怨负债火势等,

微小之时应遮止,犹如飞鸟逃出网,

过后再行难有效。如若重视并恭敬,

应当如是予温和,倘若轻蔑并损害,

理应如是施粗暴。若敬嗔怒蔑柔和,

有力杀天无供魔,若战逃避礼残害,

智者谁喜此恶人。怨敌纵辱如水饮,

眷属虽利却加害,颠倒取舍行为者,

饶益亲友亦远离。智者盛时慈低者,

他人衰时敌亦护,此行合理又庄严,

同时圆满二规德。于亲布施说柔语,

知晓随顺他意法,无勤成事增己力,

德如山旗极显著。无怨中夺国政等,

业力不可变仇敌,恶众静法有何用?

是故必当施暴力。若作亲友大饶益,

若成怨敌能损害,何人堪为亲与怨,

当今浊世极罕见!不受凌辱人根本,

受辱得财有何用?不具能作亲怨力,

虽名为人较畜劣。君主渠水及藤树,

女人与天盲五者,佛说易随他缘转,

是故切莫随他转。狡诈之徒现恭敬,

为目的喜非真喜,未经观察知底前,

切莫信赖任何人。有人对照自身后,

能够推己及他众,有因劣者生厌故,

于圣者亦不信任。智者若经详观察,

如天鹅从水取奶,通达一切贤劣义,

于应行事不愚昧。有者依止露善颜,

巧言狡诈旧怨者,未察新友则毁己。

如乌鸦焚猫鹰巢。如狮为其体虫毁,

自己属下较怨乱,于诸大士更多害,

故当详察眷属民。财产以及诸能力,

了知要点大精进,可与自己抗衡者,

若不提防易受毁。若无利益亲亦疏,

纵是他方利则亲,如与身体共存病,

疗愈所需乃妙药。报恩以及不误解,

明知利害之道理,以此一要可了知,

彼士之德智慧量。衰时密友亦抛弃,

盛时怨敌亦供养,如是劣人虽敬己,

具智慧者谁欢喜?意合住远亦亲近,

不合住身边亦远,余肉以利刃斩断,

妙饰可占有身体。一切愚者与智者,

共相处亦不融合,若二智者虽遥远,

和睦如日与莲园。如同日轮升起时,

具目之人见色法,智者倘若遇智者,

一句可见议中心。纵然饶益或损害,

愚人内心无反应,犹如暗中投掷石。

不忘昔日利害事,现今勤作具义事,

小心警惕未来事,智者善观三时事。

智慧广大又高超,聪明伶俐晓诸事,

如是之人胜珍宝,百千之中仅零星。

犹如大龙可知晓,大地微尘海水滴,

智者了知人心力,上中下等之心量。

恶劣者如小水池,一日一月可测底,

长久依德如海士,然愈深邃不可测。

具饶益心说粗语,狡诈之徒露笑容,

此二智者能分辨,一切愚者不了知。

如同山兔惊恐众,愚者闻声便盲从,

宛如火炼之纯金,智者观察后抉择。

暂时有利虽悦意,永久也许有损害,

暂时有害虽不喜,倘若相处蒙受益,

故勿顷刻成密友,须臾又变成陌路,

短暂相处应快乐,长远情当愈稳固。

具精进力大智者,天人亦惧况人士?

心善无诈不寻过,如是良友天亦喜。

具有善友聪慧者,如有风时火更盛,

一切世间诸福德,全然握于自手中。

如若过分于仁慈,最终将成怨恨因,

倘若过分于狡诈,最终多数毁自己。

犹如食量与药量,了知相合时宜度,

无论成办任何事,不为严重衰败损。

假设欲令友情久,切莫作此三种事:

赌博以及财联系,于自妻子说密语。

犹如战士知勇士,智者了知智者德,

愚者看待智与愚,石头珍宝皆同等。

愚者即使恒住于,具德智者之身边,

亦不知晓其功德,如日现时猫头鹰。

具智慧者依言行,推知士夫之内心,

具备何种诸功德,如由烟相推知火。

赴沙场时知英雄,财富尽时知妻子,

衰败之时定了知,饶益者为亲密友。

无利经商害自眷,乞讨生傲无财贪,

于少女说粗暴语,佛说士夫五邪行。

办理不能承担事,反具力者恨众人,

衷心信赖女人者,说为四种危险人。

通晓颠倒学问毒,长老依止幼童毒,

弃病不顾患者毒,穷人悠闲度日毒。

享不消化未熟食,白日交媾卧睡眠,

与老妇作不净行,丧失体力否增力。

于谁亦无有利益,一切事情诸威仪,

饮食住处奴仆等,详细观察当舍弃。

若知征兆思行果,于己善妙具吉祥,

住处友人时间等,如意成办一切事。

于亲亦莫过分慈,于怨亦莫过分害,

于诸国家之法律,切莫过松或过紧。

五岁之前爱诸子,十岁之间如敌打,

年至十六岁之后,爱护诸子如亲友。

慈悯眷属偶呵责,詈骂怨敌偶慈爱,

慈护子女亦压服,役使奴仆以财护。

不应重视微小事,不舍一切重大事,

无必要事莫细微,细致认真办要事。

非从我处掠夺故,不应贪恋他财富,

无有进攻等原因,不应掠夺他国政。

于他财富具贪者,无法实现彼愿望,

后世异熟难忍受,迅速毁坏自而已。

是故纵然具威力,不害他人诸君主,

依靠自己之福德,国政稳固摄众人。

浊世寿财名誉等,难以同时全具足,

故当依善巧方便,尽力积累大福德。

若依方便智慧作,难成之事亦可成,

如依咒等法仪轨,毒物亦可变甘露。

以不合法之敏锐,暂时成办自利已,

浊世虽称其贤妙,犹如小池无增涨。

一切符合二规者,纵然暂时不显著,

长久如同大海洋,福财兴盛且稳固。

愚者百般勤不如,智者应时言一句,

具有善巧方便行,无勤亦将成大果。

不具方便诸功德,如同过失被毁贬,

若具方便诸过患,亦如功德广称赞。

犹如尼枸卢树种,芥子播种时相同,

最终逐渐成长时,果实大小却各异。

与自同类之人中,具有学问功德者,

日日月月渐增上,最终出类拔萃也。

是故了知自利者,切莫无义虚度日,

勤于讽诵积福德,修学以及应行事。

诚信善逝罪尽相,出现劣意灭福相,

出生愚哑灭种相,灭尽恶缘积福相。

自野蛮者地洞出,恶语毒蛇缠正士,

能灭毒气之对治,亦当饮慧忍妙药。

于诸智慧高超士,今生有二胜安乐,

即是圆满诸所欲,犹如鹿弃离愦闹。

高尚正士有二种,犹如鲜花之花穗,

世间众人皆顶戴,抑或前往森林中。

财富抛弃于脑后,舍弃徒劳无义事,

清贫淡泊之圣士,除林之外无乐处。

智者应当安住于,了知功德恭敬处,

莫如毒蛇中宝珠,住于下流众人中。

天鹅住鸦群不美,骏马住骡群不美,

狮子住狐群不美,智者住愚群不美。

如弃净水之愚者,言此我井饮盐水,

本有可去之他境,为何贪执恶眷处。

住于悦意境安乐,相处稳重友安乐,

积福依圣士安乐,具知足财自在乐。

孩提时随父母转,韶华时随朋友转,

年迈时随子女转,愚者恒时无自由。

若无自由不获德,无法保护自己故,

应当恒时具自由,追求自己所需事。

一切自由者安乐,为他控制皆痛苦,

获得自在后精勤,希求功德更快乐。

未遭疾患之畏惧,勤勉依止诸正士,

未受他人之欺凌,一日胜过一百年。

不图回报作布施,非亲无偏行饶益,

不求财物说正法,乃大尊主之特征。

现今美如满月身,未被死主罗睺食,

尔时应当不放逸,如理护持种姓德。

时间短暂学问多,不知寿命住多久,

故如天鹅取牛奶,当求珍贵之学问。

善用一切所具财,享受彼果之妙欲,

今来世妙行善法,获得永乐解脱果。

正士当修四圆满,增上决定四因果,

于不放逸具慧者,如是果报极广大。

愚昧放逸劣缘众,纵然存活极久长,

虚度今生不得乐,来世福亦备损衰。

是故诸位明君主,依靠出生四圆满,

累累硕果如意树,令全世界皆成善。

如是众生存活因,君主善护自己后,

为使民众享安乐,当以维生方式护。

 

君规教言论第十三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