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十四品 观察安乐

 

地藏十轮经之中,比喻方式细宣说,

何者荣获君王权,具有智慧彼君主,

观察过去与现在,未来君主之法规,

令住彼境诸贤士,精勤学习三事业。

知伏敌策且修炼,护国防侵第一事,

学习农业建筑业,此乃第二种事业,

各种商贸工巧业,即是第三种事业。

依此三种事业轮,令诸众生得安乐。

精通经典及学问,工巧商贸等诸士,

沙门婆罗门诸众,愈多彼境愈安乐。

是故君主于自境,建造大小诸经堂,

佛像佛经及佛塔,树立讲修之法幢。

上供上师三宝尊,下施可怜诸有情,

恒时精进积福德,彼境广增诸善妙,

追循恭敬诸长老,孝敬父母等善习,

衣饰装束诸威仪,保持高尚之传统。

修建花园游乐园,吉祥佳节设喜宴,

举办歌舞等演出,为世人喜当行持。

轻微亦不应摧毁,湖泊山岩及妙树,

诸土地神所居处,应当任其作严饰。

禁止一切野蛮众,肆意妄为而毁坏,

高山神地妙境处,具足吉祥诸圣地。

精通医学及历算,咒卦禳解苯教等,

于境增添利益者,补薪加资行饶益。

为利众生而兴建,学校以及喜乐园,

种种规模诸工厂,一切集市之场地。

坚盔锐甲稳固堡,各种马匹及兵刃,

贮于知作战技巧,智勇双全将手下。

具慧平等善良众,作为国会委员长,

军兵将领武器等,需时即用切莫误。

于诸君主所需事,了知事先筹备妥,

时机成熟则诸事,毫无阻碍而执行。

智者自己虽具力,谨慎防止外侵略,

愚者自己虽软弱,愚昧自居无忧虑。

愚者仅注重眼前,智者放眼于长远,

未来重关利害事,事先了知为智者。

供养地神祈降雨,保护自然防瘟疫,

为令诸境增福运,运用种种方便法。

不应强迫过弱者,作多无能为力事,

与民共同商议后,渐次成办诸事业。

犹如依靠云密集,自大海中引水后,

恒时降落于地上,成熟草木叶果实,

慈悯具慧诸君主,以无损害之税收,

复护一切民众故,令诸众生增欢喜。

时时巡逻而驱逐,蛮横盗贼狡诈众,

严格统辖所属境,禁止祸根者入内。

贤君所属自境内,甚至包括旁生众,

恒常应以诸方便,令彼无畏享安乐。

安排骤客所需物,建造舟桥度险途,

安慰受敌盗兽害,无偏一切诸众生。

于诸污家破信心,大妄语欺世人等,

切莫助长其势力,应当压制劣诈众。

精通三藏诸净戒,持教成就瑜伽众,

立为国境之庄严,恒久赞颂并恭敬。

应当慈爱苦难众,压制非法势力增,

国泰民安之境域,天人亦生欢喜心。

为求利润而经商,时尔前往其他境,

聚集众人依首领,安全顺利而前赴。

人数鲜少难成办,聚集众人共协力,

轻而易举能成事,君主如是应组织。

为令众生相互间,和睦友好不争斗,

如是君主应采取,温柔粗暴适宜法。

于诸各自区域境,众人共同所享用,

自己应份受用外,以法遮止贪偏堕。

国境诸众彼此间,齐心保护自国土,

无有偏袒应一并,守护境内瞭望楼。

佛说沙门婆罗门,乃是君主之根本,

故当以集僧众式,保护一切诸僧团。

任何相合时间境,若有令民安乐法,

则彼君主统筹后,应当如是赐利益。

慎重思维增民众,令其安乐之方法,

归属自己之一人,亦莫令衰爱如金。

多数士夫因愚痴,些微自利亦不成,

教授无知众人故,君主犹如己父亲。

多数人士因怯懦,无有稍许精进者,

劝其做事且指引,君主犹如大商主。

多数众生如毒蛇,损害他人难调化,

依各种法调伏故,君主犹如密咒师。

恒时于自诸民众,具有大慈大悲心,

唯一致力令乐法,君主犹如自母亲。

精勤询问与观察,彼之国境诸苦乐,

各种功德及过患,君主犹如巡查者。

安慰不幸愚难者,饶益痛苦悲伤者,

令希求者生欢喜,君主好似如意树。

开示真实取舍理,辨别合理与非理,

引上正确之路故,君主犹如明眼目。

依己福德而堪为,十方善妙之庄饰,

能令眷民生欢喜,君主犹如珍宝藏。

不受外来之侵害,所属境域皆安宁,

慑服一切敌众故,君主犹如金刚堡。

以福德力极高贵,依天护法增威风,

胜伏十方一切众,君主犹如珍宝幢。

具胜功德之君主,虽未前往天界中,

犹如四面梵天王,一切天众欣然集。

妙瓶如意宝之王,无法堪比君主宝,

依其福德而享受,如置掌中善趣福。

福德威严誉妙音,传遍海洋之周边,

犹如世间第二日,无等功德极灿然。

 

君规教言论第十四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