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课

 

思考题

1.结合颂词数出加行道的二十种不退转相,看看自己有哪些相似具足,有哪些欠缺。

 

前面讲过,不退转相在加行道有二十个,见道有十六个,修道有八个,加行道不退转相有略说和广说,现在是广说。

 

寅二、广说相之分类:

虽然加行道之前没有讲不退转相,但其实资粮道修行人乃至未入道者也有可能不退转,只是佛经里面比较明确宣说的就是加行道会不退转。当然,除了这么多相以外,也可以有其他的相,只不过这些种类是比较重要的。佛教中讲到的数目,是按照重要的、有代表性的内容列举出来,好比世间制定一套规则,也是简要地概括成几条。

二十种相分别属于暖、顶、忍、胜法这四个不同的阶段,首先是暖位的十一种相:

 

由于色等转,尽疑惑无暇,

自安住善法,亦令他安住,

于他行施等,深义无犹豫,

身等修慈行,不共五盖30住。

摧伏诸随眠,具正念正知,

衣等恒洁净。

1、由于法的本体不存在而对色等遣除想。获得加行道暖位的菩萨,了达色声香味触到一切智智之间的万法皆为空性,无有本体,因而就断除了对它们的执著。法尊法师翻译为“于色等转”,可能是取转移之义——原来将色法执著为实有,后来转移成没有了,也就是遣除了这种执著。

获得了不退转相的菩萨对车、房屋、衣服、金钱不会有特别的执著,不像凡夫人那样,丢了心爱的东西,失去了最爱的人,自己都感觉痛不欲生。这是因为凡夫人根本不知道对境能够给你带来痛苦还是快乐,一厢情愿地以为我们所执著的东西可以永远给自己带来快乐,然而这只是迷乱的执著而已。

2、由于获得解信而对道尽除疑惑。加行道菩萨对三宝生起了诚挚的信心,因此从根本上遣除了对道的一切疑惑,不像刚刚皈依的凡夫人,今天有信心,明天生邪见,常常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加行道菩萨真正知道了三宝加持的力量和功德,绝不会产生任何的怀疑。

3、由于成就宏愿而灭尽八无暇。菩萨在学道过程中常时发愿——生生世世不要转生到地狱、饿鬼、旁生、边地、长寿天、持邪见者、佛不出世、喑哑这无有修行机缘的八无暇处,当得到不退转相时,此宏愿已经成就,因此就尽除了八无暇的过患,能常得暇满人身。

当然,并不是说获得暇满人身者全都不退转,而是说获得不退转相的菩萨至少具有这样一种功德。当暖位的十一相集聚在一个人身上时,我们就可以把他安立为不退转菩萨,或者也可以由一个相推理出其他相。我们前面也讲过,“不退转”这个词不能单从否定的一面来理解,它是一个类似“无常”、“无我”的专用名词。我们可以用因明的三种推理来成立不退转菩萨:通过其身口意的行为来推出他相续中获得了不退转相,这是果因;通过其入定的智慧来证实他不退转,这是自性因;通过他具备别人没有的超胜功德来判定,这是不可得因31

4、以悲心驱使让自他奉行善法。这位菩萨具有强烈的悲心,不但自己安住于善法中,而且也能令他人如是安住,如云:“身语意行咸清净,十善业道皆能集32。”我们身边也能看到很多这样的人。

5、由于修自他交换而对他众发放布施等。依靠修自他交换的功德,见到贫苦众生会常做布施等六度万行,并且把善根回向给他们。

6、由于证悟实相而对甚深意义无有犹豫不决的心理。此时基本上以总相的方式认识了自己心的本来面目,证悟了一切万法的实相,故而对甚深空性的意义再无有怀疑。

我们现在闻思没有究竟,智慧没有圆满,对般若法门还生不起非常坚定的信心,但当到达暖位时,这种怀疑就不会现前了;而真正断除怀疑的种子,是在一地菩萨的时候,月称论师在《入中论》当中说:“生于如来家族中,断除一切三种结。此菩萨持胜欢喜,亦能震动百世界。”此处的“三种结”,即是指戒禁取见、萨迦耶见、怀疑(或曰犹豫)。所以,我们对空性法门、三宝、今生来世偶尔产生怀疑或邪见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在凡夫人的心里,信心、正见等好的成分非常少,而乱七八糟的杂念等不好的成分都圆满具足,只有个别前世种下大善根的人例外。

7、由于饶益他众而具备仁慈的身语意。因为这位菩萨发了无上菩提心,始终将饶益有情作为最主要的目标,所以他的身口意业均以慈悲心为前提而运转,十分清净——身体方面,经常微笑,用慈悲的眼目来看他众,就像《入行论》里讲的“眼见有情时,诚慈而视之”;语言方面,经常说赞叹、欢喜、恭敬的话语;心态方面,经常对众生产生悲悯心、欢喜心、清净心。而我们凡夫人则相反,身体行为粗暴,语言也不文明,心态又特别糟糕,自己都觉得自己跟所在的群体格格不入。其实,再差劲的身语意都可以通过大乘佛法的滋润而变得柔和慈爱,我们也不能对自己失去信心,还是要往好的方面不断努力。因此,如果一个人的身语意特别随顺众生,性格特别温顺,对众生有慈悲心的话,这也是不退转相。

8、由于行为清净而断除五种障碍。菩萨在加行道位,要断除贪欲、嗔恚、昏睡、掉悔、怀疑五盖。一般讲五盖是戒定慧三学的违品,其中,贪欲和嗔恚是戒学的违品,昏睡和掉悔是定学的违品,怀疑是慧学(真实谛)的违品(有些注疏也把怀疑安立为真实谛的违品)。暖位的修行人已经没有强烈的执着了,我们佛教认为这是很好的,不过世间人总觉得执著的人是很不错的,执著代表一个人对某件事情比较重视、卖力,这跟我们的用法不太相同。

9、由于修行对治而精进摧伏一切随眠。加行道时,通过修行正见、精进等对治可以摧伏一切随眠,这里的随眠是指萨迦耶见、边执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此五见的种子。其实这里只是压伏随眠,并不是完全除灭,真正消除要到一地菩萨时,而随眠的俱生部分只有到七地或十地才彻底断除。

10、由于一心不乱而具足正念正知。不管修什么法,都一心一意的,没有散乱的心,而且具足对三门经常观察的正知和不忘失善心的正念,若符合这两个条件,就是一种不退转菩萨的相。

我们在许多修行人身上能看到这个相,他们恒时以正知正念约束三门,行持善法,很多功德都具足。如果没有正知正念,不要说修行,连行持世间的行为也是拖拖拉拉,丢三落四。一个人如果经常丢东西,也说明他没有正知正念。我们1987年去五台山的时候,有一个小和尚(他现在都是大堪布了)整天丢三落四,一会儿帽子丢了,一会儿念珠丢了,他的老师特别生气:“过一会儿你的耳朵可能也要丢了!”后来他再丢东西,就不敢跟老师说了。如果具有正知正念,我们在修行上就会始终常年如一日地观照自己的三门,发心中也不会没有时间概念,什么都忘了,名言中的很多行为都会如理如法。从表面上看,人跟人的样子都差不多,都有眼睛、有鼻子,但时间一长,就看出差距来了,比如说我们的研讨班,有些稳重的道友已经待了六七年,而不稳重的那些经常两三天就消失无踪。有些人也想做好人,但烦恼的风一涌现,就把他吹到别的地方去了。

在《入行论》中,是非常重视正知正念的,为了护持正知正念,菩萨学处中有垂视一木轭处等要求。因此,正知正念在人的很多行为上可以体现出来,有正知正念的人不管修行还是做事,始终都对自己有控制的能力,有一种经常提醒自己、监督自己的心念,不像一般人那样放逸散漫。

11、由于行为清净而使衣物等恒时洁净。不退转菩萨的行为很如法,包括衣服等所用物品都特别干净整洁,不堕两边——既不过于奢侈,像个别腐败分子那样用几十斤的黄金做马桶,也不过于贫穷、肮脏。我们在这个世间做人,就要符合人的标准和底限,能把握好尺度的人,任何时候都很如法,他自己的屋子非常干净、舒服,去他的办公室也是如此。我的一位上师说过:“屋子的好坏不重要,一个人的心态很重要。心如果清净,哪怕是住草皮房子,也会把它打扫得很舒适;如果心态不好,再好的房子也会变得乱乱的。”《百业经》中也说,心态不好的人床榻也会很乱,这也是观察修行好坏的一种相。

汉传佛教一般是比较重视个人卫生的,但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学藏传佛教的汉族道友:虽然由于气候和环境因素,藏地很多地方不太具足洗浴的条件,这是客观上的限制,但也有个别道友以“不执著”为借口不洗衣服、不洗头发,自以为这样就是瑜伽士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不洗衣服不一定就算瑜伽士。修行人的清净,应该包括外在的和内在的——外在的清净,就是身体以及衣服等一切资具要保持洁净;内在的清净,就是指远离五种邪命33,所有生活用具不能依靠不清净的途径来获得。尽管我们这个肉体本质就是不干净的,但从随顺世间的角度出发,大家还是要有节约、卫生的概念。作为修行人,并不是全部要跟世间反着来,我也经常说,城市里的佛教徒该做的有些事情还是要做,比如说穿着要得体、庄严一点,甚至必要的时候也化一点淡妆,这些我都不反对,因为这世间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如果佛教徒跟他们太脱节,那人家恐怕都不敢学佛了,这样的现象在很多地方都发生过。

这里讲“衣等恒洁净”,大家也一定要记住。有些人的穿着一定具足退转相,一看就觉得会退到地狱、饿鬼、旁生里面。

这是暖位的十一种相。下面讲顶位的六种相:

 

身不生诸虫,心无曲杜多,

及无悭吝等,成就法性行,

利他求地狱。

12、由于善根超胜世间而使身体不生一切虫类。我们身体当中一般都有很多虫类,包括肉眼看得见的寄生虫和看不见的细菌,但不退转菩萨由修习善法而感得三门清净,是故身体中不生虫类。

13、由于善根清净而对众生无有谄曲心。现在很多世间人心怀狡诈,喜欢说不真实的语言,而且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状态,可是,我们作为真正学习大乘佛教的人,应该是心地善良、正直的,如果没有特殊必要(比如密乘誓言涉及到需要保密的情况),说话也不要拐弯抹角。居士当中常有一些谄曲狡猾的人,表面上对你奉承赞叹,实际上心里想的是另一套,我在旁边都感觉听不惯;我们出家人住在一起根本不是这样的,有什么事情都是很直接地说出来,大家真诚地沟通和交流。

14、由于无视利养而真实受持头陀行。因为完全断除世间八法的原因,顶位菩萨能够按照早期印度佛教十二头陀行的轨范来修行,比如穿粪扫衣、常露地坐、常坐不卧等。这虽然是小乘常讲的一种清净行为,但也不违背大乘精神。我们有些出家人守戒清净,行持过午不食,这是非常值得大家随喜的。我们都是欲界众生,到了下午肯定想吃、想喝,甚至看到食品时嘴唇都一直动,这也是情有可原;但是,若能自我克制而苦行,肯定会在自相续中种下非常大的善根。在我们短暂的一生中,能有机会行持这样清净的行为,在多生累劫当中是非常难得的。

15、由于修行布施等波罗蜜多而无有悭吝等违品。修持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六波罗蜜多,就会断除它们各自的违品——吝啬、破戒、嗔恨、懒惰、散乱、无明;如果一个人没有这些违品,就可推出他是不退转菩萨。

16、由于真实摄集善法,所以相应法性而行。因为相续中具足很多善法和修行功德,所以其一切威仪都非常相应善法,而善法就是法性、真理,相应真理的行为必定如理如法,这就是所谓的最上瑜伽。这样的人不管到哪里去,一个人独处也好,在繁杂的人群中也好,都可以从行为上看出他与众不同的境界。

一般来讲,修行的境界只有自己知道,别人不可能知道,我们在香港举办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时,我讲了一下毗卢七支坐法,下面六百多个年轻人一起坐禅,虽然其中有很多根本不信佛教,但每个人都在闭着眼睛打坐,你从外表上根本分辨不出来;然而,当善法真正融入内心的时候,功德也可以在外在行为上体现出来。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尤其是在一些恶劣环境中,比如文化大革命这样的特殊时期,更能检验出修行人的品质。我听说有三个出家人一起外出,其中两个行持善法,另一个一到房间就打开电视,开心得不得了,可能是束缚太久了,很多隐藏的习气一下子都复苏了。从表面上看,三个人都是出家形象,但一到了新的环境中,就扮演起了不同的角色。

17、由于将众生执为我所而为利他甘愿寻求地狱。菩萨把众生的身口意看作如自己的一般,因此在行持利他时,自己的一切都愿意付出,无论遭遇任何困难都无所畏惧,甚至到阿鼻地狱去受苦也心甘情愿。

下面是第三类,忍位的两种相:

 

非他能牵引,魔开显似道,

了知彼是魔。

18、由于对自己的现观坚信不移而不会被他众牵引。因为对《现观庄严论》所讲的大悲空性无二无别的教义生起了坚定不移的信心,无论外道魔众或持其他见解行为的人如何想方设法进行诱导,他根本不会退转。也就是说,由于对现空无二的见解有坚固的信解,所以不可能被别人所转,这是一种不退转相。

这个相很重要。有些修行人特别容易受环境的影响,本来修行、见解都很不错的,但是跟某个人接触一个礼拜后,行为、语言、爱好全都变了,而真正有智慧的人,绝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人转变。《中观庄严论》当中也讲过不随他转、不被他夺的定解的重要性。因此,具有不退转相的菩萨,尤其对大乘的空性法门等大乘教义,不可能轻易舍弃。如果一个人太多变,今天信这个,明天信那个,信也信得很容易,舍也舍得很容易,那就说明他是没有头脑、没有主张的,不要说让别人信赖他,可能连他自己也无法信任自己。

19、由于善巧修行佛果的方便而对开显相似道的魔能够了知他是魔。魔王波旬会以佛的形象或善知识、善友的形象为我们宣说相似的佛法,不退转菩萨能够发现这是魔的化现,而一般的世间人难以了知,很有可能会因轻信而被他引入深渊,醒悟时已经后悔莫及。

魔显现为各种形象来引诱修行人的现象是比较多的,我们平时应擦亮自己的慧眼。禅宗第四祖——人称“无相好佛”的优婆鞠多有一次正在说法时,魔王波旬来制造违缘,在外面散发衣服,并降下金银财宝的雨,听法眷属中的在家人心都乱了,纷纷中止闻法去争抢金银资具。如是持续数日,到第六天时,魔王波旬又安排三十六人结成一队,演奏各种美妙的音乐,此时在家人早就跑光了,年轻的出家人也为之吸引而离开,最后只剩下几个老和尚。优婆鞠多尊者便走到乐队跟前,向每人供养一个花环,但花环一戴到脖子上,这些魔的化身全都变得又老又丑,特别难看,并且发出恶臭,把很多人熏跑了。魔众十分惭愧,祈求尊者解开束缚,尊者要求他们从此之后不可再危害佛教徒,对方无奈只好答应。法术解开,他们恢复原形,魔王波旬说道:“你这个比丘很坏!我以前在释迦牟尼佛面前制造违缘,他都没有这样对我。”尊者说:“还是你有缘分,能见到释迦牟尼佛,而我只见过他的法身,没有见到过色身。你可不可以化作释迦牟尼佛的形象给我看?若能满我此愿,我保证你和你的眷属都可从轮回中获得解脱。”魔王波旬便依言在他面前化成释迦牟尼佛的样子,相好圆满,金光闪耀。尊者见到,马上做了三次顶礼,同时口中念诵三皈依,魔王波旬因实在无法承受这种威力,当下消失了。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敢对尊者的法脉制造违缘;而尊者降魔的事迹传开,原先的眷属全部都回来了。

所以,像优婆鞠多尊者那样的人,完全能够分辨哪些是魔的幻现,而我们身边尽管有许多魔众的干扰存在,我们却难以认清,有时候看完某一本书心态就变了,有时候去了某一个地方马上就退转了,有时候接触了某个人之后就迷失了。我也经常目睹这一类事情的发生:某人十几年来一直很努力,但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因缘,他就被一个坏人带坏了,而且接触的时间也很短暂,只有一个月甚至两三天,他所有的道心就都毁坏了,一直艰难地活到生命的尽头,最后死得也很悲惨。所以说,远离恶友确实很重要,无垢光尊者在“七宝藏”中的很多处都强调过这一点,讲得非常清楚。华智仁波切说过:如果实在不能离开散乱的话,那么依止一个善友就是最深的窍诀。法王如意宝也经常讲:如果暂时没有独自修行的因缘,那么最好多接触喜欢闻思修行、利益众生、喜欢讲三宝功德的道友。而有些人根本不是这样,让他讲一些善法的话,嘴里好像放着一块大石头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一说到恶法、讲别人是非的时候,口才就比卡耐基还厉害,这就是所谓的恶友。

因此,我们也要善于观察自己的相续,尽量把以前的很多恶习改过来。我们现在虽然还不是不退转菩萨,但是不退转菩萨的个别相我们也可以相似地具足,而且以今天值遇胜法的缘故,我相信很多人决定会成就不退转。只不过我们没有神通,不知道确切的数量。当年佛陀转法轮,在传完某个法之后,当时有多少个天子获得了法眼净,多少个菩萨获得了不退转果位,都会一清二楚。但是通过大家共同学习的这种法会,依靠这部法的力量,自相续中前世的善缘和今生的因缘聚合的时候,因为这个法缘,今生乃至以后生生世世再也不会退转,这样的修行人是非常多的。

不退转对我们的修行来讲是很重要的。当看到有人退转的时候,我会连续好几天感到心里不舒服,为他们叹息。在我看到的当中,退的倒不是很多,看不到的里面,退的才比较多。就是在看的到的人群中,也会发现:哦,这个人消失了,这个人生邪见了,这个人还俗了,这个人退出了……那时候就会觉得这个人很可怜,因为他太愚痴了。因为真正有智慧的人是不容易退的,因为佛教的殊胜性就体现在他的智慧方面。如果一个人有智慧,他越观察就越发现这片智慧海洋的广博,于是更加欢喜地在其中畅游;而那些似懂非懂、没有达到究竟的人,则总会半途而废,虽然觉得他们可怜,但是也没办法,轮回的本性就是这样。我原来也想过,只要有百分之五十一的希望,就还要继续前进。就像世间做企业,只要有一点点的利润,还继续做下去。

讲不退转的时候,我最近发现很多老朋友的身上出现了退转的情况。有些是退转的相出现,就像黎明时的光一样;有些已经彻底退转了;有些正在退转……这个时候要挽救自己,只有提起正知正念:“这是魔的化现,如果继续跟这些人同流合污,那我的今生来世就都毁了!这么多年的清净修持不容易,还是坚持下去吧!”同时,在这个时候要特别认真地祈祷上师三宝,那么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把自己从邪道中转过来。我们金刚降魔洲里的个别法师,已经处于悬崖的边缘,差点要退下来的时候,最后通过三宝的加持,自己已经维护了自己,这种现象也有。

下面是第四类胜法位的一相:

 

诸佛欢喜行

20、三轮清净的行为是诸佛欢喜的行为。不退转菩萨由于通达胜义中一切法如虚空一般的实相,所以在世俗中行持三轮体空的清净行为,这也就是最令诸佛菩萨欢喜的行为。

《入行论》颂云:“除令有情喜,何足报佛恩?” 除了令有情欢喜以外,哪有能报答佛陀恩德的事?只有让有情欢喜,那才是佛最欢喜的事,因此我们在生活中要经常做对众生有意义、令众生欢喜的事。当然,有些众生特别欢喜作恶业,这个我们不能随顺,因为这只能令他暂时欢喜,而实际上是不如法、无意义的,除此之外,只要是能令众生离苦得乐的行为,我们都应尽量去做,以此令三世诸佛生喜。世俗中的这些行为,能够令诸佛欢喜,见解上受持三轮体空、等净无二等,也能够令诸佛欢喜。能够这样行持,就是胜法位的不退转相。

 

寅三、摄义:

由此二十相,诸住暖顶忍,

世第一法众,不退大菩提。

由上面所讲的四类总共二十种不退转相,可以成立具足此等相的暖、顶、忍、胜法位菩萨为不退转菩萨。大家可以观察别人身上具不具足这二十个相,等会儿下完课,也可以在自己身上观察,如果观察好了,明天也可以给我说:“哎!我肯定是加行道的菩萨,你们要好好对我供养!”那时候我就问:“为什么?”“因为我昨天一个一个地观察了,这二十个相全部我都具足了,所以你们以后不要小看我啊,我还是个加行道的菩萨!”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看看专门给你搞个什么活动(众笑)。

好,今天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