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课

 

思考题

1.既然诸法同梦、有寂平等,那是否意味着所有补特伽罗行善或造恶都一律如梦,无有业道?或者是有一些差别?请详细分析其中的道理。

2.堪布讲述《不退转轮经》公案的用意何在?我们在自己修行中,应如何体现净土和秽土的价值?

3.结合自身经验谈一下对四魔的认识。你有什么对治四魔的好方法吗?

 

接着讲弥勒菩萨所造的《现观庄严论》。

我们即生能听到如来的教言,是十分幸运的,在座各位每天听课都应有一种难得之心,这很重要。人生非常短暂,闻受大乘佛法的机会不一定很多,尤其像《现观庄严论》,不但真实诠释了释迦牟尼佛第二转法轮的究竟意义,同时还是贤劫千佛中第五尊——弥勒佛的教言,这样的论典极其难得。很多传承上师的金刚语都表明:即生遇到弥勒五论法门的人,即使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期没有成就,也一定会在弥勒佛的教法下得到解脱。所以说,这样的机会在整个漫长的轮回中都是非常宝贵的,希望大家珍惜。

学院中的求学者因为身处修行气氛浓厚的环境,比较容易提起学佛的力量,而尚在红尘之中的广大道友,也应该充分运用各种便利手段来听课,作为在家人,完全抛弃家庭、工作,到寂静地方专心学佛的因缘还没有成熟,但只要自己有一颗心,能够珍惜时间,则随时随地都能创造解脱的机缘。就我本人而言,哪怕是讲一堂课都觉得非常有意义,人多人少我不在乎,因为我把用佛法跟别人结缘当作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希望大家每次都能以欢喜心来听受。

现在讲到正等加行里面的殊胜净地之加行,它分为有寂平等加行、清净刹土加行、善巧方便加行三种,《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讲本来清净的时候也提到过这三个加行,很多人应该心中有数。前面“真实宣说”这个科判,讲有寂平等加行的意义即是轮回和涅槃究竟平等,比喻为晚上的梦和白天的现实无有差别,八地以上的菩萨完全能够通达这样的境界。下面是遣除对此问题的诤论。

 

辰二、遣诤:

无业等问难,如经已尽答。

对方的问题有几个,首先一个是“无业”:如果白天和晚上一模一样的话,那么,因为晚上做梦的时候没有业道,则白天也应该没有业道,杀人放火,做任何善不善的行为,都不会造业了。因为经中讲过,虽然梦中造业,但因为不具足加行,所以并不会圆满业道。

“等”字里面还包括其他两三个问难,弥勒菩萨在这里说:这些在佛经中已经全部圆满回答了。那么佛经中是怎么回答的呢?先答对方第一问:不会有这个过失,因为醒梦无别是从对境上面讲的,而在造作者方面还是有一定差别。对于已经证悟了诸法如梦境界的人来说,完全可以承许白天和晚上没有差别,但对于没有证悟此理的人来说,却因耽著的不同而感受不同的果——因为对晚上做的梦没有那么强大的执著,所以梦中不会造业,第二天可以从容醒来;白天虽然本质上也是梦,但因为对这种梦有特别严重的实执,所以也会圆满看似真实的业道。按照因明的方式,我们的回答是“不遍”或者“不一定”。

舍利子尊者继续辩论(这组问答在佛经中是发生在舍利子和须菩提之间的。舍利子提问很厉害,并不是简单随便的那种,除非须菩提回答得非常圆满,否则他不会放弃):执著大小的差别不应该成立,因为佛陀在经中说过,梦醒两种状态中都是远离业和心的。

须菩提答道:佛经的密意指的是业和心在胜义中不存在。从胜义的角度而言,我们可以承许梦和醒都不存在,但世俗中梦和醒中的业都是存在的,因此我们的回答是“不一定”。若说“名言中即是如此之故”,那么我们的回答是“不成立”,因为世俗中二者确实都是存在的。

像这一类问题,大家应该善于回答。我们平常都听了很多法,如果在回答问题的时候用不上,那是很可惜的。佛教徒一方面要有讲经说法的能力,另一方面还要懂得如何回答别人的提问,这个也很重要。从佛教本身的宗义来讲,大乘佛教的很多经典都记录了文殊菩萨须菩提提问、佛陀回答的情形,也有舍利子目犍连提问、须菩提回答的记载;小乘佛教中,阿罗汉之间、阿罗汉和佛陀之间也有很多对话。历代传承上师的语录中,也有宗喀巴大师与其大弟子业金刚、克主杰的问答录,莲花生大士和空行益西措嘉的问答录等。我们正在学的《六祖坛经》,也多是记载上师针对不同情况回答弟子提问的过程……由此可见,回答问题、解除疑惑是佛教至关重要的一环。

我觉得现在有些佛教徒连提问题都不会,听说前一段时间有一位上师在某地讲课,一个观众光提问就花了二十多分钟,而上师给他的回答还不到两分钟,这样的提问方式有点颠倒。在回答问题方面,我们的很多法师、居士、辅导员还是非常不错的,但偶尔也有跟提问擦肩而过、根本没答到点上的情况出现。我们在回答之前,先要了解对方的真正困惑是什么,怎么样回答是他能够接受的。我这几年去了一些学校和企业,从去年开始,发愿要去监狱,也去了一部分,到任何一个场所,我都是先给他们讲课,讲完课会留一段时间互相探讨,参与的人既有中小学生、大学生、老年人,也有层次非常高的科学界人士,这对我来讲也是一个挑战。演讲的内容是比较容易准备的,我提前在飞机上想一想就可以了,但观众的提问是没办法提前准备的,因为这世界上有无穷无尽的问题,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人,不同人的思维方式也不同,有些人是真有问题要问,有些人提问是为了试探、观察你,有些人是为了蓄意攻击你,有各种情况,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尽量应对得体。

我们无论居士团体还是出家僧团中的佛教徒,以后也要学会互相答疑,包括我课后的讲考时间,以后也每周设一次答疑,你们下面小范围的讲考也可以仿效。记得我初到佛学院的时候,上师如意宝基本上每次课后念完《普贤行愿品》就开始答疑,那个时候的生活真是最快乐的,法王周围的老堪布,一部分会出去作辅导,另一部分一直留到最后,我最喜欢听他们提问题。自己刚开始根本不敢提问题,连怎么听都不会,但慢慢好像就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还有实在答不上的时候该怎么成功逃避,这些我们很多人都不太会,我特别希望大家能学一下。可能是我大学演讲的书太多的原因吧,学院的道友好像没有太重视,刚开始还翻一翻,到后来干脆不看了;如果去看就会发现,其实每个人的烦恼都不同,所以每个人的问题也都是不相同的。有些时候,确实连我自己也发现自己回答得很糟糕,但有时候我还是觉得自己挺厉害,比较有自信的。佛教的很多道理都需要通过探讨来深入了解,当然,所谓辩论,关键是要以解开内心疑惑为目的,只是耽著在词句上的辩论对人帮助不大。

在以简别胜义世俗的方式回答完对方的第二问后,舍利子又举手发问了: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在梦中修行空、无相、无愿三解脱门会不会增上善根?

须菩提回答:作为证悟空性的人来讲,在梦中修行三解脱门也可以增长善根,因为白天修持可以增上善根之故。

证悟者白天修行跟梦中修行是不是一样呢?应该是相同的,比如很多大圆满瑜伽士,就不只是白天修行,晚上的光明梦境中也在修行。前辈大德们曾经说过,获得醒梦一味之证量的人不会造有漏的业,而其相续中无漏的资粮会不断增长。此中的原因,可以说就是梦境的三解脱门与白天的三解脱门在本体上是没有差别的——当然,从修行者的角度来讲是有差别的,有实执的人在梦中不一定能获得修三解脱门的功德,而真正证悟醒梦无别的人无论白天、梦中都同样增上善根。

这是须菩提对第三个问题的回答,然后舍利子又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在做梦时行持布施等六波罗蜜多,会不会圆满资粮?(舍利弗的四个问题,可能是写在一张小纸条上,一会儿看一下,不断地问。)

这个时候须菩提就不回答了,因为他觉得这跟前面的问题比较相似,于是他就把话筒递给当时在场的弥勒菩萨(众笑),让他回答,但弥勒菩萨没有很好地回答,他说:“你是让我以我的名称‘弥勒’来作答吗?还是以色受想行识中的哪一个法来作答?如果是以我的名称‘弥勒’(慈氏)来作答,那么名称都是空性的,也没有什么可回答……”这样回答是什么意思呢?其实是表示一个缘起。弥勒菩萨是一来菩萨,释迦牟尼佛的补处,因此要在讲最甚深的般若法门时跟我们结上善缘。那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回答呢?其密意在很多经典中也宣讲过:因为众生的邪知邪见无量无边,在现今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时代不可能遍说解除此等邪见的方法,只有等待未来弥勒佛转法轮时一一给予回答了。这是一个方面的意思,另一方面,“弥勒”此名称实际上已经间接回答了对方——胜义中修六波罗蜜多亦是空性,就如前面须菩提所答的一样,在世俗中,则像“弥勒”这个假名一样,修六波罗蜜多也会产生功德。

对于诸法同梦之理的四个问难,佛经中是以这样或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进行回答的。

我们佛教徒不要浪费时间,听任何法师的课都要认认真真,还要尽量做笔记,这样,当以后遇到别人给你提问,你就不需要逃避、绕圈子,完全可以正面回应。佛经的教义要遣除众生疑惑是非常容易的,就看我们自己的心有没有融入佛法的境界,这是问题的关键。我们学习佛法的时候,一方面要从每天听闻的内容中汲取营养来充实自己,同时还要有一种责任心,末法时代众生的心那么乱、那么痛苦,我们应该尽量遣除他们的疑惑,这就叫做转法轮。转法轮不是说要你拿一个轮子,让它像车轮那样地转,而是说要将自己相续中的智慧传到别人相续中,使之不断流转。因此,你们不管到哪里去,当身边有合适的法器时,要主动给对方转法轮。

 

卯二、所依报身之因——清净刹土加行41

如有情世间,器世未清净,

修治令清净,即严净佛土。

清净刹土加行,其本体即是八地以上的菩萨依靠清净刹土获得自在的资粮而成就色身的差别,如《中观宝鬘论》云:“诸佛之色身,由福资所成。”意思是说,三清净地菩萨为成就自己将来的清净刹土而修积资粮,这也是他获得色身的唯一因缘。我们在座的人连一地菩萨的果位都没有得到,当然离清净刹土加行还比较遥远,但是也可以修转生清净刹土的因,比如我们参加极乐法会、念佛号,这就是在积累往生极乐世界的资粮。

例如我们现在的娑婆世界,在有情方面是极不清净的,有地狱、饿鬼、旁生等恶趣,人类中也有很多根基低劣、具足贪嗔痴各种烦恼,在器世间方面,地形凹凸不平,有很多脏乱差的现象,偶尔可见一点清净的泉水、花草,但也并不长久。为了改变这样不清净的状况,菩萨便发愿以修治而令情器世界如极乐世界、文殊庄严刹土以及东方琉璃刹土般清净,并以之为所缘不断积累资粮,这样,他将来成佛时的刹土,有情全部会是具足五眼六通、智慧广大的菩萨,器世界是清净七宝所成,连不清净的沙砾瓦石之名也听不到,这样的修行就叫做清净刹土加行。

像我们现在这样在娑婆世界修行,其实是非常殊胜的,《不退转轮经42》中有一个公案(我前些天讲《六祖坛经》时引用过,但为了增上你们的信心和意乐,我今天再讲一次):文殊菩萨和舍利子去到东方恒河沙数世界以外的一个佛土,叫做不退转音声世界,那里的佛陀叫做华光开敷遍身如来。见到两人,这位如来便问:“你们从哪里来?”文殊菩萨回答:“我们是西方娑婆世界来的。”这时,佛陀身边有两位菩萨,一位叫做美音,一位叫做妙音,他们就问佛陀:“娑婆世界有什么样的佛?他宣讲什么样的法?”佛陀答道:“娑婆世界的佛陀叫做释迦牟尼,宣讲的法是三乘法。”两位菩萨问:“法为什么会有三乘?明明是究竟一乘。”佛答言:“因为那里的众生根基不同,业和烦恼非常深重,只好以三乘法来方便调化。”两位菩萨紧接着说:“我们发愿以后千万不要转生到这样恶劣的地方去!”佛陀告诉他们:“你们说错了,应该收回此等话语,好好忏悔。为什么呢?因为在我们这样的清净刹土,二十亿百千那由他劫所积累的善根,还不如在娑婆世界这样的不清净刹土中,一顿饭工夫讲授波罗蜜多、教一众生受三皈依、受持五戒的功德大,更何况说以菩提心饶益有情了,其功德更是加倍地不可思议,因为娑婆世界极其恶浊之故。”因此,我们现在短短的时间中所做的修行,比如花一个小时讲一堂课,再花十分钟左右念《普贤行愿品》,其功德就已经远远超过清净刹土中百千万劫所积累的资粮,所以说,我们这里善根增上的力量特别大,用世间的话来讲,就是行善的“利润”很高。

虽然我们在座的人还具有很多烦恼痛苦、违缘障碍,经常心情不好,有些人可能上半生是很好的修行人,下半生就变得很差,有些人可能上半生造业特别可怕,下半生还算比较不错,毕竟要从始至终做一个圆满的修行人是很困难的。但是我总觉得,我们有幸在这样的娑婆世界遇到了善法,哪怕是短时间中守戒、传法、听法、发愿等,其功德确实特别巨大,必定会成为我们将来获得色身和法身果位的根本因。

上面这个公案,法王如意宝以前也讲过,我一直不知道是出自哪部经,最近终于找到了,自己也很欢喜。这个世间固然很恶浊,我们活在其中,经常不由自主起分别念,经常身体不好,但有时还是会生起信心、悲心、善念,听了这个公案,应该会对自己有一种安慰吧。这是我第二次讲了,希望每一位法师、辅导员乃至道友都要铭记于心。法王如意宝的一位上师曾讲过一个故事,是关于僧众财产问题的重要性的,后来法王也一再重复地讲这个故事。所以,对于非常重要的故事和教证,还是要不断地用,就像世间所谓的品牌文化一样,我把一些理念复述得多了,你们将来不容易忘。

 

卯三(事业化身之因——善巧方便加行43)分二:一、本体;二、分类。

辰一、本体:

善巧方便加行的本体是依靠善巧方便获得自在而成办二利。

 

辰二(分类)分二:一、摄义而宣说;二、广说分类。

巳一、摄义而宣说:                                                                                                                                                                                                                                                                                       

境及此加行。

略说有两种——境善巧方便和加行善巧方便。所谓境善巧方便,就是佛陀所获得的二利究竟之果位,这是我们所追求的对境,或者按照麦彭仁波切的注疏来解释,境善巧方便就是以善巧方便利益众生,这是从我们所饶益的对境方面而言的。所谓加行善巧方便,就是能修加行的善巧方便因——三清净地度化众生的殊胜善巧方便,或者按照麦彭仁波切的观点,就是自己修行的善巧方便,这都是从有境方面来讲的。

善巧方便有两种,一种是果位的善巧方便,一是因位的善巧方便。因位的善巧方便,直接是指《现观庄严论》三清净地度化众生的善巧方便,间接则是指我们现在也需要善巧方便。

善巧方便是很重要的,不管度化众生,还是自己修行,都需要有善巧方便;如果不懂善巧方便,不但自利利他不能成办,甚至在部门中发心、在家庭里生活也不成功。现在很多人之所以特别痛苦,实际上就是因为不懂善巧方便,若真正掌握了佛教的智慧和善巧方便,生存肯定不会有问题的,不管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哪怕是住在监狱和恶人堆里,你也会很开心的(当然,要排除身体天天遭受折磨的情况,那样的话,没有一定修行境界很难从容面对),跟陌生人相处更不在话下。但是那些不懂善巧方便的人,即使有金钱、有地位,也总是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尤其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受着电视电影的熏陶长大的,他们的生活也完全按照影视中的生活方式。影视中经常出现发脾气、摔东西、攻击别人的情节,所以每当生活中遇到些许不顺的时候,他们马上就觉得:“现在到了该摔茶杯的时候了,啪!”自然就开始模仿影视片中的行为……修行人同样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只是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全然不同。

所以我们现在特别需要改变生活方式。很多人喜欢把自己的所有问题归咎于别人,或许别人身上也有一部分责任,但大多数问题其实都是由自己的处事方式不合理造成的。具足善巧方便的人,无论身在任何一个部门、企业、单位,跟上中下的所有人都相处融洽;不具足善巧方便的人,总觉得别人的看法、说法、想法都不对头,谁都看不惯,把周围人得罪个遍,好像自己成了魔鬼一样。在现在的年轻人当中,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当然老年人中可能也有,但他们反应比较迟钝,在我面前表现得不明显,而年轻人很多都比较敏感,看起来也很可怜。

跟人说话需要善巧方便,不会说话的话,很容易得罪人,因为很多人都心理脆弱,听到少许尖刻的语言就受不了。做事也需要善巧方便,大到做企业、弘扬佛法,小到处理家里的感情和生活问题,若没有善巧方便,都不可能成就。无论出家在家,没有善巧方便的话,即生在任何场合下都会活得特别痛苦,遑论来世;如果有了善巧方便,心态和行为当下即有所变化,处理起事情来也得心应手,无论到哪里,自己都可以很快乐。在这方面,佛陀也专门宣说过《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等,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

 

巳二(广说分类)分二:一、所修对境之善巧方便;二、能修加行之善巧方便。

午一、所修对境之善巧方便:

超过诸魔怨,无住如愿力。

自利法身方面的善巧方便有两种:

1、所断之特点:由于已经断除二障及其习气而越过四魔怨敌。四魔就是蕴魔、烦恼魔、死魔、天子魔。有了五蕴,就会依靠它产生众多痛苦,因此说五蕴是一种魔障;贪嗔痴等烦恼也是一种魔,它使我们无法获得自在,超越三界;同类的生命结束时会产生非常大的痛苦,这叫做死亡魔;所谓天子魔,是指在我们相续中出现的一些修行的违缘,比如懒惰、打瞌睡、生起贪嗔之心等。我们经常讲,魔王波旬每天都根据人的不同根基放射五种箭,贪心重的人被贪心的箭射中,马上就会不正常,嗔心重的人被嗔心的箭射中,遇到一点点违缘就大发雷霆……这些箭外表很好看,不易发现,但一被它击中的话,就身心都不自在。有时候,我们会产生放逸、懈怠、懒惰等情绪,不想看书,喜欢跟恶友在一起,想离开修行的道场,这都是被天子魔战胜的表现。住于清净地的菩萨,完全都超越了以上四魔。

2、所证之特点:由于已经证悟了万法平等清净的本性,所以既不会住于涅槃寂灭的边,也不会住于轮回显现的边,而是无有耽著地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

3、他利色身的善巧方便:依靠往昔发愿而具备任运自成趋入他利色身的力量,而不像我们那样特别勤作,想利益众生却一直找不到机会,找到众生了,又不听话,于是只有生厌烦心。但如果有前世的因缘,很多利益众生的事业都是自然而然成就的,这是依靠前世发愿的力量直接饶益有情。

 

午二(能修加行之善巧方便)分三:一、本体;二、断证特点;三、作用。

未一、本体:

及不共行相。

4、能修加行之善巧方便的本体:虽然依靠殊胜方便智慧了知真实际,但为了利益众生,在因缘成熟之前不会现前,不像声闻阿罗汉那样,一旦证悟就立即趋入寂灭定。菩萨不断地利益众生,这就是不同于声闻、世间仙人的善巧方便。

 

未二、断证特点:

无著无所得,无相尽诸愿。

5、所断之特点:由于已经断除了善巧方便的违品——三轮执著而无有贪著。痛苦的根源就是执著,无论对上中下的任何对境执著,都会带来许多痛苦和违缘,因此《现观庄严论》经常提到“断除执著”,若能做到这一点,就称为菩萨的无著善巧方便。这种“无著”,当然不是像有些特别差的人那样好坏不分,什么都不在乎,藏地形容这类人“像牛粪一样”,对什么都没有感觉,别人待他好也没有报恩之心,别人害他也没有怨恨之心,这并不是真的没有执著,真正的无有执著需要达到那样的证悟境界。

所证之特点:

6、由于证悟了真正实相四边无我,故而是本体无缘空性解脱。因为他已经真正证悟了远离四边八戏的境界,或者说证悟了人无我和法无我,所以一切万法的本体空性方面已经解脱了。

7、由于证悟道无相,故为因无相解脱。修道没有相的执著,所以叫做无相善巧方便

8、由于证悟果无愿,故为果无愿解脱。不像我们现在,有想要获得果位的执著,当达到这种境界的时候,对果希求的愿望也没有,这叫做果无愿善巧方便。

 

未三、作用:

相状与无量,十方便善巧。

9、暂时的作用:因为现前证悟而了知一切甚深广大之法门,所以对讲授菩萨的不退转相非常精通。

10、究竟的作用:由于因方便之加行圆满而现前了知一切境相的无量善巧方便。世出世间的一切相都是菩萨善巧方便的对境,菩萨对这些相都非常精通。正如《入菩萨行论》所言:“佛子不需学,毕竟皆无有,善学若如是,福德焉不至?”弥勒菩萨对于五明的教言44,以及萨迦班智达对于勤求学问的教言,都说明了这一点。所以,为了利益众生,一切的善巧方便我们都要学习,不要认为“世间法不用学,只管好自己的修行就可以了”。尽管每个人的特长都不相同,但我们最好能对世出世间的所有知识学问都有所了解,这样我们在任何场合都会很自在。如果要像终南山、五台山的一些修行人那样终身住山,那么什么都不懂也是可以的,只要有一个破茅棚住,有一身破衣服穿,再拄个拐杖、喝点稀饭,也就够了。但如果我们要面对世间,弘扬佛法利益众生,那么还是要学一点知识的,因为现在的佛教徒特别爱提问题,我们天天逃避也不是办法。

有些法师可能是自己爱修行的缘故,平常讲的也都是自他交换、清净心等修行教言,这我也理解,但是下面的听众和我们所度化的众生不一定全部都是这样的根基,喜欢因明、俱舍、中观的都可能有,所以我们的课程还是应该多样化。我们教务处也有长期的计划,要求大家最好每年都能学到不同的论典,这样五六年下来,五部大论就可以全部学一遍,虽然谈不上全部精通,但也能精通其中的一部分,至少依靠认真的学习种下了善根。不然,如果一直学同样的东西,可能会不太具足善巧方便。(有一个我认识的佛友,他连续七年,每年都在中观班,我问他:“你年年学中观不累吗?”他说:“不累,龙猛菩萨的加持特别大!”)

以上是十种善巧方便。至此就讲完了三清净地所摄的有寂平等、清净刹土、善巧方便三种加行,这一品的全部内容——从资粮道一直到十地末尾之间的所有正等加行也圆满宣说完毕。下一堂课讲顶加行,希望大家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