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课

 

下面继续讲托嘎如意宝造的《赞戒论浅释•智者走向解脱之教言》。前面显宗部分已经讲了,现在正在讲密宗部分的道理。

所谓的戒律有密乘戒、菩萨戒和别解脱戒,对于守戒的功德和破戒的过患,本论前文以别解脱为主分别作了宣讲。一般来说,密乘戒是在上师灌顶的同时,相续中获得的一种戒律。密宗戒律没有像别解脱戒和菩萨戒那样,可以单独受持,别解脱戒是在很多上师面前受,斋戒等在佛像前受也可以。菩萨戒的受戒方式,无著菩萨和龙猛菩萨的说法有些不同,但实在不具足上师等因缘,自己在佛像前受也可以;或者具有真实观想能力的话,在自己前面虚空中观想一切如来,在如来面前受持菩萨戒,这样也合理。密乘戒当中没有这些说法,受持密乘戒的时候,必须在上师面前首先皈依发心,获得第四灌顶以上,在我们发愿受持誓言的同时,获得密乘戒。

 

戊二、守护捷径密乘灌顶所获誓言之功德:

捷道密宗入门即灌顶,受持彼者之根誓言故,

纵遇命难亦应诚守护,则生证相德芽不困难。

修持密宗道的人成就非常快,但入密宗道首先必须得受灌顶。一般加行修完以后有一种灌顶,得受灌顶以后就是真正进入密乘,而继续修持密法的根本就是誓言。

进入密乘以后,尤其密宗灌顶的上师,对境十分严厉,最初应详详细细观察。对这方面,我经常要求大家要观察,我也并不是很小气,如果是一位具相上师,的确很随喜。但现在的这个时代说不清楚,你们很多人的信心不稳固,灌顶以后就开始说过失……我也是为了避免这些现象。灌完顶就说过失,这是我听不惯的;未灌顶前不观察,这也是我看不惯的。

而且,很多人灌顶有各种各样的心态。灌顶的上师有目的而灌顶,接受灌顶的弟子盲目地去灌顶,灌完顶以后开始毁谤。这种事情很不愉快,干脆不如上师如意宝或者真正大家公认的上师,在他们面前受灌顶是很好的。你们还是在五六年、七八年当中,修持密宗的加行,如果加行没修好,仅仅灌一个密宗的顶,对密宗的誓言不一定能守持,这种急躁的行为不会长久……昨前天有些人这样讲的:“要不要给堪布说一下?”“不要说,不要说,他不会同意的,我们悄悄地,他根本不会知道。”没有想到我知道了你老人家的名字和你的地点,还有什么事情……对我来说,这也不是偷我的东西,对我无利无害。

上师如意宝之所以经常在课堂上再三强调,也是这个原因。现在真假很难辨别,你们自己一边怀疑一边灌顶,灌完顶以后到处问:我在某某处已经灌顶了,但这个人是不是真上师?产生各种各样的怀疑,你们有些人真的很愚蠢。真正的上师灌顶以后,必须守持它的誓言,灌顶的根本就是誓言。

对于所发下的誓言,纵遇命难也必须护持。这样一来,自己相续中生起功德的苗芽也不会困难。进入密乘以后,若未守护密宗誓言,想在自相续中生起功德的苗芽,也非常困难。

真正具有信心、具足誓言的善缘者,上师也是真正具相的善知识,依靠密宗的灌顶和修法,就像魔术一般,很快时间中便可获得解脱。而趋入密宗必不可少的即是灌顶,通过能成熟之方便四灌顶,观想上师的身语意发光,融入自己的身语意,自己身语意和三门平等的四种障碍全部得以清净,修持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无相圆满次第和大圆满四道,可以成熟四身。本来在我们相续中,像种子一样存在四身的种子,未被灌顶之水开光,则种子根本无法成熟。

所谓的灌顶,有基道果或因道果三种。我们相续中真正想要生起一切功德,就要守护根本誓言和支分誓言。因此,纵遇命难也不能舍弃,深刻了知其珍贵难得,诚心诚意毫不拖延地守护誓言,这样一来,犹如值遇湿润良田之种子一般,自相续生长出四持明之功德苗芽也并不困难。

《集密续》中说:“犹如依良田,所播之种子,将成熟果实,维持生命也。如是一切法,根本誓言故,成熟菩提果,紧持善命根。”一切法之根本就是要获得灌顶,获得灌顶的根本就是誓言,守持誓言以后,自相续中的善根功德可以生长出来。

 

戊三(宣说即生一切有漏法解脱于法界之顶乘密意)分二:己一、总说无上三续之密意;己二、分说大圆满阿底约嘎特法之功德及劝修根除迷现。

此处从两方面讲,得到灌顶以后,不论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或者大圆满,通过精进修持,于即生便可获得成就,成为世间的最后有者。所谓的最后有者,小乘也有这种名词,即再不用流转轮回的最后一个身体。

 

己一、总说无上三续之密意:

对治分别执著生圆道,无贪觉空无别佛密意,

证悟自解之信解道顶,若具此等定成最后有。

依靠生圆次第和觉空无别的智慧安住佛陀的密意,证悟此行境,即能达到无上密法之顶乘。若具足此种定解,或具足这种生圆次第的修法,这个人必会变成世间最后有者。

下面的道理,我就简单念一下,因为在座的可能有灌过顶的、没灌过顶的,各种各样的法器都具足。我对生圆次第和一些甚深教言,讲也讲不来,即使讲得来,没有灌顶和修五十万加行之前,听很多这方面的内容没有很大意义,你们得过灌顶的人可以自己慢慢看。

这里与其他修法稍有不同,一般生起次第是玛哈约嘎、圆满次第是阿努约嘎、无上大圆满是阿底约嘎。此处讲到的玛哈约嘎,其中也分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的观修方法。对治自相续执著器情之分别念的方法,将能依所依之器情观为刹土本尊,即殊胜世俗谛之生起次第;以对治能取所取之方便使业风进入中脉,任运自成七胜义70本体之因,即为殊胜胜义谛圆满次第,以上为无误殊胜生圆道之玛哈约嘎。不贪执平庸之能取所取,在无贪觉空无二无别之实相或法界与智慧双运自然本智、任运自成之自性大乐菩提心之坛城中,自然安住于佛陀之密意。也就是说,法界自然本智,在任运自成的坛城中,以无二无别的方式安住于佛陀的密意境界中,这就是阿努约嘎。本基清净之实相,即本体空性为法身、自性光明为报身、大悲周遍为化身,证悟无缘三相及一方便后,如理修道决定可现见本面,此为见;获得定解,即为修;证悟自解脱之信念,即为果,不需取舍之本来实相即诸乘解脱道之最极顶,此为窍诀阿底约嘎。

无论上中下任何根基之人,如果具足或证悟上述道理,必定会超越迷乱、无知等一切现象,其心必定会安住于佛陀之密意中,从而断除胎城。这种人,就像大鹏于卵中即可圆满羽翅,破壳便可展翅高飞一样,一旦具足上述所说的境界,其身体虽与普通凡夫无异,即生必定可以获得成就,成为真正世间的最后有者。

托嘎如意宝赞叹革玛旺波:作者这一句话可以表明,他老人家已经完全通达全知无垢光尊者所讲密法之最顶乘。由此我们也可推知,托嘎如意宝因为宣说了上述道理,已经依照全知无垢光尊者的论典通达了顶乘。革玛旺波传记里面,他老人家应该是依靠华智仁波切的窍诀了达大圆满的无上密意,但托嘎如意宝此处是这样讲的:作者依靠无垢光尊者通达证悟了大圆满的密意。

《金刚萨埵意镜续》中说:“生次玛哈乃诸法之基,圆次阿努乃诸法之道,大圆阿底乃诸法之果。”这是从基道果三个方面来安立的。麦彭仁波切在《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中也引用这个教证,讲了具体无上密法生圆次第的功德和简单的修法。

 

己二、分说大圆满阿底约嘎特法之功德及劝修根除迷现:

如今六道众生五毒山,其余之法难以毁灭之,

若持证悟大圆金刚钻,即能摧毁世间诸大山。

现如今,六道众生邪知邪见五毒的大山非常可怕,就像须弥山一般,除大圆满以外,依靠其他法要,想摧毁它非常困难。我们若持执或者说证悟大圆满如金刚钻石般的见解,不仅世间各种各样邪知邪见的大山可以摧毁,《入中论》所讲的众生相续中的二十座萨迦耶见的大山,也可无余摧毁。

在末法时代世间越来越浊的此刻,大圆满的加持越来越强烈。以前上师如意宝讲过:世间越来越黑暗时,灯光会越来越明亮。世间越浊的时候,大圆满的加持力和威力也会越强盛。因此,在这种时候,依靠无上大圆满一定会成就。我们如今能够遇到如此殊胜的无上大圆满,自己若根本不修持、完全放置一旁,非常可惜。

但是,修法也不能着急,既没灌顶也没修完加行,直接修大圆满不一定成功,很可能会犯盗法罪。《那若忏悔文》中说:没有依法次第而修持,空行本尊面前诚忏悔。按照密法真正的次第,需要先以灌顶和修加行为主,在守护誓言的基础上再修持密法,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和原则,否则,不一定获得成就。

现在很多人,既不灌顶也不观察上师,也不修加行,见到一位上师就说:上师,您能不能给我灌个顶?我要看大圆满的书,我要看《系解脱》,我要看《上师心滴》。这样的话,即使上师给你灌个顶,然后你翻一翻这些密法的法本,结果不仅不会证悟,可能连看都看不懂。假设未按次第修持,暂且不说修法是否成功,护法神肯定会惩罚你。

如果心太着急,一般的小事尚且办不成,何况说解脱大事?密法有很严密的一种次第和要求,对这些不能违越,否则,对上师也不利,对你个人也不利。现在很多人,尤其听一听个别上师讲经说法的光盘,他自己可能连皈依是什么都不清楚,竟认为皈依只是一种形象。实际上,所谓的皈依,在我们相续中何时真正对三宝生起信心,从此以后,你可以称为三宝弟子。相续中乃至未生起这种信心之前,不算是皈依的三宝弟子。不过,这些人也许是诸佛菩萨显现,真是这样就不说了,肯定有密意。但显现上,有些人在讲皈依的时候,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像那天有一个峨眉山的和尚说:“我在这里穿这身衣服,每天供佛,可以得到一点工资,所以我是在这里上班的。”如果问他什么是皈依?根本不懂。

不管怎么样,修持密宗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修错了,密宗当中没有开后门的方便。灌个顶、念一点《系解脱》、看一看《上师心滴》,就马上成就,没有这种法门。所谓的密宗修法,十万空行母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你只想走捷径的话,对你个人不会有利,你的很多修行也很可能受到违缘。所以,在很多地方不要着急,按照次第和要求来做。不然,从来没上过小学、中学,除非非常有智慧的人,直接读大学的话,大学老师会不会接受你?非常难说。

现在学密宗的个别上师,有些地方也不太如法,昨前天上师如意宝也说了,用六世达赖的情歌给别人灌顶,连灌顶的仪轨也不懂。按理来说,灌顶有灌顶的要求,达不到要求肯定不行,以前学《大幻化网》的时候,对这方面也介绍过。然后,弟子修密法,也需要一定的条件和资格,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修密法,密法也不像点金剂一样,一接触马上就让你变成黄金了,不是这样的。

如果真正具足信心,按照密法的次第修持的话,它的价值和力量不可否认。在修密法之前也需要先皈依,皈依的时候,自相续中有没有真正的皈依戒?应该观察一下:我从此以后真正皈依三宝,即使遇到生命危险也不退转。这时相续中已经具有了皈依戒。趋入菩萨乘的时候,不舍众生的意念有没有?这种意念没有的话,自己应该想尽办法生起,从此以后怎么样发愿?从这方面下功夫。菩萨戒已经具足的话,再看看密宗戒律……所以,上上乘的戒律要求更加严格。

所谓的学佛不是形象上,趋入佛门以后,就是为了自他的今生来世得到一点利益。如果不按照佛经论典的要求去做,可能得不到利益,这方面大家值得注意。

佛陀在世时是果期,得果现象非常多,但现在已经不像佛陀在世时一样,果法期已经隐没,所以对诸法实相很难证悟。在众生寿命接近十岁时,以前上师说是七十岁左右,大圆满的加持更加强大。的确如此,现在修持大圆满虹身成就、对大圆满生信心的人,可以说越来越多,这一点也说明,大圆满的教法期还未隐没。

现在很多人对小乘法,不像释迦牟尼佛在世时一样有很大信心。不过,也有很多人非常盲目,听说“大圆满可以即生成就,大圆满很殊胜”,马上去求。有些人,真正对大圆满不可思议的加持和威力生起信心,想尽一切办法要获得大圆满的灌顶和传承,这也是大圆满不共的加持和吸引力。

在浊世人寿接近十岁的时候,以贪嗔痴慢疑再加上吝啬六毒所引发,显现为地狱等六道众生,对于烦恼强盛之五毒自现的坏聚见大山王,以其他不了义因果乘71的佛法,极难摧毁灭尽,不能迅速对治调伏。

不仅法是大圆满,人也应通过各种方法了达大圆满之本义,如此则可称为大圆满修行人。不然,大圆满确实具有不可思议甚深的加持力和功德,但我们人不去修,或者即使修持,因烦恼深重而未通达大圆满本义,这个人不能称为修大圆满者。如果法是真正的大圆满,人也对大圆满的甚深之义,次第无有丝毫错乱,真正通达其本义,那么,不论哪一种人,只要具有稳固的信心,即生也可以如理如实证悟它的智慧。

托嘎如意宝说:人虽然很愚笨,但只要有稳固的信心,也可以通达或者证悟大圆满。现在大圆满宁提派或者说大圆满心滴派,在当今时代正处于胜解行之缘,即使无有广闻多学,依靠稳固的信心精进修持,也可以通达大圆满。

无垢光尊者《七宝藏》的说法与此处稍有不同。无垢光尊者说:我的宁提现在处于胜解行的时候,必须广闻多学才能通达开悟。而托嘎如意宝此处讲“胜解行”的意思是,依靠信心便可获得证悟。因为末法时代的众生,事务非常繁忙,没时间广闻多学,只要有稳固的信心,也可以通达无上大圆满的意义。这是一种窍诀性的说法,只要有信心,不论多么愚笨的钝根者,在不失毁誓言的基础上精进修持大圆满,于今生或者中阴身或者来世一定会成就。

因此先决定、区别,最终完全了悟实相自解脱密要。也即首先从见解方面有一个决定性,再区别正道与邪道或正修与非修,比如阿赖耶和法身之间的差别、意识和智慧之间的差别,最后证悟自解脱之密要。如同大自在天手中之金刚可以无余摧毁一切大山般,修持如是大圆满之顶乘法,任何迷乱分别念都可以轻而易举摧毁。

现在很多人喜欢修大圆满,的确是有原因的,因为末法时代众生的纷飞杂念,依靠其他对治法虽然会起作用,但此大圆满极为殊胜,就像帝释或者大自在天手中的金刚一般,以大圆满自然本智,能够摧毁轮回的各种迷乱显现,真正通达一切显现皆为迷乱,全部不离贪执迷乱分别念而造作,已经证悟无基离根、无有能取所取的境界。因此,托嘎如意宝劝请大家,希望尽快修持无上密法大圆满。如《普作续》云:“如是显现皆真如,谁亦不应改变彼,不改平等性之王,无念法身任运成。”一切万法与自心本性本来即是如此,无有任何可以改变的,于每位众生前自然而成,只要修行必定可以成就,若未修行也不可能现前此平等本性。

 

甲三、尾善末义:

如是造论种种语善说,我以清净之心随意写,

愿成汝心闻思修助缘,并度老母有情至商主。

如是上述所造种种善说之语言,未以世间八法贪嗔痴意念所染,以清净心随意而撰写。这也是作者的一种写作风格,如何想就如何写。革玛旺波说,希望这部论典能够成为你们闻思修行的助缘,你们也应发愿度化一切老母有情趋至商主果位。

在藏文中,《赞戒论》颂词自始至终都未出现作者的名字,但传承上师们说:这是革玛旺波丹增诺吾所造。

上述以三学自性三戒之密要所造之论,以颂词形式善巧宣说了不同乘的内容,作者并非以名闻利养之发心,而是以纯洁清净殊胜之意乐,随意所现直接撰写,由此产生的善根,愿成为堪为法器的善缘者广闻经论注疏(闻)、如理思维断除增益(思)、自相续对治远离二障而串修(修)之殊胜助缘。

托嘎如意宝和革玛旺波丹增洛吾在这里,并不是片面地只赞叹别解脱戒,其他密乘戒和菩萨戒全部忽略。现在国内外的有些律宗道场,像道宣律师等,对戒律大加弘扬,这方面很值得随喜,但他们对菩萨戒和密乘戒的看法不是很合理。学戒律的时候,不管密乘戒、菩萨戒还是小乘戒,应该融汇贯通、融为一体,以这种方式来受持,三种戒于一个人的相续中存在并不相违,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应该再三发愿:度化引导三有之中所有的老母有情,趋往遍知宝洲大商主佛陀的果位。“大商主”是从比喻方面说的,实际就是指佛陀。如同大商主将众商人从世间海洋解救出来一样,佛陀可以将众生从轮回大海中救脱出来,因此,应对此论生起欢喜之心。

《宝性论》云:“何人一心为佛法,无有散乱(私利)而宣说,符合获得解脱道,应如佛语作顶戴。”高僧大德在讲法的时候,虽然他的话不是佛的语言,但他说的若符合佛陀的语言,是在开示解脱道的话,就应该像佛语一样恭敬对待。

对于任何一部论典,高僧大德们的论典也好,上师讲经说法,甚至道友并非以自私自利之心,而是好心好意为你讲一句佛法,我们也应该像佛陀的语言那样来对待。教证中说:任何人一心一意为佛法,无有丝毫散乱心或者自私自利之心,若他所说的道理符合解脱道,就应像佛语一样恭敬顶戴。比如说我这次讲《赞戒论》,全部以我自己的利益为中心,这叫做有散乱心。但我没有自私自利心,只是为了你们真正懂得守戒功德和破戒过患,以后好好守持戒律,生生世世发愿做清净戒律的人,虽然我是凡夫人,但凡夫口中所说的语言,无有散乱之心为你们好心好意宣说,因此可以把它当作真正的佛语。

托嘎如意宝之所以引用这个教证,意思是说,我所说的语言虽然不是佛陀的语言,但你们应该像对待佛语那样来顶戴恭敬。诸位后学者如此了知三学要义之后,也应无有懈怠、毫不拖延地精进修持。

下面托嘎如意宝他老人家在结文作了下面几个偈颂。

“舍弃无义诸事老人我,犹如盲人承担明者事,著论行持智者稀有事,三门徒劳浪费纸张已。唯恐倒说圣者之密意,产生重罪虽欲自安住,然因如鼓鼓槌之缘起。”托嘎如意宝非常谦虚地说:已经舍弃一切琐事的老人我,就像盲人担任具眼目者的事情一样,本来以造论来弘法利生,是智者讲辩著三大事之一,像我这样的人造这部论典,实际只是身语意三门徒劳浪费纸张而已,没有很大意义。对于革玛旺波丹增诺吾大圣者的密意,很担心会作一种颠倒宣说,由此产生大罪过。所以,自己本不想作这部《赞戒论浅释》,自己好好安住即可,但有些弟子一直劝请,如同鼓槌击打鼓而发出声响般,我也不得不发出造论之声。

的确非常感谢这些人,否则,托嘎如意宝虽然培养了很多高僧大德,但没有落成文字的话,后代的人很难了知他的性格、智慧等。

托嘎如意宝又说:“又思成为他人讥笑因,是故应当小心倍谨慎,土登老人随意而撰写。”他老人家当时可能跟弟子说:我造这部论典,别人知道了可能会笑话你们,你们自己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要公开给其他人,这只是土登老人随意而撰写的。善哉!善哉!!善哉!!!

上师如意宝2000年3月份讲了这部论典,我在25日翻译圆满,距离现在已经三年了。这次讲《赞戒论》也没有出现违缘,已经圆满讲述完毕,大家应该生起欢喜心,下面一起回向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