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三品 观察愚者

 

恶人尽管得财富,行为变得更恶劣,

瀑布无论再阻挡,然彼一直往下流。

劣者有时变善良,此行即是伪装相,

玻璃涂上珠宝色,遇见水即露本相。

愚者虽然完成事,亦是运气非本事,

如蚕会吐丝抽线,并非彼之巧本事。

大者精勤成协议,恶人一瞬便摧之,

农夫累时种庄稼,冰雹一瞬即毁尽。

劣者自己之过失,总是染推于他人,

乌鸦自食不净嘴,使劲擦于干净处。

若让愚者办事情,既是毁事又毁己,

如兽狐狸立为王,众兽受苦自亦亡。

愚者欲求为安乐,所作皆成为痛苦,

如同有些遭魔者,为除痛苦而自杀。

愚蠢又是憨直人,有者毁己有伤他,

林中直树被人砍,笔直利箭会伤他。

平日不为利他想,此人行为如牲畜,

唯寻自己之吃喝,岂非牲畜亦能行?

不察有益和无益,不求智慧不闻法,

唯有寻求充腹者,真实一头无毛猪。

愚者之中欢欣游,学者之前怯而躲,

颈无垂肉顶无峰,具有上牙黄牯牛。

若有饮食至彼处,委托办事时逃避,

虽能说话亦能笑,仍是无尾之老狗。

蹄窝易被水灌满,小库易被财装满,

小田容易播种子,浅学之人易自满。

愚者傲慢轻诺者,势力再大亦失败,

非天施给一步地,遍入天得三界也。

小人心藏怀恨时,害他之前露表情,

恶狗已见怨敌时,咬人之前狂乱吠。

愚者唯受积财苦,始终不得积财乐,

又复寻求看守财,悭吝积财如老鼠。

学者处于愚者前,不如耍猴之高贵,

耍猴之人得食财,学者空手而行也。

无有学问之士众,特别嫉恨有学者,

冬天雪域长庄稼,诸人视为不祥兆。

有些学习邪道者,经常轻毁好学士,

如同某些岛屿上,无瘿当为残肢者。

有些仪轨不全者,欺凌圆满仪轨士,

犹如至于仔达地,凡长双足不算人。

有些邪行仪轨者,辱骂正行仪轨士,

如同自长狗头者,美男讥毁为女人。

有些邪命养活者,特别蔑视穷学者,

犹如老猴抓住人,嘲笑说他无尾巴。

若遭业力之逼迫,智者亦入愚人中,

犹如芳香茉莉花,被风刮进粪中踏。

精勤持执诸过患,不存毫许之功德,

劣者即同滤水器,唯留渣滓漏精华。

无有辨别善恶者,学者之前受驱逐,

整天谈论钱财食,此即双足之畜生。

小人即使再多聚,不能成办大事件,

犹如芨草捆再多,不能作为大厦柱。

未经观察虽成事,谁会当彼为智者,

如虫咬出花纹时,虽成文字非书家。

愚者所说之诳语,未经驯服之良马,

掉落战场宝剑等,对谁有利尚不定。

无智愚者再众多,亦会被敌所制服,

成群具势大象众,亦被一兔皆驱逐。

无智光有财富者,多半对自无益处,

犹如奶牛之乳汁,牛犊能喝极罕见。

学者处于愚者前,亦不一定会尊敬,

犹如阳光虽明灿,岂非魔鬼皆逃避?

愚者唯顾积财富,此人怎有亲友念?

苦罪积财如老鼠,终于人死财留世。

恶劣愚者聚会中,有学之士怎受敬?

犹如居住毒蛇处,灯火再亮不发光。

恶业深重悭吝者,有财亦无享受时,

犹如葡萄成熟时,乌鸦经常生嘴疮。

常依他人扶持者,一旦此人会遭殃,

天鹅所携之乌龟,终于摔死于地上。

不辨善恶忘恩惠,稀有谈论不生奇,

现量所见亦询问,胆怯盲从愚者相。

懦夫仅嘴说灭敌,远见怨敌恐叫号,

战场遇敌敬合掌,返回家中说大话。

懦夫商议时勇敢,一旦派差即算财,

出征之时复生病,远见战场亦惧喊。

懦夫稍胜便自诩,一旦失败恨亲友,

集会讨论引争论,秘密商议亦泄漏。

沙场之上擦拭衣,遇见恨敌即躲避,

亲近彼较敌生惧,武器送于怨敌前。

列队上阵在排尾,凯旋归回在排头,

若见吃喝拼命挤,遇见难事设法躲。

如此凡是恶人相,虽有不可思议数,

然谁愿掏脏水坑,智者谁尝呕吐味。

为人指示撅嘴唇,说话之时仅眨眼,

听闻传记出呻吟,此人亦具庸俗相。

 

格言宝藏论第三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