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四品 观察语言

 

世间一切取舍事,皆从言中可了知,

是故无论任何语,当思功过而言说。

有时缄默不成事,有时默言成办事,

若不了知应说否,信口雌黄多过患。

实语乃为胜功德,故君主当说实语,

言说实语应赞叹,妄言受责当舍弃。

应保密事虽未说,有必要故无过错,

非尔一切平常语,妄说少许亦卑劣。

于具智慧正直士,直言相告令生喜,

于狡诈行之愚者,亦无必要说直语。

于忠心依自己者,直言不讳勿歪曲,

于为试探口气者,不必直说适当叙。

除非无利无害语,心中斟酌之大事,

若于非时脱口出,众人皆知事不成。

应当极其保密语,切莫泄露任何人,

密友复传其密友,最终传遍全世界。

无论关系再密切,无有必要莫泄密,

因向女人说密语,多数身败名裂矣。

无需保密之诸语,到处宣扬亦非理,

时机成熟商讨时,断除傲慢说要义。

赞叹可令世人喜,来世自己亦安乐,

故于他人之功德,不应怀恨当赞美。

如若赞扬其他人,自己亦为他人赞,

越是讥毁其他人,自己越受他人讥。

嫉妒心强福浅者,恒时只会谤他人,

依此于他无损害,却将毁坏自声誉。

具有智慧福德者,他人微小之功德,

亦出嘉言作赞叹,依此自己获美名。

称赞虽为世间饰,于慢愚者却如毒,

无论何时于何人,莫以妄语作赞叹。

当面赞颂暗诋毁,犹如两舌之毒蛇,

此等卑者切莫依,说具义语世间饰。

虽以施等广饶益,若说粗语令人嫌,

虽未布施未护利,依靠爱语摄世人。

未发中要害兵器,未饮沁人肺腑药,

未尝迷人蜂蜜味,语言具有此特点。

通常成为亲怨者,余事促成极少见,

多由言词所导致,故当慎察再出言。

不合时宜之话语,随意出口遭众辱,

切合时机又应理,善言妙语利自他。

若降瓢泼之大雨,小容器中岂能容?

虽然教诫劣根者,却亦无法获大利。

心地善良之正士,旁敲侧击大有益,

宛如妙药之忠言,说者听者皆罕见。

挑拨离间诸话语,尚不应闻何况言?

假设理应听闻语,亦当观察至确实。

粗语若多诸眷离,妄言毁坏自他众,

绮语招致事衰损,是故应当断彼等。

以此为主一切语,功德过患有多种,

各自进行分析后,当知说与不说界。

泱泱大国之中有,各种各样贤劣士,

故于愚笨野蛮众,以饶益语难调伏。

最初即当宣告之:国法公平为准绳,

触犯法律之众人,将受如是之惩罚。

于彼屡教不改者,若不施予相应刑,

野蛮人增毁国故,当依初订而执行。

百般利护眷民等,有利国家大事者,

了知是谁于彼等,当以益语作赞扬。

虽被封为执事官,若唯自私执偏袒,

则当击中其要害,告诫今后断此行。

奉行佛法诸君主,慈爱眷属如子故,

首先柔和教诲之,绝非最初即呵责。

如是亦可能救脱,多数步入歧途者,

即使无法被挽救,其亦不会恨君主。

应赞一切高尚士,谴责一切卑劣者,

明辨贤劣之君主,无论住于任何处,

高尚胜士生欢喜,卑鄙之徒亦谨慎,

否则恶劣下流辈,遍满大地毁国政。

君主善加观察后,出口之言不应变,

世间众人皆共称:国王金口言一次。

历代明君之王法,不能随意更改之,

倘若更改已定法,则法不会受重视。

擅长辞令之君主,犹如璀璨之日轮,

光芒照耀世间界,成办一切诸所愿。

无有神通之士夫,依靠语言而了知,

世间一切善恶事,故当慎察所说语。

世人想法各异故,所说之语亦不同,

多数心地虽善良,愚痴之故胡乱言。

狡诈之徒为成办,私事而出欺骗词,

多数虚伪嫉妒者,唯说伤害他人语。

尤其于此浊世中,无因妄语毁国土,

是故何人说何语,亦莫盲目而跟随,

亦勿视诸言皆妄,无论是真抑或假,

弄清之前记心中,明确之后再实行。

民众苦乐诸申诉,莫因言巧靠山强,

以及词拙靠山弱,随声附和或舍弃,

究竟真假应详察,依此可知民贤劣,

进谏大臣之秉性,自己精通诸法律。

初未了知新知识,有利取舍之要语,

纵然出自疯人口,具慧智者亦接受。

随之而行于自他,暂时究竟有害语,

即使出自上师口,亦应舍弃况他言?

境内苦乐功过事,多从闲言中可知,

明察暗访诚实人,多从碎语中解义。

是故贤明诸君主,多方询问诸情况,

切莫傲慢默不语,适宜问津智者要。

内部诸人以杂念,对己赞叹或诽谤,

顺其自然莫问询,若具实义当过问。

从人所言话语中,大概推知其内心,

从而自己便通晓,多数应理非理事。

自己通达言语理,亦晓他说理非理,

恰如其分出言词,如妙音女得美名。

无形却动他人心,无施却集众多士,

无光却除内心暗,良言具多奇妙相。

擅长言辞之君主,光芒胜日照世间,

遣除众生意黑暗,开启喜宴大莲园。

 

君规教言论第四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