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三品 观察行为

 

一切君主诸行为,详察细审慎行持,

诸多未经观察行,虽小亦成毁名因。

君主当住自室中,如同隐蔽之宝珠,

诚如世间俗话说:国王不应离自座。

深居简出皆恭敬,多被见闻同凡人,

君主私事及国事,切莫让人熟知也。

国王离宫外出时,偕同军队显威风,

如举胜幢皆簇拥,非时绝不能漂泊。

即使国王无傲慢,亦莫丧失威严相,

若失尊严同凡人,导致失去其威望。

外表行为极威风,犹如烈火令人惧,

亲近柔和如融酥,智者应当如是行。

国王若能极恭敬,上师沙门婆罗门,

以及长老等应供,则自威信将提高。

倘若小士妄自居,大士失去自尊严,

此二世人讥笑处,故君主当适宜行。

设若自心不放逸,则于身口诸行为,

无有不能纠正者,故当恒时谨慎行。

若人往昔虽放荡,尔后行为不放逸,

此亦如同离云月,犹如难陀具见等。

依人言行装束等,推知未来贤劣事,

是故皆不应违越,昔日优良之习俗。

内在虽具诸功德,装束若劣众人欺,

是故依照自财力,衣饰随顺高尚者。

喜欢打扮之穷人,身著破衣之富者,

此二世人所笑处,故当适宜用衣饰。

眷属服饰若美妙,则知君主极大方,

如驹佩上胜装饰,亦为主人增光彩。

言说种种其他语,罗刹诸众不满意,

若说罗刹之语言,则令彼等生欢喜;

如是世间浅慧众,不知内在之功德,

外表善于随顺行,则令世人心满意。

是故诸胜大菩萨,虽无刻意打扮心,

然为引导世间人,故意身著妙装束。

智者地位若升高,则彼行为愈善妙,

如宝若供于幢顶,如意赐予诸所需。

卑者若置高位上,为非作歹更猖狂,

如奉独角鬼为神,怨毒诡计日益盛。

举止行为卑劣者,不应摄之为眷属,

恶劣眷仆之过患,亦使君主遭讥毁。

若见贤眷品行善,诸众亦会生欢喜,

故当唯摄高尚士,作为自己之眷属。

除非欢度节日外,平时散逸游乐事,

纵为凡人亦失事,何况说是诸君主?

饮酒放逸生淫心,失毁一切取舍行,

自心迷于黑暗中,愚人以此为安乐。

白昼之时四处走,身为君主不庄严,

夜间犹如魑魅鬼,到处漂游何堪言?

每日尽力以念知,持戒诵咒及修习,

体察民众之利益,懒散失毁诸事业。

倘若依止罪恶友,如同树干为虫蚀,

衰减善资增罪业,诸过根源即劣友。

观看众人聚会等,放荡不羁不稳住,

犹如柳絮随风飘,君主此行岂庄严?

是故怙主龙树尊,于亲友书中宣说:

赌博看会与懈怠,饮酒依止恶劣友,

以及夜间入村落,毁坏名声六种因。

应以此等为范例,断除一切非法事。

行持应理非理事,长久串习增功过,

故以念知不放逸,调正自续则成善。

行为小心谨慎者,博得诸众之恭敬,

诸放逸者见彼时,亦会畏惧被慑服。

贪欲诸祸之根本,佛陀说为木鳖果,

虽未断除诸贪执,却莫贪得无厌也!

具足梵行居士戒,君主世间之庄严,

犹如群星中明月,诸众生起欢喜心。

君主除非自己妻,若与他人行邪淫,

今世损坏自声誉,来世堕入恶趣中。

若为贪欲铁钩缚,虽是君主无自在,

大象虽身强力壮,若上铁钩听使唤。

恒时若依诸贪欲,如火加薪日炽盛,

彼毁盛德声誉等,是故知足则安乐。

一人虽具大地上,所有欲妙诸受用,

不得满足复生贪,故当少欲知足也!

具有知足胜财富,了知分寸胜行为,

始终如一情谊长,具大慈心胜尊主。

是故谨慎不放逸,一切威仪当如法,

佛陀亦依善威仪,调伏多数所化众。

目光仅视一木轭,步履适中缓慢行,

行时如法极庄严,眷中犹如大象王。

垫上如如端直住,举止悠然而文雅,

坐时犹如金山王,如是稳重极庄严。

进餐适量不乱逛,穿戴整齐晨早起,

口中出言合适宜,如此君主具安乐。

君主何时不应将,猎人屠夫及娼妓,

摄为自己之眷属,亦不独自行林中。

无有意义渡大江,玩耍毒蛇猛兽等,

乘骑不驯野马等,若行此事毁自己。

是故国王众君主,一切事业诸行为,

当依佛经论典中,所说严谨而守护。

仅见亦能生欢喜,月亮位于虚空中,

诸众眼前倍绚丽,君主庄严此大地。

眷众群星所环绕,住于善规虚空中,

高尚品行具光辉,宛如满月之君主,

天界诸天能生喜,何况说是人间众?

是故善行之君主,住于何处增吉祥。

 

君规教言论第三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