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十品 观察调柔

 

福德财富皆圆满,贤明君主倍调柔,

犹如星鬘所绕月,现于无云虚空中。

学问鲜少我慢高,具胜功德极谦逊,

如穗成长头高昂,成熟硕果垂头住。

自己于己作赞叹,纵是帝释亦不佳,

应当深沉如大海,不为碎语所动摇。

慢于德者尤成敌,令位高者成卑下,

彼不见自诸过患,无有与慢相比罪。

慢魔入于慢者心,他人一见即生厌,

众人不满其福德,遭受种种凌与蔑。

余魔以咒能降伏,若于慢者说美语,

如以牛奶喂毒蛇,此法不能息灭之。

虽薰檀麝冰片香,大蒜臭味不能除,

纵学诸多圣者论,恶劣秉性难舍弃。

了知善说敬应理,轻蔑一切非理时,

气魄高如山王巅,彼士我慢如装饰。

安乐富足气焰高,拒谏于众贱如草,

出现畏怖极怯弱,此士显露下劣相。

依赖他人求美食,以乞维生傲慢高,

不晓论典欲辩论,此三世间耻笑因。

恭敬供养诸愚者,令生傲慢遮诸过,

犹如母骡怀骡子,劣者将为承侍毁。

圣者地位愈升高,愈加调柔勤利他,

各处人们均赞扬,令彼声誉遍诸方。

花香仅散风飘处,胜士芳香遍十方,

自己调柔虽隐德,他众辗转作称扬。

愚笨贡高我慢士,以种貌闻等微德,

犹如井蛙起傲慢,虽尤詈骂诸圣者,

然不遮止圣者德,灭尽自之后世德,

如同火炬向下持,火焰将会烧自手。

种姓色财闻等德,蒸蒸日上圆满者,

于诸浅慧种等者,竞争我慢极迷惑。

不以我慢凌辱人,功德纵微亦显大,

虽然富足多闻等,若杂慢毒变微小。

贪欲盲人不见罪,天盲不见诸色法,

傲慢之人不见过,自执己见不见性。

具有智慧贵族者,恭敬对境劣者辱,

智者顶礼之佛塔,乌鸦以此为坐垫。

如向空中抛脏物,必将落于自头上,

若依低劣傲慢者,则令依者定遭殃。

仅依具有胜智慧,相续调柔高尚士,

依者福德名声增,宛如宝珠饰顶上。

如持密主之名号,可护一切诸魔众,

结缘贵族具慧者,亦将受到众人敬。

大士傲慢何必要?若无我慢更庄严,

劣者傲慢有何用?若有我慢更受辱。

具有我慢嫉妒心,狡诈三过诸愚者,

若亲近之增痛苦,若远离之得安乐。

宁愿与贤士结怨,若善调解可饶益,

切莫亲近较毒蛇,更为厉害之劣士。

如若慈爱反生嗔,诚心饶益反报仇,

若说实语反相讥,此野蛮者不可救。

智者了知此理后,莫以温和式招引,

如胆病需粗疗法,当以善巧粗暴行。

摧灭多数正直者,侮辱多数温柔者,

是故和蔼正直士,亦应适宜制愚人。

劣士黄金及与鼓,傲慢女人及野马,

五者若打可调顺,柔和治彼不合理。

贵族面上无莲花,劣种头上未长角,

依靠行为之差别,娼妓子姓可明显。

诸善良士未布施,慢者亦未夺他财,

然以各自功与过,令人欢喜或嗔恨。

若交谦逊温和者,安乐友爱极稳固,

如于果树浓荫处,休憩之人得安乐。

慢大不调之诸士,虽生贵族于依者,

如微云影无利益,故当依止谦逊士。

调柔正士虽非月,亦令三界众生乐,

纵然非为甘露池,若依极乐胜津梁,

虽非天人之乐园,亦为有情喜往处,

纵然非为无量宫,亦启今来百乐门。

 

君规教言论第十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