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四品 观察多士

 

劣者尽管具受用,亦被贫穷智者胜,

如饥老虎一声吼,树顶猢狲皆落地。

愚者学问挂嘴上,智者学问藏心底,

麦秸漂于水面上,宝石沉没于水底。

浅学之人极骄傲,学者谦逊又温和,

溪水经常哗哗响,大海从来不喧嚣。

劣者轻蔑高尚士,高士不会如是行,

狮子善护诸狐狸,狐狸之间互争斗。

正士发怒敬而息,劣者发怒敬更嗔,

金银虽硬可熔化,狗粪熔化生臭气。

智者具足诸功德,愚者具有诸过失,

宝贝能赐如意财,毒蛇唯能生过患。

恶人住林亦粗暴,正士住城亦温柔,

林中猛兽常发怒,市里良马亦驯顺。

圣士观察自过失,劣者观察他过失,

孔雀观察自身体,鸱鸮给人起恶兆。

温柔正士护自他,固执愚者害自他,

犹如果树利自他,枯树烧人又焚自。

有财之时皆为友,一旦穷困皆成敌,

宝岛虽远皆来聚,海水干涸谁肯游?

愚者得财心安乐,正士施财心安乐,

癞者搔痒觉痛快,智者见癞心生惧。

智者遇难成助缘,愚者遇难成损害,

如风助燃森林火,然彼吹灭小灯火。

狭慧之人常辨别,此是朋友彼是敌,

智者仁慈一切众,因谁有利不定故。

有学之士爱学问,无学之士非如是,

犹如蜜蜂喜鲜花,苍蝇从不喜爱花。

智者总知学者贵,愚者谁知学者高,

旃檀虽比黄金贵,愚者使彼烧成炭。

智者自己能观察,愚者总是随声行,

如同老狗狂乱吠,群狗亦是随声奔。

智者极为艰难时,亦以格言令人喜,

愚者已成富裕时,唯以争吵毁自他。

有些说后复办事,有些不说而干事,

恶犬见敌即狂吠,鱼鹰猫儿潜伏击。

高士责难亦有利,劣者亲近亦有害,

圣神发怒亦护众,阎王发笑害他命。

高尚之士如珍宝,何时亦无稍变质,

卑劣之人如小秤,稍有不平成高低。

同心虽远亦得益,异心虽近将远离,

如同莲花泥不染,太阳时常抚育彼。

乃至具有羞耻时,尔时彼有胜德饰,

设若不顾羞耻时,则离功德增恶言。

未托圣者亦善示,询问贱者反邪说,

蔑视佛子亦仁慈,敬奉阎王反遭害。

一方有利之事情,余方或许会有害,

犹如升出月亮时,盛开睡莲闭荷花。

有些造罪虽成事,智者对此怎羡慕,

若造善事成错过,智者对此不耻笑。

有些收益正收益,有些收益成仇怨,

骒马怀驹增财富,骒骡怀胎则死亡。

正士难分而易合,劣者易分而难合,

树木难砍易生长,木炭易解难相合。

虽是弱者若谨慎,强者亦难以消灭,

虽是大者若放逸,亦被弱者所摧毁。

多财势力亦增大,耗财势力亦减弱,

西瓦意单宝被盗,偷盗之力亦失掉。

造有福德施舍者,财富如雨而涌来,

若无福泽唯积财,当思谁人会享受。

高士暂时虽受衰,复盛犹如上弦月,

劣者若遇一次衰,则灭犹如熄灯火。

智者宽待敌人故,最后怨敌被制服,

愚者报复敌人故,遭受苦难无间断。

学者避开险恶境,此乃英勇之本志,

狮子弑杀水牛时,躲开牛角岂胆怯?

毕竟一切不观察,盲冲敌众即愚蠢,

飞蛾扑打油灯光,彼者岂能成英雄?

劣者摧毁自所依,正士保护自所依,

如虫吃尽自所处,狮子保护自居地。

劣者隐瞒不密事,该密之事处处说,

高士不隐非密事,宁死亦隐应密事。

劣者有财起慢因,高士有财和好因,

狐狸充腹便嚎叫,狮子充腹安静睡。

高士劣者之行为,此二皆依串习力,

如蜂寻花鸭喜水,此等不学亦自知。

恶王若遇怨敌时,反而惩治自眷属,

有些愚者未成事,亦以自杀而送命。

法王若遇怨敌时,对自眷属更慈爱,

如于生病之孩子,母亲更会起怜惜。

高士相合与劣者,则受恶习之熏染,

恒河水味特甘美,若进大海成卤水。

劣者若依高尚士,则生高尚之行为,

犹如涂抹麝香者,散发麝香之芳香。

圣者巍然极稳固,犹如山王不动摇,

劣者行为变化多,如同柳絮随风飘。

 

格言宝藏论第四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