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课

 

下面继续讲《赞戒论浅释•智者走向解脱之教言》。前面已经讲了出离心的重要性,不管什么样的修行人,首先在自相续生起出离心至关重要。所以,大家应详查细审自己的相续,看看到底有没有生起出离心?不管居士还是出家人,都是真正释迦牟尼佛的追随者,也是修习密宗者,那在自相续中,对人间、地狱乃至天界,对整个轮回有没有生起一种厌离心?有没有一种强烈的欲求解脱的渴望心?这些问题比较关键。

当然,我自己是一个形象的修行人,对大家这样说非常不好意思,所谓的出离心、菩提心、密乘清净平等的心,从我本人来讲是没有的。但我对这方面有一定的兴趣,相当于卖货的贫穷者一样,多年以来对所卖的货物比较熟悉,自己虽然前世的福报不够,没有财产、非常贫穷,但对货物的价值非常熟悉。我讲经说法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也翻译了不少论典,佛法中哪些价值最高?哪些是修行人最起码应该了知的基础?对这些方面,我本人还是稍微懂一点,但出离心、菩提心或者其他境界,在我相续中非常鲜少。所以,一方面非常不好意思,另一方面,就像贫穷的卖货者一样,“这是非常殊胜的,只要你有信心的‘人民币’,我可以卖给你们,这是传承上师的‘大老板’叫我卖的,来源非常清净,肯定不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你可以来退……”,像这样以一个“售货员”的方式,给你们提供这些无上至宝,我觉得应该可以。

希望大家在每天听法的过程中,自己能有所收获。不要把听课当作完成任务一样,就像有些单位或者世间打工的人,只要每天报个到、完成一个任务,自己心里没什么目的,这样不是很好。每天听一堂课,都应该有一点收获,哪怕一瞬间的收获,也会对自己的今生来世有利。我们每个人来到这里就是想要求学、获得一点知识,如果没有这种向往心,住在这里也没有很大价值。因为这里作为外缘的很多条件,不是生存的因,不管气候还是生活方面,其他寺院可能比较好。因此,很多人的智慧还是不错的,这方面应该考虑过。作为一个人不能像牦牛一样,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事前应该有所准备和思维,这一点比较重要。

 

丁二(对佛子共同之圣道菩提心生起欢喜)分二:戊一、联系因果窍诀圆满意乐加行之真实发心;戊二、圆满前行修心及共同修学二资学处。

戊一、联系因果窍诀圆满意乐加行之真实发心:

这是传承上师们一个非常重要的窍诀。所谓的菩提心,不仅心要发菩提心,行为上也要具足菩提心。大家口头上都已经发过菩提心,上师如意宝每天讲课前,都叫我们发心,自己若未好好行持,就已经欺骗了诸佛菩萨。《入菩萨行论》的讲义和《三戒论》等很多论典中说:若未如理如实行持,已经欺骗了诸佛菩萨。我们每天都念:我在乃至菩提果之间利益一切众生。但在遇到众生时,全部看成自己怨恨的敌人一样,怒目相视。这种行为,表明菩提心在自相续一点一滴也未生起来,不算是大乘修行人。

下面讲菩提心的重要性。

 

无始以恩养育诸有情,皆为大慈大悲之对境,

意行圆满珍宝菩提心,其恒生起敬心真欢喜。

无始以来养育我们、具有非常大恩德的这些众生,实际全部是生起大慈大悲心的对境。不管显现上对你好或者不好,凡是有生命的众生,小至蚂蚁以上、大至梵天王以下,所有大大小小的众生,都是我们生起大慈大悲心的对境。

“意行圆满珍宝菩提心”,意指意乐。所谓的愿菩提心,在行菩提心正在行持时也不能离开,就像去拉萨的途中不能离开去往拉萨的心一样,行为和意乐必须圆满。有些人的愿望和行为相脱离,行为似乎已经具足了——我是利益众生、发菩提心的,已经办好证书了;心上一直对某某众生好得不得了、对某某众生恨得不得了,这根本不是菩提心。

所以,意行圆满珍宝菩提心,应该在自相续中恒时生起,并对菩提心和宣说菩提心的善知识生起恭敬之心。假设相续中真能生起菩提心,这是多么欢喜的事啊!我们有时候得到一件新衣服:“今天这件衣服特别适合我,听说价值也很高,两三百……”这个时候很多人很高兴,但与菩提心的价值比起来,只是一种有漏的财产,没有任何价值。

按理来说,佛陀无法照见之法是不存在的,这里运用假设的方式:轮回无边无际,不要说声闻缘觉和普通人,甚至佛陀的无二智慧,对轮回中以大恩养育过我们的有情,也无可衡量。佛陀在经中说:大地做成丸子,我轻而易举可以数清,但众生作过自己父母的次数,以我之智慧也无法衡量。所以,佛陀的无二智慧也无法照见、无法授记,从无始以来、不止一次而是反复养育我们的有情的数量。作为人而言,每一个父母都是好的饮食先给我吃、好的衣服先给我穿,极为慈爱、倍加关怀。所以,对任何众生,都应生起“愿他具足安乐的大慈心”以及“愿他远离痛苦的大悲心”。

现在在学院的道友,依靠上师如意宝的加持,每个人的相续中生起大悲心比较容易。所以,一方面自己具足善根,一方面具足上师僧众的助缘、殊胜圣地的加持,以前哪怕没有任何悲心的人,到了这里以后,心相续也比较堪能、比较成熟,不论看到什么众生都会生起悲心,这就是上师和大乘佛法的加持力所致。

希望就像前面发愿一样,自己在生生世世当中,菩提心未生起来的一定要生起来,已经生起来的不要退失、日日增长。这样发菩提心和经常思维很重要,再加上经常看一些大乘有关菩提心和善心方面的论典,也可以养育自己的菩提心。

在自己的四无量心未修习圆满之前,经常观一观众生,甚至对蚂蚁以上的众生也应生起欢喜心。不然,看到有些小虫的时候:“这个小虫真讨厌,看它从我的碗里面都来了;我在看书的时候……”有些嗔恨心特别重的人,看到小虫马上打,他不敢真正打,就用旁边的东西开始打,从他的行为和语言也看得出来,大悲心不用说,应该生起嗔恨心吧。对老鼠、山羊等的行为也看得出来,有些人对大悲心的养育、大悲心的修行是什么样?遇到金刚道友或者其他任何众生的时候,都可以看出他的大悲心和嗔恨心。

发殊胜菩提心、行二利之意乐与行六度之加行圆满的佛子,是佛教之中流砥柱。这是佛教最根本的基础,就像支撑房屋的柱子一样,一定要观察:在自己的相续中,到底有没有慈悲菩提心?反反复复观察。如果相续中也有,行为上也能做得到,这就是心行圆满的菩提心。

总之,相续中若能如理生起愿行菩提心,则不需观待其他密乘、声闻乘等,即可圆满佛陀的一切功德。这样的珍宝菩提心,通过不断修学的恒常精进及猛厉发心的恭敬精进,可使其不断增上,应对此生起欢喜心。

精进可以分两种,华智仁波切的《前行》当中讲到很多种精进,但一般来讲,精进有恒常精进和恭敬精进。所谓的恒常精进,比如这两天起得早一点、过两天一直睡懒觉,或者刚到学院头两三天还可以,现在已经变成了大懒汉……这不叫恒时精进。如果最初来学院如何精进,到现在还是这样精进,这才是真正的恒时精进。或者,去年某某上师讲某某法时比较精进,这几天身体不好、烦恼非常重,这也不算恒时精进。在求法过程中,恒时精进特别重要。还有一个恭敬精进,对法、对上师、对真正的传承,有一定的恭敬心,这样一来,你的相续中可以获得真正的法利。比如在学习《赞戒论浅释》的过程中,觉得托嘎如意宝真是不可思议,《赞戒论浅释》真是非常殊胜。看到法本就生起欢喜心和恭敬心,特别高兴。这样才能真正在自相续中获得利益。

在求学过程中,就像以前的高僧大德们和托嘎如意宝所讲的,恒时精进和恭敬精进不可缺少。缺少其中之一,你的闻思修行可能很难增上。对法本和上师不恭敬,上师口中所说的会全部误解,认为上师在胡说乱编,或者觉得自己的智慧已经超过了上师;这些法本里的内容也没什么了不起,托嘎如意宝只是一个老喇嘛,他的有些语言我也可以写得出来。如果有这样一种蔑视心,不会获得加持。

相续中如果真正生起了菩提心,则应欢喜不已。在自相续中,以前经常杀害众生、对众生不是很好,从现在开始,凡是有生命的众生,就像我自己的母亲、我自己的生命那样对待……一旦相续中生起这种菩提心,这时不管你的形象是什么,你已经真正成为一位高僧大德了。就像《白莲花论》所讲的公案一样,有些修行人,应该从改变自己人生的道路和心态入手,很多行为不作改变的话,可能一直以凡夫眼光观待其他众生,相续不会有很大进步,虽然整天修法、念咒语,其实都是在特别坚固的我执基础上,去读、诵、学习的。这样肯定不行,不管念诵还是其他任何修学,应该在抛弃我执的基础上,以利他心进行其他佛事,这是修行的一种核心。如果真的能够在抛弃我执的基础上修持,他的修持会成功的。

有关这方面的道理,《圣者如幻等持经》云:“为利诸众生,若发菩提心,将供养具足,三十二相佛。”为利益众生而发起菩提心,其实已经供养了具足三十二相好的佛陀。我们平时根本见不到具足三十二相的佛陀,但实际释迦牟尼佛亲自来到面前,自己亲自作供养,这个功德和对众生发菩提心的功德哪个大呢?对众生哪怕生起一刹那的菩提心,也有无量无边的功德。从此以后,自己心的相续不间断地延续下去的话,功德更加不可思议。

又云:“菩提心如何,佛说妙法中,无更胜供养,亦无更胜德。”在所有佛教的教法和证法中,再没有超胜菩提心的供养;在所有供养中,菩提心的供养最大。不管对上师还是对诸佛菩萨,你们很多人认为:给上师一点钱,是对上师最大的供养;对上师供养一点吃的、穿的,是对上师最大的供养。实际上,对上师的供养中无形的供养最大。有相的供养,如果上师比较欠缺,对他供养一点也有必要,但最主要的供养,就是平时对众生发悲心,看见可怜的众生马上救护他,这就是无形中对上师最大的供养。佛经当中也说,所有妙法中,对上师和对佛陀最大的供养就是发菩提心。

 

戊二、圆满前行修心及共同修学二资学处:

独自安住无人寂静处,以无偏心供施轮涅客,

一心修持无实幻化义,以无贪作供施真向往。

作者革玛旺波丹增诺吾说,应独自一人,安住在无有其他任何杂乱的寂静地方。

前段时间,有一个叫丹增扎西的修行人,他在新龙的一座山里闭关。他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是没有其他供养,为了报答恩德,给我拿了一大口袋新龙的柏树枝。然后墨多神山有一个人,前段时间也给我拿一点柏树枝,说他在神山里没有什么供品……他们一个在新龙,一个在丹巴,好像商量好的一样。暂时来看,他们还是比较精进,已经闭关两三年了。我想他们确实没什么供品,自己能生活已经算不错了,有没有困难也不知道……听说新龙那边天天吃糌粑以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所以也是非常感谢。

对我来说,柏树枝倒是不缺,现在什么香都有,但如果用菩提心来供养,我觉得这是无形中真正最大的供养。我现在讲经说法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得到一点利益,心相续能够有一点改变,自己真是对众生生起一点悲心,这样求学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释迦牟尼佛在三个阿僧祇劫中积累资粮,主要目的就是利他,大家翻开《白莲花论》,这种感觉就会非常强烈。释迦牟尼佛在生生世世当中,有时候转生为国王,有时候转生为医生,有时候转为大臣,有时候转为旁生、大象等各种各样的众生,但在每个生世当中,唯有利益众生放在首位。

大家应该以敬信心看一看《白莲花论》,听说这本书在台湾那边很畅销。作为释迦牟尼佛的追随者,我去年翻译《释迦牟尼佛广传》以后,自己的人生上也有点点改变,改变是什么呢?学佛当中主要是利他,发菩提心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是我自己人生中的一个改变。另外,每天都不间断地念释迦牟尼佛的仪轨,把释迦牟尼佛的佛像当作自己供养的对境,这是自己人生中的另一个转变。

我觉得外相上怎样都可以,只要对自他有利,可以抛弃自己的一切身体、生命、名声等,这些不是很重要,它们都是很短暂的。得一个人身不容易,在已经得到人身的时候,相续中真正受到释迦牟尼佛的加持,生起一种利他的心,这一点非常难得。

很多人从无始以来害过很多众生,尤其即生中故意杀害众生的这些罪业,为了真实忏净这些罪报而应断除我执,这是修行人最根本的。所以,修行的时候抓重点很重要,比如学密宗的重点就是等净无二的见解;学大乘经典的重点,就是要对众生生悲心,这种悲心并非口头上说一说,现在很多寺院念得特别好听——为一切众生修学大慈大悲菩提心,听起来倒是不错,但是真正心的相续中为一切众生生起大悲菩提心没有?这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革玛旺波丹增诺吾说:我特别愿意住在无有任何人的寂静处,以无偏袒之心供施轮回和涅槃的客人们,一心专注无实幻化之意义,以无贪之心作上供下施,对此十分向往。这里讲到世俗积累资粮和胜义积累资粮的两种方法,在世俗中,将自己的身体、受用等,无有任何我执,全部布施给天边无际的一切众生,这是世俗的发心;在胜义当中,以幻化八喻的方式,了知一切万法皆为空性,用这种方法对待一切修行。这真是让人非常向往。

在座的每一个人可能也很想这样做,因为无始以来的烦恼非常深重,很难做到,但是一次做不到、一次的失败,没关系……有两个人打架,别人问其中一个人:“你今天是不是失败了?”他说:“我今天倒是失败了,但是我永远都要与他作战,终有一天我会胜利。”就像他说的,在对待烦恼的过程中,可能会经常失败,但只要发心不舍弃,我想终有一天会战胜的。

若想如理修学菩提心学处,则应独自一人安住于顺缘善妙、外境无人的山谷。就像喇荣山谷一样,这里人虽然多一点,但是,具有邪知邪见的人是没有的,很多人都是宣讲菩提道的,行为善妙增上。不过听说有些人在聊天过程中,经常讲起在家的事情:我以前在家的时候如何如何,当时我特别特别好看……。希望你们以前的一些经历,最好不要讲太多,不然别人不一定生信心,没有很大意义。以前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不要整天对它特别执著。你这样说的时候,很多金刚道友当时听:“噢噢噢噢……很好,然后呢?”好像特别有兴趣,过了以后:“那个人很坏的……”可能会这样说。所以,除个别人以外,这里的金刚道友都是讲菩提道的善妙道友,对自己的闻思修行肯定会有好处。

在无有愦闹的寂静处,远离友伴、城邑,安坐于舒适的坐垫上,以对亲怨无有偏袒之心,将执为我所的身体、受用、善根上供诸佛、下施轮回一切众生。这种修法非常殊胜。平时生病、遇到违缘等,不要对自己的身体、财产受用等太执著。现在社会上的人和修行人的心态完全不同,社会上的这些人,学佛也不是想解脱,就是想我发财、想我顺利、想我一切不出违缘、我的家里平平安安。作为佛教徒,对身体、财产等不能过分执著,对自己所执著的身体、受用、善根,应全部供养诸佛菩萨、布施轮回众生,经常这样观想并且尽心尽力地身体力行。

修行人的心态,不要跟社会上不学佛的或者稍微学一点的人一模一样。也许是我的性格很坏,金刚娱乐法会的时候,大家特别高兴,我觉得:没什么特别高兴的。传染病来了,很多人特别痛苦,哭起来的时候,我也觉得:没什么哭的,我们在轮回中已经无数次舍弃过生命,现在死的话也可以。所以,对自己的身体、受用,从修行上可以表达出来,尤其对身体不能太执著,如果身体生病了,应该供养诸佛菩萨、布施轮回的一切众生。

《大圆满前行》里面所讲的古萨里修法,是不离发菩提心遣除罪障、密宗最殊胜的一种修法,因为在生病、遇到违缘的时候,自己会有一种特别大的执著。根登群佩的道歌里说,世间人们始终不离担忧和希望,快乐的时候,有一种不要离开这种快乐的担心;在痛苦的时候,希望一定要摆脱这种痛苦,一直在不离快乐的担忧和摆脱痛苦的希望中不离开。所以,平时快乐的时候,它离开就离开,痛苦完了以后肯定会有快乐,快乐以后肯定有痛苦。作为修行人,心态稍微与世间人有点不同,不然,除了穿着僧衣以外,心里与烧香的佛教居士无有二致,还是像世间人一样,可能会很痛苦。应将自己的身体善根受用等,全部回向众生,这是世俗有缘福德资粮。

一心一意修持轮涅诸法以幻化八喻所立之实相密意。以对显现无有微尘许贪执之心,护持实相赤裸之无现入定,以证悟轮涅等性之心作供施,这种三轮体空之供施就是胜义无缘智慧资粮。

对一般人来说,不要说大圆满,以幻化八喻所比喻的空性实相意义也不太好懂。宗喀巴大师的传记中说:宗喀巴大师内心最甚深的就是《多哈道歌》的密意,但《多哈道歌》所讲到的空性智慧、慈悲的意义,现在末法时代的众生根本无法接受。因此,他依据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炬论》所阐述的意义,专门作了《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确如此,以前月称菩萨和旃扎古昧辩论……有说辩论了七年,有说辩论七个月。在他们辩论的时候,旁边的少女、幼童也说:无著菩萨和弥勒菩萨的法人人都可以接受,就像妙药一样;龙猛菩萨空性的观点,有些人可以接受,对有些人却会变成毒药,非常危险67。有时候这些牧童们还是很聪明的,讲周利槃陀的公案时,旁边的牧童已经学会的道理,周利槃陀一直还没学会。

空性的意义非常难懂,不管怎样,胜义中,观一切法无有任何实质,善根、身体、受用什么都不执著;世俗中,将自己特别执著的我和我的身体、我的受用、我的善根,全部回向和布施给众生,这一点很重要。

我们内心真是十分向往积累这二种资粮。在世俗中,不要我执太大,生病的时候:我的身体可以令病魔得一点利益,这样很好,就像一只小虫在咬我的身体一样。如果这样发心,真正的世俗菩提心已经产生了,这种功德非常大。不然,“生病了真是痛苦,听说密宗是不是有一种降伏方法?病魔真讨厌,已经害了我很长时间。是不是我身体上有一个附体?用什么办法可以把它的脑袋摧毁?”有这种想法的话,相续中根本不具足菩提心。真是这样,病魔也好,怨敌也好,正在害我们的时候,也一定要增长自己的菩提心。

以前国外的个别大德也说:我们现在虽然离开了家乡,但也非常感谢当时迫使我们离开的这些人,因为没有这种助缘,现在在这里的弘法利生不会这么广大,自身也不会有生起菩提心的顺缘。

遇到病魔时应该如何观想,《窍诀宝藏论》再三讲过,这些都是符合大乘的意义,希望你们再三思维。只不过像我这样的人口里面说出来,不一定有很大价值。就像卖商品也是这样,有些名气比较大一点,比如北京国际贸易公司,“这个肯定很好”;小商店里面,虽然是真正的黄金,人们也不一定重视。但是,我想我所说的比较符合传承上师们和诸佛菩萨的教义,每位修行人都应该重视。遇到痛苦和违缘的时候,尤其是将自己的身体受用,全部供养诸佛菩萨和布施三界轮回的一切众生,这是修行当中非常重要的事情。

修学菩萨行需要迅速积累二种资粮的道理,《学集论》云:“吾身及受用,三世诸善根,施与诸有情,护持净增长。”《入行论》亦云:“身体及受用,三世一切善,为成众生利,无吝作布施。”堪布根华特别重视这一句话,他在《入菩萨行论》讲义中说68:这是修断法最好的一个方法。平时在遇到困难、违缘、魔障的时候,仅仅念一遍这个偈颂,边念边观想:将我的身体、财产以及三世所造的一切善根,全部供养回向给无边无际的众生。所有鬼神不会对你有危害,即使有,也可以积累很多资粮。所以,有时候生一点病,可以将这个肉身布施出去,痛一点也值得。有些鬼神正在享受我的身体的时候:这样也很快乐,若不痛就没有机会将我的身体布施给它们;痛的话,这些病魔、恶鬼可以得到利益。只要发心具足,生病也可以是一种修行。

 

丁三(宣说修持捷径果乘密道之理)分三:戊一、恭敬依止引道者上师之特法;戊二、守护捷径密乘灌顶所获誓言之功德;戊三、宣说即生一切有漏法解脱于法界之顶乘密意。

戊一、恭敬依止引道者上师之特法:

恩德胜佛具相上师尊,了知三宝总集之本体,

当以坚信诚心作祈祷,获得意传证悟乃特法。

这个颂词很重要,希望大家能背下来。

具有法相、恩德胜过佛陀的具相上师,应了知他就是三宝之总集,经常以坚定不移的信心诚心诚意祈祷,很快便可获得如来意传之加持。

无上密法中有三大传承,如来密意传、持明表示传、补特伽罗耳传,《大圆满前行》讲到上师瑜伽时有广说。什么叫如来密意传呢?真正上师的证悟智慧和悲心,在无形中弟子于相续中得到,这就叫做如来密意传。

在悲心和证悟方面,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些人认为:所谓的意传,是不是有一个红色、白色的东西?实际上,以前相续非常粗暴凶恶,现在看到众生时:不能杀害这些众生。见到血淋淋的肉:以前我很坏,经常吃生肉,现在我再也不想吃了。这就是上师无形中的意传加持。

这里讲到,应了知胜德具相上师即三宝总集之本体,以坚定的信心经常祈祷,上师相续中的证悟,尤其无上大圆满不可思议的证悟境界,自己自然而然可以得到,这就是上师瑜伽的一种特法,具有一种不共的能力。

末法时代的这些众生,无缘亲眼面见诸佛,不能亲耳聆听佛语,而我们的大恩上师以悲悯之心,将如同百川汇于桥下般,所有佛法汇于无上密宗金刚乘的殊胜窍诀,即生便可获得解脱之善道,已经为这些浊世众生作了开示。从恩德方面,具有经论所说一切法相的殊胜上师尊,已经远远超胜佛陀,并深深了知:上师身即僧众、上师语即圣法、上师意即佛陀之自性。之后应当舍弃一切,以坚定不移的信心潜心猛厉祈祷。

我们也应该经常念上师如意宝的祈祷文69:“晋美作恰尊波得拉旺……”或者念上师的心咒“嗡格热阿白拉江嘎绕斯德阿吽”,《大圆满心性休息•三处三善引导文》中也讲过,即使每天不能念很多,哪怕只念几遍,忆念上师,这对修行人来讲非常重要。上师是诸佛菩萨的本体,依靠他的威力,可以遣除我们修行中的很多违缘。以前的很多高僧大德说:自己的心经常不离上师,上师也会时刻对你加持;你的心越来越远离上师,自己的行为也会逐渐与佛法背道而驰。所以,平时应经常忆念上师,以坚定的信心经常祈祷上师。

从普贤如来到现在我们上师之间,布玛莫扎、加纳思扎、西日桑哈、莲花生大士,然后无垢光尊者、智悲光尊者、麦彭仁波切,再到托嘎如意宝、上师法王如意宝之间,这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传家之宝,如此殊胜的密法境界、智慧,应该努力在自相续中生起。

因此,经常祈祷上师非常重要,对上师有一种恭敬心也非常重要。如果你心里经常将上师视为佛,坐的时候,将上师观在自己头顶,晚上睡的时候观在自己心间,一切显现是上师的显现、一切声音是上师的金刚语,如此一来,上师的心与自己的心自然而然会融为一体。什么是上师的心?就是我们心的本来面目。就像《定解宝灯论》所讲的一样,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并不是口头上说,而是真正已经通达这种境界时,上师的智慧和上师的心即是这个,诸佛菩萨的心、金刚般若波罗蜜多所讲的甚深道理,也是这个。这时,上师的甚深密意、上师的窍诀和意传智慧,你已经全部获得了。

使上师所证悟实相的智慧融入于自相续,这就是大密金刚乘胜过其他乘之特法。现在有些人认为:密宗和显宗一样。一方面讲,二者的确一样;另一方面来讲,二者可以说完全不同,从不相同方面,也可以从教证、理证以及窍诀体验等,很多角度来宣说。那天我遇到一个人,他说:“密宗也讲《华严经》和《般若经》中的智慧波罗蜜多,这不就是密宗最殊胜的嘛!释迦牟尼佛教法中再没有比它更殊胜的了。”密宗最高的法确实可以说是般若波罗蜜多空性,但是,密宗还有很多不共的特点,只不过你有没有信心的门票?如果有信心的门票,进入密宗的殿堂以后,再可以给你介绍介绍密宗超越显宗的殊胜特点。这一点,我想只有多年闻思修行密宗的有缘人,内心才会知道,密宗在与显宗相同的同时,也有其不共的特点。也可以说,密宗以上师强行的加持力,可以改变自己的心相续。通过一心一意地修持上师瑜伽,依靠上师瑜伽的威力,自相续中原来难以调伏的分别心,刹那便可转依为智慧,这就是密宗的特点。

因此,密乘唯一依靠上师便可圆满一切要道, 佛的加持也可以直接通过上师获得,而般若乘,并不了知所有加持源于上师。如云:“当知胜义俱生智,唯依积资净障力,具证上师之加持,依止他法诚愚痴。”华智仁波切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上师瑜伽》中也引用过这个教证。大家应该知道,所证悟的胜义俱生智慧,可以通过两个途径获得,一是自己积累资粮、净除罪障而得到,一是通过上师的加持力而得到。所以,除了上师的加持和自己净障积资以外,依止其他方法想获得证悟,是一种愚痴的行为。

上师的祈祷也放弃,自己积累资粮和忏除罪障也放弃,天天观气脉明点、天天坐禅……若真能如理如法、按次第坐禅,倒也十分赞叹,但是对现在很多的坐禅实在心存怀疑。所以,最保险的就是好好修上师瑜伽,认真净除罪障、积累资粮,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